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3章 一直陪伴在身边(二更)/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吃着锅里的,看着盆里的,这种行为可不太好啊。”

凤云渺冰凉的声线在空气中响起,“西宁皇这心可真是大,也不知道能装下几个人。”

听着凤云渺的讥讽,段枫眠淡淡道:“朕没有心情跟你斗嘴了,你也莫要来取笑朕。”

“嘴巴是长在我身上的,我想怎么说,轮得到你来管吗。”凤云渺轻嗤了一声,“段枫眠,本宫已经给了你很大的面子,只为了不想破坏友国关系,本宫也只会给你这么一次面子。因为天真说过,凡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毕竟是友国,不能让对方太过难堪,本宫是看在她的面子上,给你留点颜面,否则,你以为只是两千万两白银就能解决?”

“你这是在警告朕吗?”

“当然是警告你,不要再对天真有任何不该有的想法,倘若西宁国不是南旭国的友国,本宫一定会把这些口供全都流传出去,让你丢脸丢到姥姥家,本宫不是个喜欢挑事的人,但本宫十分讨厌有人不知好歹地想要来抢本宫的东西,抢人更加不可容忍。”

段枫眠之前想要抢的,何止九龙窟的财宝?

他对颜天真也是肖想了许久的。

此刻颜天真不在,凤云渺便直说了,“你虽然是一国之君,在她眼里,与人渣也无甚差别,你是否觉得争夺别人的东西能够获得快感?贪得无厌,见色起意,狂妄自负,你可知,一个人的自信千万不要大过自己的能力,否则就得吃教训了。”

被凤云渺数落了一通,段枫眠冷哼了一声,“这一次,朕的确是失败了,但也不需要你来教朕大道理,至于天真……”

提及颜天真,段枫眠的语气柔和了一些,“朕已经有绿袖了,如果不是因为这一次差点失去了绿袖,朕还意识不到她在朕的心中有怎样的地位,朕不会再对天真有什么非分之想了,因为这世上不会有任何一个女子比绿袖对朕更好,朕应该重视一个永远不会背弃朕的女子,她的感情,无关朕的地位权利,这很难得。”

他有后宫佳丽成群,但是那些女子,喜欢的不仅仅是他,更多的是他的财富和权利地位,她们讨好他,也不过是为了巩固自身地位,享尽富贵荣华。

绿袖不一样,她什么都不在乎,只是在乎他这个人,她也怕死,但危险来临之时,她愿意为了他而牺牲。

他有那么多女人,有几个人能做到这一点?

除了绿袖之外,他再也看不到谁有这样的真诚。

他应该重视这样的女子,否则就是他的损失。

他风流花心,喜新厌旧,但是从今以后,他再也不会对绿袖产生“厌倦”“腻味”的情绪了。

绿袖,会一直一直在他心里。

“最好是像你说的这样。”凤云渺清冷的声音传入耳膜,“你能知道珍惜真心对你好的女子,说明你还不是蠢到无可救药。”

“你别再奚落朕了,朕说过,不想再跟你吵。从今往后,你我井水不犯河水,最好能不相见就不相见。”

“本宫求之不得,你以为本宫稀罕看见你。”

凤云渺冷哼一声,转身离开了船舱。

……

“肖洁,她的情况怎么样?”

“已经脱离危险了,不过身体还是十分虚弱,需要大补。”

肖洁已经为绿袖针灸完毕,起身道,“我现在就去写一副药方,每日都需要按照药方吃药,这药不能断,至于能不能像正常人那样行走,那就要看她的运气了,说不定养一养,几年后也能行动。”

“咳……我……是废了吗?”躺在软榻上的绿袖睁开眼睛,说话都有气无力,“好痛……”

“知道痛就别乱动了。”颜天真坐在床沿边上,安慰道,“能保住性命,就是不幸中的万幸,南弦那一掌打断了你身上的多处经脉,你有很严重的内伤,需要调理。”

“那我这一辈子都要当个残废吗?”

“为什么要想得这么消极?你才重伤醒过来,身体没有得到任何回复,你当然会觉得使不上力气,你需要大补,补了一段时间之后,再看看情况,你要熬个几年,不能太急躁,段枫眠一定会找人伺候你,不用担心。”

“我这副伤残的样子,只怕是会被陛下嫌弃。”绿袖苦笑道,“我以后再也不能跳舞了,也不能像正常人那样行走,我自己都嫌弃自己……”

“胡说什么呢?跳舞有那么重要吗?”

“陛下最喜欢看歌舞,而我最好的才艺就是歌舞,如果我丧失了这个才艺,那我……”

“放心吧,他应该不会介意。”颜天真打断绿袖的话,“这一点我可以跟你保证,如果他因为你不会跳舞就嫌弃你,那你真的是白白救他。”

“我……就算真的是这样,我也不会后悔救陛下的。”

“你为他所付出的,他看在眼里,就算他再怎么喜新厌旧,他心里也会记得,在危难关头,有一个女子会不顾性命地挡在他的面前,就凭这一点,他都必须要照顾你,请人把你给伺候好了。”

颜天真顿了顿,又道,“我依稀记得,我们在搬运九龙窟的财宝时,有一些密封保存的干货药品,好像是有几株灵芝,也不知道有多少个年头,这灵芝应该是岁数越大越好,我不太识货,但我想九龙窟里的东西几乎都是好货,送一株灵芝给你。”

说到这里,颜天真趴下了身,在绿袖的耳畔轻语,“算是你向我们告密应得的酬劳,救你是无条件的,给你提供帮助也是无条件的。”

这话,只有他们两人能听得见。

她是怕这船板的隔音效果不太好,因此要凑到绿袖耳边去说。

“既然如此,那就多谢太子妃了,我不客气了。”绿袖说到这,虚弱一笑,“太子妃的胸怀,我真是比不上,我当初还十分嫉妒你,现在想想,真是惭愧,这一次陛下能摆脱了南弦那个小人,也要多亏了你们……”

“用不着给我戴高帽子,我没你说的那么好。”颜天真笑了笑,“人嘛,有嫉妒心也是正常的,你虽然看我不顺眼,可你也没做过害我的事,那我就不必要记恨你了,现在这世道能有几个高尚的人?咱们都不是好人,但也不能做太恶毒的人,该狠则狠,该善待人时也要善待。”

“我还是要谢谢太子妃。”

“那我就接受了你这一声谢,但愿你这身体能够好转起来,不过,你需要记住一点,你这伤是要养很久很久的,至于有多久,谁也说不上来,这以后的日子里,不可自暴自弃,没了才艺就罢了,别太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绿袖点了点头。

“记住我的话就好,我有点饿,要去吃些东西,失陪了。”

颜天真转身离开,打开船舱门的时候,竟然看见段枫眠站在外头。

二人对视着,颜天真客套般地笑了笑,“你应该好好安慰她。”

言罢,越过段枫眠走开了。

“西宁皇,药方我已经开好了,按照我上边写的抓药吃,每天都要吃,不可断开。”

肖洁嘱咐了几句过后,也离开了船舱,将空间留给了段枫眠和绿袖二人。

绿袖眼见着段枫眠走近,目光有些湿润,“陛下,我再也不能跳舞给你看了……”

“没关系,跳舞有什么重要的,你还活着就够了。”

段枫眠伸手抚上她的眼角,“不要掉眼泪,朕已经丝毫不介意你会不会跳舞了,你的舞姿在朕的脑海里,朕都不在意了,你更加不能在意。对了,回宫之后,朕就下令册封你为妃。”

“不,我不想做娘娘。”绿袖摇头,“陛下曾经说过,后宫里的妃嫔都是花瓶,我自认为与她们不同,不想成为她们之中的一份子。”

“封妃之后,你才能更理所应当享受优待啊,你放心,就算你成了妃嫔,也与其他妃嫔不同,在朕的心里你还是最特殊的,不会被人取代。”

“真的吗?”

“真的,绿袖,朕想让你一直陪伴在身边,不要离去。”

……

楼船上的二十名西宁国死士回到了画舫之上,段枫眠下令斩杀了其中五人,剩余的十五人,则命御医救治,并且一一给了赏赐。

那五人,便是写下口供的五人。

他知道他们是挨不住残酷的刑罚,一般人都撑不过去,但他依然不会留下他们的性命。

在他看来,另外十五人,在经受残酷折磨之下还能强撑着不写下口供,才是真正骨头硬的死忠。

南旭国的楼船,已经行驶开了。

段枫眠也命令手下,将画舫掉头,行驶回国内。

两国的船相背而行,很快便互相看不到踪影。

“那姑娘多好啊,可惜就是眼神不好,命苦啊。”

“何止眼神不好啊?我还觉得她精神不好呢,好不容易捡回来一条命,她竟然在感叹着,说怕是自己今后跳不了舞,不能博取西宁皇的开心,你说她这脑子里是怎么想的?她就不知道为了自己而活,这一辈子都为了一个男人活着,真没劲。”

“还是咱们太子妃有魄力,太子妃说,要是殿下敢一心二用,一脚就能把他飞到天际,那位绿袖姑娘,要是有咱们太子妃一半的魄力,那也算是有个性了,只可惜她太没个性,无私奉献,换我,我才不这么傻呢。”

肖家两姐妹与小莹一边剥着桂圆干,一边议论着。

“太子妃说,贤妻就要会驯夫,我以后的夫君,要是敢不听我的话,出去鬼混,我就给他的饭菜里下毒,毒他个半身不遂,不对,我要让他不举,然后我再换个人过日子。”肖梦嘿嘿笑道。

肖洁接过话,“我以后的夫君要是不听话,我有一百种能让他不快活的方式,他要是生了个什么病,我就给他乱开药,让他非要来求着我医不可。”

“你们可真会想,我就不需要想这么多。”小莹莞尔一笑,“有其父,必有其子,太子殿下这样的性格,伶俐肯定也要对我一心一意,他家教好,绝对不会出去鬼混的,他要是哪一天真犯了这个错误,用不着我动手,太子殿下和太子妃都要教训他这个不孝子。”

小莹的话音才落下,对面的肖家姐妹俩对视了一眼,起身就走开了,不再与她交流。

“诶,你们怎么不听我说话了?我说错什么了吗?没有吧……”小莹望着走开的两人,一头雾水。

身后响起一道慢条斯理的女音,“你虐到单身狗了。她们两个都没对象,你说这话岂不就是变相炫耀?你有伶俐,她们两的婆家还不知道在哪呢。”

小莹闻言,转过头朝着身后的颜天真笑道:“原来是这么回事,那我以后就少在她们面前炫耀了,只可惜太子殿下当初没多收几个义子,否则她们也就能找到伴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