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8章 干净与污秽(一更)/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花无心虽然从小就出家,可多年来一直与他的母亲有着联系,直到前两年,他的母亲郁郁而终,临死前他的父亲也没去看她一眼。”

“那他的父亲现在还在和尚庙里吗?”颜天真问道。

“不,已经下去陪他的母亲了。”凤云渺道,“是花无心亲自动的手。”

颜天真一时语塞。

“他的母亲虽然憎恨他的父亲,这么些年却也在等待着他的父亲前去认错,可她等到死也没等到,她临终之前,花无心找到了自己的父亲,求他父亲回去看一眼,他父亲只给他回了四个字:施主请回。直到后来,花无心一掌打死他的时候,他也只说了四个字:罪过罪过。”

“这么一心向佛的人,当初是怎么与一代名妓发生关系的?”颜天真听得心里火大,却又有些疑惑不解,“他爹这么死心眼,当初怎么就守不住戒律?破戒就破戒了,还好意思回去当和尚,臭不要脸。”

“他的父亲也是从小剃度,由方丈一手带大,本来就是方丈的候选人,听说是个相貌很俊俏的和尚,有一回下山遇到了几个邪教的女子,被戏弄,还被下了媚药,花无心的母亲刚好经过,因为她是青楼头牌,走到哪里都有高手贴身保护,让身边的人打跑了那几个邪教女子,她一看那中了媚药的和尚相貌不错,就把自己给他当解药了。”

“所以……和尚并不是自愿的吗?”

“一开始并不自愿,投身欲海也只是因为药效上来了,绝色美人就在眼前,怎么能把持得住?索性两个人就好上了,事后,那和尚却觉得,从未经历过如此快活的事,反正已经破戒,干脆也就不守了,一时昏了头,与花无心的母亲谈起了感情。”

凤云渺说到这,唇角浮现一抹无奈的笑意,伸手轻抚着颜天真的发丝,道:“欲望,就像是无边无际的森林,就算是佛门中人,也未必就能摆脱七情六欲,情欲两字,是可以控制人的意志的,花无心的母亲我见过一回,容貌确实极好,咱们这帝都内各大青楼花魁,比不上她一半的容貌风韵。”

“那么多达官贵人追求她,她怎么偏偏就看中一个和尚?”

“大概是喜欢和尚身上那种干净的气息吧,她是风尘女子,她觉得周遭的人都充满了污秽之气,在污秽之地呆久了,她会对干净的空气以及纯净的人产生好感,她以为和尚对她是真心的,会为了她还俗。”

颜天真冷哼了一声,“可之后和尚又后悔了……这和尚还是不负责任,如果说一夜露水情缘是因为药效,那么事后他也可以安慰自己,不是自己的错,可他偏偏要跟人家谈感情,他如此不坚定,也是混蛋一个。”

“之后这事被方丈知道,方丈要将他赶出寺庙,他又幡然悔悟,他认为自己对寺庙也倾注了不少情感,曾发誓要陪着养育他长大的方丈,于是,狠下了心就要与花无心的母亲一刀两断,在他的心里,佛祖和方丈的地位高于情人,前者已经陪伴了他小半辈子,后者与他只是几天的情感。”

凤云渺说到这,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我记得最清楚的是一句话,花无心在一次醉酒的时候告诉我的,他父亲与他母亲一刀两断的时候,说了一句极为伤人的话——你这一生有那么多的男人,为何偏偏只执着贫僧一个?要是早知你如此污秽,贫僧绝不会犯这样的错误。”

颜天真:“……”

和尚一开始并不知道,救他的女子是一位名妓。

或许他原本心里就摇摆不定,得知女子的身世之后,产生了厌恶,随之而来的就是罪恶感,这才使得他最后决定重返佛门。

说白了,还是嫌弃那女子的出生。

她愿意为他从良,他不愿意为她还俗。

她喜欢他的干净。

他嫌弃她的污秽。

从相知相爱,到相恨相厌。

一代名妓与一个和尚的悲剧。

最无辜的,还是女子肚子里那个未出世的孩子。

“如果花大师的母亲是个良家女子,和尚说不定会愿意为了她还俗?”静默了许久的凤伶俐道,“所以,这和尚到底什么心态?他是真的那么依赖佛门,还是无法接受那女子的身世?毕竟他在一片净土里长大,而那姑娘却……”

想了想,又道:“我还是觉得那和尚挺混账的,他就算嫌弃那姑娘,他也应该为孩子想想吧,毕竟是他自己的种……”

“他不认。”凤云渺道,“他与女子发生争吵的时候,甚至质疑女子腹中的孩子是不是自己的,因为在他看来,女子与太多人发生了关系,可女子嘶吼着告诉他,自从与他在一起之后,再也不曾亲近过别人,但就算她立下毒誓,和尚也并不回心转意。你们看花无心现在的长相,其实与他父亲有七八成相似,这完全可以证明那女子所言句句属实。”

“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红杏出墙不如妓女从良。沦落风尘的女子,有些时候是迫于无奈,她既然愿意从良,又何必去羞辱她?可以不爱,但也不该伤害。那和尚说出的几句话,已经足以证明他就是个人渣。”

“所以——花无心的母亲才会抑郁而终,她这辈子都在向和尚证明,她可以为了他从良,哪怕被他放弃,她也不再做名妓。但是她不甘心,她要报复他,她要花无心出家,破掉所有出家人该守的戒律,而且,还得时不时去他父亲那边汇报情况,告诉他的父亲,自己又跟谁相好了,姑娘有多漂亮。就这样,花无心的相好,如今已经数不清,他现在面临着被相好成群追捕的烦恼。”

“这么看来,花大师的心里也挺苦的。母亲用他做报复父亲的工具,亲生父亲又不认他……平时看他那么没心没肺嬉皮笑脸的,没想到……”

“所以,我明知道他风流成性,也没有与他断绝来往。”凤云渺道,“自打前几年知道他的身世之后,我就对他多了一些宽容,不管他的私生活乱成什么样,我都不想去抨击他,这都是他母亲让他做的,他如今无父无母,孤身一人,若是他有什么需要的,我也会帮着他,因为他对我也一向不薄。”

颜天真转头看向凤伶俐,“他现在还在你府上躲着吗?”

“在。他还说许久不见你们,想要与你们见个面。”

“那我们就去你府上吃晚饭吧。”颜天真道,“多准备些好酒好肉,让花和尚吃个够。”

“好。”

傍晚时分,凤伶俐带着颜天真与凤云渺回到了府邸,吩咐下人去准备一桌酒席。

花无心从下人口中得知二人到来,连忙出了房门去迎接。

“哎呀,云渺,我看见你送我的那一车财宝了,真是看得我眼花缭乱,可惜,现在已经派不上什么用场了。”

“你这意思是不要了么。”凤云渺不咸不淡道,“那我便收回了。”

“别别别,这以后说不定还会有用,送我的东西你哪能收回呢?真是的。”

说着,他视线一转落在颜天真身上,道:“颜天仙出了一趟远门回来,似乎瘦了点。”

“我看你才是瘦了吧。”颜天真挑了挑眉,“是不是最近混得不好,没吃上好酒好肉?”

“还不是被那群疯娘们给累瘦的。”花无心撇了撇嘴,“她们把我追得东躲西藏,我都数不清为了躲她们,跑了几里地。能不瘦就怪了,你说这些人也真是的,都是露水情缘,你情我愿,当初也说好了,好聚好散,玩玩嘛,现在一个个地都要来逼着我娶她们,真不知道我哪里得罪她们了。”

“你可有对她们做过什么承诺?”

“绝对半句都没有!承诺哪是能随便给的?我可没有始乱终弃啊,是她们来找我麻烦,她们耍赖皮。”

------题外话------



花大师绝对是正派人物里被嫌弃最多的一个,但其实他的设定就是奇葩身世,我也不知道自己为啥会有这样的恶趣味,老喜欢给男配设定奇葩的身世,或者悲惨童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