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9章 不挽留(一更)/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尹默玄此话一出,尹殇骨自然觉得不可思议。

他说,从今以后,不能陪在她身边帮她打理政务……

这话的意思岂不是要辞官?

她知道他不贪恋权势,哪怕是坐在摄政王这个位置上,他也不曾想过要大权独揽。

他可以称得上是她这多年来最信任的一个人,从来不需要质疑。

如果他不做摄政王,这个位置也不可能给别人坐。

“表哥,你倒是说说原因。”她平静地询问他。

尹默玄给出的回复也十分简洁,“累了。”

尹殇骨怔住。

累?

他所指的,是处理政务太累,还是……追随她的感觉太累?

她试探般地道:“大夫说你身上这箭伤也得养个把月,确实不适合再操劳,这样吧表哥,你好好休息两个月,这两个月,你不需要再为任何事情忙碌,等你休息好了,再……”

“陛下,微臣的意思不是只想要休息两个月这么简单。”尹默玄打断她的话,“我并非是身体上的劳累,只是觉得心疲惫了,我原本就不是很喜欢朝堂生活,如果不是为了陛下,又何必留在朝中?这么些年来,我已经为陛下分忧了不少,陛下……能准许我离开吗?”

尹殇骨:“……”

他真的向她辞官了。

她能够否决吗?

不,强行挽留不是她的作风。

或许他离开了也好,他也就不必为自己费心费神。

“陛下,这些年来我对你有求必应,鞠躬尽瘁,一直以来我都没跟你提过什么要求,这次,你能不能答应?”尹默玄的话再次响起,“你就当做是我的耐心用尽了,我已经没有必须留在你身边的理由,陛下可另择良臣,愿意为你鞠躬尽瘁的人应该也不止微臣一个。”

“是啊,的确不止你一个,良将良臣还是不少的。可是,能让朕全然相信、丝毫不会猜忌的人,真的就只有你一个。”

他助她登基的时候,她曾经许诺过他,愿意分他半壁江山。

但是他并没有接受,他说:江山还是她的,他在她身边辅佐分担政务即可。

他文韬武略、沉着稳重,并且毫无野心。

作为青梅竹马,他们彼此之间是最了解的。

“微臣很荣幸,能成为陛下最信任的人,但是请恕微臣以后不能再替陛下分忧。”尹默玄冲她展露一抹笑颜,“微臣相信陛下的能力,陛下自己也能独当一面。”

“如果你真的不想做摄政王了,朕不会强制要求你做,回国之后,朕就撤了你的封号,让你做个闲散王爷,你想游山玩水,随你高兴。”

“我这次大概不会同陛下回国了。请陛下派侍卫们清点这九龙窟之内的所有珍宝,搬走属于鸾凤国的那四成,回国的路上务必保重。”

尹默玄此话一出,令尹殇骨十分惊讶。

“你……不回国?”

“不回。”尹默玄摇头,“既然陛下已经同意了我的请求,那么从这一刻开始,我就不用再尽摄政王的义务,我已经是一个闲人,我想跟良玉去南旭国玩玩,之后,或许再去北昱国、东陵国、四处走走看看,这便是游山玩水了。”

尹殇骨静默片刻之后,应了一声,“既然你都已经规划好了,那就随你高兴罢,朕不会干涉你做出的决定。”

话音落下,她转身离开。

不远处,颜天真将二人交谈的一幕看在眼中,虽然压根听不清那两人说了什么,从女帝的脸色也能看出……似乎不太愉快。

眼见着女帝走远了一些,颜天真这才溜到了尹默玄面前,“大哥,谈得如何?”

“她只是有点惊讶,起初似乎没反应过来,之后,她并没有否决我的要求,没有想要挽留的意图。”尹默玄笑了笑,“真是有劳妹妹帮我想主意了,只可惜,事实终究不如人意。”

“我昨天说什么来着?如果当场不挽留,不能证明是不在意,或许她根本就没有想好,我们该给她一点时间考虑,没准接下来这一两天就后悔了呢?”

“可能吗?”

“怎么就不可能?就是因为她从来都没有失去过你,所以她无法体会失去过后的失落,你们之间太平淡,你必须制造波澜,你要是不信我的话,那我也没辙。”颜天真耸了耸肩。

“也罢,我与陛下之间平平淡淡了这么多年,或许真的应该分开长久一段时间,才能体会到不同的感觉吧。”

“体会——思念的感觉。”颜天真笑着拍了一下尹默玄的肩膀,“很多时候,分开未必是吃亏。”

“嗯。”尹默玄点了点头。

……

正午时分,到了饭点,众人暂时停下了清算财物的工作,吃着干粮,配着鲜果汁。

尹默玄躺在帐篷之内,忽然闻到外头飘进来一阵药香味。

“王爷,我刚才在外边生了个火堆,给你炖了一碗药膳,你趁热吃了吧,有助于身体恢复。”

听着外头白杏的声音,尹默玄起身掀开了帐篷的帘子。

“肖洁姑娘随身带着医药箱,我就找她讨了一些药材,我与她一起讨论过了,什么样的配方适合王爷吃,这味道可能不太好,会有些苦,但是很补。”

白杏说着,将药碗端到了尹默玄面前。

尹默玄接过了药碗,“真是劳烦你了。”

“不麻烦,大概以后也没什么机会再给王爷做吃的了。”白杏朝他笑了笑,“太子妃说,她的一位朋友或许可以帮我治疗,取出我头部的蛊,所以,也许几天之后我就要与王爷分开,王爷跟女帝回到鸾凤国,我去南旭,今后也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再遇,你我各自珍重。”

“或许本王不回鸾凤国,本王已经向女帝陛下提出,辞去摄政王一职。”尹默玄道,“这一次的分开,对我和她来说都是一种考验,或许我与她之间真的没有缘分,但……这段情愫对我来说还是放不下,所以白杏,我并不值得你喜欢。”

“我知道。”白杏道,“就算你与她不能在一起,我也是没有机会的,除非有一天,你彻底把她放下,那我的机会也就来了,但也许那个时候,我已经移情别恋了呢?世事变化无常,人心也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改变,我还是希望,王爷能够得偿所愿,我与你相识一场,已经很幸运了。”

“但愿从今以后,你也能过上舒坦的日子。本王会记得有你这么一个朋友,以后要是嫁人了,本王一定前去捧场。”

“谢王爷吉言,赶紧把药膳吃了吧,别凉了。”

“好。”

这一边的两人互相馈赠吉言,却没有注意到,不远处一道纤细的身影站立,将二人的举止看在眼中。

“良玉,你说,他们二人是不是很相配?”

尹殇骨靠在白玉打造的阁楼柱子上,望着前方不远处的那一幕,询问着旁边的人。

“相配?陛下觉得什么才叫相配?单单看外表或者性格吗?不是两情相悦,那都不叫相配。”颜天真双手环胸,悠然道,“陛下真的同意大哥辞去摄政王一职?他在提出这个要求的时候,陛下可曾想过要挽留?”

“朕……挽留他干什么?这么多年来都是他在让朕,朕总该让他一次罢?他想做什么,就让他去做好了,他既然不喜欢朝堂,那朕就同意他离开。”

“唉,陛下可不要怪臣妹多嘴,他的确是不喜欢朝堂,但是,这么多年为了陛下,他也一直混在朝堂上,因为他觉得陪在陛下身边比什么都重要,他可以克服许多他不喜欢做的事,若是陛下能够给他他想要的,他又怎么会舍得离开?爱慕一个人,就是要为了这个人克服一些事。”

“良玉,朕忽然有些看不明白自己的心了。”尹殇骨道,“因为心里住着一个人,所以朕不想给你哥哥任何承诺,总不能一边与他谈着情,一边心里想着其他人,亏朕一直还觉得自己是个一心一意的人,从小就看不惯身边的姐妹们风流成性,如果朕接纳了你大哥,岂不是也成了花心大萝卜?辜负了他的一心一意。”

“陛下,你确定你真的就那么喜欢那位逝去的心上人?究竟是迷恋,还是真爱?你对大哥究竟是依赖,还是喜欢?他对你的好,你都当成了一种习惯,对吗?”

“朕要是能分的清楚,何必问你。”尹殇骨面无表情,“良玉,朕很羡慕你,你是一个很明白的人,你不像朕一样,总是在情感之中挣扎。”

“陛下羡慕我做甚……”颜天真抽了抽唇角,“陛下对花心大萝卜的理解是不是有点错误?你所记挂的人,你可以慢慢淡忘,没让你一下子忘个干净,对于大哥,你可以慢慢尝试接受,没有任何人敢要求你全心投入,喜欢是一个过程,淡忘了逝去的,珍惜活着的,这不是花心,是为了自己好。”

“是么……”

“你孤身一人,大哥也孤身一人,你是希望你们二人都这么孤独一生,还是凑个对,让人生圆满?这个问题陛下好好考虑,大哥我就先带走了。”

尹殇骨不再接话。

感情这事果然最惹人烦,平时处理政务都没这么烦心过。

颜天真从她身边走开了,到了尹默玄面前,道:“大哥,收拾好自己的行囊,两日之后,与我们回南旭国。”

“嗯。”

……

一晃眼的时间,两日过去了。

三国众人总算清点好了九龙窟内的财物,按照协议上的分成进行搬运。

南旭国与北昱国顺路,鸾凤国却不顺路,因此,鸾凤国众人先行一步,其余两国还在等候援兵前来。

一路上由于遭遇不少风波,人员损失将近三成。

尹殇骨来时带了不少车辆,走陆路而来,离开时,所有车辆都装满了财物。

“陛下,一路顺风。”

颜天真望着站在马车边上的女帝,朝她挥了挥手。

“你们也多加保重,朕就先行一步了。”

尹殇骨说着,目光望向了人群之中的尹默玄,在他身上多停留了片刻,终究没有只字片语,抬腿一跃上了马车。

尹默玄见此,转身回到了九龙窟内,并不打算目送她。

鸾凤国的队伍,在众人的注视之下,行驶而出。

尹殇骨掀开了马车布帘,又朝着身后的人群看了一眼。

已经找不到尹默玄的身影了。

她又把帘子放了回去,倚靠在马车车壁上,听着车轱辘滚动的声音,闭上了眼。

就这样分别……心里确实有些不舍。

但……这样也好。

恍然回神,她已经耽误了他这么多年……

这一刻,脑海中回想起了良玉的话——

“你孤身一人,大哥也孤身一人,你是希望你们二人都这么孤独一生,还是凑个对,让人生圆满?”

孤独一生,和圆满人生……

她真的要继续孤独下去?

有人作伴的日子,难道不会比孤独的日子好过么,如果连尹默玄她都不要,她还能看得上谁?

“停车!”她忽然低斥一声。

马车外的车夫勒住了马匹。

“陛下有何吩咐?”

“朕……”尹殇骨想了想,道,“没事,继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