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6章 中箭(二更)/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颜天真将她的反应看在眼里,叹了口气。

她想要躲避和女帝的碰面吗?恐怕不太容易。

想到这,颜天真朝着她走了过去,伸手拍了拍她的肩。

白杏回过头,“太子妃,我……”

“女帝陛下既然来了,你与她的碰面就无法避免,就算你一直想要躲避,鸾凤国那么多侍卫都见过你了,多半会在女帝陛下面前提起你,你以为你躲藏起来,就会被忽略吗?”

“我是不想让王爷难堪。”白杏道,“我知道王爷心里没有我,我的出现,怕是会让陛下误会,觉得王爷找了一个代替品,我不能让陛下怀疑王爷对她的专情。”

“可是,避而不见终究不是个好方法,女帝不可能不知道你的存在。”颜天真拍了拍她的肩,“其实没关系,陛下是个明事理的人,你跟大哥之间又没有什么,何必怕解释?”

白杏闻言,没有再接过话。

“不用刻意躲避着谁,你就是你,不是任何人的替代品,你希望成为他人的替代品吗?”

“我并不希望。”

“那就无需顾忌了,相信我,陛下不会把你怎么样的。”

白杏将颜天真的话听了进去,便转过了身,往回走。

太子妃说得不错,躲避了又有什么用?见过她的人那么多,女帝又怎么会毫不知情?

顺其自然吧。

……

“大名鼎鼎的九龙窟内,果真有奇珍异宝无数,名不虚传。这个宝库里所有的东西加起来,富可敌国啊。”

尹殇骨坐在一张玉器打造的椅子上,欣赏着罗列在眼前的珍宝。

尹默玄站在她的身旁,询问道:“陛下,旅途劳顿,要不要吃些东西?”

听尹默玄这么一说,尹殇骨倒真是觉得有些饿,吩咐侍卫拿来了干粮和水,而就在这时,小莹端了一碗野果汁上来。

“陛下,尝尝这野果挤出来的汁,野果是我们一大早新鲜采摘的,这果子酸酸甜甜,可比水好喝多了。”

“野果汁,朕还真的从未喝过。”尹殇骨淡淡一笑,接过了小莹递来的玉碗,轻抿了一口,点头称赞,“味道还真不错,大多时候我们都是把果子直接拿来吃,还真没想到挤出汁来,这是谁想出来的主意?喝果汁跟吃果子比起来,另有一番味道。”

边上的一名侍卫道:“回陛下,这是白杏姑娘想出来的,陛下来了也有一会儿了,可曾见过这位姑娘?这位姑娘的相貌与陛下还真是……相似。”

他说这话的时候,颜天真就站在不远处,翻了个白眼。

就知道有人会在女帝面前提起白杏这么一号人物。

“白杏?”尹殇骨的面上果然泛起了好奇之色,“你刚才说这个女子的相貌……与朕相似?”

“回陛下的话,这位姑娘是一个厨娘,是我们在路途中救下的,烧的一手好菜,容貌与陛下确实很相似,一开始看见她的时候,我们都吓了一跳。”

“竟有这样的事,那朕倒是想见见这位姑娘了。你将她传过来给朕看一看。”

话说到这里,她望了一眼站在身旁的尹默玄,“中途救下的一个女子,你们竟然带着她来寻宝?这实在不太像你会做的事啊。”

她说这话的时候,并不带有责怪的意味,只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带一位陌生女子参与这么重要的事,实在不太像是尹默玄的性格。

难道只是因为那女子与自己长相相似,尹默玄才破了例?

又或者,这女子的出现根本就不是偶然,而是带着意图的,把她留在队伍中,只是为了观察她的目的。

寻宝过程中,出现一个这样的女子,未免有些突兀,虽然不能说绝对是敌人,但也十分值得提防,值得猜忌。

“陛下,这中间有许多弯弯绕绕,一时半刻还解释不清楚,陛下要是有兴趣听,晚些我给你解释清楚。”

二人说话间,侍卫已经将白杏带了上来。

“民女白杏,见过女帝陛下。”白杏朝着尹殇骨福了福身。

太子妃的猜测果然是对的,就算她躲起来,她的存在也不会被忽略。

她望着眼前贵气的女子,那张脸孔与自己真是相似,不知情的外人,说不定会以为她们二人是姐妹。

大千世界,人有相似。固然相似,气质也是迥异。

对方光是一个坐姿就颇有气势,眉目之间展示出来的贵气不可忽略,还有那目光中若有若无的清冷,即使不出声,光看外表,也是高人一等。

她打量着尹殇骨的同时,尹殇骨也在打量着她,目光之中闪烁些许讶色。

还真有一个与自己如此相似的女子……

“你叫白杏?”尹殇骨率先开口,“朕看着你,还真有点像照镜子的感觉。”

“陛下说笑了,陛下与我差别还是不小的,我一介草根民女,万万不敢拿自己与陛下相提并论。”

“犯不着说这些客套话,确实很像。”尹殇骨淡淡道,“这也算是一种缘分,朕忽然想跟你单独聊聊。”

白杏怔住。

是打算开始审问她吗?

白杏正要接过话,尹默玄却抢先了一步,“陛下,在和她聊聊之前,不如先与臣聊一聊,臣有重要的事情汇报,与白杏聊天的事,暂且缓缓可好。”

“好,既然你有更加重要的事,理应先跟你谈。”尹殇骨说着,站起了身,“这人多,咱们去九龙窟外面透透气,边走边聊罢。”

“嗯。”

二人一同离开,白杏则是望着二人离开的背影,眸光黯然。

果然,还是他们两人比较相配。

无论从身份地位,还是从性格与能力,他们都是很登对。

他们之间不存在太多的阻碍,只差两情相悦。

女帝对摄政王,真的就没有感觉吗?

又或者她自己都没有发觉,而是后知后觉。

她能明显感觉到女帝对她是有些敌意的,虽然女帝并没有发怒,她却可以从女帝的说话谈吐之中,感受到一种无声的施压。

女帝的眼神那么冷冽。

对自己的敌意,是源于怀疑,还是源于醋意?

站在帝王的立场,她觉得自己居心叵测,出现得有些突兀,应该是怀抱着不可告人的目的,她可能觉得自己对宝库有想法,会损失了鸾凤国的利益。

抛开帝王这一顶王冠,只是作为一个女人去思考,女帝是不是觉得自己对摄政王有企图?所以才流露出了敌意。

摄政王跟女帝,是青梅竹马。

他们之间,有自己无法插足的地方。

若是摄政王能得偿所愿……也好。

不能与他在一起,那就希望他开心。

……

“陛下,我老实告诉你,她就是南弦的卧底。不过你不必担心,她是一个不合格的卧底,她已经反水了。”

尹默玄与尹殇骨在九龙窟外漫步着,尹默玄向她简单讲述整件事情的始末。

“事情就是这样,所以……我认为你不必要惩罚她,毕竟她从没有对我们不利,反而还帮了我们不少,她值得被谅解,被宽恕。”

“喔?表哥难道就不怀疑这是她的又一出苦肉计吗?或许是她为了博取你们的信任,这才编造了一个悲惨的身世……”

“这绝对不可能。她已经完全没有必要再继续欺骗我们,更何况她还帮助良玉逃脱了南弦的魔掌,如果这一切都是演戏,那她图什么?难道除了南弦之外,她还有别的主人?”

眼见着尹默玄一口否定,尹殇骨笑道:“朕只不过是开一个玩笑罢了,表哥可不要当真了,朕相信这位白杏姑娘现在不是卧底了,以表哥的容貌风姿,有姑娘对你死心塌地,这实在不足为奇。”

“陛下是在取笑我吗?我并不觉得讨姑娘喜欢是一件多么值得开心的事,就算她对我一心一意又如何,我也给不了任何感情上的回复,我倒是希望她能死心,我唯一能够感谢她的,大概也就是确保她衣食无忧。”

尹默玄说这话时,目光紧紧地注视着尹殇骨的面容,“一直都很清楚我的心意,不是吗?莫非你觉得,我把她留在队伍中,只是因为把她当成了你的替代品?我在你心里会如此庸俗吗?”

“不,朕……我并不是这个意思。”

在尹默玄面前,尹殇骨也不想摆任何架子,冲着他淡淡一笑,“这个姑娘为了你背叛南弦,宁可不顾自己的性命安危,这已经足够表明她的真心,你就真的不考虑考虑吗?”

“如果你是来劝我接纳其他女子的,那么你可以把剩下的话咽下去了。”

尹默玄背过了身,开口的语气里听不出情绪波澜,“你可以拒绝我对你的心意,但请你不要帮我和其他人说媒,我知道这几年来你都是一个人过日子,从来没有召人陪寝,我也是与你一样。”

“我清心寡欲,是因为我的心死过了一次,可你不一样,你犯不着陪我一起清心寡欲,表哥,你这年纪也不小了啊……”

“我年纪还不老,犯不着陛下为我操心终身大事。”

尹默玄说到这儿,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决心试探试探身后人的反应。

“你我青梅竹马,如果你是以表妹的身份来劝表哥接受另外一个女子,表哥可以干脆利落地拒绝。可你若是以帝王的身份来命令微臣必须娶一个女子,微臣不敢不从,君要臣死,臣都得死,更何况,只是一纸赐婚呢?”

尹殇骨怔住。

赐婚?

她可真没想过要赐婚啊……

她只不过是劝他两句罢了。

若是赐婚,那不就等同于是逼他吗?他若是拒绝,就成了抗旨不遵。

她会劝着他去接受一个女人,却不会逼着他去娶一个女人。

想到这里,她道:“表哥的婚事,表哥自己做主,朕不会强行干预的。”

尹默玄背对着她,唇角勾起一丝欣慰的笑意,“那就多谢陛下不干预了。”

话音才落下,空气中忽然就起了风。

尹殇骨身上的衣衫有些单薄,尹默玄连忙道:“陛下,起风了,我们回九龙窟内去吧。”

“好。”尹殇骨应了下来,转身便要走。

可就在她转过身的那一瞬间,空气中同时响起好几道锐利的破空之声——

“咻”

“咻”

尹殇骨听见了动静,几乎是头也不回,一个利落的转身,两支箭羽同她擦肩而过。

“什么人?!”

尹默玄呵斥一声,转头望向箭羽射来的方向,目光之中泛起凛冽杀机。

他看见远处草丛中冒起的几把弓箭,很显然,偷袭的人是躲在树丛之后,目标就是尹殇骨。

“来人!”他朝着守在九龙窟外的侍卫们怒喝一声,“保护陛下,把远方那几个杂碎给我通通拿下!”

他说话间,右侧方又射来了好几支箭。

少数箭羽是针对他的,多数则是针对尹殇骨。

不远处的侍卫们慌忙赶来,有一大批人朝着远处的树丛涌去。

“这个南弦真是胆大包天,做出弑君的事,不可饶恕!”尹默玄用脚趾头都能猜到今日这出是谁在幕后指使。

南弦有野心,当然就有理由弑君。

他不满于女权制度,不满于女帝。

他都已经这么一败涂地,还是毅然决然地要对女帝痛下杀手。

尹默玄想要靠近尹殇骨,却被对面飞来的箭羽连连阻挠。

眼见着侍卫们就要涌上前来,对面又是数箭齐发,尹殇骨在躲避的过程中,不慎被箭羽划破了手。

在挡箭的过程中没有带兵器,实在是吃亏,就在刚才的那一瞬间,她躲避了一支,还得徒手截住一支。

她有一瞬间的刺痛,只因利箭的箭头,穿过她的手心,连皮带肉撕起了一块,这样的痛感,让人忍不住闷哼一声,就连脚下的动作都有瞬间的停滞。

而利箭是不会等人的,接连发射过来,眼见着一支箭就要射中她的肩膀,她想要往边上避开一步。

接二连三的躲避让她有些力不从心,她已经将速度发挥到了极致,这一刻也并不能确保自己的安危。

反正不是朝着心口来的,肩上挂点彩也无所谓了。

说时迟那时快,一道人影从边上迅速闪来,只在空中留下一道残影。

利箭逼近的那一刻,她察觉到自己被人一扑,直接扑在了地上。

身上忽然一沉,她抬头的那一瞬间,就看见插在尹默玄背后的那只箭。

她顿时一惊,“你扑上来干什么?这支箭明明不会射中我的要害,我又死不了!作甚要帮我挡?”

尹默玄的回答,也让她又气恼又无奈——

“出于本能而已,哪里需要原因。”

下一刻,只听耳畔响起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侍卫们已经赶上前来,在他们二人的周围形成了一层防护圈。

“摄政王受伤了!”

“陛下可有大碍?”

尹殇骨呵斥道:“朕没有事,有事的是摄政王,还不赶紧把他扶回九龙窟内救治!”

她一声令下,有两名侍卫走到了尹默玄的身旁,一左一右地扶起了他的胳膊。

“把他直接架进去,速度要快!半点不要磨蹭!”尹殇骨脸色一阵铁青,“抓住对面的那群杂碎,就地格杀,尸体通通拿去喂野兽。”

她的话音才落下,对面一群侍卫扣押着两个人回来了。

“陛下,只抓住了两人,其他的给跑了。”

“杀无赦。”尹殇骨冰冷地发号施令,“尸体随意丢弃,会有野兽来吃的。”

“是。”

……

“王爷,我要拔箭了,你忍着点疼。”

九龙窟内,尹默玄趴在地面上,肖洁将一块毛巾折叠好,递到了他的嘴边,“王爷,你咬住这毛巾,我要帮你处理伤口,切掉伤口边缘的烂肉,这过程会很疼,你可不能咬着自己的舌头。”

尹默玄张口叼住了毛巾,额头上沁出了一层冷汗。

他确实很疼,但他并没有叫喊出声。

又不是没有受过伤,叫唤显得多娇气。

“这个南弦,简直是没完没了。”颜天真坐在身旁,面上也是一片阴云密布,眼见着尹默玄额头上流着汗,便将手伸入了衣袖口袋中,想要掏出巾帕帮他拭汗。

但是有人却比她更快一步。

“表哥,朕希望不要再有下一次了。这一次幸好没有伤到你的要害,否则你不是要朕愧疚一生吗?你若是不冲上来,那支箭射中的就是朕的肩膀。”

尹殇骨说着,手中的帕子柔和地擦拭过尹默玄额头上的冷汗。

“陛下,请恕白杏多嘴一句,这个时候您不应该去怪罪王爷,应该感谢他才是,在你看来,他的行为是冲动,可是在他看来,他这行为是不需要经过思考的,一种本能。”

白杏站在尹殇骨的身后,望着趴在地上的尹默玄,心疼之色溢于言表。

“大胆民女,竟然用这样的语气跟陛下说话!”旁边的侍卫当即呵斥了一声,“你是个什么身份……”

“住口。”尹殇骨一句话打断侍卫的话,“其实她说的也没有错。”

接下来众人都不再说话。

直到肖洁为尹默玄处理了伤口,上药包扎之后,由于疼痛和疲惫,尹默玄睡过去了。

“陛下不必担心,已经处理好了,没有性命之忧,王爷只要接下来安心休养即可,半个月之内最好都不要动武,伤口大概十天八天能愈合,要是动武,容易造成撕裂。”

“朕知道了,朕一定会叮嘱他的。”尹殇骨说着,朝旁边的侍卫吩咐道,“将摄政王抬到帐篷内休息,你们就守在帐篷外侍候,随时观察他的情况。”

吩咐完之后,她转过身看白杏,“你是不是有话想要跟朕说?正好,朕也有话想要与你说。咱们就去那角落里说罢。”

言罢,她迈出了脚步。

白杏跟在了她的身后。

“云渺,我好像闻到了一丁点火药味。”颜天真望着前方两个女子的背影,道,“我真想听听她们谈的什么内容,平时我对别人的八卦倒不是很感兴趣,可是对于大哥的,我还真有点兴趣。”

“我十分理解大舅子的行为,因为换做是我,我也会与他做出同样的选择。”凤云渺说着,像是想到了什么,转头问颜天真,“你曾经跟我说过一个词汇,三角恋,他们这种情况算不算?”

“他们这种情况就是。”颜天真道,“由三个人之间引起的恋爱纠纷,称之为三角恋,其实我也挺烦这种情况的,可这种现象十分普遍,并且难以解决。无论是金钱纠纷,还是利益纠纷,跟爱恋纠纷比起来,都算不得什么大事。”

“你还有空为别人感慨,你也不看看我们之间,存在几个角,需要我给你算算么?”凤云渺斜睨了她一眼,开始掰着指头数,“你我、宁子初、段枫眠、史曜乾……”

“别数了别数了,咱们都已经是成过婚的,几个角都已经无关紧要了,不会有多大影响的,没你想象的那么复杂。”颜天真连忙打断了他的话,“我如今比较在意的是大哥的终身大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