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4章 取暖(一更)/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凤伶俐说着,转身便奔向了第二间船舱,打开了船舱门一看,里面果然站满了人。

又继续往下走,打开了第三间船舱,同样站满了人,等候号令。

凤伶俐道:“都随我跳下水,去抓船底下那些家伙,最好不要有漏网之鱼。”

这要是换在平日里,众人听了号令之后,必定会响亮地回答一声是,而这次,为了不打草惊蛇,众人都不出声,只是齐齐点头。

凤伶俐带着所有人走出了船舱,就看见凤云渺提着一个篮子走上前来,那篮子里堆满了珠子,散发出柔和的淡绿色光晕。

近了,凤伶俐才看清那一颗颗珠子只有指甲盖般大小,都串着红绳。

“这是从九龙窟那堆珠宝里挖出来的,叫夜光海珠,只有在海底深处才能捞到,水里面光线不好,敌我不分,你们每个人手上带着一串,系牢了,下水之后才能分清敌人和自己人,明白吗?”

众人点头,有秩序地上前领取珠子,佩戴在手腕上。

别看这红绳只有面条那么粗,也十分牢固,不容易扯下,更不会脱落。

佩戴好之后,众人这才分散了开,在护栏后排列成一排。

凤云渺打了一个手势,众人便齐齐攀上了护栏。

同一时刻,船底下的人还不知自己的行踪暴露,依然在拿着手中的夜明珠,琢磨着船底的机关。

忽听周围响起无数落水声——

“扑通”

“扑通”

数不清的人影几乎是在同一瞬间齐齐落入水里,这令西宁国的死士们大感吃惊。

怎么就被发现了?!

被发现了也就罢了,更令人惊讶的在于上面竟然没有一点动静,聚集了这么一大群人跳下来,真是令人猝不及防。

死士们拿着手中的夜明珠,依稀可以看清周围又是一圈冒着绿光的小珠子迅速游动了过来。

那些都是人影!

在水下,为了区分敌人和自己人,身上总要佩戴一些可以代表身份的物件。

对方所佩戴的绿色珠子,只有指甲盖般大小,己方手上的夜明珠,大了好几倍,区别可不就明显了么。

扫了一眼绿色珠子的数量,至少也有四五十人,自己这边只有二十人。

人数悬殊太大了,硬拼绝对不划算。

可气的在于,在水底下不能说话,无法与自己人交流,领头的死士只能迅速作出决定,转身快速游开。

一边努力地游动着,一边挥舞着手上的夜明珠,失意其他人撤离。

然,佩戴着绿色小珠的侍卫哪里肯放人,纷纷游上前来,意图将死士全部包围。

船底下,一片混乱。

凤伶俐是最后一个跳水的,落水之时,手上还牵着一根长绳子。

这次要用的方法,就跟上次对付水寇的一样。

西宁国的这些死士,水下功夫未必就会比水寇好,水寇毕竟是常年打水仗的,而死士,在水底下的时间能有多长?

跳下水之后,他牵着绳索,挤到了人群之中,迅速缠住了一名死士的脚,再拉着绳子往下一个死士那里游移。

这种好比串珠子一样的擒敌手法,在水下算是极好用的,就算缠到了自己人,上岸之后放了也就是了。

众人齐心协力,加上凤伶俐的巧妙方法,很快便将二十名死士全部缠住。

“哗”

所有人齐齐破水而出,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

凤伶俐拿着绳索的尾端,朝着楼船上站岗的侍卫一抛!

侍卫迅速接过了绳子,快速往后拉扯,边上站着的人也都上前来帮忙,将水底下被缠着的一大串人全都拉了上来。

二十人,一个都没跑掉。

在水下斗了一番,被绳子缠住又挣扎了一番,此刻捞上岸,皆是筋疲力尽,再也没有力气可以反抗了。

“义父,全都在这里了。”

“做得不错,都去把身上的湿衣服换下来吧。”

“殿下,这些人应该怎么处置?”

“千万不要让他们死了。”凤云渺唇角轻扬,“每天按时给他们服用迷药,留神着不要让他们自尽,每日的刑罚和审讯也不能少,本宫就不信,二十个都是铁打的,没有一个愿意招供幕后主使。”

当今世道,要给一个人定罪,就必须得要有证据。

若是可以拿下好几个人的口供,让他们招认段枫眠,他便可以堂而皇之地找段枫眠的麻烦,嘲笑他这个一国之君的强盗行径。

段枫眠,你是想要私了这事呢,还是希望我将之公开,让你颜面扫地。

身为大国君主,就不信你不要脸。

凤云渺心中冷笑着,同时也在思索着,要向段枫眠索取怎样的赔偿。

忽听身后有脚步声响起,下一刻,一件黑色披风披在了肩上。

“云渺,外边冷,进船舱里去吧。”颜天真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凤云渺转过头,见她身上也批着厚实的披风,笑道:“抓贼呢,才结束,我们这就进去。”

说着,便牵过了颜天真藏在披风里的手。

接触到的那一瞬间,他微微蹙了蹙眉头,“你的手怎么这么凉?是身上穿得还不够多吗?”

“不能再穿了,不然得热死。”颜天真道,“其实我身上挺暖和的,就是这手的温度不够热。”

身上都有衣服包裹着,手是暴露在空气中的,凉点儿不也挺正常的。

凤云渺牵着她进了船舱之内,二人一同坐在了铺着狐裘的榻上。

入冬了,他们这船舱的地板上都是铺着毛毯的。

凤云渺用自己修长的双手包裹着颜天真的手,道:“我们从南旭国离开的时候,天气还没这么冷,收拾行李的时候,就忘记带上汤婆子……”

说着,他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九龙窟的那些财宝里,我似乎有看到过汤婆子,我让人去取来,你可以随时抱着暖手。”

“这都要睡了,不需要那东西,明天再说呗。”颜天真道,“我真不冷,你看时辰也不早了,直接就寝吧,被窝里面多暖和。”

“也是。”凤云渺轻挑眉头,“那就歇息吧。”

二人褪去了外衣躺进了被褥中,身躯紧贴着,不一会儿就感觉到了暖和。

“天真。我还有个取暖的好法子,不知你有没有兴趣。”

“什么?”

“热身运动,出点汗就不冷了,现在就可以……”

“我还以为你想到什么好法子,原来你是这个意思,我要睡觉了。”颜天真翻了个身,背对着他。

热身运动……说得那么含蓄。

而凤云渺似乎不打算就这么睡了,修长的指节直接探进了她的衣襟内。

“天真,我知道你冷,是为了不让我担心,你才非要说自己不冷,我知道你一向就是如此善解人意,可握着你冰凉的手,我这心里还是挺不好受的,所以——我们一同来取暖。”

颜天真抓住他不安分的手,“你的理由还真是多,你都不困的吗?我困了。”

“那你睡,帮你取暖的事交给我就好。”

“……”

“不要拒绝。”

“无赖啊你。”

“那也只是对你耍无赖。”

“……”

一夜好梦。

这一日,又是一个好晴天。

巨大的画舫之内,想起男子的低斥着——

“废物!一个都没回来,是全死了吗?”

段枫眠今早从榻上醒来,原本以为派出去的死士会有人回来,禀告行动的过程,却没想到,无一人归来。

一整夜过去,都没一个人回来,那么,他几乎可以确定他们都回不来。

船底下的武器,就那么厉害吗?

“陛下消消气,说不定他们今天会回来的。”绿袖端着茶上前了,柔声安慰着。

“你用不着安慰朕,朕知道他们回来的希望渺茫。”段枫眠阴沉着脸,“第一次派的人太少,全损失了也不奇怪,这一次派的人不算少了,竟然还是一个都回不来,难道全都中招了吗?”

原本想着,这一群人,可以有几个人先去试探试探那武器,要是出了意外,其他人必定也不会蠢着上前送死,总来得及逃。

无人回来报告经过,那么他也就白白折损了人手,而且至今,还对那船底下的机关一无所知。

“陛下,可别怪我多嘴。”绿袖道,“那些死士,可都是精心训练出来的,全没了,这是陛下的损失,某个人就只会怂恿着陛下去冒险,他自己倒是没有一点损失,难道他自己手底下就没几个人能用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