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0章 一个个脾气比朕还大(一更)/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颜天真想了想,道,“也成。”

丹儿与半宸之间存在的问题其实并不大,她只是不愿意去信任。

情蛊的约束,能够带给她安全感,让她不信也得信。

因此,在她还没有彻底确定心意之前,云渺必须拿出‘情蛊’,才能够让她放心,让她坚定地认为,半宸将来不会背叛她,也不敢背叛她。

等这对帝后的感情稳定下来之后,再告知他们真相,有没有情蛊,根本就无关紧要了。

“天真,其实你我二人之间,也不需要靠这个东西来约束,我当初之所以拿出这个东西,便是为了让你看见我的诚意。”耳畔响起了凤云渺的声音,“当时,你心中必定也有些触动吧?”

“当然。”颜天真眉头微挑,“你拿出这东西的时候,我是有些惊讶的,其实我一直以来都十分信任你,就算不用情蛊,也无妨。”

凤云渺唇角轻扬,伸手轻抚着她的乌发,“赶紧吃饺子吧,时辰不早了,吃完咱们就要回去歇息。”

“嗯。”

……

“陛下,已经到凤栖宫外了,我这就要进去了,你也回寝宫去歇息罢。”

赵丹儿本想离开御膳房之后就与半宸各自回寝宫,哪知道半宸非说要送她到寝宫之外,她也就应下了。

“丹儿,朕的寝宫离这里也有些远,走过去还得走上好一会儿,朕懒得走了,今夜就在你这凤栖宫睡。可好?”

听着半宸的要求,赵丹儿唇角一抽,“陛下,你这是在跟我耍赖吗?方才离开御膳房的时候,我让你回宫去歇息,你非要跟来,现在到了我寝宫门口,又不想走了?”

“你我从前不是也一起同榻而眠吗?你是朕的皇后,朕在你这里歇息有何不可?”半宸理直气壮道,“莫非你是害怕朕会对你做什么?”

“我怎么可能会怕?”赵丹儿‘嘁’了一声,“你想进来就进来罢。”

自从半宸她诉说心意之后,她对他似乎多了一丝——提防。

从前与他称兄道弟的时候,二人还是要装作帝后情深的样子,在同一张榻上过夜,一人各占一半床,脑海之中都不会有任何遐想。

可是现在,她却有些担心被他揩油了。

毕竟心态与从前不同,又怎么能指望对方循规蹈矩。

他最好——不要乱来。

想到这,她率先迈出了脚步,走进了寝殿之内。

半宸连忙跟了上去。

如同从前那样,二人自然而然地走到了床榻边,褪下了外衣,身着中衣,一起躺了上去。

赵丹儿原本睡在里侧,却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转头朝着半宸道:“陛下,你睡里边,我要睡在外边。”

她靠着床沿,这样也能预防他有什么动作,她好迅速逃脱。

半宸对待她提出的要求,没有半分抗拒,往床的里侧挪去。

赵丹儿在外侧躺下,盖好了被褥,这才闭上了眼。

空气中静得只能听见呼吸声。

赵丹儿却发现自己的心情并不比从前轻松。

突然察觉到有一只手搭上了她的肩,她立即就惊醒,转头望着身旁的人,“做什么?”

“你睡得太靠外了,这要是一不留神翻了个身,就要滚到地上去了,能不能往里挪一些?”半宸说着,也不等她回复,就将她往里侧拉扯。

“好了好了!就这样,不用再往里挪。多谢陛下关心了,我绝不会掉到地上去的。”

赵丹儿翻了个身,背对着半宸。

半宸见此,自然也意识到了她在提防自己,什么也没说,靠近了床的里侧,注视着她的背影。

赵丹儿,迟早有一天要让你放下戒心。

朕就不信了,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你还不会动容。

除非你铁石心肠。

如此想着,他也闭上了眼眸。

一夜就这么过去。

第二日,赵丹儿率先醒了过来,一转头就看见睡颜静谧的半宸。

这厮——其实长得也挺好看的。

因为她一直不喜欢男人,因此,再好看的男人她都没心思去欣赏,好看有什么用?越是好看越会骗人。

南旭国第一美男凤云渺站在她面前,这心里也不会起什么波澜,她自认为能够抵抗世间男色。

今日难得正经地欣赏起半宸的容貌,这才觉得确实好看。

她很快收回了视线,转身下榻,去拿挂在屏风上的外衣。

穿好了外衣,准备系腰带的时候,冷不防肩上多出了一只手,“丹儿,帮朕更衣。”

赵丹儿面无表情地将那只手拂开,“自己穿。”

半宸:“……”

从前早起的时候,她还会帮着更衣的,如今……

罢了。

二人穿戴整齐之后,半宸道:“咱们现在就去找凤云渺。”

说着,扯过赵丹儿便走。

“陛下,你这么着急前去,若是他们还没有睡醒……”

“那就把他们叫起来。”

“……”

而等他们到了凤云渺的歇息处时,凤云渺与颜天真也早起了,正坐在一起吃早点。

半宸走上前,从衣袖口袋中掏出了一张图纸,握在手心里,“凤云渺,这是你要的图纸,朕带来了,朕要的东西在何处?”

“东陵皇来得还真是早啊。你要的东西,本宫也给你准备好了,稍等。”凤云渺说着,也从怀中掏出了一个扁圆形的锦盒,搁在了桌子上,“东陵皇,请看。”

半宸拿过了那个小盒,打开一看,是两粒五彩药丸。

“这就是你们所说的情蛊吗?蛊的形态难道不是长得像虫子?朕从前听说过,有的像甲虫,有的像蚂蚁,有的像蜘蛛,有的像……”

“东陵皇说这话,可就显得没见识了。”凤云渺轻轻摇了摇头,“我见识过的比你多,难道我还会不清楚吗?蛊的形态有很多,绝大部分长得都像虫子,但,也有药丸形状的。你别看这两颗药丸是静态的,其实,也是活的呢。”

“活的?”半宸额头上的筋似乎跳动了一下,“怎么就是活的了?你倒是解释解释。”

“活体被包裹在药丸之内,处于休眠期,很小很小,服用下去之后,便会寄宿在你的体内,你所吃下去的食物,有一部分养分会被蛊吸收,促成他的长大,这也称之为——养蛊。不过你们大可放心,不会对人体健康产生什么影响,本宫和太子妃也都用上了,活生生的例子就摆在眼前,东陵皇还担心什么呢?”

“此话当真?”半宸依然有些不确信,将一颗药丸捏在手中,“朕能不能把它掰开?看看里面的活体?”

“不行。”

“住手。”

颜天真与凤云渺异口同声,齐齐拧起眉头。

“说了里面的活体处于休眠期,个头十分小,也十分脆弱,你就这么把它掰开了,万一伤到了它,它死了,这颗药丸就彻底作废,你以为这情蛊的发明者为何要用药丸包裹活体,就是为了保证它的安危。”

“东陵皇实在孤陋寡闻,你若是真的那么不确信,不如找两个人来试一试,不过,我可告诉你了,我手上就只有这么一对,你若是找人试验了,我可就没有多余的给你,信或者不信,你自己看着办。”

颜天真与凤云渺一人一句,颇为理直气壮。

“难不成东陵皇还担心我们害你?这是在你的地盘,害你对我们而言没有任何益处,再有,请东陵皇不要看轻我与丹儿之间的情谊,就算是看你不顺眼,我也不会害她,你若是不信,我就立个毒誓。”

“不用了不用了,本宫相信你。”赵丹儿连忙接过了话,“妹妹不要与他置气,他这个人多疑谨慎习惯了。”

赵丹儿说着,伸手便夺过了半宸手中的药丸。

“丹儿,朕只是想问问清楚而已。”

“是你自己要与人家做交易,现在半信半疑的也是你,陛下,你能不能果断些?”赵丹儿脸上流露出些许不满。

凤云渺趁机接了一句话,“东陵皇作为一国之君,谨慎一些也是在所难免的,东陵皇要是心存疑虑,也无妨,你把东西还给我们,图纸我们也不要了,吃过午饭之后就离宫,这笔交易不做也罢。”

“朕没说不做。”半宸磨了磨牙,“你们一个个的脾气比朕还大。”

“不做亏心事,自然声音大。”颜天真悠悠道,“反正决定权在陛下你手上,不如这样吧,这对情蛊我们送给你们,图纸先不要了,等丹儿生下继承人之后,陛下你再履行当初的协议内容,把楼船的图纸给我们,我这么做,可不是在让着你,我只是希望丹儿好,有情蛊约束你,你也就不敢违背对丹儿做出的承诺。”

“朕一言九鼎,哪会违背承诺。”半宸不咸不淡道,“既然太子妃这么说了,也好,就按照你所言,等丹儿生下继承人之后,朕再把图纸……”

“好什么好!”赵丹儿轻斥了一声,“陛下你这是白占人家便宜了!说好的要把图纸给人家,现在又拖延,你看看人家是什么胸怀,再看看你自己是什么胸怀?还一言九鼎呢,昨天夜里才决定的事,这会儿又要变卦……”

听着赵丹儿一通数落,半宸眼角抽搐了一下。

“罢了罢了,朕相信皇后与太子妃之间的情谊。太子妃必定是为了皇后好的,冲着这份友谊,朕信了。”

半宸说着,将手中的图纸甩给了凤云渺,“拿去。”

“多谢东陵皇。”凤云渺接过图纸,莞尔一笑。

半宸与赵丹儿将药丸吃了下去。

“千万别咬,直接咽下去就好。”颜天真提醒着。

二人将药丸吞入腹中,觉得舌尖有些甘甜。

“有点儿甜。”

“嗯。”

……

一日后。

“妹妹,真的不打算再多待两天吗?”迎风阁前,赵丹儿握着颜天真的手,“这才呆了两天就要走,我这心里还真是有点舍不得。”

颜天真笑道:“将来若是我出国游玩,咱们还是有见面的机会的,到那时我一定会多住几天。”

“那是自然,要是下次相会,你不与我多玩几天,我可就不高兴了。”赵丹儿说着,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又道,“对了,我送给你的那顶金冠,可别忘了带呀。”

“没忘记呢,装在行李中。”颜天真挑了挑眉,“希望我们在下次再见的时候,你已经小腹微隆。”

“去,别说些不正经的话,我还没想好到底要不要生。”赵丹儿撇了撇嘴,“自年少起,我就想要活得与众不同,我不想为了任何一个男子操劳,我一个人也过得来日子。”

“年轻的时候有这些想法不奇怪,但是以后岁数大了,总希望身边能有个伴,不至于寂寥,你不想操劳,简单啊,生孩子的事由你做,带孩子养孩子,全让他去,你跟他约法三章,你只负责生继承人,孩子成长的一切事务全由他包揽。考虑考虑。”

“这……”赵丹儿想了想,道,“再说吧,再说吧。”

------题外话------



晚点有二更哦~至少要九点以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