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5章 救公主(二更)/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南弦?就是那个精神有问题的郡王?”

“对,就是他。”

“他竟然还有力气蹦哒?”花无心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你要是不提起这个人,我压根就想不起来了。”

“他就是这么惹人厌的,本来以为只是一个小角色,哪里知道他这么能折腾。”凤伶俐说着,又催促着花无心,“花寡妇不是你的老相好吗?这件事情你去跟她谈。”

“她是我的相好没错,但是我跟她……”花无心说到这,叹息一声,“她现在根本就不愿意搭理我,我要是请她去救一个姑娘,她没准就认为那是我的新相好,别说救了,没毒死就算客气了。”

“花大师,你这个人怎么就这么……”凤伶俐的面上浮现些许嫌恶之色,“你是不是欠下太多风流债了?弄得人家都不信任你,只要你随便提起一个姑娘,就会被误以为是你的相好,这说明你的花心已经令人发指。”

“你个小孩,不许胡说!你怎么跟云渺越来越像了?连数落我的口气都差不多。”

“义父要是在场,绝对不会像我说得这么客气,他会把你讽刺得无地自容。”凤伶俐冷哼了一声,“花寡妇不理你,是吧?那你告诉我,她在什么地方,我自己去找她。”

“她要是知道你是我的朋友,也不会理你。我就算告诉你她在什么地方,恐怕你也请不到她。”

“那怎么办?我只问她一个问题行不行?她跟南弦究竟是不是认识,这点很重要。”

“罢了罢了,我就告诉你,她住在城东的茶花园内,你是想去碰碰运气吗?”

“我想。你陪我一起去,可好?”

“我陪你去?那可就连她的面都见不到了,你还是自个儿去吧。”

“这样……唉,那我就自己去。”

凤伶俐离开了府邸,按照花无心所指的方向,策马前往。

他骑着马匹从大街之上呼啸而过。

经过一名黑衣男子的身旁时,那男子转头望着他策马远去的背影,眸底浮现丝丝冷光。

那是凤云渺的义子……

在凤云渺的心中,应该也有点分量吧?

这小子是要去什么地方呢?

黑衣男子心中正思量着,眼见着凤伶俐的身影还没跑出视线,便想要跟上前去看个究竟。

想到这,他也脚下生风,朝着凤伶俐的方向追了出去。

但他没有想到的是,前方的街道拐角处,会突然横冲出一辆马车,驾驶着马车的车夫惊慌失措地喊叫着——

“大家闪开啊,这马惊了!”

“都让开!让开!”

他的喊叫声,伴随着路人的惊呼。

帝都的街道在白天原本就热闹,他所驾驶的这辆马车又十分华丽,顿时引得路人驻足观看,又纷纷退避。

而马车之内,传出女子惊慌的喊叫声。

“救命啊——”

黑衣男子原本不想多管闲事,眼见着那马车横冲直撞,便也退避开了,再去往前看,哪里还能看得见凤伶俐的身影?

都怪这马车阻碍他的视线,他只是脚步稍微慢了一些,策马的凤伶俐就消失在视野中了。

他的心情顿时不好,下意识看了一眼那横冲直撞的马车,忽然想到了一个事。

看那马车十分豪华,马车顶四角都挂着琳琅珠翠,再听那马车里面的尖叫声……

想必是个贵族家的小姐。

他如今这么落魄,十分缺钱,要是救个名门贵女,总有用得上的地方,起码可以要一笔钱来。

想到这,他的声音一闪,追向了前方那辆马车。

马匹受惊,速度十分快,可他的速度比马儿只快不慢,很快便拉近了与马车之间的距离。

马车上的车夫使劲拉着缰绳,却也控制不住马儿,眼见着就要撞到前边的大树,他也吓出了一身冷汗。

完了完了!

这马车翻了不要紧,不一定死人,顶多摔个半残废也就算了,可关键在于,马车内的二公主怀有身孕!

她可绝对经不起这一摔。

说时迟那时快,街道边上的路人只见一道黑色人影以风驰电掣般的速度踩在了马车顶上,俯下身双手扣着马车的边缘,一个利落的翻身,就从马车顶上翻进了马车内!

马车内的二公主凤阮媚原本就吓得六神无主,一看见有陌生男子突然闯入,便又一声惊呼。

“姑娘莫慌,我是来救你的,我立即带你离开!”

凤阮媚一听这话,连忙点了点头。

现在她只能选择相信眼前的男子。

她一点头,男子便伸出了手,朝着马车顶上狠狠一拍。

“啪”

坚硬的马车顶瞬间被掀翻。

掀翻了马车顶后,黑衣男子将她从坐垫上迅速拉起,一只手紧扣着她的胳膊,带着她跃到了空中。

一个眨眼间,便稳稳当当地落在了地面。

同一时,疯了的马匹带着整辆马车,撞上了前边的大树。

“轰”

宽敞的马车整个倾倒,重重地砸在了地上。

车夫被摔得四脚朝天,在地上连连打滚。

凤阮媚站在街道边上,依旧有些惊魂未定。

要不是刚才有人把她从马车里救出来,后果恐怕不堪设想……

她下意识捂住了自己的腹部。

这要是换在从前,被摔一下应该也不要命,可如今怀有身孕,经不得摔,就算自己能保住性命,孩子也保不住。

想到这里,她立刻转身望向刚才搭救自己的黑衣男子。

“刚才好惊险,承蒙壮士出手相助,你的这个人情,本公主记下了,你说,你想要什么样的谢礼?本公主一定重重答谢你。”

她这话一出,黑衣男子也有些惊讶。

公主?

还以为只是个贵女,想不到竟是个公主。

南旭国只有三位公主,最小的公主远嫁北昱国,眼前的这位,也不知是大公主还是二公主。

“草民不知马车内的女子是公主,见过公主。”

“恩公就不用客气了。”凤阮媚道,“恩公这身手可真好啊,刚才本公主只是眨了个眼,就看见自己在半空中,还没回过神呢,双脚就落地了,真是有惊无险。”

“不瞒公主,我是一名外地人,因此,不知道您是哪一位公主?”

“二公主。”凤阮媚道,“你有什么很缺的东西吗?大可跟本公主开口啊,只要本公主能办到的,一定满足你。”

黑衣男子眸中划过一缕思索。

顺手救了个公主,还真是挺有用的。

这是凤云渺的堂妹,留在她身边,何愁见不到凤云渺?

“我也不怕公主笑话,我现在就缺一个饭碗。”他道,“公主,您看我这年纪也老大不小了,至今还没有娶妻,这要是没钱,娶媳妇可不容易。大户人家家中都不缺护卫,小门小户开的月钱又太低,我很愁啊。”

“原来是这么回事,缺钱啊,这有何难?你跟本公主回府,本公主立刻让管家点黄金一千两给你,算是对你的酬谢,可好?”

“多谢公主的美意,只不过……这钱虽多,也是花得完的,公主,能不能给草民找一门好差事?公主府上缺不缺护卫呢?”

“不缺。不过,像你功夫这么好的,还真没有。”凤阮媚想了想,道,“这样吧,本公主府上人多,也不在乎多一个人吃饭,你功夫这么好,小门小户给的月钱少,对不起你这一身武艺,本公主给你开高价钱,你做我府上的护卫,你看怎么样?”

“谢公主恩典。”

“你现在就护送我回府,我答应给你的酬谢,一文钱也不会少给你。”

……

“哎哟,今日这庆功宴上的酒真不好喝,还不如东宫里的果酒香醇。”

庆功宴结束后,颜天真与凤云渺回到了东宫,颜天真便开始抱怨着酒席上的酒难喝。

“你这嘴巴跟我一样挑剔。”凤云渺笑道,“地窖里面还有几坛你爱喝的梨花酿,我去叫人拿来给你喝可好?”

“好啊。”

二人正说着话,寝殿之外就有宫人跑了进来,道:“太子殿下,太子妃,刚刚得到消息,二公主在乘坐马车前往皇宫的路上,马不知道抽了什么风,带着马车横冲直撞,马车撞上了树,整辆都给翻了。”

这话一出,颜天真顿时一惊,“那公主怎么样了?她……她有身孕啊,怎么能经得起这样的翻车?”

二公主去年与副相成亲,今年有喜,已经有孕五个月了。

谁也知道坐马车会颠簸,今天本来是不要她来庆功宴的,哪知道她还是要来。

“还好,二公主没事,当时的情况实在是惊险啊,不过幸运的是,有一名路过的男子闯进了马车内,直接掀翻了马车顶,把二公主带出来了,两人的脚才落地,那马车就翻了,要是晚上那么一点,都来不及啊。现在公主已经回府去了。”

“那就好,你这丫头说话也不一口气说完,你这不是吓人吗。”颜天真白了宫人一眼,“你去药房看看有什么贵重的补品,挑一盒来,我要去一趟副相府上,看看二公主。”

今天的庆功宴是给云渺举办的,二公主有孕在身还想出席,也是好心想要来祝贺的。

中途出了意外,虽然有惊无险,也应该去安慰安慰,要是不去管,就显得没有人情味了。

对于颜天真要去探望凤阮媚这一点,凤云渺也同意了,“我与你一起去。”

“好。”

……

副相府。

“大人放心,公主并没有大碍,只是有些动了胎气,吃过药后好好休息就没事了。”

副相听着大夫的话,这才松了一口气,“那就好。”

说着,在凤阮媚的身旁坐了下来,“娘子,我不是跟你说了吗?这庆功宴你不用去凑热闹了,坐马车上颠簸好受吗?你非不听,运气还那么不好,碰上一匹疯马,我听见消息,吓都要给你吓死了。”

“好了好了,我这不是没事吗?虽然受了惊吓,老天爷对我还是不赖的,安排了一名勇士来搭救我,我保证,不会再有下次了。”

“当然不能有下次了!这种事发生一次就已经够吓人了……”

二人正说着话,门外便响起了下人的声音。

“大人,太子殿下与太子妃过来探望公主了,他们正走过来呢。”

“快请过来。”

颜天真与凤云渺被请入屋内,凤阮媚起身问候。

“劳烦皇兄和皇嫂跑这一趟。”

“不劳烦,我们过来一趟是多简单的事,反倒是你,你可不能像我们一样任性,想去哪里就去哪里,这马车少坐一点才好。”颜天真嘱咐着她。

“知道了知道了,你们一个接一个地来数落我,唉。”凤阮媚叹气,“在孩子出世之前,我再也不敢坐马车了。”

“那也好啊。”颜天真笑道,“再五个月,安安分分五个月就好,之后你就可以自由了。”

“知道了。”凤阮媚说着,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笑着道,“说真的,今天那个勇士,功夫真的很好,除了皇兄之外,我还没见到谁身手那么干脆利落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