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8章 看你们被钱砸死(二更)/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跟他这样的人,你以为有什么情义可讲。”空气中响起颜天真的一声冷哼,“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连自己的亲妹妹都可以利用,这已经不仅仅是冷血,而是没人性了。”

人的情感是一种弱点。

而南弦够狠心,可以克服这样的弱点。

世人大多数不愿意克服这个弱点,因为人一旦没有了情感,就不算是一个完整的人。

或者应该说,不配称之为人。

南弦利用自己的属下做挡箭牌,冲出了白沙胶的区域,便可以更加无所顾忌。

他手中的两名手下已经断气,他便将二人的尸体抛出,砸向对面的弓箭手。

弓箭只适合用来远攻,不适合近攻,侍卫们只得放下了弓箭,改用刀剑迎上。

凤云渺与凤伶俐齐齐出动,手中的长枪直指南弦。

其他人,则是在应付南弦带来的下属。

“凤云渺,别以为只有你们有厉害的武器!老子也有!今日就让你们见识见识。”

南弦的话音才落下,只见他带来的一众属下纷纷将手伸起了怀里,掏出了一个竹筒状的东西。

颜天真注意到了那些竹筒,只见那伙人将竹筒的盖子拧了半圈,盖子上瞬间就多出了几个小孔。

这样的设计,特别像是装烧烤调味料用的瓶子。

颜天真顿时觉得不妙,连忙大喝一声:“小心他们手上的竹筒!最好毁掉!”

而就在她开口说话的期间,南弦的手下们已经高高扬起了手中的竹筒,朝着对面的侍卫们一甩——

开了孔的盖子内有液体喷洒出,剧烈挥洒的动作,一次就可以命中好几人。

那些被洒到液体的侍卫们,动作有瞬间的停滞,随即痛苦地捂着被毒液沾染的肌肤,叫得撕心裂肺。

而下一刻,令人惊奇的事情就发生了。

只见那些被毒液沾染到的侍卫们,脸色忽然变得狰狞无比,目光凶狠却又空洞,逮着一个人就开始撕咬饮血,根本就不顾眼前的人是谁,敌友不分。

仿佛都化为野兽一般。

他们似乎已经丧失了人该有的神智。

颜天真望着这样的一幕,只觉得似曾相识。

“这是怎么回事?!”尹默玄感到十分不能理解,转头冷眼瞪视南弦,“你到底给他们下了什么迷魂汤?”

“那你就当做是迷魂汤罢,他们现在已经六亲不认,脑子里只有杀戮和血腥。可惜啊,我这个毒液实在是太难提炼了,全用在这帮侍卫身上,有些浪费。王爷,你要不要也来试试这种滋味?”

“那是紫月魔兰花蕊提炼出来的毒液。”颜天真给出了解释,“很久之前,我与南绣一起被人追杀,她就是用这样的毒液伤了敌人,我们才有机会逃跑,这毒液洒在人的身上,可摧毁人的神智,令他们发癫发狂,见人就咬,维持不了多长的时间就会毒发身亡。”

说到这儿,她冷笑了一声,“紫月魔兰何等稀有?南弦,你种了这么多年,种活了几棵?看来你对宝藏是很执着啊,这么快就把秘密武器给用上了。”

“你说的没错,我种紫月魔兰这么久,也就只种活了三棵,这第一棵就用在了你身上,剩下的这两棵我可不想再浪费了,全部都提炼成了毒液,就准备今天拿来对付你们呢。怕不怕?要是怕的话,就把九龙窟让给我。”

南弦说话间,避开了凤云渺刺来的一枪,迅速后退了几步,到了装着长枪的大箱子旁,用脚挑起了一把,迅速出手握住。

“凤云渺,你倒是挺谨慎的啊,用这么长的兵器,就是不想跟我近距离接触,对不对?原来你也怕被我吸啊。”

南弦的眉眼间尽显得意,“有没有胆子不用兵器来跟我打?”

“少说废话。”凤云渺冷笑一声,冲上前去。

不用兵器跟他打?开什么玩笑,他脑子又没进水。

跟南弦打,绝对不能空手,空手就已经输了一半。

二人打在了一起,难分胜负,其余人则是在烦恼着那些已经化为野兽的侍卫。

侍卫们许多都是相互认识,有些甚至交情很好,眼见着昔日的弟兄变得疯疯癫癫见人就咬,敌友不分,在这样的情况下,只能——杀。

若是不杀,就会被他咬,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可要是杀,良心终究是会过不去。

人皆有感情,对昔日的同僚乃至朋友下手,内心深处怎能不挣扎?

凤伶俐站在一旁,握紧了拳头。

“伶俐,这个时候不能心软。”颜天真道,“不杀他们就会被他们咬死,他们已经没救了,我们这些正常人怎么能为了他们牺牲?我知道你不忍心,但这是没有办法的事,两害相权取其轻,这个道理你可晓得?”

凤伶俐终究只是个少年,面对自己人硬不起心肠。

“义母,其实还是有办法救他们的,我……”

“不准去。”颜天真猜测到他的想法,沉下了脸,“你想在众目睽睽之下,拿你的血去救他们?你疯了,被南弦他们看见,你就会变成他们的主攻目标,你可还记得你当初答应过小莹什么?绝对不能暴露你的体质,会给你惹来无穷尽的麻烦。”

“可是……”

“没有可是,我说不准就不准。如果你还认我这个义母,你就听我的,这些中了毒液的侍卫,一个都不能救。你以为你有很多时间救他们?别傻了,你要是不忍心动手,你就给我站到一边去。”

颜天真说着,伸手将凤伶俐推了开,“顾好你自己就行了。”

话音才落下,一名沾染了毒液的侍卫便朝她扑了过来。

颜天真并未犹豫,手中的剑一挥,直接取了对方的性命。

杀自己人,内心深处自然很不好受。

但也没办法了,救不了他们,就给他们一个痛快。

心中对南弦愈发厌恨。

身后的凤伶俐握紧了拳头。

义母说,他的体质是一个秘密,绝对不能暴露。

那如果——知道他体质的敌人们全都死光,是不是也就不用担心暴露。

想到这,他的目光豁然一冷,瞅准了一名离他最近的敌人,手中的长枪刺了过去——

对方显然也察觉到了他的攻击,并不畏惧,手中那装着毒液的竹筒,朝着他的身上挥洒!

有几滴洒在了他的脸上。

凤伶俐只察觉到了些许刺痛感,身体并没有出现任何异常。

在对方瞠目结舌的表情下,手中的长枪从对方的胸膛捅出,直穿过后背!

对面那人临死,望着凤伶俐的目光中溢满了震惊。

被撒了毒液,怎么还会安然无恙?

而他已经没有机会去探索,便头一歪咽了气。

凤伶俐迅速抹掉了脸上的毒液,眼见着又有一名敌人冲了上来,他一个跳跃闪开,手中的长枪还串着一个人,就转了个方向,再度一个冲刺,又刺穿了一人。

同一时刻,那人也朝他撒出毒液。

被他迅速抹去。

那人同样瞪大了眼,以为自己的眼睛出了问题。

由于对手中的毒液太过自信,以至于掉以轻心,一连两人被凤伶俐手中的长枪串成了糖葫芦。

南弦的人,大概还剩下五六个。

他在片刻的时间内杀掉了两个人,两人手中的竹筒都掉在了地上,他便迅速弯腰捡起了那两个装有毒液的竹筒。

退到了颜天真的身旁,迅速塞了一个竹筒给她,“义母,你拿一个防身。”

话音落下,也不等颜天真反应过来,人影一闪就跑开了。

颜天真:“……”

他就那么迎着毒液冲上去,就不怕被人发现么?!

颜天真抬眼,迅速扫了一遍四周。

还好还好,大伙都忙着打架,也没有人特别去注意凤伶俐的动作。

再说凤伶俐从颜天真身边跑开之后,又到了小莹的身旁,把手中剩下的那个竹筒塞给她,“这里面是他们的毒液,你拿着防身。”

“你哪来的?”

“杀了两个人,抢来的。”

说话间,小莹瞥见了他下巴上的一滴血,连忙抬起袖子帮他擦掉,“你被他们的毒液溅到了,对不对?”

“没什么事,就是觉得有些轻微刺痛,很快就好了,反正他们都死了,要不是因为他们没反应过来,我也不会这么容易得手。”

那俩人见他没事,就愣神了,而在打斗中,最忌讳的就是分心,一旦分心,就很容易落了下风。

“你能不能给我小心点?这要是被南弦给看到了可怎么办?他肯定会针对你的。”小莹的脸色有些铁青,“太子殿下都收拾不了他,更别说你了。”

“我会小心的,你不用担心。”凤伶俐面无表情,“南弦他们杀我们这么多人,我也要他们全军覆没,等他们都死光了,我的秘密也就不会泄露出去,你小心点,我要去收拾他们了。”

话音落下,人影一闪就冲了出去。

必须尽快把南弦带的这帮人给收拾了,否则又得有不少自己人要遭殃。

现在的场面极其混乱,除了南弦带领的属下之外,三国队伍内的侍卫们,至少有三四十人被毒液伤到之后,变得神志不清。

“凤云渺,你要不要转过身,看看你身后的美景?自己人杀自己人,挺有意思的呢。”与凤云渺正在打斗的南弦瞥了一眼混乱的场面,笑得十分肆意。

凤云渺压根就懒得回答他,手中的长枪一刻不停地攻击。

“慢点慢点,你让我喘口气啊。”

南弦一边说着,一边迅速后退。

他最喜欢跟人赤手空拳地打架了,逮着一个机会就可以吸了对方的功力,可偏偏凤云渺不给他这个机会,手中的兵器那么长,根本难以靠近。

想要有个肢体接触,可不太容易啊。

跟凤云渺打,讨不到好处,不如先换个目标。

这么想着,南弦的视线朝着周围一扫,很快就锁定了新的目标。

此刻,就有一个人离他很近,那人正挥着手中的剑,斩杀了一名发疯的侍卫。

南弦放弃了与凤云渺的对打,迅速撤回了兵器,后退几步,冲向了尹默玄的背后。

颜天真将这样的一幕看在眼中,大喊一声,“大哥小心!”

她并不打算去和南弦打,她知道自己不是对手,到了南弦面前,也就只有挨打的份,她要是不自量力地凑上前去,岂不是成为凤云渺的累赘?让凤云渺无法专心对敌?

因此,她站得比较远,并且随时注意着南弦的动向。

眼见着南弦换了个目标,她立刻出声提醒。

尹默玄也不是省油的灯,往南弦的方向踹了几名发疯的侍卫。

发疯的那些人,可不管眼前的人是谁,逮到了就要攻击。

不过,这些人的肢体动作会麻木许多,因为神智已经不清楚了,在打架的过程中也就无法随机应变。

南弦解决起来也并不难,一人捅上了一枪。

他的身后,凤云渺瞅准了时机,将手中的长枪掷出!

南弦虽然是背对着他,却也能听得到动静,一个跳跃闪开,唇角勾起了一抹冷笑,手中的长枪,毫不客气地朝着颜天真的方向投了过去!

颜天真自然也知道躲,而就在她躲避长枪的那一瞬间,南弦的右手高高扬起,手中赫然握着一个竹筒,这是他藏在身上的,刚才没有机会用,眼下机会就来了。

他将竹筒中的毒液,朝着几尺之外的颜天真迅速挥出!

颜天真要躲避长枪,就很难再躲避毒液。

人的速度是有极限的,无法接连完成闪避动作。

而凤云渺此刻在南弦的身后,和颜天真之间的距离,让他根本来不及前去营救。

千钧一发之际,一道人影迅速闪到了颜天真的身前,替她挡下了南弦撒来的毒液!

所有的毒液都洒在了那道人影上,一滴也没有碰到颜天真。

颜天真望着眼前的人,心情顿时有些复杂。

伶俐……还是要暴露了。

南弦刚才那一招双管齐下,让她实在来不及躲,而凤伶俐也无法做到袖手旁观。

此刻的南弦,正在朗声大笑。

“凤云渺,你可真是收养了一个好义子啊,生死关头,帮你媳妇去挡毒液,牺牲自己拯救她,这么有孝心的养子,我也很想收养一个呢,关键时刻也能给我挡挡危险。”

“义母,你没事吧?”

“我能有什么事,我当然没事了,快,装疯。”颜天真灵机一动,朝着凤伶俐道,“装疯,装作要咬人,不要被南弦看出了破绽,把他骗过去,我们一起对付他。”

颜天真的话一出,凤伶俐也十分配合,当即张牙舞爪地就要扑向她。

颜天真连忙躲闪开来,朝着南弦的方向跑了过去。

“呵,我就要看着你们一个个地痛失昔日的伙伴。”南弦说着,又从最近的大箱子里挑出了一把斧子,奔向了颜天真。

颜天真的身后,凤伶俐张牙舞爪地要去追赶她。

“良玉,凤伶俐帮你抵挡了毒液,你是不是应该报答他?你就去让他咬上一两口吧!哈哈——”

南弦冷酷地笑着,手中的斧子砸向颜天真!

同一时刻,身后的凤云渺拿着长枪刺了过来!

南弦不得不急急避开,再看颜天真,为了躲避飞过去的斧子,只能迅速后退,被凤伶俐抓了个正着。

南弦目光一亮。

快咬!咬!

他十分期待地想要看他们相残,但他没有想到的是,凤伶俐一手扶好了颜天真,另一只手捡起了落在她面前的斧子,朝着自己这边的方向直接丢了过来!

南弦愣神了一瞬间。

被毒液命中的人,见人就咬,怎么还知道捡兵器过来丢他?这看起来一点也不像神志不清啊?

他这一分心,背后的凤云渺已经将长枪逼近了他。

等他反应过来时,只来得及一个侧身,虽然避开了要害,却被凤云渺的长枪捅进了背部!

“你姥姥……”他吃痛,低咒一声,手中还捏着竹筒,转身就朝着凤云渺一洒!

凤云渺为了躲避毒液,只得退开,无法再对他下手。

而南弦这么一转身,也将后背留给了颜天真。

颜天真上前两步,十分不客气地也朝他挥了一把毒液——

“你他娘的自己尝尝吧!”

然,南弦被毒液命中,也并没有任何异常,转头朝着颜天真冷笑一声。

“用我提炼的毒液来对付我,你可能成功吗?是我制作出来的东西,怎么能伤得了我?你想的美。老子这么聪明的头脑,凡事都会留一手,哪是白弦那蠢货能比的?”

颜天真:“……”

“今天我就算杀不了你们,也不能让你们杀了我。”南弦冷哼了一声,退到了墙边,指节轻轻抚过墙面,“我刚才就注意到了,这一整面都是金砖铺成的墙,要不然咱们一起被砸死吧,看看这墙到底有多厚!被钱给砸死,也挺享受的是不是?”

说完之后,他高高扬起了手掌。

“住手!”

“不要!”

好几道声音发出,想要阻拦他,他却已经一掌击打在了墙面上,这一掌起码用上了八成的内功。

“轰——”

大片金砖被内功震开。

南弦似乎还嫌力度不够,卯足了劲,再次打出一掌!

他虽然武艺超群,可他也做不到以一敌百。

他想要对付的这群人,要么武功高强,要么聪明绝顶,要么——百毒不侵。

武功高强和脑子聪明,这也就罢了,这些都要靠努力和天赋。

然而百毒不侵这一点,让他最无法接受,内心十分窝火。

紫月魔兰花蕊提炼出来的毒液,是毒中之王。

凤伶俐那个臭小子,走的什么狗屎运,居然可以毫发无损,还装疯卖傻地来骗他,害他一个没注意就受了伤。

要是跑不出去,就跟他们同归于尽。

南弦下了狠心,用自身内功轰炸着金砖墙,有上来想要阻挡他的人,要么被金砖砸得退开,要么直接被砸晕。

金砖的重量不可小瞧,一砖头下来,头破血流都是很有可能的事。

终于,厚厚的金砖墙大面积坍塌,被内功震得依然四处乱飞,就连南弦自己,也被倒下来的金砖狠狠地砸中。

离金砖墙最近的颜天真、凤云渺、凤伶俐等人,都不可避免地被砸倒。

“天真!”

“良玉!”

离得远些的尹默玄和宁子初齐齐奔上前来。

南弦并没有被砸晕,依然十分坚强地站了起来,朝着旁边还没倒的墙,又是一掌!

他今天消耗很大,但是为了逃脱也别无他法。

又一次飞出的大片金砖,砸到了尹默玄的脚,宁子初的头。

尹默玄这一刻突然有些恼恨,为何这墙壁是用金砖垒砌?金子那么重,一块金砖砸下来,可真疼。

她看见颜天真和凤云渺晕倒在凌乱的金砖里,身上还压着两块。

他快步走上前,想要去查看颜天真的情况,又是迎面一砖头飞了过来,正中肩膀。

他脚疼、肩疼。

宁子初头疼。

“你们还是别想斗过我,你们不就是来分钱的吗?要不要体验一下被钱砸死的感觉?”南弦疯狂地笑着,还想要继续摧毁金砖墙。

尹默玄和宁子初下意识后退了两步。

这是身体做出的本能反应。

但他们没有想到,南弦那一下只是假动作,因为他真的已经没有精力再消耗了。

趁着他们退开,南弦一伸手捞过了距离他最近的颜天真,扛在肩上,迅速闪了出去。

“抓住他!”宁子初连忙追了出去,气急败坏地喊叫,“谁抓住他?连升三级!”

还清醒着的侍卫们纷纷前去阻拦。

南弦腾出了一只手,手中拿着竹筒,作势要挥出手中的毒液。

侍卫们又被吓得连连退开,避如蛇蝎。

他们是见识过毒液的厉害,谁也不愿意变成见人就咬、丧失神智的兽。

他们被吓唬开了,南弦也就顺利地溜了出去。

“废物,你们躲什么?!”身后,宁子初咆哮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