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1章 互相保守秘密/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颜天真扑哧一下笑出了声。

又老又丑?

“三妹,你为何会这样理解?皇家风水养出来的人,能丑到哪里去?”

“不丑最好,老的也不行。”凤萝莉一本正经道,“小皇帝的叔叔,是不是有三四十岁,甚至更大?总觉得皇兄不像是会好心给我介绍婆家的,没准就是想耍我。”

“你若非要这么想,我也没有办法。”凤云渺不紧不慢道,“你若是想要逃婚,那你就自己凭本事逃,休想我给你打掩护。北昱国与南旭国联姻,你未必要嫁给皇帝,嫁王爷也是有机会的,只要你们三人商议好,就不是难事。”

“三妹,不管你是不是真的要逃婚,你都得进去跟他们见个面,眼下你是跑不了的,想跑也得找机会呀,难不成现在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跑?”颜天真笑道,“先进去坐罢。”

“也罢。”凤萝莉抽了抽唇角,跨出了脚步,迈向九龙窟之内。

远远地便看见了宁子初的身影,他坐在一把白玉制的石椅上,与身边的蓝衣男子交谈。

凤萝莉的目光扫了一眼他的周围,并未发现年纪大的中年男子。

她循规蹈矩地走上前,朝着宁子初见了个礼,“见过陛下。”

“三公主请起。”宁子初淡淡道,“朕来和三公主介绍一下朕身边的这位,朕的皇叔,静王。”

凤萝莉的视线一转,落在宁子初身边的男子身上,小小吃了一惊。

他的皇叔,就是眼前这位温润俊朗,不过二十来岁的男子?

一点也不似她最初想象的那般——又老又丑。

“静王殿下。”凤萝莉朝着宁晏之福了福身。

“三公主不必多礼。”宁晏之温润一笑,“公主一路长途跋涉而来,应该去帐篷内休息休息,喝一碗这山中野果做的果汁。”

“山中野果做的果汁?”凤萝莉笑道,“我还真的从未喝过,在哪?”

宁晏之指向了身后不远的一处凉亭,凉亭里面,白杏等女眷在削野果。

三国队伍的人数太多,每日都需要采摘大量的野果,方可供应需求。

凤萝莉起了兴趣,便走上前了。

“陛下,早就知道你这次出来要娶一位公主回去,想不到,这位公主竟然生得如此……”

嫩。

真真是豆蔻年华的少女啊,看上去并未成年。

“皇叔可不要被她那张人畜无害的小脸给骗了。”宁子初面无表情道,“别看她一副单纯小姑娘的模样,精着呢。”

“莫非陛下不喜欢?”

“当然不喜欢。”宁子初接话接得干脆利落,“在朕的心里,是没有哪个女子能比过天真的,虽然朕如今已经放弃了天真,却并不代表有人可以轻易取代她在朕心里的地位。”

“此事关系着我们北昱国的信誉,陛下就算不喜欢这位公主,也不好退婚罢?陛下说她精明,那么,她精明在何处?”

“她的精明在于,能够轻易看穿人内心的想法,朕曾经上过她的一次当,总觉得她这个人邪门得很,大概是学了什么旁门左道的术法。”宁子初冷哼了一声,“留这样一个女子在朕的身边,朕心里十分别扭。”

“能轻易看穿人内心的想法?”宁晏之挑了挑眉,“有点意思。”

此话一出,宁子初当即转头看他,“莫非皇叔对她很有兴趣?”

这一刻,他的心中忽然生出了一个想法,“不如皇叔娶她回去做王妃?朕也不算是失信于南旭国,做皇叔的正妃,也不委屈她。同样都是做皇家的媳妇,当王妃还自在一些,不用拘束在宫里,皇叔意下如何?皇叔也老大不小了,至今都没有妻妾……”

“陛下,婚姻大事,哪能如此草率?”宁晏之的唇角浮现一抹无奈的笑意,“陛下想要给臣做媒,臣十分感谢,不过……陛下是否也该问一问三公主的意思?你我二人将她推来推去,岂不是不尊重?”

“这有何难?回头试探试探她的想法。”宁子初顿了顿,道,“据说这位公主是很有才气的,说不定能符合皇叔挑剔的眼光。”

“如此看来,陛下是真的很想给臣说亲了。”宁晏之道,“那么,臣拭目以待。”

……

“如何?见过静王本人之后,是不是推翻了你之前的想法?”

白玉打造的小亭之内,颜天真与凤萝莉喝着野果汁谈天,笑道:“还觉得又老又丑吗?”

“我也不曾想到,他又年轻又英俊。”

“静王是宁子初最小的一位叔叔,二人年纪相差不过五岁,要是真的又老又丑,我们还会引荐给你么?我怎么会忍心让老牛来啃你这根嫩草。”颜天真顿了顿,道,“北昱国来的援兵是他领头,南旭国来的援兵是你领头,没准,这就是冥冥之中给你们安排的一段缘分。”

“那我也要看看他的人品性格如何。不过,第一眼看上去的印象确实比小皇帝好,看起来挺靠得住,就是不知这德行怎么样……”

“他府中无妻妾,平日里也不风流,作为皇亲国戚,能洁身自好已经挺难得了。”

“当真?”

“因为他眼光挑剔。”

“有多挑剔?”

“他喜欢有才华的女子,还得聪明。”颜天真说到这儿,看向凤萝莉的目光中带着些许玩味。

“三妹,你似乎挺符合他的要求,若是能跟他看对眼,你还逃什么婚?嫁他做王妃,算是达到了联姻的目的,总比呆在深宫大院被拘束好,宁子初对他的众妃嫔的确都很冷漠,这么一想,我也不忍心看你老死宫中。”

“如此说来,我倒真要考虑考虑这位静王殿下了。”凤萝莉垂下头,陷入思索,“两情相悦不是件容易事,若是最后我看中了他,他却不中意我,那岂不是……”

“想那么多作甚?先交流交流再说。”颜天真说着,垂下头喝果汁,“你理想中的情郎究竟是什么样的?”

她的问题一出,凤萝莉的回答让她险些呛到——

“像太子皇兄那样的。”

“咳!”颜天真将口中的果汁咽下,避免自己被噎着,转头看向凤萝莉。

凤萝莉的脸色一派轻松淡然,“皇嫂何必这么大反应?我只是欣赏皇兄那样的男子罢了,我与皇兄是同宗同姓的堂兄妹,我又不能对他有什么想法。”

颜天真静默了片刻,道:“是啊,你们之间的血缘关系太近了,否则,我都要担心你跟我抢人。”

在这个封建时代,父系的兄弟姐妹属于堂亲,同宗同姓,不能婚配。而母系兄弟姐妹属于表亲,表哥表妹,可以婚配。

可要是以她这个现代人的眼光来看,表亲也不合适匹配啊……

不过既然生活在这个时代了,那就要入乡随俗,因此,她不会对尹殇骨和尹默玄讲述‘近亲不可婚配’的道理。

他们二人属于表亲,鸾凤国重女轻男,子女不随父姓,随母姓。

表亲联姻现象十分普遍,她懒得拿遗传学的角度去跟其他人分析这种事情,那无疑是没事找事,能有几个人听得进去。

“不瞒皇嫂,我年纪小不懂事的时候,曾有一段时间迷恋过太子皇兄。”耳畔想起了凤萝莉的声音,“皇兄比我大五岁,刚见到他那一年,他十岁,被父皇从宫外接回来,在此之前我从未见过他,父皇说,他是我的堂兄,让我们今后要和睦相处。”

颜天真追问道:“然后呢?你们之间的相处如何?”

“他小小年纪就很冷淡,不喜欢和女孩子玩,宫里面的男孩子实在太少了,因为父皇膝下没有皇子,所以,父皇对这个侄儿格外疼爱。皇兄比起同龄人懂事很多,他又有天赋,又十分机灵,少年老成,于是,我对他也产生了不少好感,在我看来,这位新来的小哥哥很特别,又很出色。”

颜天真:“……”

“有一次在家宴上,父皇跟娘娘们商议大皇姐的婚事,大皇姐婚配得早,她嫁给公孙大人那一年,我也不过才十岁,期间,有一位娘娘开玩笑般地问我喜欢什么样的男儿,我认真地回答了,我说,我喜欢太子堂兄,所有人都笑了,以为我不懂事,还说我们兄妹感情好。”

凤萝莉说到这儿,笑了笑,“哪里是兄妹之情,我那时候说的是真心话,却没有一个人放在心上。”

或许她应该说——长大后想要嫁给堂兄,这么一来,他们就都应该听明白了。

颜天真听着她平静的叙述,听她毫不顾忌地言语,这一刻倒没有生气,只是询问道:“之后呢?想通了吗?”

“这年纪是一年比一年大,心智自然也一年比一年成熟,我渐渐明白了,我与堂兄之间是不可能的,虽不是我的亲兄长,但堂亲之间不可婚配是众所皆知的规矩,要是坏了规矩,岂不是招人笑话?”凤萝莉笑道,“我很清楚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绝不轻易犯傻。”

“为何要跟我说这些呢?你就不怕我知道了你曾经的想法,会对你心存芥蒂。”颜天真的面色一派平静,语气中也听不出喜怒,“你若是藏在心里不说出来,我依旧会将你当成好妹妹看待。”

“难不成我说出来,皇嫂就要敌对我?”凤萝莉注视着颜天真,低笑一声,“皇嫂心中大概是觉得不可思议吧?虽然你会有些介意,但你明白,我不会插足你们之间,所以……你依然会将我当成自己人看待,不是吗?”

“你还真是会猜人的心思啊,跟你说话好没趣的。”

“有些事情憋在心里久了,想要找人诉说,可却又找不到倾诉的对象,我就要离开南旭国了,想让皇嫂做我的倾听者。”

凤萝莉顿了顿,道,“我对堂兄,大概也只是一种迷恋,我跟静王殿下一样挑剔,所见过的男子当中,只有堂兄最合我心意,可惜我跟他不可能,他的目光也从来不在我身上,所以,我知道不会有结果,我甚至不能光明正大地对他倾诉心意,这段不为人知的情感,是时候该放下了,自从你出现的那一日,我就一直在尝试着放下。”

“最苦不过暗恋。”颜天真道,“你对他产生的情愫,是禁忌的,隐瞒在心里也好,对你对他都好。”

“我一向胆大,唯独对这件事情,我很懦弱。”凤萝莉叹了一口气,“我曾经也想过,是不是应该把我的心意告诉他,哪怕他不接受,我也想让他知道,可我终究无法鼓起勇气跨出那一步。”

“在我看来,这并不是懦弱,而是理智。你比我所见到的绝大多数女子都要理智,我见过不少为了情爱而疯狂的女子,为了得到情爱不择手段、耍尽心机,最终不过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什么也没有得到,还吃了不少亏,甚至付出惨痛的代价。”

她可以原谅凤萝莉。

怀春少女,最是容易对有魄力的男子动情。

凤萝莉眼光挑剔,又喜欢比自己年长的男子,所以,年少睿智、丰神如玉的堂兄,就成了梦中情郎的不二人选。

但是这样的情愫不会有结果。

她选择隐忍,默默地关注着他,不想被任何人看穿自己内心的想法。

若不是她今日亲口说出,又有谁会知道隐藏在她心中的这个秘密?

会读别人心思的人,也很善于隐藏自己的心思。

大概是这个秘密憋得久了、累了,想开了的时候,便想找一个人倾诉。

这个人会帮她保守秘密,并且会原谅她的荒诞想法。

她没有选择用手段去争取,她的理智终究占了上风,所以,比起那些为了情爱而自甘堕落的人,她显得聪明多了,说出来之后也不讨人嫌。

她终究要选择为自己而活,而不会在一段情愫之中挣扎。

“皇嫂,我果然没有找错倾诉的对象,我知道你会原谅我的。”凤萝莉唇角轻扬,“我会想开的,一点一点放下,我也可以尝试移情他人,但这个人绝对不能是宁子初,太嫩了,我不喜欢。宁晏之,我还是可以考虑考虑的。”

“我与静王殿下虽然交情不深,但我认为这个人可靠。他头脑精明,跟你一样挑剔,要是他愿意对你好,不妨试着考虑考虑。默默地喜欢着一个人真不是件容易事,时间长了总会累的,倒不如选择一个喜欢自己的,让自己轻松一些。”

“皇嫂真就不介意我曾经对皇兄的想法吗?”

“你要是放下了,我还介意什么?你不是会读心术吗?那你就猜一猜,我是不是心口如一。”

凤萝莉注视着颜天真片刻,笑出了声,“皇嫂是个诚实的。”

“我是把你当成自己人的,所以我希望你过得好,不要犯傻。”

颜天真一本正经道,“还记得我当初跟大公主闹得有多僵吗?我们互相算计,水火不容,可是最后呢,还不是冰释前嫌?其实她这个人真挺不讲理,刁蛮泼辣,但我欣赏的是她直率的个性,敢做敢当,敢算计我也敢承认,她并非恶毒小人,只是被皇后宠坏了,因此我也选择原谅她,给她改过自新的机会。连她我都可以原谅,为何就不能原谅你?”

“大皇姐能与你冰释前嫌,我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你们之前明明那么能掐架。”

“因为她姓凤,因为她是陛下的亲女儿,因为陛下对云渺好,看着陛下的面子上,怎能不给她机会?换做其他人,在我面前耀武扬威泼妇骂街,早让我教训了不知多少回。现在她不再与我作对,岂不是皆大欢喜?”

“是啊。”凤萝莉笑道,“大皇姐确实是个泼妇,喜欢欺负人,如今知道改,也是皇嫂你的功劳。说实话,大皇姐也有她好的特点,她对自己人还是很不错的,护短。不像她那小姑子,自私自利,为达目的不择手段,那才是真正的恶毒,大皇姐与她比起来,小巫见大巫。”

“她的小姑子……”提到公孙媛,颜天真装若随意地问了一句,“还在大牢里头关着吧?”

“早也死了,都火化了呢,就在你们离开南旭国几日之后,公孙媛暴毙身亡,死因不明。葬礼都已经办完好多天了。”凤萝莉说到这儿,轻挑眉头,“她之所以会死在牢里,应该是皇嫂你的手段吧?你不用在我面前否认,我会帮你保守秘密的,你也知道我的秘密不是吗?”

“既然你都说开了,那我也就不否认,没错,公孙媛就是让我给弄死的。”颜天真大方地承认了,“我们互相帮对方保守秘密。”

“嗯。”凤萝莉笑着点了点头。

“野果汁喝多了,我想上茅房。”颜天真说着,将手中的碗放下,转身离开了小亭。

只剩凤萝莉一人站在小亭之内,靠在白玉质的柱子旁,喝着果汁,目光漫不经心地扫过四周。

在一处地方定格住。

七八丈之外的帐篷前,身着海蓝色锦衣的男子坐在玉质的桌边,手肘横放在桌子上,手背支着额头在打瞌睡。

凤萝莉将手中的碗放下,迈着步子,缓缓走向了他。

她瞥了一眼桌上的书卷,原来是账本,上头记录着九龙窟内的奇珍异宝。

他大概是看账本看得眼睛累了,便打瞌睡。

看他身上穿得不厚实,凤萝莉便解下了自己身后的披风,轻轻披在了他的双肩上。

她的动作虽然很轻柔,凤云渺却还是惊醒了,桃花美目之中带着警惕,转身看向身旁的人,目光中的警惕之色又褪去了。

是三妹。

“皇兄睡着了,也这么重的警惕心。”凤萝莉慢条斯理道,“我看你身上穿得单薄,好心来给你披个披风而已。”

凤云渺转头看了一下自己的肩膀,将身上浅紫色的披风取下,还给凤萝莉,“这颜色披在我身上太娘气了,我不冷,多谢三妹好心。”

凤萝莉接回了披风,笑道:“皇兄,我就要去北昱国了,那里的风土人情怎么样?”

“帝都街道上有不少好吃的零嘴,论起美食,并不比南旭国差,至于风土人情……你自己去了再慢慢体会。”

“我有些舍不得自己的国土,不想远嫁,可惜,父皇只剩下我这么一个未婚的女儿,听说联姻的公主,日子大多过得不顺心。”

“若是嫁宁子初,你肯定别想顺心了。”凤云渺道,“你可以争取争取,嫁宁晏之,保证会顺心得多。”

“连皇兄你都这么说……你跟皇嫂还真是极有默契,没有经过商量,给我的建议都差不多。”凤萝莉笑道,“那我就争取争取,嫁静王。”

“或许你不需要费太大的劲。”凤云渺略一思索,道,“静王眼光挑剔,但你似乎符合他的条件,琴棋书画哪样难得倒你?你又擅长于剖解人的心思,宁子初必定不愿意把你留在身边,所以,他会毫不介意,将你跟静王配对,如此一来也达到了两国联姻的目的,这也许是一段不错的姻缘。”

------题外话------

~这几天大概不二更,小伙伴长途跋涉来找我过节,我要去招待客人啦~有二更的话会通知,没有那就别等了~祝大家双节快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