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7章 风流债(二更)/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副相听着她的话,叹了一口气,“娘子有所不知,进宫当侍卫也不是那么容易的,照样要盘问户籍,我若是引荐一个来历不明的人,回头他闯了祸,我也逃不了干系。这么一来,你还要我引荐他去吗?”

“这……”凤阮媚犹豫了。

“公主与大人不必为难了,我一介平民,何必要你们为我费心。”阎罗转过了头,冲着二人笑道,“公主给我的酬劳已经很丰厚了,我不敢再奢求公主给我更多回馈,这就告辞了。”

说完之后,他毫不犹豫地转身走开。

身后,凤阮媚望着副相,嗔了一句,“你怎么就那么听皇兄的话呢?你是怕了他还是想要讨好他?他说什么都是对的吗?有人救我一命,我本该好好答谢,却因为你们几句话,对人家失信了,这让我觉得自己有点不厚道。”

副相被她数落着,再看了一眼阎罗离开的背影,心中又有了思考。

本来是可以留下这个男子的,谁让他报不上户籍呢?无父无母,四海为家,可不就是来历不明。

可单凭这一点,完全不能断定对方的品行,就这样把人赶走,也难怪娘子会生气了。

娘子心地好,容易心软,肯定是觉得自己对不住人家,她如今有孕在身,理应让着她。

想到这里,副相朝凤阮媚道:“娘子不用不开心了,我让他留下就是,让他做我的护卫可好?”

把那阎罗留在自己身边,自己也好观察观察他的人品,要是人品能过关,长久留在府上都没有问题。

“当真?”凤阮媚脸上有了笑意。

“当真,他是咱们夫妇二人的恩人,我想了想,还是应该给他一个美差,以后他就负责护卫我的安全,我在朝为官这么多年,也有政敌,也得罪过人,出门在外,需要有武功高强的下属保护我。”

“那太好了,去把他叫回来吧。”

“嗯。”

……

凤云渺与颜天真回到东宫之后,有宫女上前道:“殿下与太子妃可算是回来了,小将军已经恭候多时了。”

“伶俐来了吗?”

“来了有好一会儿了,茶都喝了好几杯了。”

颜天真闻言,走进了大殿之内,便看见凤伶俐百无聊赖地坐在椅子上,把玩着茶杯。

凤伶俐的余光瞥见有人影靠近,转头一看,立即站起了身,“义父义母。”

“嗯,听说你等我们等了好一会儿。”颜天真走到了他的身旁坐下,“看来你是有事要跟我们说了。”

“今天花大师来找我了,义父给他留下的那车财宝,我也给他了,顺便询问了花寡妇的事情,我还亲自去跑了一趟,但是……我和她根本连面都没有见到,都是隔着门板在说话,算是白跑一趟了。”

“她为什么不肯见你?云渺给花和尚留了一车的财宝,他怎么就不愿意替我们跑腿一趟?那可是他的老相好啊。”

“虽然是相好没错,但是他们两闹别扭,没和解,对于我提出的要求,花寡妇理都不理我。”

凤伶俐叹了一口气,开始讲述他到了花寡妇家之后发生的事。

花寡妇的家在城东的茶花园,到了茶花园外他敲着门大声喊叫,总算是把人给叫过来了,但是花寡妇却并不愿意给他开门。

“你是那臭和尚的朋友,是他让你来给我带话的吗?”

“不是,我只是有事想要请你帮忙。”

“帮什么忙,是不是那死鬼出事了?”

“没有,我只是想请你帮忙救一个人,顺便再跟你打听一个人的下落,花大姐,你行行好开个门。”

“哟呵,小子,你是他的朋友我就得给你帮忙么?想得可够美的,我如今跟那个死鬼没什么关系了。你回去转告他,他一天不把他的风流债解决掉,我就一天不跟他见面,你想让我救什么人,想跟我打听谁,老娘一点都不感兴趣,请回。”

“花大姐,你开门,咱们好好谈谈,大不了你也跟我提条件,花大姐,你还在不在?”

之后,不管他怎么叫门砸门,门后都没有半点动静。

花寡妇显然不愿意再理睬他,连话都不跟他多说一句。

“就这样,我离开了她家,我又去询问花大师,怎么样才能请花寡妇出来相见,花大师支支吾吾,在我的逼问之下,他终于如实交代了。义父你们绝对猜不到,那车财宝他能派上什么样的用场,他当初不是说他很缺钱吗?”

“猜不到。”凤云渺道,“你直说吧,我想听听有多么令人惊讶。”

“他的相好真是多到数不清,身为一个和尚,他竟然比达官贵人还要风流,他的相好里,有苗疆女子、西域女子、塞北女子、来自五湖四海,各个大国小国,有些女子跟他好聚好散,可有些女子怎么都不愿意放过他,简直是要把他追到天涯海角,也不知她们是怎么互相联系上的,聚集在了一起讨伐他,总共十人,她们花了不少的钱找他,只要他顶着自己的脸孔出现在任意地方,都能被她们找着。”

“讨伐负心汉联盟,有意思。”颜天真挑了挑眉,“她们的目的是什么?”

“逼他还俗。”

“然后呢?要他做出选择,取其中的一个为妻吗?”

“不是。”凤伶俐摇了摇头,“她们要求他,全娶了,一个都别落下,她们甘愿一同分享他,并且会和睦相处,绝不互相斗争,只要他雨露均沾,绝不争吵。”

颜天真几乎以为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

淡定如凤云渺,也不禁诧异,“这些女子的精神没有问题吗?”

抢一个和尚。

不,这不是抢,而是商量好了平均分。

那只是一个和尚,跟着他有什么好?能享受荣华富贵,还是能享受权利和荣誉?

要说争一个王爷,争一个皇帝,也就罢了。

一个花和尚……哪来的魄力。

“他要钱,是为了打发她们。”凤伶俐又继续道,“他被她们烦的不行,询问她们有什么和平解决的条件,除了娶她们,什么都好说,她们经过商量,一致决定,向他索取巨额财富,每人五十万两,就不缠着他了。”

“这么高的分手费,这些姑娘会过日子啊。”颜天真竟觉得有些幸灾乐祸,“云渺给他留下的那一车财宝,全部变卖之后,应该不止五百万两,足够支撑他的分手费了。”

“本来是这样的,花大师以为自己可以解决问题,但是他没有想到,那些姑娘又变卦了,她们又说不要钱,只要他,再多的钱也打发不走,这是直接就耍赖了,依我看,她们起初就是觉得一个和尚拿不出这么多钱,才故意那么说,但他真的能拿出钱了,她们直接反悔,太无赖了。”

“我倒不觉得是这些姑娘们耍无赖,只能说是他花无心活该。”颜天真冷哼了一声,“这种到处玩一夜情的男人,被情妇缠身,那完全就是自作自受啊,只能说他之前解决得就不够清楚,他要是真有本事,大家就好聚好散,他又何必如此烦恼?”

那些姑娘也不知是故意整他,还是真的都要全嫁给他。

如果是前者,那倒还好,他们显然是要收拾他,折磨到他精神崩溃。

花无心不可能是真心的,他四处猎艳,是为了‘玩’。

思想放荡不羁,只要遇到有感觉的人,便可以来一场露水情缘,这种情况大多好聚好散,事后纠缠……其实算是耍无赖。

让他把她们全娶了,他铁定吓得不轻。

玩玩而已,还当真?

“花大师现在就躲在我的府里,都不敢出门了。”凤伶俐道,“花大师的那些相好,可都是有人脉的,尤其这么多个聚在一起,消息十分灵通,她们的眼线多,花大师便很轻易就暴露了行踪,所以……他现在也就只能躲在我的府里。”

“这么憋屈,我怎么越听越是想笑呢。”颜天真勾起了唇角,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转头看凤云渺,“花无心跟你也算是很熟的朋友,你怎么会交到这样的狐朋狗友?以你的性格,应该很不屑他的这种行为才对,真是难得你没有被他带歪。”

“其实,他没有你想象的那么不堪。”凤云渺道,“我不否认他是个花心大萝卜,放浪不羁,但是他风流也有底线,他从来不强迫人,不使手段,每一段情事都是你情我愿,他也深知朋友妻不可戏的道理,只要是他友人的妻子,他会十分自觉保持距离,他也够义气,但凡是我有需要帮助的,他义不容辞,因此,我并不在意他的私生活有多么乱,只要不招惹到我就好。”

凤云渺顿了顿,又道,“我的确瞧不起处处留情的男子,但是他情况有些特殊,他母亲是一个名妓,在他年纪还十分小的时候,就教他一些不正经的东西,告诉他,情爱都是虚幻,只有肉欲最快活,你曾经说过一个词汇,叫洗脑,他从小到大就是这么被洗脑的,上梁不正下梁歪,又怎么能全把过错全算在他头上?”

“竟然是这么回事……”颜天真有些错愕。

花和尚的母亲,是风尘女子。

这事她也是今天才知道。

“那他为何后来去做了和尚?”

“因为他的父亲就是一个和尚。”凤云渺道,“他的母亲,年轻时多的是达官贵人追求,甚至有人愿意一掷万金想娶她回去做正牌夫人,她都不应,因为她看中了一个和尚,那和尚为了她破了戒,回到寺庙之后,被住持教训了一番,和尚后悔破戒,便要与她一刀两断,在佛祖面前忏悔,可那时候,花无心的母亲已经有身孕了,和尚拒绝还俗,一口一句——出家人不可破色戒。”

“真渣,他快活的时候怎么就没想到后果?把人家肚子搞大了还要一刀两断,恶心。”颜天真嗤之以鼻。

破戒了就还俗呗,宁可下半生与佛祖度过,也不愿意和被他搞大肚子的姑娘相守。

“花无心的母亲当场发誓,要将他们的儿子培育成一代淫僧。就为了他的那句话,出家人不可破色戒,她非要花无心破戒,不但要破色戒,其他的戒律也都通通破了,佛门清规,一条都不能遵守,她要花无心丢尽佛家人的脸面,这样她的心里才痛快。”凤云渺摇了摇头,“所以——花无心处处留情,也不能全怪在他的头上,是不是?”

“原来花大师的身世是这样的。”凤伶俐唇角有些抽搐,“从来就没听他说过啊……我现在忽然不觉得他快活了,反而觉得他倒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