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4章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谢陛下夸奖。”颜天真面不改色道,“我晓得陛下在说我的气质如同珍珠一般,光彩夺目,虽然难免沾染了些俗气,但也是十分耀眼。”

半宸:“……”

他随口笑话了她一句俗气,竟能被她理解成这样。

实在是自以为是,皮厚得很。

半宸心中正不爽着,哪知道一旁的赵丹儿笑着附和颜天真的话,“良玉妹妹所言正是,陛下就是在夸你,这一箱珍珠本宫很喜欢,本宫就不客气地收下了。”

“一点儿珍珠就值得你高兴成这样。”耳畔响起了半宸的嗓音,声线低得只有他们两人能听清,“你可知他们这一趟去九龙窟挖到了多少宝?这一箱珍珠对他们而言实在是九牛一毛,亏你之前还对她百般好,就送你这么点东西。”

他说这话倒不是有意贬低,而是内心深处真的替赵丹儿打抱不平。

一箱珍珠虽然也挺值钱,但实在没有多少意义,敷衍得很。

“陛下,这你就不懂了,我对良玉妹妹好,可不是指望她能给我多大的回报,我送她楼船,也没叫她给我回礼,因此,她送不送谢礼我都不在意。再说了,他们去九龙窟挖到的宝,几乎都是上缴国库的,可不是他们的私人财物啊。”

“你的意思是,朕该说她很大方了?”

“陛下您还是什么都别说得了,我可不想跟您吵。”

二人正私语着,对面又传来了颜天真的声音,“对了皇后娘娘,我要赠你的礼物可不止这么一箱珍珠,这还有一样我亲手制作的东西,也不知你喜欢不喜欢。”

颜天真此话一出,赵丹儿的目光立即亮了,“你亲手制作的东西?”

颜天真从衣袖口袋中翻出了崭新大小的锦盒,交给了身旁的太监,由太监递交给了赵丹儿。

赵丹儿接过了那锦盒,怀着期待的心情打开。

半宸也将好奇的目光投了过去。

赵丹儿揭开盖子的那一瞬间,一阵七彩流光闪烁,令人有些惊叹。

“这条手串……是妹妹你亲手做的?”赵丹儿将盒子里的东西拎起,爱不释手。

“材料都是现有的,我挑选出了玉石和金蚕丝,搭配到我自个儿满意为止,因为我并不太了解皇后娘娘的喜好,我便靠着自己的眼光搭配出了这一串七彩玉石手链。”

“妹妹的眼光可真是太好了。”赵丹儿笑着,立即将手链戴在了自己的右手手腕上,手链头尾分别是扣子和链条,还可以根据手腕的粗细调节长度。

“妹妹的手艺可真是太好了……唔,我自己帮自己戴有些不太容易,陛下,你帮我扣上罢。”

半宸面无表情地伸出了手,帮赵丹儿戴好了手链。

上一刻他还说颜天真没有诚意,送礼太敷衍。

这一刻颜天真的行为,让他不得不推翻之前的话。

无论如何,亲自动手制作的礼物,意义是不凡的。

总算颜天真还有那么一点良心,愿意在丹儿的礼物上费心思。

“陛下,臣妾戴着好看吗?”

赵丹儿抬手,在半宸面前晃了晃,让他更清楚地看到自己手腕上剔透的七彩玉石。

“好看,皇后戴什么都好看。”

他这话是夸奖赵丹儿的,可不是夸奖颜天真的手艺。

“这条手链,应该是独一无二的。”赵丹儿抬头朝着颜天真笑道,“良玉妹妹,能不能答应本宫一件事?同样的手链,你可不能再编一次送给其他人,本宫就是要独一无二的,天下只此一件。”

颜天真莞尔一笑,“皇后娘娘放心,这条手链,我只编这么一次。”

“这样很好。”

那一整箱珍珠加起来的价值,不知要比这条七彩玉石手链高出多少倍,可她就是格外喜欢这条手链。

“良玉妹妹,难得见面一次,咱们二人说些悄悄话可好?本宫有些心里话,只想告诉你。”赵丹儿说到这儿,视线一转落在凤云渺身上,带着询问的目光,显然是在征求他的同意。

凤云渺倒不是很介意,淡淡道:“天真,既然皇后娘娘都开口了,那你就去陪她走走罢。”

他打心里明白,颜天真是不会拒绝的,既然如此,那他就随她。

虽然这赵皇后称得上是个女断袖,可她对待天真的态度一直十分和善,从不强硬、不耍阴谋诡计,这就够了。

足以让他放下对她的戒心。

眼见着凤云渺不介意,颜天真便冲着赵丹儿笑道:“皇后娘娘,咱们边走边谈罢。”

“好。”赵丹儿也笑了笑,迈出了脚步。

漫步在御花园之内,听清风拂过耳畔,倒也惬意。

“良玉妹妹可还记得,我曾经让人给你打造了一顶孔雀金冠,你之前走的时候没带上,这次离开可一定要记得带上。”

“我会记得。现在这周围没有人,你可以跟我说说你有什么心事了。”

“其实,我想问你的这件事还真的至关重要。”赵丹儿说到这,抬眼扫了一遍四周,确定这附近无人经过,这才停下了脚步,低声道,“我与陛下,最近因为一件事情十分困扰。”

“什么事儿?”颜天真问。

“妹妹啊,不瞒你说,我十七岁入宫,今年二十有二,五年了,作为正宫皇后,入宫五年都没有子嗣,你觉得我这后位还能坐多久?就算陛下与我关系再好,也堵不住悠悠众口啊。”赵丹儿慢条斯理道,“人生在世,总是会有许多无奈,陛下不喜欢女人,但是他必须传宗接代,不能让皇家绝后,否则民间就要传言他身体有毛病了。”

“身为一个君王,没个一儿半女确实不像话,子嗣问题,大概是满朝文武都会操心的。”颜天真思虑片刻,道,“他就不能克服一下对女子的厌恶么?他无论如何都不愿意宠幸一两个妃嫔?天天玩男宠,这要是传出去还得了。”

她见多识广,思想前卫,自然是不会用异样的眼光看待这对帝后。

虽然这对帝后奇葩,但不可否认,他们活得十分有滋有味,可以丝毫不惧怕世俗的目光,人前正儿八经,暗地里节操碎了一地,却又要做好保密工作,不能往外泄露特殊癖好,这样的日子,想想还真有点刺激。

“子嗣问题,我们一拖再拖,总会有拖不下去的时候。”

赵丹儿的语气里难得有了一丝惆怅,“人想要一辈子顺着自己的心意,是不可能的,人的地位高了,总要做一些必须做的事,哪怕不愿意,也不好逃避。不管我平时在外装得多么端庄贤惠,人人称赞我是贤后,可我进宫五年没有子嗣,单凭这一点,就足够让人瞧不起了,时间一长,我也就当不起这个‘贤’字。”

颜天真垂眸思索。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半宸作为这片国土的最高统治者,也无法逃避子嗣问题,先帝虽然已经不在了,叔伯姑姨等长辈总还有几个在的,明着劝说他也是合情合理,身为君主没有子嗣,实在对不起列祖列宗。

让他生孩子,恐怕比让母猪上树还难。

他有多排斥和女人接触,她是知道的。

有这样的心理问题存在,子嗣问题注定就得困扰着他。

赵丹儿身为一国之母,也有无法推卸的责任。

外界恐怕会传言,究竟是皇帝陛下没有生育能力,还是皇后娘娘没有生育能力?

不管最后说的是谁,都是丢皇家脸面。

“这个皇后真是不好当,有时候想想,干脆不当好了,但这个位置哪里是我想放弃就能放弃的?陛下不会同意,家族那边也无法交代。且——权利确实是个好东西,我也并不太想舍弃我所拥有的权利,去做一个普通人。”

“凡事都有利弊。”颜天真道,“陛下不让你走,你也不想连累家族,那你不如就咬咬牙,硬着头皮,跟陛下生个……”

“这种事情,我考虑都不想考虑。”赵丹儿磨了磨牙,“跟男人接触,对我来说是一种折磨,本宫喜欢温香软玉在怀的感觉,让我靠在男人的胸膛上,这似乎是一种耻辱。”

“就算是跟你这么熟悉的陛下,你也不能克服?”

“我从来都是与他称兄道弟,何曾想过如此暧昧的事?我喜欢与女孩玩,从小到大都是如此,你让我如何接受去跟一个男人亲近?我也不想生孩子。如果一定要在自由和皇后之位这二者里做一个取舍,我大概更想要自由,但是太多人不愿意给我自由,逼着我生儿育女。”

“我性别女,爱好男,心理正常,或许正是因为如此,我并不太能理解你的感受。”颜天真说着,伸手拍了拍赵丹儿的肩,“你可曾问过陛下是什么意思?”

“陛下出过一个主意,想要威胁几名太医,让他们对外宣称我有喜,随着时间的流逝,让我在衣服内垫些东西,把肚皮撑起来,伪装孕态,十个月之后,抱养一名新生儿充当我们的子嗣。我觉得这是个馊主意,难道我们二人要培养一个毫无任何血缘关系的孩子当储君?列祖列宗的棺材板恐怕都要压不住。”

颜天真:“……”

这要是一般家庭,这么做倒还无可厚非。

但是在帝王家,确实称得上馊主意。

江山社稷,绝不能交到外人手里。

所以——无论如何,还是要尝试着克服心理障碍。

半宸需要一个属于自己的后代。

如果赵丹儿克服不了,他必须克服。

他的责任比赵丹儿更加大。

“不如——给你们陛下下药去。”颜天真道,“断袖这一点既然改不过来,那就不改,孩子,必须生一个,哪怕是个女儿,也好过没有。”

“此事我不是没有想过,但他不同意。”赵丹儿耸了耸肩,“谁也不能保证一次就能怀上,这要是下药许多次那妃子还怀不上,陛下岂不是要气死?就在三天之前,我以我的眼光挑选了妃嫔中最美的两位,才到陛下面前晃悠两下,衣裳都还没脱完,他就隐隐有作呕的神态。所以——下药这一招还真不太管用。”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确实叫人有些难办。”

颜天真说着,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对了,我倒是有个法子,你可知道,有一类女子就是易怀孕体质,有的女子受孕难,好几年才能怀上一个,有少数人受孕容易,年纪轻轻就能生好几个,你们可以去民间寻找这种体质的年轻女子,看谁家的姑娘最会生,接进宫里来,这样,可以提高效率。”

“唔,这个主意倒是不错……我之前还就真没想到。”赵丹儿道,“我的确是听说有的姑娘特别能生,一胎接一胎,我这就去重金聘请几名特别会生的过来,没准一两次就怀上了,她一怀,我便假孕,孩子生下来之后就是我和陛下的。”

“这件事情,你还是不要擅自做主,先去和陛下说一声,以表示对他的尊重,毕竟要他克服这么困难的事,也是挺为难的。”

“好,我这就去跟他商量。”

……

“什么?你让朕去和特别能生的妇人孕育一个子嗣?!”

焚香缭绕的寝宫之内,响起男子咬牙切齿的声音。

“陛下,您小点声,可别让人听了去。”赵丹儿靠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臣妾这不也是替您着想?您要是一个孩子都生不出来,实在愧对列祖列宗,不管是男是女,有个孩子总是好的,否则你这皇位传给谁?生不出孩子,民间不知会有多少流言蜚语。”

“朕就是不同意,朕万金之躯,怎么能与民间的普通妇人……”

“你不克服,难道还让我克服?”赵丹儿挑了挑眉,“我去找野男人生个孩子,让您头顶一片绿吗?这江山社稷是您的,又不是我的,生孩子的重任,自然也得陛下您来肩负,我不过就是个出主意的。我要是将来有一天,因为没有子嗣当不成这个皇后,我也不会有什么怨言的,但是陛下您不能放弃这片江山。”

半宸:“……”

满朝文武都在关心着他的子嗣问题,已经不容许他一拖再拖。

再拖个几年下去,他都要成笑话了。

可是——

看见那些妃子就头晕,闻到她们身上的脂粉之气,就忍不住作呕。

别说跟她们生孩子,就连她们靠近自己一尺之内,他都要皱一皱眉头。

“陛下,吃点助兴的药,硬着头皮上,克服一段时日就好了嘛。”赵丹儿轻描淡写道,“什么办法都想过了,目前就这个办法比较靠谱些,我是不赞同你去外面随便抱个孩子回来养的,皇位的继承人,必须是你的血脉,你不克服,还能找谁来克服?”

“你不觉得这个主意对朕来说是一种伤害?朕一想到要跟她们……这胃里都在翻江倒海。”

“不然还能如何?你有本事让藏珍殿里养的那些男宠怀孕吗?你若是有这个本事,臣妾必然会拍手叫好。”

“你——!”

望着赵丹儿一脸的幸灾乐祸,半宸心中有些暴躁。

她这笑脸为何就那么欠扁……

必须他来克服这件事?她就纯粹当个看热闹的?

可不能让她这么轻松。

想到这,他冷哼了一声,跨着大步走到了赵丹儿面前,“皇后,朕还有一个更好的主意。”

“什么主意?”

“在朕的心里,你与男人没有差别,只不过长着一副女人的身体罢了。”说到这儿,他唇角勾起一丝淡淡的笑意,“如果对象是你,朕没准可以克服呢,朕的确不喜欢女人,可你并不算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女人,朕可以与你……”

“我不要。”赵丹儿干脆利落地拒绝,“陛下,你一个人克服就好了,何必把我拖下水?你是觉得自己受苦不乐意,也要拉着我一起受苦?为何就不能按照良玉妹妹的主意,找生育能力好的女子?说不定一次就怀上了,多省事。”

“原来是她出的馊主意。”半宸冷笑一声,“你信不信?朕火大了,会把你的良玉妹妹吊起来打。”

------题外话------



有件事忘了说~大家还记得伶俐的体质是怎么来的吧?第244章隐藏福利,伶俐小莹的小剧场,前几天已经写好了,不少妹子领取了,有兴趣的同志,拿订阅截图找管理员换取即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