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6章 宝藏(二更)/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再往前行驶五里,便是望天山。”

马车之上,凤云渺双手展开羊皮图纸,道,“不过,这地图上只标明了位置,并没有标注入口。”

“那就先到了位置再说。”颜天真轻笑一声,“云渺,你期待吗?”

“还好,内心并不是非常激动。”凤云渺轻描淡写道,“相信我,宝藏再如何庞大,也比不上我娶你那天心情来得更振奋。”

“就知道说好听的。”颜天真嘀咕了一声,唇角却不自觉地扬起。

不到半个时辰,三国队伍在一座山脚下停了下来。

“殿下,太子妃,我们到了。”

颜天真掀开了布帘,跃下马车,一抬眼,就看见屹立在前方的高大山峰,转头望向凤云渺,“就是这儿吗?”

凤云渺点头,“不错,就是这里。”

颜天真伸手摩痧着下巴,“藏在山里的宝库……这入口恐怕得让我们一顿好找。”

二人说话间,余光瞥见一抹紫影靠近,转头看了过去,来人正是宁子初。

“凤云渺,你确定就是在这吗?”宁子初道,“我要看一眼地图。”

凤云渺将图纸递给了他。

“还真是在此处。”宁子初眉头轻拧,“那……接下来我们该如何?”

“找路口。”凤云渺慢条斯理道,“这么多人,围着这座大山的山壁,在山壁上敲打敲打,没准就能找着路。”

“你这办法行得通吗?”

“不然你还有更好的办法么?”

宁子初无言。

他确实没有更好的办法。

“也罢,那就按你说的这样,朕现在就去命令侍卫们,沿着山壁一路敲打。”

接下来的时间内,众人都分散了开,三人一组,沿着山壁一直走下去,所走过的地方都敲打几遍,试图能找到一个入口。

“这真是一个不算办法的办法,感觉没什么效果。”颜天真觉得有些汗颜。

可千万别到了这个地方,进都进不去,岂不是白跑一趟?

凤云渺背靠着山壁,望着手中的羊皮地图。

“天真,我在想,不如把这图纸浸到水里,又或者拿去用火烤,看看是否能探索到什么秘密,反正我们已经走完了所有的路程,这图纸能不能完整保留下来已经不重要了。”

“也成。”颜天真点了点头,“那就都试试。”

二人就近找了一处水源,将图纸整张浸湿。

再捞起来一看,上面的字画也并没有糊掉,纸质也并未受损。

“这图纸质量还挺好。”颜天真道,“火烤试试。”

说着,便就近捡了一些柴生了个火,将整张图纸拿到火上去烘干。

羊皮图纸依然还是原来的样子。

“并没有什么卵用。”颜天真道,“或许它身上根本就没有藏着任何机密,你说图纸里有秘密,那都是传言,传言有误啊。”

颜天真说着,便站起了身。

而就在这一瞬间,凤云渺觉得眼眸被闪了一下,下意识地眯起了眼。

是日光打在了颜天真脖颈的吊坠上,正好折射过来,有些刺眼。

不经意地,他看见了颜天真手中的羊皮图纸上,有一瞬间浮现出荧光般的字体,但只是一瞬间,那些字体又消失不见了。

脑海中有一个猜测一闪而过,他朝着颜天真道了一声,“天真,站好了别动。”

颜天真站定了,“怎么了?”

“朝着日光,让日光打在你的吊坠上,折射到图纸上看看。”凤云渺说着,走到了她的面前,拿过她手中的图纸朝着她展开。

颜天真听着他的话,将脖子上的宝石吊坠取下,一不小心又闪到了凤云渺的瞳孔。

“这光线还真是刺眼。”凤云渺道,“虽然只是一瞬间,却也很难受,这光芒足以灼伤人的眼睛,只要折射的时间够长。”

“真正的宝石就是这么牛叉。”

颜天真说话间,调整好位置,将宝石折射的光线对准了凤云渺手中的羊皮图纸。

图纸上当即浮出荧光般的字体。

“有了有了。”颜天真缓缓挪动着手中的宝石,一点一点地将图纸上隐藏的字体照出,缓缓阅读。

“西南方向,白桦树后,青苔石壁,以刀割开。”

话音落下,她抬眼看凤云渺,“你真是太机智了。”

凤云渺淡淡一笑,“我们这就去。”

说着,将图纸收回袖中,牵过颜天真的手便走。

西南方向,白桦树后。

行走了大概几十丈的距离,他们看见了山壁边几棵寂寥的白桦树。

白桦树后,果真有大片青苔石壁。

“就是这个地方。”凤云渺俯下身,抽出了藏在靴子边缘的一把短刀,用刀割开青苔。

这大片青苔后大概隐藏着开关。

颜天真将吊坠握在手心,眼见着凤云渺干脆利落地割开了一片片青苔,终于,在割到最中央的时候,出现了一个凹进去的,类似于锁眼一样的东西。

这个锁眼的形状,与她手上的吊坠形状一模一样。

颜天真上前一步,将那块宝石整块按压了进去。

准确无误地吻合。

下一刻,整片青苔山壁缓缓地往上挪移,目测这块山壁的宽度,约莫有半丈的距离。

至于高度……

在往上挪了一丈之后,停止。

不远处有人听到了动静,朝着这边看了一眼,立即呐喊出声——

“太子殿下与太子妃找到入口了!这边!”

随着这样的一声高喊,附近的侍卫们一个接一个地传开,奔走相告,将其余人等全都聚集了过来。

而颜天真与凤云渺已经率先踏了进去。

入目的是一个巨大的石洞,黑漆漆的,需要靠着火折子的光芒才能看清路。

不远处似乎也有一缕亮光,二人朝着那缕亮光走过去,走的越近,那亮光也就越明显,可以看出是一道门缝。

“天真,你跟在我身后,小心一些,怕是有机关。”

凤云渺说着,伸手轻轻推开石门。

看清门后景象的那一瞬间,他怔住了。

一个庞大的——宫殿。

藏在大山里的宫殿,金碧辉煌的程度丝毫不输于皇宫里的宫殿。

脚下的地砖,以白玉石铺成,内嵌金珠翡翠,一眼望去,数不清的亭台楼阁,花草树木。

然,此花草树木,并非真实的花草树木,那枝干上的叶子玲珑剔透,分明就是绿玛瑙。

那一朵朵红花流光璀璨,分明就是红宝石。

还有数不清的珊瑚植物,没有一株是真实,全都是用金银翡翠打造而成。

那些亭台楼阁,全部都是白玉雕砌。

包括台阶,包括桌椅板凳秋千。

每一个凉亭之内,桌面上都不是空着的。

有文房四宝,琴剑瓶炉,甚至锅碗瓢盆。

要么金、要么银、要么玉。

虽说金银珠宝都很俗气,但数不清的金银珠宝,被打造成平日里的日常用具,一件件摆放在眼前,似乎就让人联想不到“俗气”两字。

这一瞬间,颜天真的脑子里也浮现出三字。

发达了……

忽略掉这些东西的原材料,那他们踩着的,就是一座包揽了日常用品的巨大行宫,什么东西都是整整齐齐地摆放着,十分赏心悦目。

可若是不忽略原材料,那他们脚下踩着的每一寸地,都散发着浓厚的金钱气息,所看到的皆是财物,这一刻能想到的话就是——有钱。

满目璀璨。

一眼望去,能看到遥远的行宫尽头。

“九龙窟,竟是这样的。”宁子初不知何时走到身后,望着眼前的情形,不禁也有些感慨。

这个宝库里所包含的财物,远胜国库。

身为帝王的他,在过去的日子里,也没有一次性见过如此多的财物全都堆积在一起。

三国队伍总共两百多人,要把这些东西全清点,恐怕也得花上一整天的时间。

“再往后看看还有没有别的东西,或许不止这些金银珠宝呢。”颜天真说着,率先迈出了步子。

凤云渺紧随其后,伸手握上了颜天真的手。

“你看起来也十分镇定,莫非心中也没有一丝波澜吗?”凤云渺低笑一声,“我方才把宁子初的反应看在眼中,他一副惊叹的模样。”

“我的内心怎么可能毫无波澜?我不是没有见过钱,但没有一次性见过这么多的钱,全摆在我眼前。而且摆设还十分有创意,全都打造成日常用品的形状,这随便一件拿出去拍卖,都能数钱数到手抽筋。”

颜天真说着,笑出了声,“不过,我虽然是有些激动,却并不是太追求功利,作为你的媳妇,我所拥有的财物已经不少了,我不是一个清高的人,但也绝对不是一个贪得无厌的人,我要是看见这么多钱就走不动路,岂不是显得我特别俗不可耐。”

“我的天真果真是见过大世面的人。”凤云渺揽过了她的肩膀,“我也没有一次性见过这么多财物,你说,宁子初真的甘心只拿两成么?他会觉得自己吃太多亏。”

“他不甘心又能怎么样?我们都已经签下了协议了,还能反悔不成?这么多双眼睛看着呢,出尔反尔实在不是身为一国之君该有的作风。”

行走之间,路过一道道屏风,屏风上全都挂满了珍珠海珠所制作的项链耳饰手镯等最受女子热爱的物件。

“这座宝库已经存在了数百年,莫非这个宝库的主人是个女子?怎么这后边都是女子的饰物。”二人身后跟着的凤伶俐扫了一眼四周,叹了一口气,“除了金银珠宝首饰之外,有没有兵器之类的物件啊?”

“反正都是钱,管它是什么形状的。”身后的小莹笑着道了一句,与肖氏两姐妹在那些挂满珠宝的屏风边打转。

“这个项链配不配我?”

“我觉得那个耳环好看。”

“这个手镯好看!还有这条链子……”

凤云渺转过头去看。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身为女子,看到漂亮的首饰,总会按捺不住想要去试。

然而,她们就只是试,试完之后便又依依不舍地放回去。

没有他的准许,她们不会私藏任何物件,哪怕很喜欢。

他手底下的人,就是如此能抗拒诱惑。

“看着她们那么喜欢的样子,还要放回去。”身旁的颜天真挑了挑眉,“应该准许她们拿几件喜欢的。伶俐,你去告诉她们,喜欢的珠宝就往身上戴,我们作为首领,对手下的人可不能太小气。”

“好勒。”凤伶俐笑着应了一句,走向了小莹等人。

颜天真与凤云渺继续往后走。

他们想要看看,走到尽头之后,还有没有东西。

“这宝库里面的东西,好像都划分了区域。一开始进来的时候,都是桌椅板凳锅碗瓢盆之类的,再往后,就全是项链手镯耳环一类的饰品……”

说话间,她看见了前边不远处摆着几个闭合的大箱子,“那里面又会是什么东西?上去看看。”

走到了一个大箱子前,颜天真俯下身,开了口子,揭开了盖。

兵器!

这个箱子里装的全都是剑。

她随手拿了一把打开,手指从剑锋上轻轻抚过。

光滑又冰冷,只是那么轻轻抚过,都能感觉到锐利。

“好剑。”身后的凤云渺道,“这一大箱子约莫有百八十把,这样的兵器,就应该赐给有战功的人,高阶的武将应该人人送一把,是对他们最好的赏赐。”

“还有其他几个大箱子呢,分别打开看看。”

颜天真说着,转头喊道:“伶俐,你要的兵器在这里!自己过来看。”

凤伶俐听着她的喊声,当即快速奔上前来。

而凤云渺已经打开了其他两个箱子。

一个箱子里装着的是刀,另一个箱子里装着的是长枪。

再接着往旁边走,继续开箱。

斧头。

弓箭。

几乎都是作战的时候能用到的兵器,每种兵器都是一大箱,但其实分起来也并不多。

因为这些兵器,每一把都是上等的,放在市面上,都能卖到极高的价钱。

“这么多兵器?”凤伶俐目光一亮,“我每种的都要一把。”

凤云渺道:“喜欢什么兵器?自己挑。或者你也可以等回去之后慢慢挑。”

凤伶俐笑道:“那我就等回去之后挑,反正少不了我的。这宝库可真大,我们是不是已经走完了?”

“未必呢。”

颜天真说这话时,目光注视着前方。

已经到尽头了,前边是土黄色的墙。

土黄色?

这个颜色显然与这么奢华的宫殿不搭配啊……

其实她觉得那墙面的颜色有些怪异。

这么想着,她便走进了,望着眼前的墙壁,吹了一口气。

这么一吹,顿时吹开了一层尘埃,她甩了甩手,将尘埃挥开。

眼前的好像并不是墙?

她伸出了手去触摸,眼前的‘墙’当即多出了一道指印。

“这是多厚的一层尘埃……”她抽了抽唇角,伸手大力将尘埃扫开。

才扫开了一部分,她便愣住了。

因为她看到了四四方方的轮廓,光滑的金面,让她顿时想到了一个可能性。

“云渺,你快过来看看。”

她把凤云渺喊了过来,“这不是墙,你看看能不能把这块东西抠出来。”

凤云渺闻言,将手覆了上去,内力汇聚于掌心,轻而易举地将那块东西抠出了一半。

“是金砖。”颜天真道,“你要是整个抽出来,上面的可能会塌下来,我还以为这是尽头,没想到这是——”

一整面的金砖墙!

还不知道这墙有多厚……

“不能抠,否则金砖全塌下来,会把我们压着的,如果要搬,就只能从上往下搬。”凤云渺说着,将那块金砖按了回去。

“发达了。”颜天真挑了挑眉,“咱们要不要来猜一下这墙壁的厚度?”

而就在这个时候,凤伶俐凑上前来。

“义母,后面的人都还没跟上来,他们应该还不知道……”凤伶俐压低了声音,“你刚才要是不说,我们也没看出来,不如再拿点尘埃糊回去,不要让北昱国的那群人知道?这一片金砖,咱们就不跟他们分了,有本事他们自己来发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