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3章 真是俗气/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众人耗时一整日,终于将宝库里的财物搬运完毕。

由于人数增多,再加上财物所占的空间,高大的楼船刚好承载南旭国的众人。

北昱国的众人无楼船可用,便分成六只大船前行。

“可真要再一次感谢赵皇后所赠的楼船。”凤伶俐站在楼船的船头,朝下望着不远处的六只船,笑道,“他们那五六只大船只能顶得上我们这一艘,对比实在太过明显了。”

“别洋洋得意了,你这话要是被北昱皇听了去,他肯定要翻你白眼。”身后响起颜天真的声音。

“义母,我就是知道他听不见,我才要这么说。”凤伶俐耸了耸肩,“北昱皇这人,人缘不好,出门在外也没几个朋友,再看看义母你,你有朋友赠楼船,他呢,只能沾沾你的光坐了一路,现在返程,就没福气坐了,还是这楼船舒适宽敞,行驶又平稳,一路上还能看看风景,多好。”

“你也别笑话他人缘不好,他是皇帝,比寻常人更加多疑谨慎,就连和人来往都要难免带着猜忌,他交不到知心朋友,他自己或许也有些无奈罢,他也年少,说不定将来会有不小的改变,你觉得他可能一辈子都停留在十八岁的心智吗?”

凤伶俐想了想,道:“义母说得是,我再也不笑话他了。”

“因为你义父不喜欢他,所以你想说他几句,我能理解你这样的心态,但是伶俐,你比他年纪还要小上一点儿,你甚至比他更加不成熟,在我眼里,你们都只不过是小弟弟,我期待几年之后你们能长成什么样。”

一个十六岁,一个十八岁。

这两个少年在她眼中都是小孩,在男女情感方面都显得青涩,可要是论人情世故,宁子初还是比凤伶俐成熟得多。

宁子初善于思考,待人冷漠又有些刻薄,因为他没有一个欢快的童年,他的人生太压抑,让他感觉不到轻松,故而小小年纪就十分冷厉。

但是凤伶俐不同,凤伶俐孩童时期被凤云渺收养,之后的日子自然是挺愉快,他的少年时期,伴随着不少欢笑与乐趣,都能成为他美好的记忆。

而宁子初呢?他的少年时期能有什么美好的记忆……恐怕都是一些不堪回首的、每每想起就要压抑的经历。

这么一想,她应该原谅宁子初曾经的任性。

他——不容易。

才这么想着,她便瞥见了不远处的船只上,一道紫色人影站立在船头,朝她的方向看了过来。

正是才钻出船舱的宁子初。

她与他对视,朝着他莞尔一笑,挥了挥手。

再见,子初。

你是一个看重江山社稷高于一切的君主,那么希望你可以试着将男女之情看淡,这么一来,才不会觉得累。

宁子初遥望着她,也冲着她笑了一笑,随即转身钻回了船舱之内,不愿再和她对视。

多看几眼,只怕他会舍不得分别。

她如今过得很好,对他的印象也不算太差,那么……他便不打算再去打搅她了。

从今往后,他要更加励精图治,把心思放在国家大事上。

男女之情,终究不能太过在意。

“陛下,您早点吃得太少,再多吃一些吧。”身后响起了司风的声音。

“不必了。”宁子初道,“朕不饿。”

“有一事,属下不知当讲不当讲。”

“说。”

“静王殿下与南旭三公主似乎走得太近了,二人又在船尾下棋呢,有说有笑的。这三公主是陛下要纳入后宫的,静王殿下这般,实在是有些……”

未说完的话,在接收到了宁子初的冷眼时哽在喉间。

“这是朕允许的,任何人不得传出闲言碎语,否则,就不用留着舌头了。”宁子初面无表情道,“北昱国与南旭国联姻,这门亲事是板上钉钉的,但是与三公主婚配的人,不一定就要是朕,朕认为皇叔老大不小了,理应为他指一门亲事,让他们二人婚配,有何不可。”

“原来陛下是这样的打算……”

“你将这个消息传给所有人听,无论静王殿下与三公主发展到何种程度,都无妨,缺媳妇的是皇叔,不是朕,朕认为他们二人很合适,懂吗?”

“属下明白了。”

司风退下。

宁子初坐了下来。

这一刻忽然有些羡慕他的皇叔。

并不是因为皇叔娶到一个多么优异的媳妇,而是在感慨,为何皇叔的缘分来得如此快。

他的确不喜欢凤萝莉,但他实在没有料到,在如此短暂的时间内,凤萝莉与皇叔已经互相欣赏,到了可以谈笑风生的地步。

他们几眼就定下了缘分,多少人求都求不来一段缘分。

感慨过后,他的内心便又恢复了平静。

现在的他还是不想这个问题了。

就像天真说的,他还如此年轻,将来要经历的还有很多,谁也不知将来会遇上什么样的人或事,或许几年之后,他的想法与如今又会截然不同。

随缘罢。

……

“天真,你之前是不是承诺了赵丹儿,在返回的途中会去探望探望她?”

“嗯,这件事我一直记着,我们收了她的楼船,要是言而无信,岂不是太没良心?”

颜天真立在船头,望着底下泛着微波的水面。

走了整整一天的水路,目光所及之处,已经看不到一艘属于北昱国的船只。

他们这边的楼船行驶速度偏快,北昱国落后了一些。

不过,他们要在东陵国暂时停留,北昱国却不会停留,因此,很快就会赶超到他们前面去,比他们更先一步到达国土。

“我已经吩咐下去了,在东陵国靠岸。”凤云渺道,“赠送一整箱的珍珠,来还赵丹儿送船的这个人情,如何?”

“自然是可以,不过——这礼物虽然贵重了些,还是缺乏诚意,毕竟我们现在最不缺的就是钱。”

“那你还想再送些什么?”

“拿现成的送,显得太随意,我还是自己亲自动手,方能显得有诚意。”颜天真说着,转身走向船舱,“除了金银珠玉宝石首饰之外,我记得还有一些比较特别的东西,比如金蚕丝,都是一整捆一整捆的,这种东西在市面上都不好买,材质坚韧,又显得大气,拿来串项链手链,是不是挺有创意?”

她准备亲自动手,给赵丹儿弄个首饰。

到了装着财宝的船舱之内,她挑了一捆金蚕丝,拉了一尺长,用牙齿狠狠一咬,才咬断。

足以见这材质坚韧。

从装着珠宝的箱子里挑了一些形状好看又特别的玉石珠子,刚好集齐了赤橙黄绿青蓝紫七种颜色,她便开始拿着蚕丝串。

尝试了好几种搭配方法,终于找到了一种满意的样式,耗时将近一个时辰。

望着掌心里的七彩玉石手链,她拢了起来,收入衣袖的口袋中。

这条手链,她只编这么一次,独一无二。

……

湛蓝的天空之下,阳光映照着金黄色的琉璃瓦,显得格外辉煌。

瓦顶下方,正红色的朱漆大门顶端悬黑色金丝楠木匾额,书‘藏珍殿’三字。

外人皆以为,这是皇帝半宸用来收藏珍宝的一处地方。

装潢华丽的房屋之内,焚香缭绕。紫檀木作梁,沉香木作桌。有微风从半敞着纱窗之内灌入,拂过软榻上的两道身躯,吹得那两人衣袖轻轻拂动。

正是东陵国的帝后二人。

而就在距离软榻半丈之外的地方,铺着紫色丝绸的地面上,两名俊俏男子跪坐着,随时听候号令。

“皇后,你看看,这个画面如何?要不要让他们试试?”

半宸手中端着一本书籍,里头所绘画的正是断袖春宫。

他平日里得闲的时候,就会找些相貌俊俏的公子,按照书籍上的画面,表演给他看,达到他找乐子的目的。

“陛下高兴就好,这种事就犯不着问我了。”

“皇后给点意见。”

“我还能有什么意见?我又不喜欢看,只不过是闲得慌,陪伴陛下打发时间罢了。”

二人正说着,半宸的贴身太监总管便上前来禀报——

“陛下,娘娘,有贵客来临。”

“什么贵客?”半宸漫不经心地问着。

“是南旭国的太子殿下,与太子妃。”

此话一出,半宸倒是没什么太大的反应,赵丹儿立马拔高了声线,“那还愣着干什么?赶紧将他们二位请进来!”

“是,老奴这就去。”

“等会儿,可别请来藏珍殿这里。”半宸道,“请去御花园。”

……

一刻钟之后,两方人在御花园中相见。

“良玉妹妹,你果真信守承诺,来看本宫了。”赵丹儿面上噙着笑意,“本宫还以为你会忘记呢。”

“我这年纪又不大,哪会那么容易忘事。”颜天真笑道,“这次前来,给你带了礼物。”

“礼物?什么礼物?”赵丹儿的视线一转,落在了颜天真腿边的大箱子上,“莫非在这里面?”

“嗯,不然你以为我抬着个大箱子来做甚。”颜天真笑着,将盖子打开了。

顿时,满目光华。

“一箱珍珠?”半宸微一挑眉,“真是俗气,果然十分符合良玉郡主的气质。”

------题外话------

——

入v以来更新最少的一次……今天我实在是没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