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4章 太子妃回来了(二更)/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虾兵蟹将已经解决了,眼下,就只剩楼上那位头领了。”颜天真将手中的椅子轻轻搁下,转头看着白杏,“紧张吗?”

“对付主人,当然会有一点紧张,说不紧张是假的。”白杏说着,抬头与颜天真四目相对,“太子妃,其实你现在就可以走了,主人还在楼上打坐,你现在若是赶紧跑,他应该就追不上你了。”

颜天真听着她这话,微一挑眉,“你说这话的意思,是想要我把你给丢下?我的确可以现在就走,但,这么做就是对不住自己的良心了。”

“你大可不必这么说,方法是你想的,白沙胶也是你提供的,而我也是心甘情愿帮助你逃脱的。”白杏叹了一口气,“对付主人,我是有勇气的,但我并没有十足的信心,我若是失败了,我都能猜到自己会有什么样的下场,所以你不需要留下来等我。”

颜天真可以直接走,她却不行。

她必须要取出脑子里的那只蛊。

颜天真已经给她提供了方法,她要自己鼓起勇气去尝试。

“我留下来不仅仅是为了帮你,我也是想要制服南弦,杜绝后患。”颜天真道,“你去吧,记住我教你的诀窍,神态放松,不要被他看穿你内心的想法,装作一切风平浪静。”

她对白杏也并没有十足的信心,但,她也不能代替白杏去。

南弦还不知道这一楼发生的变故,自然以为她还被软禁着,她又怎么能跑到他的面前搔首弄姿?

因此,只有白杏借着送饭的理由上去。

她希望白杏能够掌握好火候。

成败在此一举。

“那我去了。”白杏说着,转身回到了饭桌边,端起托盘。

颜天真看着她的身影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之中。

白杏,但愿你能成功。

二楼房间内,南弦依然在静静打坐调息,忽听门外响起了脚步声,随即,熟悉的女子声音传了进来——

“主人,我给你送饭来了。”

“进来。”南弦淡淡应了一声。

白杏推门而入,将托盘搁在南弦的面前,并没有打算要离开。

南弦轻轻瞥了她一眼。

“你还留在这做甚?有事?”

“主人,白杏想要请求主人的原谅。”白杏忽然在南弦面前跪了下来,“白杏请求主人再给白杏一个机会。我想通了,背叛主人并没有任何好下场,摄政王不喜欢我,也救不了我,我的性命是由主人掌控的,我应该效忠于主人。”

“呵。”南弦的唇角浮起一丝讥讽的笑容,“谁教你说的这些话?”

“主人觉得,这是太子妃教我说的吗?”白杏抬头看他,目光之中并无异样,“这是我自己心里的想法,主人还是不愿意相信?”

“你当我是傻的么。”南弦的面色一派平静,“良玉没来之前,你这么说还能有点可信度,现在……你这么说可不就是想要再次获取我的信任,好帮助良玉逃脱。”

“主人为何一定要这么想?”

“不然还能怎么想?你对敌人动了真情,还有什么值得信任的地方。因为良玉是摄政王的妹妹,你才这么处心积虑地想要搭救她,我该说你是个痴心人吗?为了尹默玄,在我面前卖力地演戏。”

南弦望着她,目光更加冰冷,“现在的你在我眼中就只有一个作用,烧饭的丫头,指不定哪一天你就被我舍弃了,一个厨娘,你觉得能有多少分量?”

“不管主人相不相信,我是带着诚意来的。”白杏依然面不改色。

“带着诚意来的,那你倒是说说,什么诚意?”

“主人觉得我一心向着摄政王,其实并不是这样,我只是一时被迷惑了心智。因为多年来,我都没有受到旁人的关怀和维护,主人收养我,却始终对我冷冰冰的,摄政王不同,他是个热心肠的,我抗拒不了他对我的好。但其实,他对我并不是真心的,他只是演给我看,他一直在欺骗我,这么一想,我又何必对他死心塌地?实在不值得。”

“所以……你后悔对尹默玄动心?”南弦嗤笑一声,“后悔又有什么用?背叛的事情你都已经做了,还想用什么方法来补救。你与我相处这么久都不倾心于我,是不是看外边的男人个个都比我好,就算你忘记了一个尹默玄,还会有别的男人。”

养一个女下属,就是这点不好。

如果不是对自己动心,那么就要提防着她对别人动心,为了别人做出背叛自己的事。

果然——白杏就是这种人。

还是男下属好使,不似女人。

女人的心房太薄弱,太容易攻破。

“主人,我已经干过一次蠢事了,不会再做第二次第三次。”白杏说话间,已经站起了身,缓缓走向南弦,走动之间,将自己的外衣褪下了。

这个动作倒是让南弦猝不及防。

白杏此次前来,不仅仅是认错表忠心,甚至想要——献身?

“主人之前派我去勾引摄政王,我并未成功,所以——我与他从来就没有肌肤之亲,还是十分清白的,主人应该还不至于嫌弃我吧。”

“你这意思是想把自己的清白之身给我?”

“我知道主人对女人没兴趣,就算清心寡欲,也不妨试着接纳我,我把清白之身献给主人,以后就不会再胡思乱想了,主人要是不放心我出去做事,就先把我当成侍妾,留在身边观察。”

白杏说着,已经扔下了手中的外衣,只穿一身薄薄的中衣,走到了南弦面前。

“你今天似乎格外热情。”南弦心生警惕,“我倒不觉得你是带着诚意来的,只觉得你是想捣鬼。”

“我打不过主人,又被主人控制着,还怎么捣鬼?”白杏直接坐在了南弦的身旁,眼见他不抗拒,便微微侧身,将头倚靠在他的肩膀上,“让白杏服侍主人吧,主人身边就我这么一个女人,主人真的从来都没有动过一丝邪念吗?”

“邪念?我对良玉倒是有点邪念,只可惜我不能让她陪睡,她身上有我顾忌的东西,至于你——你觉得美人计对我而言管用吗?”

“这不是美人计,是我自己想要献身罢了。”白杏一边与南弦周旋着,一边躺倒在榻上,左手悄悄伸向自己的裤腰带,拿出了夹在腰带里的瓶子,将剩下的那点白沙胶全撒在榻上,这才把瓶子夹回裤腰中。

这木屋是临时的落脚点,床榻也是木质,榻上只有一条被褥,并未铺床单。

南弦出门在外一切从简,从不带多余的东西,除了对入口的食物有些要求之外,其余的皆不太挑剔。

床单这样可有可无的东西,对他来说就是多余的。

没有床单正好,否则洒了胶也没用,只是将南弦和床单连起来而已。

她要的,是南弦和床板连起来,要他难以动弹。

“主人,你还在想什么呢?还在怀疑我的忠诚?”

太子妃说,主人疑心病重,绝对不会接受她。

所以,她不用脱到最后,夹在裤腰里的瓶子也不会被发现。

她再次鼓起了勇气,伸出手,扯了扯南弦的衣袖,“主人,我……”

“你真想表忠心吗?那我不需要你服侍。”南弦开口打断她的话,“我对你提不起兴趣,这样吧,楼下那么多死士,你看哪个最顺眼?喊上来,你们俩人当着我的面翻云覆雨,让我欣赏欣赏。你要是做得到,我就相信你的忠诚。”

南弦这样的回答,让白杏顿时无言。

他自己不上,让其他人上?

他是真的想要欣赏一场活春宫,还是故意试探她的反应?

似乎猜到了白杏此刻的窘迫,南弦冷笑一声,“怎么?不愿意吗?你本来就是我的人,可我不想要你,把你送给其他人。有何不可?你要是真愿意当着我的面与其他人表演巫山云雨给我看,我就信了你的忠诚。”

白杏咬了咬唇,伸手一把抱上了南弦,“我不要其他人,我就只要主人!”

说着,就要把南弦往榻上拽。

可南弦蹙了蹙眉头,想也不想地,按上了她的肩,将她推开!

而就在下一刻——

“嘭!”

房门被人大力地踹开,两把大刀齐齐飞来。

南弦望着迎面而来的凛冽刀锋,此刻伤势未痊愈,并不想徒手去接,便一个仰身,让两把大刀从他的头顶呼啸而过——

说时迟,那时快,白杏眼见着他的身躯朝后仰,毫不犹豫地就扑了上去!

将他整个人都压在床板上!

南弦面色一沉,正打算起身,却起不来。

他又一次卯足了劲,想要抬头,头发却好似被什么东西扯住,他只要稍微一使劲,就觉得头皮疼!

这种感觉……太熟悉了。

他最讨厌的、那种粘乎乎的东西。

他曾经说过,在同一个地方跌倒一次也就罢了,绝不能再跌倒第二次。

但是今天,又一次被这粘乎乎的东西算计了。

“白杏!”他呵斥一声,“你这个该死的东西!”

他一开始就没有相信她,他以为,她算计不了他。

要不是对面飞来两把大刀,要不是因为他在九龙窟里被凤云渺捅了一枪,伤势未愈,他又怎么会落入陷阱?

南弦想要挣扎,却有一尖锐的东西抵上了脖颈。

他低头一看,是白杏手持簪子,簪尖对准他的喉管。

“主人,我并不想害你,我知道我欠了你,但是这些年来,我也为你做了不少事情,是不是可以抵消你对我的救命之恩了?一直以来你都是错的,你不要一错再错下去了……”

“你有什么资格批评我?白眼狼,忘恩负义的狗东西。”

“别跟他废话,拿着你手上的簪子,狠狠在他大腿上插两下。”站在门外的颜天真冷笑了一声,踏入屋内。

她不放心白杏一个人办事,带着两把大刀就上来了。

她知道南弦伤没有好,不会傻到徒手接利刃浪费自己的体力,他应该会选择躲开。

也幸亏白杏会配合,看见南弦仰身的那一刻就扑上去,成功把他和床板上的胶粘在一起。

“你说人家是白眼狼,也不看看人家为你做了多少事情,你觉得自己的行为很大丈夫吗?一个好好的姑娘被你培养成冷酷杀手,让她跟着你做一些伤天害理的事儿,人家就想要个自由又怎么了?人家这双手就想拿菜刀,不想拿砍人的刀,可你却不愿意成全。”

“我救了她,她的命就该是我的。”

“哟呵,你这个道理在我这可行不通,你救了人家,可以让人家给你还人情,这是应该的,可你凭什么霸占人家一辈子,让人家给你做牛做马?”

颜天真走上前,狠踹了一下南弦的小腿,“说,她头部的那只蛊怎么取出来?”

颜天真说着,也抬手拔下自己束发用的簪子,在南弦的下身挥舞着,“你要是不说,我可就要伤你的命根子了。”

“你——”

“我什么我,赶紧说。”颜天真说着,十分不客气地拿手中的簪子捅了一下他的大腿。

银质的簪子刺了进去,带出血丝。

南弦闷哼了一声。

“说不说?再不说,我这簪子捅的可就不是大腿了。”

颜天真继续威胁。

“你捅我也没用,我救不了她。”南弦磨了磨牙,“我只知道用针灸法给她止痛,这蛊是我从一名苗疆女子手上买来的,我可没问过解法,因为我不想给她解,知道解法又有何用?我就是要她不能背叛我,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针灸法?”

“你可以放我起来,我教你怎么给她针灸。”

“你想得美,我既然把你给粘住了,就没打算放你。你要是老老实实告诉我怎么救白杏,我就给你一个痛快,否则,我就让你当太监。”颜天真冷笑一声,“你告诉我那个苗疆女子是谁,我自己发动人手去找。”

“这个女子在江湖上也算有一点名气,人送外号花寡妇。”南弦道,“我可不知她在什么地方,而且她脾气古怪,能不能找到她,得看你们的运气。”

颜天真怔住。

花寡妇?

这也是一位老朋友了。

不过,就算认识她又怎么样,根本不知道该去哪里寻找。

只能去张贴告示,发悬赏令了。

“多谢你的告知,我说过会给你一个痛快,那就一定说话算数。”颜天真道,“南弦,该上路了。”

“良玉,看着阿绣的面子上,就不能放我一条生路吗?”

“你还有脸提她?要不是你,她能那么惨?我应该送你下去陪她,我不是没有给过你活路,我曾经说过,要把你终身监禁,这难道不是给你一次机会了吗?是你自己不珍惜。”

“你可以再把我终身监禁一次,白路玩完了,就再也不会有人来救我了。”

“不行。”颜天真这一次果断地拒绝,“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我不会再相信你,你还有什么遗言交代?”

“我要最后看一眼阿绣的人偶。”南弦的语气中没有了挣扎,“阿绣死后,我亲手用木材雕刻了一个小像,雕刻成了她的模样,你让我再看她一眼。”

“那个人偶在什么地方?”

“就摆在柜子的角落,你走上去就能马上看到了。”

颜天真这一刻也并没有放松警惕,唯恐那柜子周围有什么机关,便伸长了脖子看向柜子的角落,想要看看有没有南弦说的人偶。

但她没有料到的是,就在她转头的这一刻,南弦的右腿迅速抬起,将坐在身旁的白杏一脚踢开!

同一时,他身下的床板,以不可扭转的速度翻转了半圈!

颜天真反应过来时,连忙将自己的手收回。

“砰!”

床板严严实实地关上,差点就夹到了她的手。

白杏被踢倒在地上,望着这样的一幕,都有些没回过神。

“这个床板居然会翻转……”她回想起南弦一瞬间的消失,还有他之前抬起腿的那一刻。

原来他只有左腿被胶黏住,右腿并没有被黏住,却一直假装自己被黏住。

“这个狡猾的混账。”颜天真磨了磨牙,“我还以为他要骗我去柜子边触动机关……”

问他有什么遗言,他说要再看一眼南绣的人偶。

她并不太相信真的有那个人偶的存在,只觉得他是想要骗自己踩机关,便想远远地看一眼,看看是不是真的有那个人偶。

可南弦真正的目的,并不是让她踩机关,只是让她有一瞬间的分心。

他假装腿被粘住,也是为了让她们两个放松警惕。

白杏的簪子抵着他的咽喉,她的簪子抵着他的大腿,如果他用腿踹开一个人,难免另一个人会反应过来,迅速对他动手。

所以他必须让一个人分心,再对付剩下的那一个。

她回头的那一瞬间,就看见床板翻了,那个时候再出手已经来不及,说不定自己的手都会被夹断。

所以她当机立断收回了手,不去吃这个亏。

现在的南弦应该在床板底下忙着脱衣服,割头发。

他必须舍弃衣服和一部分头发,他才有机会逃脱。

她们不能再继续留在这里。

“白杏,事已至此,咱们赶紧走,现在找机关肯定来不及了,说不定等我们找到他都解脱了,真到了那时候,你跟我加起来一定不是对手。”

她们已经没有任何武器可以对付他了。

“好。”白杏点头道,“那咱们赶紧跑。”

“嗯。”颜天真快步离开,却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朝着旁边的柜子看了一眼。

柜子的角落,果真放着一尊人偶,也就比巴掌大一点。

还真的有人偶……

南弦的内心深处,还是愧疚南绣吗?

颜天真不再多想,与白杏迅速跑开了。

离开了木屋之后,二人一路不停歇地跑。

“太子妃,你知道应该往哪个方向吗?”

“我记得来时的方向,你跟着我走就好。”

由于担心被南弦追上,二人的脚程很快。

“抱歉了白杏,这次没能从他的口中套出解救你的办法,但你不用担心,花寡妇这个女子,我是认识的,只是我也不知道她在何处,我会让人去帮你打听,云渺他身为太子,想要打听一个人,应该不难。”

“多谢太子妃。”

“不用谢我了,我还要谢你。”

……

九龙窟内,众人正在吃干粮。

凤云渺坐在地上,望着眼前已经被全部打塌的金砖墙。

真厚的一层墙,竟然不止一丈。

要不是因为这层墙这么厚,也不至于让南弦打得金砖满天飞。

“南弦真的会在三日之内出现吗?”身后响起了尹默玄的问话。

“他必须在三日之内出现,不然等他沉睡了,谁来帮他做这笔交易?”凤云渺道,“耐心等待吧,他会现身的。”

凤云渺的话音才落下,身后忽然响起数道振奋的声音——

“太子妃?!”

“我没有看花眼吧?”

“真的是太子妃……”

凤云渺听着身后的声音,怔了怔,迅速转过了头。

一道红影,朝着他的方向狂奔而来。

------题外话------



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这本在收尾了,大概也许不超过一个月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