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9章 太干瘪了(二更)/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你就要好好想想,你是不是做过什么得罪她们的事。”颜天真挑眉道,“十个女人合起伙来逼婚,并且不是要求你作出选择,而是要求你全娶回去,还承诺会和睦相处。你用脚趾头也该想到,你没有那么大的魄力。”

颜天真这话虽然不算好听,却得到了众人的一致认可。

凤云渺道:“她们想嫁你是假,想整你才是真的。”

凤伶俐附和,“花大师,我也觉得你并没有如此大的本事,让这么多与你有露水情缘的女子对你死心塌地,这也太扯了吧?你又不可能与这么多人同时发展感情,她们凭什么缠着你?”

“我要是能知道这其中的原因,还需要向你们求助吗?”花无心磨了磨牙,“你们究竟是想来笑话我?还是想来帮我解决问题?”

“你老这么躲着也不是办法,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与其一味狼狈地躲避,倒不如把她们全约过来,直接当面谈判。”颜天真给出了主意,“既然你说了是她们耍赖皮,你应该也不害怕跟她们见面罢?”

“她们很难对付的,十张嘴呀,你说的过吗?谈判起来,压根就没有我们说话的份,她们又特别喜欢胡搅蛮缠,到时候说不过她们,想跑都跑不了。”

“说白了你就是害怕,不敢与她们相见,莫非是心虚?”

“我不心虚,可我奈何不了她们,而且我不打女人,要是让她们打一顿,她们能够就此放过我,我也甘愿啊。”

“那就约出来。”颜天真笑道,“说不定我能帮你对付她们。”

“你别管我有什么办法,你只管约出来就是,要是谈判不成功,我会另想办法帮你逃脱的,放心吧。”

颜天真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花无心也就只好答应了下来。

“唉,那就依你所言,颜天仙如此好心,贫僧在这谢过了。”

“诶,我帮你,也不是白帮忙的。”颜天真道,“你要帮我说服花寡妇,让她帮我救一个女子的性命,顺便,我要跟她打听南弦。”

“没问题。”花无心爽快地应下,“她说了,只要我能把这些风流债通通处理妥当,她便愿意见我。”

“所以,我可以认为,在你这么多的相好之中,你只对花寡妇动了真情?”

被颜天真这么问,花无心也不扭捏,叹了一口气,“没错,就是像你说的这样。”

“那你以后还会四处猎艳吗?”颜天真继续追问,“如果我这次帮你成功解决了问题,你能不能改改你的坏习惯?经常约炮,对身体不好。”

“约炮?”

“就是随便找人玩露水情缘的意思,这对身体健康可真是没好处的啊,如果你真的对花寡妇用心,那她才是你的正牌夫人,其他狂蜂浪蝶,只能算是你的炮友,也就是床伴,你要通通断干净才行。”

“我确实打算断干净了。”花无心叹气,“我可以跟你保证,以后我不四处猎艳了,我也想收收心了,而且我真的没有想到,从前那些相好居然会组成团伙找上门来,有几个我连长相都记不太清了,还要被骂成负心汉?真是冤枉。”

自打双亲都离世之后,他也想着结束自己的风流路。

母亲这一生都在报复父亲,如今双双长眠地下,所有的报复也就不再具有任何意义。

猎艳并不是他的一种习惯,而是他不得不这么做,为了让母亲满意,他一直在协助着母亲报复父亲。

可是就算如此,母亲也还是抑郁而终。

他……不想当和尚了。

尤其不想做像他父亲那样的负心和尚。

他想还俗,与怜花一同生活。

他明明都已经做好了决定,却忽然蹦出了一对老情人,组成团队上门来逼婚,怜花直接不理他了,要他收拾自己留下的烂摊子。

“云渺,我应该感谢你才是,如果不是因为身边有你这样的友人,我也不会恍然大悟。”

花无心说到这,有些感慨,“从小母亲就对我说,情爱都是虚幻,她让我接触各式各样的女子,清纯秀气的、妖娆美艳的、高贵优雅的……可真是什么类型的都见识过了,她认为,我接触的女子越多,这颗心就会越花,宁可我负别人,也不能让别人负了我,不能走她的老路。”

花无心说到这,像是猛然想起了什么,瞥了一眼旁边的颜天真和凤伶俐,“你们二位,应该还不知我的身世吧?我知道你们都瞧不起我的放荡不羁……”

“从前是挺瞧不起的,不过云渺已经跟我们说过你的情况,今天刚说的。对于你的私生活,我也并不想多做评价,如今你的双亲都不在了,你也是时候浪子回头。”

“既然你们都知道了,那我也就省得解释了,你们都是云渺的至亲之人,我也不怪他告诉你们,也不怕你们瞧不起我,我是名妓之子,一生都不被父亲承认,我与他长得那般相似,有眼睛的人都能看出来是亲生父子,可我娘死的那一天,他还是不认我。”

花无心说着,摇了摇头,“我一直无法理解娘亲,以她的容貌,她明明可以嫁达官贵人,哪怕只是嫁个普通人也行,至少有伴,可她一辈子都把时间浪费在父亲身上……过得那么苦闷,我一直想要让她开心,她让我剃度,我去了,叫我破戒,我破了,我以为她能开心,可她还是终日郁郁寡欢,那么,我做的一切又有什么意思。”

“因为她倔强,她虽然是个名妓,骨子里却也很傲,她用一生证明给你父亲看,她从良了,并且不嫁旁人,她这么做,或许是想让你父亲感动,又或许是想让他愧疚,你母亲想要证明,名妓也是有风骨的。你父亲对她没有爱了,她对你父亲却有,没有爱又哪里来的恨?”

“可是她这么做也不值得啊……”

“你可曾责怪过你的母亲?”

“我不怪她,我知道她心里苦闷,再说了,将我养大的是她,我自然听她的,不认我的是父亲,我便与她一起报复父亲,我们都做到了,但是并不感到痛快。”

花无心顿了顿,又道:“跟我相好的女子那么多,真正让我上心的却没有,她们大多都是豪放的异域女子,这里面并没有循规蹈矩的大家闺秀,都是你情我愿,我把这一切当成是一场任务,事后,也真没有感到留恋,只有一个是例外,那就是怜花,我不明白她是怎么看上我的,明明说好了,快活完了就散,她竟然耍赖皮,对我死缠烂打,时间一长,我也发现,对她有感情了。”

“原来是这么回事。”

约炮不就是这样的么。

空虚寂寞了,就来一发,并不需要感情来维持,只是互相宣泄欲望罢了。

“曾经我很听信母亲的话,觉得这世上多半没有真感情,可我看见云渺与你的这段姻缘,我又觉得母亲的话不对,因为她不快乐,她便觉得世上没有真情,这只是代表她个人的看法,而我更相信我自己亲眼所见到的,你和云渺就是最好的例子,我相信这世上是有真情的,所以……我不想再按照母亲方式去生活,她也看不到了。”

“原来我和云渺还有这么大的功劳啊,能够让你迷途知返。”颜天真笑了笑,“去把你那十个老相好约出来吧。”

“想找她们,根本就不用约出来,我在大街上随便找一家酒楼钻进去,要不了多久她们就会出现了,我们现在就直接去大街上晃悠吧,她们会来主动找我的。”

“这样……那就走吧。”

决定好了之后,一行四人便齐齐踏出了府邸。

花无心随意找了一家酒楼,到了掌柜的面前,便掏出了一个银锭子,要包下整家酒楼。

掌柜的便将其他的客人都清出去了。

颜天真窃笑。

花无心是怕丢人,这才不愿意让人观看。

让闲杂人等都消失,只留下自己人,这么一来也就不用被外人看笑话了。

“咱们就坐在这里吧。”花无心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望着空荡荡的大堂,呼出一口气,“没有外人在,多好,我也可以大口喝酒大口吃肉,不用面临旁人异样的眼光,其实这么多年来最辛苦的就是喝酒吃肉都要悄悄的,被人看见会说三道四。”

凤伶俐从后院拎了一壶上好的花雕酒,搁在了桌子上,“花大师,你现在就可以多喝点,喝酒可以壮胆啊,等会儿那群老相好来了,你也就不怕了。”

“说的有理,我是该壮壮胆,免得等会儿退缩。”

花无心说着,便撕开了就坛子的封口,拿了几只大碗摆上,开始倒酒。

可他没有想到的是,他才倒好了酒,没来得及喝上一口,就听见酒楼外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听那脚步声的杂乱程度,人一定不少。

紧接着,就是一阵女声传来——

“死鬼!你可算是现身了,我们找你找得好辛苦啊。”

“相公,这几天都躲哪里去啦?半点消息都没有,叫人家一阵好找。”

“挨千刀的,这次看你往哪躲。”

“这个月二十就是黄道吉日,宜嫁娶,花花,你该找人布置礼堂啦。”

“小心心……”

七嘴八舌的声音,让桌子边上的四人眼皮子直跳。

“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十个女人……那就是一个养鸭场。”颜天真饮下了一口酒,“我这般好口才,都不知道能不能应付得过来。”

“颜天仙,拜托你了,拜托你了,你可是答应过我,要帮我解决她们的,现在她们出来了,你可不能不管我,否则,你在我心中的形象就一落千丈了。”

花无心说话间,闯入酒楼的那些女子已经都涌上前来了。

颜天真转过头,望着那阵势,唇角也抽动了一下。

美女齐聚,香风阵阵。

乖乖,一个个的姿色都不错,有一半以上的异域女子,一颦一笑,布满了异域风情。

苗疆的塞北的西域的……这些地区的女子,大多热情奔放,不像本地那些大家闺秀死板保守。

在民风开放的地区,没成亲有了娃娃也不算稀奇。

颜天真站起了身,挡在花无心的面前,道:“众位美女,先冷静冷静,咱们……”

“哟,又来了一个这么漂亮的丫头片子?!”一声怪叫,直接打断颜天真的话。

“这姿色,这身段,啧啧啧……你们看,她的耳环项链发簪,都好漂亮啊,该不会都是死鬼给她买的?”

“死鬼!从来都没有给我买过这些!”

“小丫头漂亮是漂亮,可是我瞅着也没有几两肉啊,你看这胸膛一马平川,跟我比起来也太干瘪了,就算比我漂亮,这身板也不能让我服气!”

“死鬼不是喜欢前凸后翘的嘛,什么时候喜欢这样前不凸后不翘的黄毛丫头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