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8章 百般迁就,耐心十足(二更)/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激她?如何激?”白杏的脸上挂着疑惑。

“这件事光是我们俩商量可不行,还得需要大哥亲自出马。”颜天真说着,唇角勾起一抹淡淡的弧度。

就在她与白杏谈话的这期间,她心中已经有了主意。

只是不知道,大哥会不会配合她的要求。

……

是夜。

冷月高悬,九龙窟内,却还是一片明亮。

只因头顶上那些夜明珠的光芒永远不会消逝。

然,帐篷所用的布是遮光的,因此帐篷之内,还是漆黑一片。

这个时辰,众人差不多都休息了,颜天真却没有老实睡觉,而是溜到了尹默玄所在的帐篷前。

帐篷前还有两名侍卫守着,眼见着她到来,起身行礼。

“太子妃还不睡?”

“太子妃是在担心王爷的伤势吗?”

颜天真道:“我有事要与大哥说,你们退远一些。”

那两人闻言,便走开了。

“良玉?”帐篷内响起一道男声,听声音似乎还有一些虚弱。

下一刻,帐篷被尹默玄从里头掀开,他将头探了出来,“大晚上的不睡觉,找为兄有何要紧事?”

颜天真直接在帐篷边上坐了下来,低笑一声道:“咱们来谈谈大哥你的终身大事。”

“又在胡闹了,关于为兄的终身大事,你还能有什么高见?”

“这怎么就是胡闹了?这是出于妹妹我的关心,莫非大哥还觉得我是没长大的孩子?觉得我没有资格来讨论你的终身大事吗?”

“为兄不是这个意思……”

“不是这个意思就好。”颜天真连忙抢过话,“大哥,你算过自己今年多大岁数了吗?再两年就三十了,皇亲国戚到了你这年纪,基本上都成家了,你要是再不找个伴,只怕是要被人笑话的。”

尹默玄:“……”

良玉分明是他的妹妹,为何此刻说话的口气,像是个恨铁不成钢的姐姐。

“你以为,为兄喜欢孤身一人?你明明知道为兄的情况……”

“大哥可曾想过,自己还能再坚持多久?你的耐心就永远也用不尽吗?看到你这样,我也不知是该欣慰还是该失落,我欣慰的是,大哥长情,洁身自好。我失落的是,怕你一直这么打光棍下去。所以……长情有时也不是绝对的好事。”

“所以你大半夜前来找我聊天,是为了劝我放弃?”尹默玄面上浮现一丝好笑,“良玉,你觉得自己有这本事能把我劝动?”

“我当然不是来劝你放弃的,我只是想让你强势一些,逼女帝做一个决定,你实在是太让着她了,你想一直做一个默默无闻的护花使者?我不赞同。”

“逼她做一个决定?”

“我如今只能想到一句话来形容女帝,身在福中不知福。她没有白杏体贴,这是事实,当然了,我这次前来也不是来给白杏说好话的,一直以来我都尊重你内心的选择,我可不会胡乱作媒当红娘,这一次,我想试探一下女帝的内心。”

“你倒是说说你的想法。”

“人心都是肉长的,她自己也没有伴,只是一直沉浸在心上人死亡的悲伤之中,她对你其实并不是毫无感觉,只能说,还无法超越那个已经死去的人,既然你无论如何也放不下,那么你就要争取在她心中超越那个人。”

“良玉,很多时候……活人是争不过死人的。”尹默玄叹了一口气,“我常常在想,为何不能来个大活人跟我争,这样,我即使落败也能接受。”

“咱们先不要想得太长远,首先,要知道女帝对你是否在意,能不能忍受你的离去?若是你的离开对她不会造成任何影响,这说明她对你真的没有爱恋之情,可要是她不舍,她难过,那么恭喜大哥,至少在她心里占据一席之地。”

“你的意思是要我假意离开?”尹默玄怔住,“若是她丝毫不想挽留我呢?”

“那就真离开给她看看,当场不挽留,并不代表之后不会后悔,总该给她一些考虑的时间,让她看清楚自己的心意,看看她究竟能不能适应没有你在身边的时光,我问你,你跟她最长分开的时间有多长?”

“分开最长的一次也没有超过半年。”尹默玄想了想,道,“自她懂事起,就与我相识,将近二十年了,从小与我打打闹闹,长大之后,与我的交往也十分频繁,曾经我以为我们会在一起的,哪知道她会喜欢上别人,或许真的只是将我当成哥哥。”

“这么长的时间,从来都没有过暧昧,或者感情纠葛吗?”颜天真伸手抓了抓脑门,“妹妹我都不记得从前的事了,还得请大哥解惑。”

“我们的相处一直十分和谐,也十分欢乐,暧昧?为兄倒是有想过,但是我也不敢冒犯她,这么多年来,我们从未发生过矛盾,哪怕是有,也都是我让着她,从未大吵大闹,我也从来没有大声训斥过她。”

“这么平淡,连吵架都没有吵过?!”

“几乎没有,我一直都让着她,又怎么能吵得起来?当我知道她喜欢别人的时候,我心里难过,但我也不会骂她的,甚至没有大声对她吼过。”

“大哥,你在她面前真是太没有气魄了。”颜天真抽了抽唇角,“这么平淡的相处,几乎是毫无起伏,如同一汪平静的湖水,只能泛起点点波澜,从来不曾有惊涛骇浪,连稍微大一点的浪花都没有!”

“大概就是像你说的这样。她对我有依赖,却没有爱恋,或许她觉得我是一个无趣的人。”

颜天真撇了撇嘴,“我从未见过相处如此平静的青梅竹马。”

二十年没吵过架,怎么做到的?

这脾气实在也忒好了些。

看不出来啊,大哥在怼外人的时候,颇有气势,平日里大多时候也是不苟言笑的,让人觉得他并不是那么好靠近。

在女帝面前,他实在有些卑微了。

“她要是无理取闹,你也让着她吗?”

“在我印象中,不记得她有无理取闹的时候。”

“……”

眼见颜天真无言的模样,尹默玄问了一句,“妹妹觉得为兄的做法不对吗?对任何人我都可以冷漠,唯独对她,百般迁就,耐心十足,可就算这样……也是徒劳。”

“因为太平淡,缺乏生活的调味剂。所以她根本就不会明白,你生她气离她而去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说白了都是让你给惯的,她从来都没有体会过你带给她不同的感觉,在她的心里,对你的印象大概只有一个——她忠实的守护神,打不还手,骂不还口,随叫随到。所以她会把你的好当成理所当然。”

“那……良玉有什么好的建议吗?你要我对她打骂,这种事我是万万做不出来的。”

“我像是那么不讲理的么?不需要你对她发脾气,只要你对她冷漠即可,你这小半辈子都在为她鞠躬尽瘁,也该拿出点你自己的气势了,明日一早,你干脆就跟她说,你的耐心用尽了,你不想做摄政王了,你想要游山玩水,远离朝堂。”

“妹妹,你倒是把我的愿望说出来了。为兄的确很想游山玩水,不问政事。但是她在女帝这个位置上,我不忍心看她一个人操劳,总想帮她分担一些政事,她也从来不怀疑我有野心。”

“如大哥你这样的男子要是能有野心,那才真的是令人震惊。”颜天真翻了个白眼。

满脑子想着怎么哄心上人开心的男子,能有个屁的野心。

“大哥,这次你必须听我的,否则我就真帮不了你了。”颜天真抬头扫了一眼四周,将声音压得更低了些,“听着,明日,你就跟她辞去摄政王这个位置……”

颜天真与尹默玄商议一番过后,这才离开了,回到了自己的帐篷内。

才进了帐篷,就察觉到腰身一紧,被凤云渺的手掐住,稍稍一扯,就扯进了他的怀抱中。

“大半夜的不睡,溜出去做甚?”凤云渺的声音传入耳中,呼吸轻轻喷洒在她的脖颈间。

“我去找大哥谈谈他的终身大事。”颜天真笑道,“你怎么给醒了?我起来的时候,你似乎已经睡下了。”

“从你爬出去的那一刻我就醒了,我将头探了出去,看见你走向大舅子的帐篷,我就猜你又想出什么鬼点子,随你去了,这么长时间才回来,都聊了些什么?”

“听他说他和女帝之间的相处,实在是太无聊了……平淡如一汪静水,毫无波澜起伏。”颜天真有些感慨,“男女之间和睦相处,自然是好事,可是二十年不吵架,这也太……”

“二十年不吵?”凤云渺目光之中浮现讶色,“这要如何做到?”

虽然他和颜天真之间没有发生强烈矛盾,但也是小吵过几次的。

他们之前相处丝毫不会无趣,颜天真若是惹他不高兴,他也会略施‘惩戒’。

从不争吵的情形,几乎是不会去想的。

有些时候,也不需要去刻意避免争吵。

“云渺,要是以后我做了无理取闹的事情,你会骂我么?”

“视情况而定,先说好话,好话行不通就要骂了。”凤云渺悠然道,“你要是招蜂引蝶,我铁定要骂,休想叫我让着你。”

颜天真笑道:“对,这才是正确的相处方式。可是大哥偏偏跟我们想的不一样,他从不忍心骂陛下。”

“明明不是女帝的情郎,却把她宠得太过,这也难怪,女帝不懂珍惜,这么多年过去,她已经觉得理所当然。”凤云渺略一思索,道,“最好的方法,就是离开,让女帝体会体会孤独的感觉。”

“我也是这么想的。”

“这样还不够,还得让她体会大舅子被抢夺的感觉,你不妨试着想象一下,从小到大的护花使者被人抢了去,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

“你太坏了。”

“你还不是跟我一样坏吗?”

“睡觉睡觉。”颜天真轻笑了一声,双手揽着凤云渺的脖子,倒头就睡。

……

一夜过去。

第二日一早,尹殇骨前去尹默玄的帐篷前,询问他的伤势状况。

肖洁正在帮尹默玄换药,嘱咐了一些注意事项之后就走开了。

尹殇骨望着尹默玄依旧有些苍白的脸色,关切道:“现在感觉如何了?还像昨天那样痛吗?”

尹默玄摇了摇头,“已经比昨天好许多了,多谢陛下关心。”

“跟朕说这种客套话作甚。”尹殇骨望着他头顶上因为疼痛而冒出的冷汗,掏出了随身携带的帕子,就要去给他擦拭。

但她没有想到的是,尹默玄拦下了她的手,“不劳陛下动手了,我自己来。”

尹殇骨顿时有些摸不准他的心思了。

今日的他似乎格外冷淡。

从前……对她几乎不会这样疏离的。

“表哥,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出于疑惑,她开口询问,“你看上去似乎心情不太好。”

“我……”尹默玄顿了顿,道,“陛下,如果我说,从今以后,不能陪在你身边帮你打理政务,你可会生气?”

------题外话------

~宝宝们,国庆期间我也要出去嗨,所以这几天的更新不会很多,但是应该也不会很少哈,看我之前都那么勤快,别跟我计较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