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5章 女帝现身(一更)/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凤云渺的目光之中难得浮现一丝怔然。

她回来了?

被南弦抓走,她竟然凭借着自己的本事回来了?

“云渺。”颜天真奔到了他的面前,双手直接挂上了他的脖颈,将头埋在他的肩上,“我回来了,是不是很吃惊?”

凤云渺回过了神,自然是欣喜,双手紧紧抱上了颜天真。

“怎么逃脱的?”他有些不可思议。

“总不能次次都让你来救,这一次,我成功地自救。”颜天真伏在他的肩头上轻笑,“也算是运气好,之前白杏离开的时候,我给了她一瓶白沙胶,她一直找不到机会用,这次我被南弦绑去了,这胶倒是派上了很好的用场。”

“我原本还和大舅子以及宁子初商量着,要拿宝库去跟南弦换回你,因为我们不知你们在什么地方,就只能等他自己找上门。”

“我要是不自己想办法跑回来,咱们岂不是白忙活这些天,白白损失这么多财富?空手来空手去,这太让人不甘心了。”颜天真抬起头看他,“这两天,让你们担心了。”

“财富是次要的,你没事就好了。”耳畔响起了尹默玄的声音,“这两天呆在南弦那里,有没有吃苦头?”

“那倒没有,吃的还都是好吃的。”颜天真笑道,“白杏掌勺,伙食能差到哪里去?大家的伙食都是一样的。”

“那就好。”尹默玄听她提起白杏,问了一句,“白杏现在怎么样了?”

“我把她也一起带出来了,你回头看看。”

颜天真说着,转过了身,指向身后几丈之外的那道身影。

尹默玄转头去看,与白杏四目相对,冲她问候般地笑了笑。

颜天真将他的神色看在眼中,心中便晓得,他与白杏之间真的没有缘分。

如果喜欢,再次见面就不会这么平静,至少应该表现出欣喜。

但是大哥就像见到老朋友一样平静,就连笑容也是带着礼仪性的。

很显然,并不想让白杏误会什么,也不想给予她希望。

“天真,你回来了?有没有哪里受伤?那个混账有没有对你做什么?”身后响起宁子初的声音,惊讶之余也带着十分明显的欣喜。

颜天真转过头,冲他淡淡一笑,“我没事,有劳陛下关心。”

“义母饿不饿,这里还有一些点心。”

颜天真一回来,凤伶俐也连忙凑上来了,将手中的点心盒子递到颜天真的面前,“义母你倒是说说,怎么脱险的?边吃边说。”

“好。”颜天真笑了笑,跑了许久的路也确实有些累了,便直接在地上坐了下来,讲述着逃跑计划的经过。

她描绘得十分详细,众人也听得认真。

“南弦的机关启动之后,我们就不敢再多做停留,连忙跑了。只怕再拖延下去,又会被他抓到。”

颜天真说着,狠狠地咬了一口手中的糕点。

就差那么一点。

南弦骗她去看南绣的人偶,她一转过头,他就立马发动了机关。

“他的套路我总是摸不准,他总是能一次又一次绝处逢生,这一点,我还真是有点钦佩。”

“无需自责,你能平安逃脱就已经很不错。”凤云渺伸手轻抚着她的发丝。

“我这么一脱险,我们三国就无需面临任何损失,对了……前来支援的人什么时候能到?”

找到宝库的那一刻,三国队伍分别朝各自的国家发出了求援书信,要求再派三支队伍过来,进行搬运工作。

否则就现在这不到两百的总人数,平均一个国家的队伍不足百人,实在很不保险。

三国各自有增援,搬运的动作也能快一些,回国的途中也安全一些。

“鸾凤国是离我们这最近的,应该很快就会到,至于南旭和北昱,恐怕就要晚个两三天。”尹默玄给出了答复,“这次鸾凤国的支援部队,你可知道是谁领头?”

颜天真问道:“谁?”

“是陛下亲自带人前来。”尹默玄笑道,“充盈国库可不是小事,由陛下亲自出马也挺合适,正好最近朝政上也没什么大事,由丞相暂时监国。”

“陛下居然要亲自过来……”颜天真挑了挑眉头,“充盈国库的功劳,应该算在大哥头上吧?毕竟你是代表鸾凤国前来参与的,这么大的功劳,大哥要不要讨个赏?”

“陛下是肯定会给赏赐的,不过,你觉得为兄还缺什么呢?她给什么赏赐我都不会有兴趣的。”

尹默玄唇角的笑意,似乎沾染了点点无奈。

女帝能赏什么给他?无非就是大批金银财宝。

这些东西他从来都不缺,也从来都不太稀罕。

他真正要的她也给不了。

所以……

赏赐对他而言,实在无关紧要。

“好了妹妹,你一路奔跑劳累,还是睡一觉吧。如今弓箭手已经在山洞外排成两排轮流站岗,随时预防敌人来袭,南弦伤势未愈,应该也折腾不了,大家都可以放心睡个好觉。”

“嗯,我确实也很想睡了。”

被尹默玄这么一说,颜天真的确察觉到了睡意,瞥了一眼身后凌乱堆积的金砖,道:“原来金砖墙这么厚……”

而且全被打塌了,大概是担心旧事重演,那一日金砖满天飞的情形,实在太让人印象深刻。

“这两天我们都得守在宝库里,白天在这吃,晚上在这儿睡。”凤云渺说着,指着身后不远处临时搭好的帐篷,“去那里头睡吧。”

“好。”颜天真走到了帐篷前,钻了进去,一倒下就闭上了眼睛。

由于一路奔跑消耗了不少体力,她很快就入睡了。

颜天真没有想到,自己这一睡,就睡了大半天过去。

等她醒来之时,映入眼前的是一片黑暗。

天黑了?

她直接从下午睡到了大晚上?

耳畔似乎有浅浅的呼吸声,她转过了头,隐约可以看到黑暗中身旁一人的轮廓。

“醒了?”凤云渺还没睡着,眼见着身旁的人影动了,便坐起了身,从帐篷角落拿了一个食盒,“饿不饿,起来把这些点心吃了。”

颜天真也坐起了身,“没点蜡烛,我都看不见。”

“吃东西不需要用眼睛看,用嘴巴吃就行了。”凤云渺低笑了一声,将点心塞到了她的手里。

“我从来还没有摸黑吃东西的经历呢……”颜天真将点心塞到了口中,大口啃咬。

“慢点吃,这里还有水。”凤云渺又将一个水袋递给她,“都是给你准备好的,看你睡得太香,吃晚饭就没叫你,我猜你前半夜肯定会醒来,就给你准备了这些东西,你果然醒了,现在刚过子时。”

“你可真是想的周到。”

颜天真吃饱喝足之后,又躺了回去,“第一次摸黑吃东西的感觉还挺奇妙,连食物长什么样子都没看到。”

她的话音才落下,便察觉到头顶上空一道黑影晃动,随即觉得身上一沉,是凤云渺压了上来。

“在黑暗中亲热的感觉,也很奇妙。”

话音落下,他便一低头吻上了她。

颜天真双手攀上了他的双肩,主动迎合。

良久之后结束了亲吻,她道:“咱们别再继续了好么?被人听见多尴尬,这里又不是客栈,客栈还有一点隔音效果呢,这帐篷里,发出什么声音外头都听得见,我可不敢跟你在这里面……”

就连说话的声音她都压得很低。

“想什么呢你?我什么时候提出要跟你在这帐篷里巫山云雨?”凤云渺回了一句,“你一到夜里就不正经。”

“什么我不正经,不是你说要摸黑亲热?是你先提出来的……”

“我只说这感觉奇妙,可没说要跟你立马实行,我们可以等回去之后,关上门,灭了烛火,再实行。”

颜天真:“……”

“好了,继续睡。”凤云渺在她的额头上轻啄了一下,而后在她的身旁躺下。

颜天真撇了撇嘴,也闭上了眼。

一夜好梦。

第二日,颜天真睡醒,发现身侧已经没有人。

她坐起了身,拉开了帐篷,看到的是凤伶俐坐在她的帐篷门口,身边还摆了个托盘,上面是几张面饼,还有一碗……什么东西?

“义母醒了?把你的早点吃了,干粮是之前路过小镇买的,虽然已经好几天了,口感也软硬适中,至于这一碗鲜果汁,可比水好喝多了,你尝尝。”

“鲜果汁?”

“一大早,白杏就带着小莹她们外出去采果子,咱们这是在山里,最不缺的就是野果,她们采摘回来之后,让侍卫们用武力把果子拍烂,将果汁挤压出,白杏试了好几种果子配方,味道都挺不错。”

“纯天然的野果汁,我从前还真没喝过。”颜天真欣喜地端起了那一碗,抿了一口,十分酸甜。

“味道不错。”

她笑着称赞了一句,拿起面饼配着果汁吃,扫了一眼四周,发现周围都没几个人。

凤云渺,宁子初,以及尹默玄……都不在?

“怎么人这么少?都干什么去了。”

“都去迎接女帝陛下了,义父跟北昱皇他们作为领头人,自然要代表各自的国家跟女帝问候,这是必要的礼仪。”

颜天真闻言,有些意外,“女帝陛下这么快就到了?”

昨天才说她可能会最快到达,想不到,她今天就到了。

“才到达不久,义父他们都在九龙窟外,看你还没睡醒,就不喊你起来了。”

“他们怎么能这样由着我睡呢,陛下来了,我也该前去问候。”颜天真说着,连忙起了身,走向九龙窟外。

手中还捏着半片面饼,边吃边走。

眼见着就快走出九龙窟,连忙把剩下的面饼都塞进嘴里,咽了下去之后,擦了擦嘴角的渣,理了理衣襟与发式,这才一本正经地走向外头。

才踏出了九龙窟,就看见人群中一抹显眼的白影。

远看那女子,眉若柳黛,眸若杏子,鼻梁高挺,露在衣襟外的雪白肌肤宛如芙蓉一般,乌黑柔亮的发丝服帖地垂至腰际。

跟白杏……可真像。

两人的相貌只是相似,并不是相同,女帝尹殇骨五官整体更精致些,比起白杏,气息较为冷酷。

一个出身皇家,优雅贵气。

一个出身贫寒,很接地气。

颜天真这一刻忽然在思索一个问题。

等会儿白杏跟女帝碰面了,那场面……

她才这么想着,余光就瞥见不远处几道身影缓缓走来,她转头看了过去,正是白杏、小莹以及肖家两姐妹,人手挎着一个篮子,篮子里装着的全是新鲜采摘的野果。

白杏和其他人有说有笑,抬头看见前边一大堆人聚在一起,眉眼间顿时显出疑惑。

前边那么大阵势做甚?

出门前,这山洞外还没几个人,回来时,是数不清的人,后边还延伸出一大串队伍。

是哪一国的援兵又到了吗?

“是陛下。”身旁的小莹道了一句,面带欢喜之色地走上前。

“陛下?”白杏当即联想到了一人,“鸾凤国的女帝吗……”

她是不是应该回避一下?

想到这,她背过了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