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4章 满载而归(一更)/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多收几个义子,哪能教得过来啊?”颜天真笑道,“云渺当初收养伶俐,是看中了他的武学天赋,他根骨极佳,因此学武功比一般人都快,年纪轻轻就能有不小的成就了。”

颜天真说到这,抬头瞥了一眼四周,确定没有人凑过来,这才低声道,“你还挺有先见之明,趁着他现在还是一根小嫩葱,就把他收服了,这要是再晚个几年,等他跟云渺一样大的时候,恐怕就没那么好收服了,越是年长,性格就越野,早下手挺好的。”

小莹听到这话,顿时笑出了声,“郡主的意思是,太子殿下现在很野吗?”

“也不是这个意思,说句实在话,他确实很不好追,我与他的这场缘分也算是很奇妙了。他在最磕碜、最落魄的时候遇到我,我非但没有嫌弃,还对他表明心意了,或许正是因为这样,他感受到了我的真诚。如果他在最风光、最得意的时候遇上我,我与他之间……那又是另外一番情景了吧。”

和云渺的初见,现在想想还觉得特别磕碜。

用一句话形容,那就是一个落魄的丑逼,在被追杀逃亡的过程中,偶遇惊为天人美少女,并且在美少女的照顾与帮助之下,日久生情的故事。

她当初怎么就看上了那么丑陋、又那么不解风情的他。

现在想想还是觉得挺不可思议的。

不过,最后他也给了她一个惊喜,从落魄磕碜的刺客,摇身一变成了皇家高富帅。

这给她带来的冲击力可不小。

现在想想倒也庆幸。

不是在他最风光得意的时候与他相识,在他困难落魄之际,更能考验她的心态与感情。

云渺当初想必也很是感动。

不然……

她哪能那么容易得手。

想到这,颜天真不禁窃笑。

“郡主是想到了什么值得开心的事?”耳畔响起了小莹的声音。

“是啊,想到我跟他一路走来,磨难也算是经历了不少,敌人也碰上了不少,我们还能这么欢欢喜喜地过日子。”颜天真挑眉道,“这么一想,还真是没有任何遗憾了。”

现在能够让她烦恼的事情只有一件。

那就是神出鬼没的南弦,层出不穷的阴招。

除此之外,没什么让她心烦的了。

“郡主,你说漏了,还差一件事情才能算圆满。”

“你指的是南弦吧?”

“不是他啦,我相信这家伙迟早都要玩完,我指的是……”小莹说着,望向颜天真的腹部,“等郡主什么时候生下一个小家伙,一家人其乐融融,那便是真正的圆满。”

“不急不急。”颜天真干笑一声,“我与云渺今年才成婚,生娃的事儿,明年也不迟啊。”

颜天真才说到这,身后蓦然响起了凤云渺的声音——

“天真,跟我过来。”

颜天真转过头,这才发现,凤云渺不知何时站在了船舱外。

颜天真起身,走上前道:“怎么了?”

“有事要与你说。”凤云渺说着,牵上了颜天真的手腕,将她带回了自己的船舱之内。

“自从成婚以来,我还没有陪你四处游玩过,虽然没有分开,但总是因为各种事情耽误我们玩乐,这次远行寻宝,也并没有什么值得回味的乐趣,我想带着你,就我们两个人,游山玩水一段时光,其他的事,就等玩回来之后再说。”

凤云渺握着颜天真的双手,道:“就我们两个人,我不想再多带任何一个人,你觉得我这想法怎样?”

“你这想法……太妙了。”颜天真的面上浮现笑意,“你这意思不就是二人世界吃喝玩乐吗?在我前世的家乡,许多新婚夫妇也会四处玩乐,不带任何多余的人,享受着只属于两个人的时光,这种活动叫——蜜月之旅。”

“我认为很有必要,放松放松,一整天从头到晚都是在陪你,没有任何公务,也没有任何烦恼。”凤云渺说着,俯下身,拥住了她,“在提出来之前我就知道,你一定会高兴的。”

颜天真笑道:“你还真是够了解我啊。”

“我至少要争取半个月以上的时间,甚至更长的时间,这期间绝对不处理任何公务,我想,这样的时光一定会很快活。”

“当然,没有什么比这更快活的事了。”颜天真将头靠在他的肩上,“那就等回了南旭国之后,咱们选个日子。”

“好。”凤云渺轻抚着她的发丝,唇角扬起一抹淡淡的弧度。

……

接下来的路程都是风平浪静。

楼船在行驶的过程中,再也没有遇上任何意外,终于在第五天的中午,抵达了南旭国的帝都。

楼船停靠在水岸边,惹来不少路人的观看与赞叹。

“这船……好高大啊。”

“我活了大半辈子还没见到这么高大的船,这上面至少也能装两三百人了吧?”

“这个船,好像是东陵国产的,其他地方都不会有,我曾经去过东陵,有幸见过这么大的楼船,真是气派啊。”

凤云渺满载九龙窟财宝归来的消息,很快就在坊间传开,也很快传进了朝野与皇宫里。

皇帝派出了几十辆宽大马车前往水岸边搬运财物,更是亲自出宫门迎接凤云渺。

马车在宫门外停了下来,凤云渺与颜天真便跃下了马车。

“云渺,去了这么多天,真是辛苦你们了。”

皇帝的面上有欣喜,也有欣慰。

“走这一趟能满载而归,辛苦一些也是值得的。”凤云渺道,“这些财物的大概数量我都已经让人统计了,比国库还要多得多。”

“太好了,朕明日上朝就宣布,免除全国百姓三年赋税。”

……

次日,免除赋税的告示张贴在帝都之内,惹来无数民众欢呼,纷纷赞扬皇帝仁德,更多的声音,则是在赞颂太子为万民带来的福泽。

这一日傍晚,凤伶俐的府邸迎来了一位客人。

“伶俐,我一听说你们回来,就自己滚过来讨酒喝了,有什么好酒好菜,赶紧摆上来。”

“就知道吃。”

凤伶俐一点也不意外花无心会找上门来。

免除赋税的告示一出,花无心自然会听到消息。

凤伶俐吩咐府里的下人去准备好酒好菜,在酒菜准备好之前,扯着花无心到了一间房屋外。

“伶俐,你这是要带我去哪?”

“你曾经不是跟义父说,你很缺钱吗?义父从九龙窟搬回来的财物,大部分都填了国库,不过,陛下允许他想花钱的时候随时去取,义父留了两车财宝在我的府中,一车说是留给我以后娶妻用的,还有一车,给你的。我总不能把马车放在庭院之内,我就让人牵到这屋子里来了。”

凤伶俐说着,推开了房门,让花无心看见了屋子内的马车。

“哎呀呀,想不到他还能记着我。”花无心迈过了门槛,走到了马车前,掀开了马车的布帘,就看见车内堆积在一起数不清的金银珍宝。

“这么多,一整车都给我吗?”

“这已经不算多了。”凤伶俐道,“你是没看见之前的队伍,至少几十车,义父说,你再怎么缺钱,这些都应该够你用了吧?”

“够了够了。”花无心连忙点头道,“云渺在哪儿?我得好好去谢谢他才行。”

“陛下在宫里摆上了庆功宴,义父和义母都要出席,今天应该是不会离开皇宫了,你想见他们,等明天吧。不过我真的很好奇啊花大师,你一个和尚,要钱做什么?你这钱是准备花哪里去啊?”

“你这小子,就别那么大好奇心了。”花无心道,“我自然会有我的用处,这一车财宝,可以给我解决麻烦呢,这具体过程我就不跟你多说了,就先放在你府上,你帮我保管着,我相信你。”

“那好吧,不过,有一件事情,义父要我问你。”凤伶俐顿了顿,道,“你有一个老相好,花寡妇,也就是鸳鸯劫的发明者,她是不是跟南弦也做过生意?她卖给南弦一种蛊,南弦拿来控制了一名叫白杏的姑娘,你能不能让你那老相好救这位姑娘,顺便问问她,是不是可以与南弦取得联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