第305章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一更)/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先给我松绑。”

男子说着,俯下了身,将双手递到了凤伶俐的面前,示意他解开绳子,口中还威胁着,“别耍花招,否则我真的会毫不客气地一脚踩下去。”

凤伶俐铁青着脸,帮他解开了束缚着他的绳子。

男子的双手双脚都得到了自由,便迅速俯下身,扣上了凤伶俐的肩膀,手劲用得有些大。

“你能不能轻点!”凤伶俐抱怨着,“亏我之前还对你那么客气。”

而他的话音才落下,就被对方伸手扣住了下巴,捏开了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塞了一颗药丸到他的口中。

趁着他还没反应过来,对方一拍他的后脖颈,让那颗药丸能顺利通过他的喉管进入腹中。

凤伶俐当即慌张地捂住了自己的腹部,“你给我吃了什么东西?”

“毒药。”对方面无表情道,“你若是敢求救,或者耍花招,我就不会给你解药,大不了你我一起死。”

“你有病吧?你想死我不拦着,为何要带上我?”

“少说废话,立即告诉我,神仙水在何处?”

“我告诉了你,你就会给我解药?”

“当然。”

“我……”凤伶俐磨了磨牙,随即叹息一声,“算我倒霉,早知道我就该杀了你。”

“现在后悔也没有用了。”男子面无表情道,“你助我拿到神仙水,我就马上把解药给你,你好好考虑,是要妥协我,还是要与我同归于尽。”

“你等着,我想办法。”

凤伶俐说着,走出了柴房。

男子紧跟了出去,观察着他的举动。

前边不远处的石桌旁,几名侍卫喝得酩酊大醉,显然不省人事。

“一群没用的东西,害我孤立无援。”凤伶俐抱怨了一声,在男子的注视之下走向厨房。

厨房里还亮着烛火,显然是有人,男子就没有跟着进去,而是站在了树荫之下看着。

凤伶俐进了厨房后,似乎与里面的人说了几句话,再次出来的时候,手中已经端着一盘点心。

他端着点心走向了前院,暗处的男子这才跟了上去,问道:“你想作甚?”

“义父的药都是按照配方吃的,神仙水每次只能喝一小口,每日服用一次,在他的贴身大夫那里保管着。”

凤伶俐说着,转头扫了一眼四周,眼见着此刻无人经过,这才从衣袖口袋里掏出了一包药粉,洒在了点心上。

旁边的男子看在眼中,猜测这大概是迷药。

又行走了片刻,凤伶俐最终在一间房屋前停了下来,敲了敲房门,“肖洁,你在吗?”

“我在。”屋里的女子应了一声,“有什么事儿吗?”

“看你还没睡,给你送点心吃,我吃不完,怕浪费。”

凤伶俐的话音落下,屋里响起了脚步声。

男子躲到了窗台边,肖洁开门的时候便看不见他。

“小将军亲自送过来,那我就不拒绝了。”肖洁笑着接过了点心,回到了屋里坐下,拿起一块才吃上两口,便晃了晃身子,一头栽倒在桌子上。

凤伶俐连忙进屋里去翻箱倒柜,躲在窗台下的男子也随后进去了,帮着一起找。

“这里!”凤伶俐从衣柜角落里找到了包袱,打开一看,里面躺着一瓶琉璃瓶装的水,还有好些捆成药包的药材。

“义父的药应该都在这里了……”

凤伶俐的话音还未落下,整个包袱就直接被男子夺了过去。

“多谢帮忙。”男子将包袱随意地打了个结,拎着包袱就要开溜。

“等会儿!我的解药呢?”凤伶俐伸手就揪住了他的衣服,“你不把解药给我,就别想走!”

对方二话不说,将他的手迅速甩开。

“你根本就没中毒,我骗你的。”

说完之后,将包袱往肩上一甩,身影一闪就闪了出去。

那鬼魅般的身法,令凤伶俐啧啧称奇。

这速度确实不比自己差。

可是一想到这家伙服用了那种药,顿时就觉得不羡慕了。

能把速度发挥到极致,副作用却是导致不举。

这样断子绝孙的代价,有几个人愿意付出?

反正他一点都不愿意。

学武功,还是应该脚踏实地,不能急于求成,更不能使用邪门歪道的办法,否则,实在是弊大于利。

“小将军,你这糖撒得太多了,吃起来腻得很。”

身后响起了肖洁的声音,凤伶俐转过头,便看见她已经直挺挺地坐在桌边。

他刚才撒的所谓的迷药,其实就是市面上的一种糖粉。

义母说了,既然要演给那个家伙看,就要演得真实一些,让他体会得手的这一过程。

“他刚才给我吃的药丸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一开始跟我说是毒药,走的时候又说,不是毒药,我究竟应该相信哪种说法?”

凤伶俐走到了肖洁的面前,将手腕伸了出去,“不如你给我把脉看看。”

“就算真的是毒药,也会被你的体质吞噬掉。”肖洁把脉之后,道,“果然,脉象很平稳。”

凤伶俐笑了笑,“也对。”

……

一夜过去。

第二日早晨,众人在吃早饭的期间,凤伶俐便将昨天夜里发生的事情禀告给凤云渺听。

“把整个包袱都拎走,果然是不想让我好过啊。”凤云渺冷哼了一声,“我就知道,姓段的派人来跟有极大的原因是为了要和我过不去,不过这样也好,我们把真实的目的掩盖了过去,他就不会知道宝库的事情了。”

“多亏义母谎话编得好。”凤伶俐笑道,“西宁皇的注意力全放在义父有病这一件事上,便想方设法破坏义父治病。”

“他看到包袱的那一瞬间,应该很幸灾乐祸罢。”凤云渺挑挑眉,“你试想一下,上一刻还欢喜雀跃,下一刻就要被恶整一番,前后产生巨大落差,他大概会在心里把我凌迟一千遍。”

言罢,他站起了身,“通知所有人员集合,出发前往望天山。”

“是。”

这一边,三国队伍的人集体撤离了客栈,朝着最后一个目的地进发,另一边,段枫眠派出的鬼影队完成任务之后,已经赶回了段枫眠所乘坐的画舫。

“陛下,鬼影队们此行已经完成任务!”

段枫眠倚靠在铺着狐裘的椅子上,身边两名貌美女子帮他捏肩捶腿。

他接过了一人递来的茶水,听着侍卫的汇报,目光中含着淡淡的笑意,“不愧是朕精心培养的鬼影队,办事如此有效率,东西在哪里?拿来给朕看看。”

他的话音落下,便有一名年轻男子拎着包袱进了画舫,将包袱呈到了他的面前。

“陛下,南旭太子所有的药物都在这包袱里了。”

“挺有能耐的啊你们,整个包袱都拎走了。”段枫眠笑着接过了包袱,搁在了一旁的桌子上打开。

包袱里装着大包小包捆好的药包,最引人注目的是那个装有乳白色水液的琉璃瓶。

“这个东西,就是他要的神仙水么?这么得手的?”

“回陛下,是的,属下抓了他的义子,威逼着他帮属下拿到这东西。”

“你说的是凤伶俐吗?”段枫眠的目光中划过一缕思索,“这个少年是武学奇才,朕去年见识过他的功夫,当时就生出了能把他招揽过来的想法,可惜没能成功,凭你的本事,怎么会抓得住他?”

“回陛下的话,这要是放在平时,属下没有把握,但是昨天夜里,那少年跟人喝酒,喝得有点多,醉酒误事,他的武功发挥就比平时差了不少,反应能力也减慢了。当时看他摇摇晃晃的,属下这才敢铤而走险跟他交手,幸不辱使命。”

“这么说来,你的运气还挺好,要是他没有喝醉,你大概就被他踩死了。”

段枫眠说着,忽然注意到了琉璃瓶上贴着什么东西。

他将琉璃瓶整个拿了起来,仔细一看,便看见了瓶身上的字条——开盖有惊喜?

什么惊喜?

他顿时起了警惕心,转头望着跪在面前的人,“这上面的字条是怎么回事?莫非是故意写给我们看的?”

此刻,他不得不怀疑有诈。

但,这个瓶子能有什么诈?就算里头装着的是毒药又如何,他并不会轻易去碰。

这字条贴在上面能有什么意义?无端让人多出了几分警惕心。

“陛下,属下一拿到包袱就迅速溜走了,并没有认真端详,这字条应该是一早就贴上去的,这个包袱属下一直揣着,没被别人动过……对了,属下想起来了,之前,那个少年在与人喝酒的时候,其他人说,这瓶神仙水也是他从别人手上抢的。”

“所以——这个字条不一定是他们贴上去的?”

“属下是这么认为的,这瓶水既然能治疑难杂症,那必然是罕见的好东西,人人争抢这也不奇怪,这年头,买不到的好东西就得靠抢,这字条也许并没有意义?这只是属下的猜测罢了,陛下是如何想的?”

“朕只是觉得不放心。”段枫眠略一思索,道,“把随行御医叫过来,朕要叫他好好研究研究这里面的东西,没准这里面装着的是毒药,他们故意骗你说是好东西,让你带回来,想要骗朕喝下去呢?”

他觉得凤云渺会有这样歹毒的心思。

并非对自己的属下不够信任,而是因为他确实见识过凤伶俐的真本事,因此,对于鬼影队打得过凤伶俐这一点,他表示质疑。

没准就是凤云渺他们故意设了一个局,让人把东西带回来。

这些都只是他的猜测,具体究竟是什么情况,派人查验过后就明白了。

随行御医很快就过来了。

“臣参见陛下,陛下有何吩咐?”

“这瓶水,你看看。”段枫眠将琉璃瓶子递给御医,“朕要你查验查验,这里面装着的是什么?对人体有益还是有害。”

“是。”御医接过了瓶子,想要拔掉瓶塞,却没能拔下来。

“陛下,这瓶子的瓶塞着实太紧,臣没力气拔出来,需要劳烦侍卫帮个忙。”

段枫眠瞥了一眼边上站着的侍卫,示意他帮忙。

侍卫拿过了琉璃瓶,用上了力气,竟也没能将瓶塞抽出来。

“不要告诉朕,你也没有力气。”段枫眠冷眼看他。

“陛下,这瓶塞死死地堵住了瓶口,光靠着人的蛮力,只怕是不好抽出来,属下用内功试试。”

说着,他将一股内力汇聚于掌心,冲着琉璃瓶的瓶底狠狠一击。

“嘭!”

内力将瓶塞震出了瓶口,随着瓶塞喷涌而出的,还有瓶子里头的液体。

霎时,整个船舱之内被一股恶臭萦绕。

喷涌而出的液体,飞溅在四周的人身上,几乎没有一个人幸免于难。

段枫眠的衣服上、手上、额头上,都被液体给溅到了。

这一刻,船舱之内鸦雀无声。

下一刻——

“呕!”

段枫眠率先捂住口干呕。

但他很快发现了,他的手也布满了恶臭,刚才有被液体溅到。

“这是什么味……”

“这味道比粪坑还要浓重得多。”

开瓶的侍卫最是倒霉,被液体溅了一身,有几滴冲进了鼻孔中,当场便昏迷在地。

“陛陛陛……陛下。”随行御医望着段枫眠寒冷如冰的目光,颤抖着声线,“臣认为,这液体应该无毒,只是其臭无比,不好祛除。”

他刚才试着用衣服擦了擦手,那股恶臭味还是挥之不去。

段枫眠起身直接冲出了画舫,到了船头,一个纵身跃进水里!

他受不了这样的臭气熏天!

凤云渺啊凤云渺……这就是你所谓的惊喜!

从始至终,他都是持质疑态度的,正是因为质疑,他才没有忍住好奇心,想要探索。

他还以为这瓶子里装的可能是毒药,就想着让御医先来验过,这么一来,就算有问题,自己也不至于受到波及。

他着实没有想到,这里头穿着的是其臭无比的液体,开瓶还会喷涌而出。

刚才那嘭的一声,如同气体爆炸的声音。

这要是不知道的,闻到这样的气体,会以为他们是在炸茅坑。

可茅坑都不会有这样重的气味!

段枫眠将整个人埋在了水中,试图用河水来冲散自己身上的臭味。

而就在他跳下水之后,船舱内的其他人也纷纷受不住味道,一个接一个地跳水。

他望着带回瓶子的那名暗卫,冲着他低喝了一声,“过来!”

暗卫听着他这一声吼,再看他的神色,不禁觉得有些头皮发麻。

还是硬着头皮游了过去,“陛下,属下……”

“你这个废物!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段枫眠抡起拳头,狠狠地敲击他的脑门,“这就是你说的完成任务,你究竟有没有脑子?朕不是早就吩咐过你们,凡事都不能掉以轻心!你还真以为自己有多大的能耐,能打得过凤伶俐?!”

“陛下息怒!”

“朕想砍了你。”

“陛下,属下虽然做错了事,但还有一事尚未禀报陛下。”暗卫道,“属下擒住了那少年之后,怕他耍花招,就给他吃了毒,出门在外,总是要带一些这样的药物来克制敌人。”

段枫眠这才冷静了下来,“所以说——不管凤伶俐是不是在演戏,他真的中毒了?”

“对,属下走的时候并没有给他解药。”暗卫道,“服下那毒之后,还有七天的活日,属下心知陛下想要对付他们,就留了这么一个心眼,陛下您看……是不是可以控制那个少年?”

“这样也好,算你还有点脑子。”段枫眠冷笑了一声,“凤云渺敢这样戏弄朕,就做好赔上一个义子的准备,那个少年武功高强又会打仗,杀了多可惜,朕要把他招揽过来,为我西宁国效力。”

“陛下英明。”

“这一身臭气怎么就是洗不掉!都怪你这个废物。”段枫眠闻着空气中的味道,便难以消气,在水中又踹了暗卫一脚,“去把凤伶俐给朕带回来!朕倒是要看看,他多有骨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