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2章 我就是那朵花/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若真能像皇兄所言这般顺利,那就好了。”凤萝莉笑了笑。

“莫非你对自己没有信心?”凤云渺淡淡道,“你这脑袋瓜也不傻,想知道自己有没有机会成功,去试探试探他的意思不就成了?这一路上相处的机会也不少,又不用担心宁子初反对你们来往,他巴不得你们看对眼。”

“皇兄所言甚是。”凤萝莉道,“那我便去试探试探静王殿下的意思。”

“祝愿你称心如意。”

“谢皇兄的吉言了,也愿皇兄能事事顺心。”

凤萝莉话音落下,转身离开。

祝愿的话语从口中吐出的那一刻,算是彻底释怀了。

既然上天注定我们无缘无分,那我也不该去奢求那一段不属于我的情感,只愿你今后——平安喜乐。

凤云渺自然是没有看穿凤萝莉的心思,眼见着她走开了,便又将视线收回,投向了桌面上的账本。

看了一会儿,便听到了身后有脚步声响起,随即就觉得肩上一沉,是有人靠上来了。

他几乎不用转过头,都知道来人是谁。

除了颜天真以外,还有谁敢大着胆子靠在他身上?

“云渺,方才三妹跟你说了些什么?”颜天真看似随意地问了一句。

她去方便了一趟,回来时就看见凤萝莉与凤云渺在交谈,没说几句就走开了。

“也没什么,她只是表达了几句对国土的不舍,以及对联姻的不满,说是想要争取跟静王发展关系,毫不掩饰对宁子初的嫌弃。”

凤云渺顿了顿,道:“大概是真的对静王感兴趣了,这就是人们常说的一见钟情罢。”

听着凤云渺的回答,颜天真便确定了,他果真没看穿凤萝莉的心思。

凤萝莉实在太会隐藏,这么多年来,云渺就从来不曾发觉。

“云渺,之前我跟三妹聊了会儿天,她说,你从小就不喜欢跟女孩子玩,少年老成。”

“我可不是对女子存在偏见,只是不喜欢交朋友罢了。”

凤云渺道,“我从不轻易和人来往,不管是男是女,这一点大概是随了父亲。他总是教我,朋友不需要太多,可靠的一两个足矣。不要随意和女子来往,否则会招来烂桃花,除非我能够确定,有一朵花摘下来之后不舍得离手,能够妥善珍藏保管,我才能把那朵花摘下来。”

颜天真听闻此话,笑着用胳膊肘撞了他一下,“你想说我就是那朵花,对不对?”

“这么明显的答案,还需要问吗?”凤云渺唇角勾起一丝淡淡的笑。

“虽然你从不主动招惹桃花,却还是难免有桃花自己找上门,唉。”颜天真悠悠叹息一声,“有时候我在想,如果你不是长得如此好看,是不是就能少吸引一些目光。”

“你说这话的时候,怎么不想想你自己?”凤云渺白了她一眼,“你的相貌哪里比我差劲?还不是招蜂引蝶……”

“那也不是我主动招惹的,不怪我。”

颜天真说话间,目光不经意瞥到了远处的一番情景。

约莫七八丈之外,白玉打造的小亭之内,凤萝莉与宁晏之相对而坐,身边有两名下人在摆棋盘。

这九龙窟之内,日常用品应有尽有,皆是金银珠玉打造,棋盘是翠玉质地,黑白子又都是黑玉白玉所做,一边下棋,一边感受玉的质地,实在是惬意。

“坊间常说,男子年长一些,更懂得疼人。”颜天真望着远处的两人,略有些感慨,“其实这话是挺有道理,宁子初年少,还真就不懂得怜香惜玉,宁晏之年长三妹五岁,人情世故懂得也多,见识广,心智成熟,难怪三妹会看他顺眼一些。”

“之前伶俐和小莹相处的时候,你不是这么说的。”凤云渺接过了话,“犹记得你当初说,女大三抱金砖,女子年长一些也无妨,你十分看好姐弟恋。”

颜天真:“……”

这话让她怎么接……

前不久她才说过女大三抱金砖,今日又说男子比女子年长几岁较好,更懂得照顾人。

“都说女子善变,想一套是一套,果然如此。”凤云渺眉眼间挂着若有似无的笑意。

“我才不是善变呢,情况不同,说法肯定也不同。”颜天真撇了撇嘴,“小莹喜欢清纯青涩的,三妹喜欢年长稳重的,有的人在意年纪,有的人不在意,因此……谁都不能把话说得太绝对,你怎么就非要跟我钻牛角尖?”

“当我刚才没说。”凤云渺挑眉道,“你开心就好了。”

“……”

同一时刻,被二人议论着的两人,此刻相谈甚欢。

“公主的棋艺精湛,这几个回合便可以看出来了,本王希望自己不会输得太难看。”

宁晏之望着棋盘上的布局,时不时观察着对面凤萝莉的神色。

从始至终她都很淡然,每次落子都不必思考太久,棋子落下的地方大多恰到好处。可见她平日里做事也是干脆果断,不拖泥带水。

下棋,是文人之间的过招,透过棋艺,能够观赏到对方性格的一部分。

“王爷可别说笑了,依我看,你这盘可不一定会输,没准是我输。”凤萝莉说着,再次落下一子。

从棋盘上的布局,她能看出自己似乎落于下风。

她的确善于从人的情绪看透人的心思,可她在与人下棋时,从来都懒得去剖析对方的心理。

总不能下盘棋,还一直盯着对手的脸研究对手的情绪,会看得对方不自在。

下棋,说白了也只不过是一盘游戏。

在没有任何利益可以牟取的情况下,谁愿意在游戏上费太多的心思呢?

所以,她也总会有输的时候。

顺其自然,她也无法判断最终的胜负。

宁晏之优雅地落下了一子。

凤萝莉看着那棋子落下的地方,正打算夸赞一句,冷不丁从对面传来一句——

“好!王爷这一子下得妙!”

凤萝莉抬眼,望着那说话之人。

是一名带刀侍卫。

她的目光中浮现些许不满。

对弈的时候,她不喜欢有人在旁边喧哗,对弈,最适合在安静的氛围之中进行。

她只是微微拧了拧眉头,宁晏之仿佛看出了她心情不好,朝着身旁的人道了一句:“观棋不语真君子,你若是想看,就应该保持安静才对,忽然叫了这么一声,本王的思绪都被你打乱了,你们都退下,别看了。”

宁晏之此话一出,那侍卫连忙抱拳道:“是属下多嘴了,属下嗓门大,静王殿下恕罪,属下这就退下。”

说着,朝着周围的几人打了个手势,纷纷撤出了小亭。

“公主不要介意,他们都是武夫,偶尔有一两个看得懂,却不太明白规矩,接下来不会有人再打扰咱们了,公主请吧。”

凤萝莉莞尔一笑,不语。

这个静王倒是挺善解人意,知道她不喜欢吵闹,就把周围的人赶走,理由是怕影响了他自个儿的思路。

这么一来,那几名侍卫自然不会对她有半点意见。

作为联姻的公主,有些不满意的事情,自己是不好说出口的,有些地方的人就喜欢欺负外来人,她远嫁异国他乡,最需要的就是一个能够在她身旁保驾护航、能观察她的心思、并且理解她的人。

要是嫁给宁子初,恐怕她这个新来的妃嫔,要被那些宫里的元老们联手算计。

她当然不怕应付不过来。

但,时间长了总会烦。

她想跑,可她跑了,多少人要受牵连。那些陪嫁的下人,都不会有好果子吃。

仔细一想,还是不跑了。

换个夫婿就能解决烦恼,她何必逃跑,背着一身骂名浪迹天涯,也给凤家丢脸。

人们对逃婚的新娘总是不会有好话,人们常说正经的女子就是该遵循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宁晏之自然不会知道,在片刻的时间内,凤萝莉的脑瓜子里就已经思考了这么多。

他也并不指望,自己在短时间之内就能博取对方的好感。

凤萝莉有才有貌,他是欣赏的,接下来他想要观察的便是性格,以及……她对自己的兴趣有多大。

“三公主,本王之前听陛下提起过你,他说——你年纪轻轻,就很会看人心?”

“陛下的话,经王爷的口说出就变得这么客套了。”凤萝莉淡淡一笑,“陛下说的应该是——我很邪门吧?王爷比陛下有风度,说出来的话都不惹人反感。”

宁晏之没想到凤萝莉这么开门见山。

她既然如此直接,那么他也就直说了。

“本王不觉得公主邪门,或许公主是学习了一些江湖人士古怪的术法?事关个人兴趣,怎么就能说成是邪门呢,本王从来就不相信世上有那么多妖魔鬼怪。”

“静王殿下这么好奇,那我就为殿下来解答。”凤萝莉道,“其实也不是什么邪门求法,迷魂术,通过声音、还有特制的迷魂香味、必要的时候再加上一些工具,就能够暂时让人意识混乱,趁着对方迷迷糊糊之际,可以套话。”

凤萝莉说着,从衣领中掏出了挂在脖颈上的珠子,“这叫幻海珠,称得上是奇珍异宝,本身带有奇异香气,比迷香更容易攻击人的神智,达到短暂催眠作用,让人的头脑失去清醒,我如此简洁的解释,王爷可听明白了?皇嫂就能理解我,她说,所谓迷魂术,就是高级的催眠术。”

“原来如此。”宁晏之点了点头,“陛下对公主果然有误会。”

“迷魂术靠的是幻海珠,温柔的声线只是作为辅助,在对方迷迷糊糊之际,极尽温柔的嗓音,令人觉得无害,问出来的问题,会让对方下意识回答。温柔,最容易让人放下警惕。”

凤萝莉顿了顿,道,“至于读心术,这或许是我的天赋,这世上有一类人,并不需要努力学习就可以获得一种本能,难道获得这样一种本能,就是怪人吗?我从小不喜欢出门,不喜欢吃喝玩乐,只喜欢缩在自己的寝宫内看书,可谓是饱览群书,从书中就能获得不少人情世故,看得多懂得多,我就擅长于猜测人心。”

“想不到公主年纪轻轻,如此博学。”宁晏之欣赏之余,更多是不可思议。

这位三公主,或者比自己更加博学多才。

宁晏之望着棋盘上的布局。

这一局,他占了上风,他是有把握赢的。

五个回合之内,他可以打败凤萝莉。

但,他并不想赢。

于是,他的棋子,落在了一个不合适的地方。

凤萝莉望着他落下的一子,挑了挑眉,“王爷,你确定你要走这一步吗?”

这一步对他来说并没有什么益处,浪费了。

宁晏之道:“悔棋可不是君子作风,下了就是下了,输了便是输了。”

凤萝莉听他这么说,无声笑了笑。

这不是摆明了要让她吗?

那她就不跟他客气了。

几个回合之后,凤萝莉胜出。

“王爷,本该是你赢的,你却偏要让我赢,这样有什么利益?咱们又不赌钱。”

“为何没有意义?”宁晏之一本正经道,“就是想要让着你,仅此而已。本王比你年长了几岁,难道不应该让着你?若是在你面前还争强好胜,比你多活的这几年岂不算是白活?”

凤萝莉悠悠道:“王爷对待其他比你年纪小的姑娘,也会让着么?”

“那倒是没有,以平常心对待就是了,刻意去让,岂不是容易让人家误会?”

“那王爷这么让着我,就不怕我误会?以为王爷对我有什么想法。”

宁晏之听闻此话,唇角勾起一抹温润的笑意,“那你就误会罢,本王不介意的。”

“你我才认识多久?这么快就对我示好,你就不怕我觉得你轻浮?”

“若不是看出你对我也有些好感,我又怎么敢这么快就示好?”

“那——我要是对你没有任何好感呢?你让不让我?”

“可以先让着,之后再慢慢斟酌,含蓄地表现,这一路回去相处的机会还多得是,本王又何必担心你看不到诚意?”

“王爷真会说话,看起来像笑面虎,我可不敢轻信了。”凤萝莉故意打趣。

“你可以暂时不必相信,说不定过段日子,你会相信的。”

“你我之间来往,陛下不会有意见吧?”

“肯定不会。”

“那……我考虑考虑。”

……

“这才下盘棋的功夫,怎么就笑得跟朵花似的。”

距离二人不远处,颜天真遥望着亭子内,将二人的脸色看在眼中,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这节奏有些出乎意料地快。

三妹一开始便说了,想要试探试探宁晏之合不合适,原本还以为,至少得花个十天八天,甚至更久。

万万没想到,下盘棋的功夫,似乎就试探完了。

试探的结果似乎也还挺满意?

她的笑容不似作假,像是发自内心的,可见她和宁晏之的交谈还挺愉快。

“看什么呢。”

身后响起了凤云渺的声音。

“我在看才子佳人谈笑风生。”颜天真转头朝着凤云渺道,“他们的发展太迅速了,实在有些超乎意料啊。”

就像是一场相亲。

还是第一次相亲就互相看顺眼了。

之后——会不会闪婚?

“这有何好大惊小怪?有些人的缘分就是来得如此快,有些人要经历一番苦难,有些人,有缘无分。这才不得不让人感叹缘分的奇妙。”

轰轰烈烈、细水流长、平淡无波、欢喜冤家、青梅竹马……都逃不过一个缘字。

“也是。”颜天真嘀咕一声,“比起大哥和女帝,三妹和静王实在是……顺利啊。”

不得不让人感慨,缘分与缘分之间的差别。

但愿——最终都能落得一个圆满,身边的这些人,不要有谁留下遗憾。

------题外话------

~中秋节快乐~

送币活动来一波。

本章节发布之后留言抢楼,奖励如下:

前5名,奖励128潇湘币。

后10名,奖励88潇湘币。

注:达到秀才等级的正版读者领取,重复楼层跳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