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7章 唱的是哪一出/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情爱这种事,靠的是缘分,靠的是自个的努力,东陵皇强迫我给你做红娘,不觉得自己这样有些幼稚吗?”颜天真面无表情道,“我与皇后娘娘的交情,东陵皇是知道的,你们二人意见不合,我当然是要帮着她。”

“朕刚才已经说过了,你们不愿意给朕出主意,就别想走了,这皇宫是朕的地盘,朕有心困住你们,你们想怎么跑?你们此次进宫也没有带人手,看你们能如何闯出去。”

“把我们困在这,你以为是那么简单的事?”颜天真冷笑一声,“我们带来的队伍都在宫外的楼船上,虽然他们都没有跟进宫来,但我们若是迟迟不归,他们铁定要找过来,东陵皇确定自己有本事强行留人吗?我大哥可不会善罢甘休。”

“呵,明日一早,朕随便找两个人乔装成你们出宫,让众人都以为你们已经离去,你大哥他们若是找上门来,朕可以堂而皇之地说你们离开了,届时,他们还想怎么闹。”

“你倒还好意思说我们无耻,你自个的无耻程度比我们高出了多少。”凤云渺轻描淡写道,“你想强行留人,本宫相信你有这个能耐,既然你强留我们是为了给你出主意,我们也不能白白帮你这个忙,莫非你不打算给我们半点酬劳?你就不担心本宫在帮你的过程中给你使绊子?你想留人相助,总该拿出一点诚意。”

“南旭太子,这是要跟朕讲条件?”

“不可以吗?有酬劳,本宫便可以不计较你的无耻和无理取闹,没有酬劳,就别怪本宫对你使阴招。”

半宸听闻此话,冷哼了一声,“也罢,爽快点,你倒是说说,你想要什么样的酬劳?”

“东陵国的造船术,遥遥领先其他各大国。东陵皇,本宫若是能帮你解决了子嗣问题,你愿不愿意将东陵国的造船术拿出来分享?让我们南旭国,也能打造出高大的楼船,船底下还装有武器,出行可预防小人偷袭,真是妙哉。”

造船术属于国家机密,在东陵国的造船师享有厚禄,手握图纸,对于制造楼船的过程守口如瓶,此机密一旦泄露,满门抄斩,绝不姑息。

因此,哪怕是造船师的性命受到要挟,宁可自尽保家人,也绝不愿意泄密。

半宸对于几名造船师也格外大气,每人都有高门大宅,护卫上百,确保他们的安危,并且赏赐不断。

造船师手底下的工人们都有着明确的分工,所负责的做工不同,在没有图纸的情况下,任何人都道不出楼船的具体制作过程。

一艘楼船,便是一个庞大的工程,楼船图纸,便是执行这一工程最重要的东西。

凤云渺对楼船的制造过程格外感兴趣,便趁机向半宸提出来了。

“你要的这个报酬,还真是不简单啊。”半宸斜睨着他,“此乃我东陵国的机密,朕哪能随意分享?若是传给你南旭,你南旭国再往外传出去,传遍四海,这机密公开了,随便一个国家都能造出楼船,对于我国而言实在不是好事。”

“东陵皇,别着急。”凤云渺淡淡道,“你可以与本宫立下一纸协议,我们南旭国拿到造船图纸,绝不对外泄露,哪怕是亲家鸾凤国,也不分享,如此,你可放心?本宫若是食言,就给你割地赔款。”

“行啊,既然你话都说到这个份上,那朕就相信你。”半宸道,“只要皇后能给朕生一个孩子,不管男娃还是女娃,图纸都给你。”

赵丹儿那么抗拒与男子接触,他哪里敢指望她生个皇子给他。

能生个公主也罢,没准生了第一胎之后就不抗拒第二胎了。

先怀了再说。

“东陵皇,你我现在就可以立下契约了。”凤云渺道,“怕你赖账,咱们现在就来签字画押。”

“立就立。”

二人立下了一式两份的协议,双方各收一份。

“现在你倒是说说,你有什么主意?”

“熟人之间,大多讲究以和为贵,尤其是你们这样的关系,能用软的,那就没必要用硬的。”凤云渺略一停顿,道,“你应该也不希望赵皇后对你心存埋怨。”

“那是自然,朕还想与她维持着从前的关系,不希望因为子嗣问题而破裂。”

“想着维持从前的关系?瞧你那点出息,你们从前是什么关系?称兄道弟。你还真想一辈子与她称兄道弟?”凤云渺冷哼一声,“你难道不是应该想着关系有所升华?从哥俩,变成真正的夫妻。”

“你敢教训朕。”半宸脸色微沉,“你说的可真轻巧,朕倒是要看看你能想出什么绝妙的好主意。”

“首先,你要跟她服个软。你想要子嗣,可你们又不算是真正意义上的夫妻,有名无实,那么,你最好别用你帝王的权威去压迫她。你需要明白,赵皇后骨子里也是爷们性格,你越是强势,她逆反心理只会更强烈,她不服输,所以,你必须服软,因为急着想要子嗣的是你而不是她,请人办事,你得拿出诚意。”

听凤云渺说得一本正经,颜天真也觉得颇有道理。

半宸性格较为强势,而丹儿身为女子也不软弱,这二人,但凡是哪一方有要求,就要对另一方放低姿态。

“若是朕求她一回她便能答应,朕倒是愿意,可你想让朕把姿态放到多低?若是她死心眼执意不答应,朕难不成还要给她下跪叩头?想都别想。”

“所以说你这脑子不好使,叫你拿出诚意,你是怎么理解成让你下跪的?”凤云渺的话语中带着些许嘲讽,“你从来就没有哄过人?”

“没有。”

颜天真笑了笑,道:“丹儿对男子的排斥长达十几年,你想让她轻易接受你这是不可能的事儿。她骨子里并非真的喜欢女子,只是对男子不抱任何希望,她从小将母亲的悲愁看在眼里,她不愿像母亲一样,一辈子为了一个男子而活,她认为不值得。所以,别看她像个爷们,终究还是个丫头,就看你能不能打动她。”

“那依你之见,应该如何打动?”半宸不耻下问。

“在哄人这一方面,陛下莫非一窍不通?”颜天真莞尔一笑,“你与她已经如此熟悉,她不会对你毫无感觉,即便不是男女之情,也有几分亲情,你不知道该怎么哄人,那你总该知道她的喜好吧?”

“这个朕当然知道,她喜欢吃什么,不喜欢吃什么,喜欢何种颜色,讨厌何种颜色,这些都难不倒朕。”

“挺好。”颜天真道,“既然知道她的口味,那你便亲自下厨罢。”

“什么?!”半宸惊诧,“你让朕去厨房那种地方?你是不是在开玩笑?”

“啧啧啧,只是让你去个厨房,何至于这样一惊一乍?你还想不想要子嗣?为了子嗣,去厨房烧几个菜很难么?这只是你迈出诚意的一小步,如果连这么一点儿困难你都无法克服,那就表明你根本没有诚意。”

“堂堂一国之君去厨房,朕岂不是要让人笑话?”

“笑话?脑子不正常的人才会去笑话你,若是大伙知道你是给皇后做饭,只会称赞帝后情深,这宫中女眷们必定都很羡慕丹儿,对你还会更加高看一些,你信不信?一点儿都不丢人。你觉得进厨房是自降身份,在外人看来,这会是一个闪光点。”

“此话当真?”半宸眯了眯眼,“那就让你夫君跟朕一起去,要丢人,就一起丢人,若是受到称赞,那就一起被称赞,你让朕做的事,朕倒要看看他能不能做到。”

颜天真:“……”

其实云渺不擅长做饭,而且不喜油烟。

她有心想要看看半宸的表现,半宸却要拉上凤云渺,是怕自己耍他?

“那就一起去罢。”凤云渺倒是爽快地应下了,“就让本宫的太子妃在一旁指导,东陵皇,请吧。”

“去就去。”半宸冷哼了一声,率先迈出了脚步。

此刻已经是半夜,御膳房里头已经没人了。

“会不会生火?”颜天真道,“要做饭,就要先生个火。东陵皇,你来。”

“朕不会。”

“我知道你不会,我口头表述,你照我说的做就是了。”

……

一刻钟后。

“咳咳!这就是你说的指导?还以为你有多能耐,朕看你分明就是想要烧了朕的御膳房!”

半宸站在灶台前,脸上沾染了些许黑灰,被烟雾呛得直咳嗽。

“陛下,淡定。我知道这火势很旺,若是不这么旺,又怎么能促成你的狼狈?”

“你为何要让朕狼狈?存心想要让朕丢脸?”

“非也。”颜天真气定神闲道,“反正你这灰头土脸的样子,只有我们二人和丹儿看得到,又不会让旁人看见,担心什么?”

“你要朕这副鬼样子去见丹儿?开什么玩笑,这路上万一遇到别人……”

“你就不能下个令让人把她带过来吗?”颜天真翻了个白眼,“你们这些君主,治理国家倒是井井有条,碰上情爱之事,就跟缺心眼似的,东陵皇,你简直比北昱皇看上去还要幼稚。”

“你居然拿着朕那个毛头小子比较……”

“好了,好了,咱们不争了。洗菜,倒油热锅,准备炒菜。”

“朕从来没做过这些,若是很难吃怎么办?”

“不打紧不打紧,要的只是心意,可不是味道。”

“……”

凤栖宫内,赵丹儿坐在床榻之上,毫无睡意。

她这寝宫外被包围了,这下她要如何脱身?

陛下是不是已经知晓了她的意图,这才比她更快了一步,阻拦她离宫的脚步。

陛下啊陛下,你就一定要强迫么?是想把咱们多年的情谊消耗殆尽吗?

既然你并不想尊重我,那也就别怪我想办法对付你了。

赵丹儿正思索着,忽听寝殿外响起了脚步声。

下一刻,贴身宫女的声音传入耳膜——

“皇后娘娘,陛下派人来请您去御膳房。”

赵丹儿顿时疑惑。

这个时间去御膳房做甚?

他不是说有刺客吗?还有闲情逸致去御膳房。

刺客一事,果然是他胡编出来的瞎话。

赵丹儿站起了身,道:“好,本宫这就去。”

出了凤栖宫,贴身宫女便止步了。

“娘娘,陛下说了,只能您独自前去,任何人不许跟着,奴婢就不跟着你了,娘娘自个儿快些去。”

赵丹儿闻言,没有多问,迈出了脚步。

如此神秘……

难不成是要跟她谈判?

迈着轻快的步伐走向御膳房,远远地就看见御膳房那一处灯火通明,还冒着烟火。

走的近些了,依稀看见厨房内两道人影在忙碌。

“对,就这样翻炒,动作再快点,千万别给糊了。”

“少放点盐啊,一次一大勺下去,要咸死的,抖一抖就好。”

“多加点水,多加点水。”

“行了,可以出锅了。”

“这卖相真是难看啊……不过也无妨,能吃就行。”

这是——良玉妹妹的声音?

赵丹儿心中顿时觉得更疑惑了。

等她走到了窗口边上,往厨房里看去的那一瞬间,不禁瞪大了眼。

半宸在干什么?

一边咳嗽一边擦汗,一边笨拙地敲锅铲。

幸好他咳嗽是朝着旁边咳的,没有对着锅里。

空气中,依稀有辣椒的味道,他正是因为翻炒着辣椒,才被呛得难受。

凤云渺可没他狼狈,站在角落里,注视着面前的一锅汤。

颜天真倚在门框边上,被辣椒呛得打了个喷嚏。

半宸做的那两道菜,是麻辣牛肉土豆丝和麻辣椒盐虾仁。

赵丹儿喜欢的菜色不少,而且嗜辣。

这两道菜,就是辣菜里她比较喜欢的两道。

赵丹儿显然也闻出了些许熟悉的味道,还带着那么一丝丝的……焦味。

“你们……这是在干什么?”她终究没忍住出了声,“陛下今夜是怎么了?竟会跑来厨房自己做菜,明日太阳升起的方向不知道会不会正常,没准是从西边。”

“咳!你来了。”半宸举起了手中的锅铲,指着厨房外的石桌,“你先去那儿坐罢,桌上有上好的花雕酒。下酒菜就快好了。”

赵丹儿:“……”

虽然不知道半宸唱的是哪一出,她却还是依着他的意思,走到了石桌边上坐下。

半宸将锅里的菜捞进了盘子里,动作十分生涩滑稽。

若不是今夜亲自体会了一番,他竟然不知道烧菜比练武还难。

眼花缭乱的刀法与剑法都难不倒他,一把锅铲都拿不利索,翻来覆去就那么几个动作还练不好。

平日里他对御厨百般挑剔,此刻才知做饭烧菜不容易。

望着摆在眼前的两盘菜,看起来——就不怎么好吃。

“天真,鱼头汤炖好了,我盛一碗给你喝。”

凤云渺的声音自右侧响起。

半宸转过头,便看见凤云渺已经拿了一只碗打汤,打好了之后端到颜天真面前,“尝尝味道如何。”

颜天真用汤匙舀了一勺,拿到唇边抿了一口,夸赞道:“蛮好喝的,你这记性可真好,我只教了你一遍就会了。”

半宸见此,瞥了一眼桌上的两道菜。

等会儿,丹儿会不会夸奖他?

如此想着,他便拿了两双筷子,一手端起一盘菜走到了房门外,在石桌边上坐下,将两盘菜搁在了桌面上。

“噗嗤——”

此刻与半宸之间的距离近,赵丹儿便能清晰地看见他脸上的灰印子,顿时有些忍俊不禁。

“陛下今夜似乎有些古怪……好端端的怎么就想做菜了?”

赵丹儿说着,瞥了一眼桌上的两盘菜。

“臣妾与陛下这么熟悉了,就不阿谀奉承了,这两盘菜……卖相实在是难看呐。陛下是不是太闲了?才想着要下厨来找乐子。”

“看着不好看,吃起来未必差。”半宸面无表情道,“丹儿不如尝尝。”

“嗯,陛下亲自做的,我自然应该赏脸。”

赵丹儿说着,夹了一块虾仁放入口中。

入口的那一瞬间,眼角抽动了一下。

辣与咸与苦的结合……

她忍着没喷出来,咽下去了。

半宸连忙询问,“如何?”

“一言难尽。”赵丹儿说着,朝着厨房里的人道,“太子殿下,汤能分我一碗吗?”

喝点鱼汤,应该能压一压口中的不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