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9章 朕答应你/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若是半宸丝毫不惧怕鸳鸯劫,干脆地答应下来,你认为丹儿会不会选择相信他?并且留下来。”

“还是很难说呢,我倒是希望半宸能够如愿,这么一来,按照协议,他就得把造楼船的图纸给我。”

他关心的是,最终能不能拿到造船术的图纸。

他可没有闲心思去管别人的家务事。

谁让半宸蛮不讲理,强行留人?要不是看在楼船图纸的份上,早就想跟他翻脸了。

颜天真与他所在意的却不同,她希望赵丹儿将来的日子能够顺心如意。

“云渺,我少有关系很好的女性朋友,赵丹儿算一个,我在东陵国的时候得到她不少照顾,因此,我也十分希望她能有一个圆满家庭,她若是真的远走,独自去浪迹天涯……她得到了自由,却会失去更多。如果她对半宸也是有情,却不曾发觉,实在是太可惜。”

颜天真说到这儿,叹息一声,“毕竟他们两人的情况与寻常夫妇不同,从小到大被父母灌注的思想也都是不正确的,如今,是半宸先表明了心意,丹儿并未果断拒绝,只是保持怀疑态度,这说明——她并不是排斥半宸,只是信不过他的诚意。”

不是不喜欢,而是不信任。

要是错过……等以后察觉了,会不会留下遗憾呢。

有必要叫醒赵丹儿,莫要总是沉寂在过去,母亲被父亲辜负的那段回忆,她不甘愿像寻常女子那样相夫教子,是因为她从来都信不过任何一个男子。

“他们二人的事,只能随缘。”凤云渺牵过了她的手,走向御膳房,“我们继续包饺子去。”

……

“皇后娘娘请放心,陛下并无大碍,之所以昏迷,可能是情绪不稳造成的,陛下最近是否有什么烦心事?”

半宸的寝宫之内,御医坐在床沿边替他把脉,朝着赵丹儿询问道。

赵丹儿道:“或许是因为政务烦忧,没有大碍就好,是否需要给陛下开一副药方?”

“陛下的情况,并不需要吃药,皇后娘娘要嘱咐陛下,不可情绪过激。”

“本宫知道了,你退下吧。”

赵丹儿摆了摆手,将太医遣退。

太医离开之后,她转头望着躺在榻上的半宸,轻轻叹息了一声。

不可情绪过激?

原来他是被气昏头了么。

是她的言语太过分,他这才被气晕。

与他相识这么些年,还从没见过有哪件事情可以把他气昏头。

他先前对自己说的那些话,都是真心实意吗?

她真的不能完全相信……

母亲的经历就浮现在眼前,母亲的嘱咐也回响在脑海中。

母亲说,万万不可轻信男子,男子想讨你欢心的时候,能够作出种种承诺,净挑好听的说,真的在一起之后,种种缺陷都会暴露出来。

负心薄幸,风流多情……世间男子大多都是如此。

半宸或许不算个风流人,因为他之前对女子并不感兴趣,可他现在似乎突然开窍,那就难保他以后会不会左拥右抱。

不过,他是一国之君,后宫佳丽无数,哪怕是左拥右抱,那不也是正常的吗?

可她就是无法接受与这样的人在一起过日子。

人的心只有一颗,怎么就能分给许多人?她若是真的接受了他,最终却被辜负,她并不能忍受。就算她能对男子动情,也不该对一个君王动情。

相夫教子这四个字,从不曾出现在她的脑海中。

若是真要过得那么憋屈,这个皇后不当也罢。

赵丹儿的心思百转千回,耳畔突然想起了半宸的一声轻唤。

“丹儿。”

赵丹儿闻声,转过了头,“陛下醒了,现在感觉如何?”

半宸从床榻上坐起了身,“还能有什么感觉?朕又没病,御医说了些什么?”

“说你是情绪不稳,这才导致昏迷。”赵丹儿撇了撇嘴。

“朕居然是被你给气昏头的,你倒是挺有本事,在过去的岁月里,朕碰上麻烦事,你从来都不会气昏头,除了你之外,恐怕没人有这个本事。”

“陛下这话,是在夸奖我还是在数落我?”赵丹儿面无表情道,“既然陛下醒了,那咱们就来谈谈正事。”

“正事?”

“我想离开。”赵丹儿开门见山道,“陛下先前不是说,对我是真心的吗?既然如此,是否应该尊重我的意愿,我若是不想留下,你要强留吗?我想离开这皇宫,你会允许吗。”

半宸这一回倒是没有立即变脸,同样面无表情道:“你对这皇宫里没有一丝留恋了吗?”

“话也不是这样说的,只是我呆在这里太久,我有些烦。”赵丹儿的语气毫无波澜,“就算我对你会有些不舍,这也并不代表我能够克服心里的压力,给你生儿育女。”

“那就先不生,等你什么时候乐意了再说。”半宸迅速接过话,“留下来,朕会让你感受到诚意的。难道你真的一点点机会都不愿意给?朕在你心中就那么不靠谱吗?”

“作为兄弟,你是靠谱的,但是作为夫君,这其中意义不同,你我之间的关系变了味道,你让我怎么能轻易接受?”

“那你想要如何?你倒是提个要求,看看朕能不能做到,你总该考验考验朕。”

“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有什么问题大可问,不用顾虑。”

“你是一国之君,有着三宫六院,从前你有心理障碍,不愿意接触女子,但是如今你能克服了,以后必然就要雨露均沾,光是这一点我就无法接受了。”

赵丹儿顿了顿,又道,“我知道你是皇帝,你有权左拥右抱,可我偏偏就讨厌这一点,我要是沦落成你众多女人当中的一个,这辈子就算白活了,我赵丹儿从小就立誓,要活得与众不同,绝对不能像寻常女子那般憋屈,与人共侍一夫这种事,打死不干。”

“原来你在担忧这一个问题。”半宸脸上不见半丝恼怒,反而笑道,“丹儿,这个问题你真的不用担心,你对朕而言,是与众不同的,你我之间,是旁人无法插足的,我们彼此守着对方的不少秘密,我们之间的关系,很独特。”

“陛下现在说得好听,又怎么能确保以后不会变心?”

“那你究竟想要如何?你倒是说。”

“在陛下昏迷之后,南旭太子告诉我一件事。他说,这世间有一对情蛊,名唤鸳鸯劫……”

赵丹儿将情蛊的具体作用,详细地告知半宸,很不意外地看见他脸上出现了惊讶的神色。

“还真没听说过这种东西,实在不公平。”半宸眉头微蹙,“就算是要拿来约束夫妻双方,也应该公平一些,惩罚应该等同才对。”

“是有点不公平,但这就是事实。”赵丹儿道,“明知道不公平,陛下愿不愿意为了我,种上这个情蛊。”

“那丹儿,你若是红杏出墙去偷汉子……”

“陛下这意思是信不过我。”赵丹儿挑眉,“所以,陛下觉得不公平,便不愿意。对么?”

“……”

片刻的静默之后,半宸道:“如果这是你的条件,那么朕答应你。”

赵丹儿有些意外,“你——答应?”

她以为他至少也要考虑很久。

但他只是考虑了小片刻时间,便尽快作出了决定。

“朕若是不答应,就留不下你了。”半宸颇为平静道,“朕既然说了,只想跟你一人过日子,那就要信守承诺,而不是单纯说说而已,朕知道你多疑又谨慎,想让你放心,朕既然没想过要与别人亲近,又为何要惧怕鸳鸯劫的作用?”

“……”

这下子赵丹儿可接不上话了。

原本觉得,若是半宸不同意,她可以有足够的理由离开。

可是现在……

他都同意了,她若是还想离开,他必然会觉得自己被耍了。

听他同意的那一刻,她的内心是有些波澜的。

他们之间的关系,本该是夫妇,却成了兄弟,如今……真的就要变成夫妇了吗?

“当然,现在就去把那东西拿来。”半宸趁热打铁,“为了让你放心,可以立马用上,朕绝不反悔。”

什么狗屁的鸳鸯劫,压根难不倒他。

赵丹儿回过了神,道:“那东西我没有,凤云渺才有。”

“那就去问他讨过来。”半宸道,“朕拿造船术的图纸去跟他换,他一定会同意的。”

赵丹儿微讶,“陛下这么轻易就要拿出楼船图纸吗?”

“朕答应过他,只要能帮朕留住你,图纸给他不成问题,虽说是国家机密,但他做了保证,绝不泄露出去。”

这一次,的确是应该感谢凤云渺与颜天真。

他们说,对待赵丹儿绝不能用强,否则只会将她越推越远。

这一点他一直铭记在心,哪怕赵丹儿说出让他多么生气的话,他也忍耐着,让着。

毕竟他是个男子,赵丹儿再怎么爷们,终归也是个女子。

他还是应该多多忍让,这是他的皇后,不是外人,怎么能与她在气势上争高低。

争过了,她就跑了。到时后悔都来不及。

凤云渺道,气势是留给外人的,耐心与宽容,是留给自家媳妇的。

难怪他能把他那太子妃哄得心花怒放。

可见凤云渺这厮搞定女人确实很有一手。

“陛下,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想问你。”

“你问。”

“你对我的感觉,是从何时开始不同的?这么几年来,从没见你有过什么暧昧言语,为何会突然……”

“从你想要离开的那一刻。”半宸很快接上了话,“朕真的不愿意你离开,一想到你要从朕的人生中消失,就觉得心里空落落的,朕与你之间,绝对不是只有兄弟情那么简单,朕也把你当做亲人,你我之间真的错过太多太多时间了……”

赵丹儿不语。

错过太多时间了吗?

五年了,人这一辈子能有几个五年。

若是早个两三年,他就能发现自己的心意,他们现在……没准就是正常夫妇的模样?

她不知道将来愿不愿意为他孕育子嗣。

但她知道,今夜听半宸说了这么多,她的内心是有触动的。

如果她和半宸,能一直相伴下去,没有任何阿猫阿狗前来插足,想想也不觉得吃亏。

“事不宜迟,朕现在就去找凤云渺。”

半宸说着,掀开被褥下了榻,迅速穿上了鞋。

“陛下,别这么着急,都这么晚了,不如等明天?”

“不用等了,反正朕不觉得困,他们应该还没睡下,朕记得,与你在御膳房外交谈的时候,他们似乎在里头做点心吃,朕昏迷了有多久?他们是不是还在御膳房?”

“你昏迷没多久,他们或许还在。”

“那就好,既然都清醒着,就趁早把事解决。”

穿戴整齐之后,半宸拉着赵丹儿迅速前往御膳房。

御膳房之内,依然是灯火通明,有烟火之气。

颜天真才把饺子从锅里捞上来,正准备吃,就听见御膳房外响起急促的奔跑声,抬头一看,正是半宸与赵丹儿。

半宸这厮不是昏过去了吗?醒得这么快。

“凤云渺,朕有事和你谈谈。”半宸说着,已经走到了凤云渺的面前,“朕之前与你的协议,你可还记得?”

“自然记得。”凤云渺道,“协议的内容是,只要皇后怀上,你就要把造船术的图纸给我,不管生下的是男孩还是女孩。”

“现在不用等生孩子了,朕可以立即就给你。”半宸道,“你拿情蛊来换,图纸朕也带来了。”

凤云渺:“……”

他哪来的情蛊跟他换。

看他一脸坚决的模样,倒是诚意十足。

若是拿不出这个东西,赵丹儿是否会觉得缺乏安全感,又不信任半宸了呢?

“愣着做什么?莫非你的那情蛊十分珍贵,朕拿楼船的图纸都不够换来吗?”半宸眯了眯眼,“你该不会心里在想着,要趁机跟朕提什么样的要求?你可别太过分了,这楼船图纸是国家机密,除此之外,你还想要什么?”

“东陵皇误会了,本宫可没想要趁机提条件。”凤云渺道,“是这样的,东陵皇突然做出的决定,让本宫觉得有些意外罢了,那东西我并未带在身上,在我的住所,夜已经深了,咱们明早再来谈,可好?”

“朕觉得现在就能解决,咱们立即前去你的住处。”

“东陵皇,我们在吃点心呢,你就一定要如此急切吗?”颜天真连忙道,“今天夜里我们还是要住在皇宫,又不会给跑了,你着什么急呢?我说明早就明早。”

凤云渺并未如实告知,他手上没有情蛊。

可见他有其他的想法,拖到明早,是一出缓兵之计。

“罢了陛下,都这么晚了,你看他们才煮好了东西在吃,又何必这么急不可耐。就等明天早上罢。”

“那好,既然丹儿都这么说了,我们明早再来做交易。”

半宸与赵丹儿离开之后,颜天真才转过头询问凤云渺,“你是如何打算的?咱们根本就没有这东西。”

“咱们确实没有,但是,他们也从来没有见过情蛊,也不会懂得分辨真假。”凤云渺笑了笑,“其实他们之间根本不需要用到情蛊,只是心理作用罢了,他们之间的关系原本就很特殊,确定心意之后,更加不会背叛,因为在他们心里,对方是无人可取代的。”

赵丹儿要是连半宸都看不上,更看不上其他人了。

同理,半宸要是连赵丹儿都看不上,就更别指望有其他女子能让他动心。

情蛊用不用,都是无关紧要的,有也好,没有也罢。

“为了让他们都能放下心,并且不再来烦我,我有必要忽悠忽悠他们。”凤云渺慢条斯理道,“明日随便找两颗糖给他们吃了得了,若是以后他们发现了,并且已经生了娃娃,就不会来找我算账了,毕竟我与半宸原本的协议就是赵丹儿怀上之后,他把图纸给我。我看他将来还能想出什么理由来骂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