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2章 置办婚礼(一更)/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三日之后,就是花无心跟那十个姑娘的大喜之日,你打算做些什么?”

颜天真说到这,目光中浮现一抹兴味,“你看这样如何?把那一天,变成你与他的婚礼。反正那十个姑娘都是你找去捉弄他的,又不可能真的跟他拜堂成婚,这礼堂既然布置了,那就别浪费啊。”

“郡主这想法倒是挺不错的,只是……”

“只是什么?难道你不愿意嫁?”

“当然不是,我与他都已经决定告别过去,自然是以成婚为目的在一起。但,成婚这种事,难道不是应该由男方主动开口?要是我突兀地出现在婚礼上,倒是有点逼婚的意思了。我一定要等他亲自跟我开口,亲口跟我说,他愿意娶我。”

颜天真点了点头,“也是。”

怜花的这种心理,她也能够理解。

嫁娶大事,按常理来说,应该让男子先提出。

“郡主,你刚才可是答应过我的,回去之后不会把真相告诉那个死鬼,你可不能出尔反尔。”怜花的声音在耳畔响起,“不要让他知道,那十个姑娘是我找去捉弄他的,我就是存心吓吓他,给他留下一段难忘的记忆,这样更能确保他婚后老实。”

“放心吧,我不会告诉他的。”颜天真笑道,“时辰不早了,我也不打扰你歇息了,这就回去了。”

“良玉郡主慢走。”

颜天真离开了怜花的住处,走在清冷的帝都街道上。

忽听身后有衣袖翻飞之声,下一刻,一道海蓝色的影子落在了身旁,自然而然地揽过了她的肩膀。

“云渺,你都听到了吧?”

她与怜花是在大门后谈话的,当时凤云渺就倚靠在高墙后的树上,怜花并没有发现他。

等怜花把大门关上之后,凤云渺才从树上下来。

“听见了。”凤云渺道,“听你们二人的谈话还挺融洽,我以为你会趁机问她关于南弦的事。”

“这事不着急,回头还得请她救白杏,三天之后,我便可以跟她提这个事了,在她最高兴的时候跟她提,她一定会无条件同意。”

“三天之后,是花无心与那十个姑娘的大喜之日,你却说,会成为怜花最高兴的时候,莫非……”

他已经猜到颜天真的意图了。

“你已经猜到了,是吧?”

“当然了。”

凤云渺牵紧了颜天真的手,“花和尚也能找到属于自己的好归宿了,不错。”

月色打在二人的头顶上,在地面上拉出两道斜长的影子。

……

三天的时间一晃而过。

这一日,是黄道吉日,花和尚娶十个新娘过门的日子。

和尚娶多妻,在这个世道显得惊世骇俗,因此,婚礼并未大肆操办,也并不宴请诸多宾客,甚至没有敲锣打鼓,只是在凤伶俐的府邸内张灯结彩。

花和尚自己在帝都城内是没有府邸的,凤伶俐作为好友,自然愿意把家里的地腾出来给他办婚礼。

参与婚礼的宾客,只有熟人,无外人。

十名穿着正红色嫁衣的新娘已经站在了礼堂之外,而作为新郎官的花无心,站在门槛后。

虽然他这脑门上还没长出一根头发,但也并不影响他穿一身正红色的锦衣。

凤云渺觉得他那光秃秃的脑门实在碍眼,便给他挑了一顶大红帽戴上,看着就顺眼多了。

“都说人靠衣装啊,花大师,你不穿僧袍好看多了。”凤伶俐望着眼前的花无心,笑道,“以后多穿点正常人该穿的衣服,从今天起,你就还俗了,那身难看的僧袍就别再穿了,作为朋友,我送给你的贺礼就是几套体面的新衣服,你可以换着穿。”

“真是多谢伶俐小兄弟费心了。”花无心的面上洋溢着笑意,“你只准备了我的新衣服吗?以后不要叫我花大师,应该叫我花大哥,这贺礼当中,有没有给你花大嫂准备的新衣服啊?”

“呀,这个我真的忘了。”凤伶俐连忙道,“别介意啊,明天就给你补上。对了,吉时都快到了,花大姐,哦不对,花大嫂怎么还没过来?”

“这就要问问你家义母了。”花无心抬起头,遥望着远处大门的方向,“颜天仙这动作有些不够快啊,只希望她别耽误了吉时。”

“帮你娶媳妇,你还有的嫌,是吧?”身后响起一道不冷不热的男音,“耽误了吉时又怎么了?照样拜堂成婚,难不成你就这么古板,错过了时间就觉得不吉利,不打算成婚?”

“我当然不是这个意思啊。”花无心转过头,有些无奈地望着身后的凤云渺,“能赶在吉时到来,自然最好不过,要是实在赶不上……那也无妨,反正今天这婚我是成定了!”

凤云渺淡淡地“嗯”了一声,“这还差不多。我家夫人绞尽脑汁给你们办婚礼,要是真的延误了吉时,那也只能说明是你家那位夫人不够配合,与我夫人没有什么关系。”

“行行行,你说什么都对,颜天仙绝对没错,就算有错,那也是我与我夫人的错,行了吧?”

“本来就是。”

“……”

与此同时,另一边的茶花园内,一辆宽敞的马车行驶而出。

马车之上,颜天真与几个女子手忙脚乱。

“肖梦,你把那个眉笔给我拿过来。”

“肖洁,你把染唇液给我找出来。”

“找一对漂亮又大气的耳环来,她现在带的这一对太小家子气了,不适合成婚。”

颜天真一边说着,一边拿着手中的粉扑,给面前昏迷的女子上妆。

今天本该是花无心与那十个姑娘的大喜之日,怜花有心捉弄他,想要在那些姑娘踏进礼堂之前出现,将一切真相告知花无心。

但其实,就在三天之前,凤云渺已经把真相透露给花无心了。

她的确答应了怜花,不告诉花无心,可凤云渺没答应啊!

因此,真相由凤云渺透露出去,她也就不算是对怜花失信了。

一刻钟前,她来到茶花园找怜花,就在怜花打开大门的那一瞬间,便冲着怜花洒出了一把迷药。

怜花本身也是个高手,养蛊用毒都难不倒她,这一把迷药,并没有让她马上倒下,于是自己这边的人又趁热打铁,以多欺少,总算是把怜花给拿下了。

拿下之后直接打晕,扒下她本来的衣服,换上了一身新娘装,为了不耽误吉时,便把她拖到了马车之上,再进行上妆。

要是上好妆再坐马车去礼堂,恐怕就赶不上吉时了。

在马车上给人化妆,有一点不好,那就是马车颠簸的时候,这手容易抖,画眉毛尤其不方便,一不留神就给画歪了。

于是乎,颜天真只能一边画着,一边擦出多余的部分,修修画画,总算是大功告成。

妆容画好了之后,再给她染上正红色的口脂。

“好了,都搞定了,就可以给她盖上盖头了。”

颜天真说着,掀开了马车的窗帘。

“就快到礼堂了,肖梦,把迷药的解药拿出来,唤醒她。”

“好勒。”

马车在凤伶俐的府邸外停了下来。

肖梦从衣袖口袋中掏出了一个小瓶,拿到了怜花的鼻子前,让她呼吸的时候,可以把瓶中的气味吸进肺腑中。

就可以驱散她体内的迷药,让她清醒过来。

同一时刻,看门的人进府里去禀报,大声喊叫着新娘子到了。

解药的见效很快,怜花很快便悠悠转醒。

醒过来的那一刻,吓了一跳。

“这是怎么回事?”

她一睁开眼睛,就看见一片红纱遮挡了自己的视线,低下头又看见自己一身大红衣裙,不知是什么时候被换上的,马车内空荡荡的,只有自己一人。

依稀记得,在昏迷之前,是被良玉郡主给暗算了。

忽然听见马车外边响起了一阵脚步声,她自己撩起了头纱,掀开了马车窗帘,就看见花无心站在三尺之外。

他的身后,十名穿着红嫁衣的新娘站成一排,眼见着怜花看了过来,便齐齐伸手扯下了腰封,干脆利落地褪下了身上的红衣,整齐一致地朝着半空中一扬——

红衣飞舞的瞬间,无数花瓣从衣服内洒落,在半空中飞扬,清风卷着花瓣,仿佛天降花雨。

那十名姑娘褪去了红衣,露出自己原本身上花花绿绿的衣服,发出一阵阵清脆的笑声,朝着马车涌了上来。

“花姐姐,新婚快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