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7章 南弦闯入(一更)/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凤伶俐的话音才落下,颜天真便伸手轻敲了一下他的额头。

“你啊,鬼点子倒是挺多,我知道你看宁子初不太顺眼,但,要真像你说的这样,我们隐瞒他们金砖的事,我们也等于是违反了协议内容。”颜天真笑了笑,“他们要是都没发现,那倒还好,一旦他们发现了,他们便可以找我们讨说法了,说好了三国一起分,我们可不能被他们抓着把柄。”

“本来宝库就没有他的份,是他不厚道在先。”凤伶俐冷哼了一声,“钱对我来说并不是特别有吸引力,我只是也想不厚道一回,为南旭国和鸾凤国谋取一些利益,反正我们都不是什么正人君子。”

“你呀,还是太年少轻狂。”凤云渺慢条斯理道,“利益固然重要,但是信誉也很重要。这一次我们就不藏私了,按照协议的内容走,反正我们拿的份也比他们多,宁子初要是不甘心,想搞点什么小动作,我就能抓住他的把柄了,在此之前,我们可不能被他抓到把柄。”

“义父说得是,是我不善于考虑。”凤伶俐垂下了头,“一切都听义父的安排。”

“嗯。”凤云渺道,“你现在就去把宁子初叫过来,观赏观赏这面金砖墙。”

“是。”

凤伶俐转身走开,把宁子初领了过来。

“听说南旭太子叫朕过来?”

“北昱皇,你来看看,这是什么好东西?”凤云渺伸手,指节轻敲墙面,当着宁子初的面,扫开了厚厚的一层尘埃。

宁子初望着被他扫开的土黄色墙面,原来在那厚厚的尘埃之下,掩埋着一片金光。

“这面墙,竟然都是金砖堆砌?!”

宁子初感到有些不可思议,“会有多厚?”

“还没开始挖,自然就不知道。”凤云渺挑眉,“北昱皇,有没有觉得这是一个惊喜?我们三国将这些金砖搬走,回国之后全数打造成金币,方便对外流通。”

“国富民强,国越富,民自然就越强。”宁子初的唇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很快又隐去了,“万一这墙很薄呢?”

“这是宝库,既然这里面藏金,数量怎么可能会少?北昱皇觉得这墙可能薄?未免有些看不起九龙窟。”

“言之有理。”宁子初说着,有些怪异地看了一眼凤云渺,“你若是不告诉朕,朕未必会发现。”

他的注意力从来就没有在墙面上,他欣赏着摆在眼前的陈设,对那几大箱子兵器也格外感兴趣。

他以为,这兵器后面就已经是尽头了,哪里能想到,是一面用金砖堆成的墙。

凤云渺竟然如此好心来告知他……

是觉得瞒不住,还是这厮真的就那么守信用?

似乎是看出了他的疑虑,凤云渺轻描淡写道:“人生在世,不管是善是恶,如果连信誉都做不到,那这个人无法获得成功也是活了该,只有守信,才能被信任,虽然本宫与北昱皇之间有些过节,但本宫不会违背自己的原则,协议上说好的分成,不会少了你的。”

宁子初无言。

凤云渺这说法……让人没法不赞同。

“那朕就在这里,多谢南旭太子的好心提醒了。”宁子初说着,背过了身。

原本他确实不甘心自己所得的只有两成。

但,按照这个宝库的财富容量来看,两成也绝对不少,能让国库十分充盈,也能给百姓减免好几年的税收。

他若是还想要更多,在其他两国的眼中,岂不就变成了贪得无厌,不守信用?

凤云渺都能提醒他这一片隐藏在尘埃下的金砖,不让他抓住一点把柄,那他也不能让他们抓住把柄才是。

为了利益,败了信誉,不划算,也易被人看低。

那就——不去想太多了。

“想不到,这宝库还不止我们看到的这些。”尹默玄站在金砖墙前,淡淡一笑,“你们的眼睛可真尖,这么厚的尘埃下都能看到金子。”

“不是我的眼睛尖,是我觉得这土黄色的墙面与金碧辉煌的宫殿不搭。大哥,你看看这装潢,满目都是金银珠宝,翡翠玉石,头顶上镶着的都是夜明珠,明珠的光晕汇聚成大片的亮光为我们照明,何等奢华?而就在这样奢华的地方,用这么俗气的土黄色墙,这太不符合我的审美,我心中觉得别扭,这才上来看看。”

“这恰恰说明了,你有着一双能探索财宝的眼睛。”

“我可以理解为,大哥这是在夸奖我?”

“那是自然的。”

二人说话间,身后不远处忽然想起大片呐喊——

“不好了,有人闯入!”

颜天真当即眉头一拧,转过了身。

一抬头,就看见有一名侍卫跌跌撞撞地跑上前来,冲凤云渺道——

“太子殿下!有一帮土匪强行突破了防卫闯进来了!领头的那人武功实在高强,我方的人已经死伤了不少,他却毫发无损!”

颜天真听着这话,几乎是第一时间就想到了一个人。

“是南弦?!”

白杏那丫头,果然是没有得手吗。

“来得正好。”凤云渺冷笑了一声,从衣袖口袋中翻出了好几个瓷瓶,递给了侍卫,“分给其他的人,把这里面的东西洒在他们的脚下,警告自己人最好不要触碰到这些东西,快去。”

“是。”侍卫双手接过了凤云渺递来的瓶子,分给了其他人,人手一瓶,这才朝着前方冲出去了。

约莫十丈之外,一名黑衣男子领着十来人冲了进来,所经过的地方,几乎没有人能与之抗衡。

“云渺,你要格外小心了。”颜天真道,“他练的邪门武功,专门吸别人家的功夫,能消化至少三成,这要是被他给吸了,实在吃亏。”

“我知道,我会小心。”凤云渺说着,走到了装着兵器的大箱子旁,略一思索,挑了一把长枪。

与南弦近身打斗太不划算,要是跟他有肢体接触,自己的内功就会被他当成补品了,所以,要避免与他有肢体接触。

那就要选择长一点的兵器,长枪就不错。

“听我说,最好都选择长枪作为武器,在打斗过程中,能和敌人保持稍微远一些的距离,不要跟领头的那家伙有肢体上的触碰,如果实在不擅长用长枪,那就挑个自己擅长的。”

这话,是对着周围的人说的。

“我会用。”凤伶俐说着,几步走到了大箱子边,也挑了一把。

“我就无所谓了,反正我的内功也不深厚,我就特别擅长近身格斗。”颜天真说话间,挑了一柄剑。

她来这个时代才多久,不足两年,两年的功夫,内功能好到哪去?

她跟人打架,拼的还真就是速度和蛮力,就算真的被南弦给吸到了,南弦估计也看不上她这点内功。

在场,能让南弦感兴趣的,大概也就四人。

云渺和大哥,以及伶俐、宁子初。

其他人的身手,基本上都比不过这四个人。

想到这,颜天真抬头望向前方。

南弦带领着的人已经渐渐逼近,而周围几名侍卫,纷纷打开了手中的瓶子,将瓶子里的东西撒在了南弦等人的脚下。

这是凤云渺一早就准备好了,打算拿来对付南弦用的白沙胶,装了好几个小瓶带在身上,以备不时之需。

同一时刻,南弦将侍卫们的举止看在眼中,冷哼了一声。

“又是那种黏乎乎的破玩意儿!我都已经上过一次当了,还会再上第二次当吗?在同一个地方栽倒一次就够了,这次你们休想抓住我!”

说着,他猖狂一笑,丝毫不在意地面上的那一层黏糊糊的胶,就那么干脆利落地踩了下去。

不远处,颜天真望着这么一幕,眉头拧得更紧。

身旁的凤云渺道了一句,“他是做好了准备来的。”

果不其然。

南弦的鞋底虽然踏在了胶上,却并没有被死死地黏住,只见他轻而易举地就再一次抬起了脚,正视着不远前方的颜天真,将鞋底直接对准了她,让她能够看清自己鞋底下的东西。

“呵,良玉啊,想用同样的招数来对付我,你也不嫌老套?看看爷这鞋底下是什么?几十层白纸!我料到了你们可能又要使这一招,有备无患嘛,昨天夜里,我就在自己的鞋底下粘上了纸,一层又一层,用市面上最普通的胶水粘,轻而易举地就能撕扯下来,你看,你们的胶对我也不管用了呢。”

说话间,他的眉眼中尽显得意,当着对面众人的面,无所顾忌地,一步又一步从白沙胶上踩过,每走一步,都留下了一层薄薄的纸粘在了白沙胶上。

他身边的十来名属下,鞋底也同样做了相同的防范工作。

由于鞋底下的纸足够厚,他真的一点儿都不担心自己的鞋底被黏住,每踏出一步,都十分自信满满,眉飞色舞。

颜天真看着他的神情,道了一句,“这笑容真他娘的欠揍。”

“他这个招数不错,但也不是长久之计,他最多只能走出几十步,等他鞋底下的白纸消耗完了,他也没法子得意。”

凤云渺说着,几步走到了装着弓箭的大箱子旁,发号施令。

“趁他们还没走出白沙胶的区域,给我射!别让他们走出那片区域,把他们鞋底下的白纸全都消耗光!”

他一声令下,周围的人纷纷涌上前,取出现有的弓箭,瞄准了南弦等人。

“放箭!”

霎时,数不清的箭羽,朝着南弦等人呼啸而去。

为了避开箭羽,南弦所带领的众人不得不左闪右避,这么一来就导致了步伐有些凌乱,每一步都踩在黏糊糊的胶上。

凌乱的步伐,导致他们鞋底的白纸消耗得越来越快。

“继续放箭,不要停。”凤云渺面无表情道,“谁能射中南弦,加官进爵。”

有了鼓舞,侍卫们自然就越发卖力,一刻也不停地射击。

“凤云渺,你姥姥的。”面临着一波又一波的箭雨,南弦一边要用手上的兵器甩开,一边又步伐凌乱地闪躲。

他的速度足够灵敏,并未受伤,然而,鞋底下的白纸实在经不起消耗。

他必须尽快逃离这一片区域,不能再跟他们这样耗下去!

忽然脑海中灵光一闪,余光瞥见了身旁有两名自己人,他并未犹豫,一手抓住一个,冷声道:“你们两个,给我做挡箭牌。”

说话间,他扣着两人的肩,让二人并立在一起,抵挡在他的身前,就这样,脚下迅速踩着步伐,顶着他的‘挡箭牌’迅速冲出了铺着白沙胶的区域。

在这一过程中,他还不忘了将两名属下的内功吸走。

反正也是两个要死的,留着功夫也没用,这点内功他虽然不怎么看得上,也好过没有。

“这……真是冷血。”凤伶俐呸了一声,“牺牲自己人都可以这么干脆果断,好歹也犹豫一下,为他出生入死,就落到这样的下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