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3章 惊喜(二更)/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怜花:“……”

望着眼前的阵势,一瞬间有些没回过神。

“花姐姐,还愣着做甚?下来拜堂啊!”

“快点快点,再拖延下去,就要耽误吉时了。”

怜花听着众人的催促声,总算回过神来了。

难怪颜天真要打晕她。

是为了给她制造一场惊喜?

“怜花,我都知道了。”花无心走到了马车前,冲她伸出了手,“你我不是一起约定,要挥别过去吗?你又何必找这些姑娘来整我,你明明知道我对你是真心实意的,为了向你证明诚意,我已经决定还俗,与你拜堂成婚,现在我只问你,愿不愿意嫁?”

在走出来之前,颜天真就警告过他,一定要主动。

因此,不等怜花回答,他便走上了前,替她把掀起的头纱又放下。

“你不说话,我就当你是默认了,我知道你大概是不好意思点头,无妨,我已经知道答案了,咱们别耽误了吉时,去礼堂吧。”

“死鬼!你着急什么?我正准备答应呢。”红色头纱下传出了一声冷哼,“看在你为我制造惊喜的份上,我就勉为其难嫁了!省得浪费了这布置好的礼堂。”

“好好好。”

花无心笑着将她从马车里牵出来,忽然俯下了身,道:“我背你进去吧。”

旁边已经有人起哄——

“哟!这么体贴人,我成亲的时候我夫君都没背过我呢。”

“花姐姐,别犹豫了,快点,要是延误了吉时,就是你的错了。”

“你们真吵。”头纱下传出了一声嘀咕,怜花趴在了花无心的背上,由花无心背着快步奔进了府内,一路奔向礼堂。

而跨进了门槛,抬头的那一瞬间,花无心的眼角抽搐了一下。

颜天真与凤云渺就坐在正前方的两把椅子上。

按照大婚习俗,这两个位置应该是给‘高堂’坐的。

他们坐在这,难不成要拜他们?

“都说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可是如今你们二人都没有高堂,要不咱们改改,一拜天地,二拜朋友……”

颜天真的话音还未落下,就被花无心打断。

“不行不行,没有这样的礼仪啊。你们二人又不是我们的长辈,成个亲还要拜你们,你们这分明就是想占我便宜。下来下来。”

“你傻啊,他们要坐,就让他们坐着,咱们一拜天地之后直接夫妻对拜,把这第二拜省略了就成。”头纱下传出了一声轻笑。

“还是夫人聪明。”花无心朗声一笑,便与怜花齐齐转过了头,面朝大堂外,对着天地一拜。

之后便又转了个方向,二人面朝对方,又是一拜。

“此刻起,我花无心与怜花正式结为夫妇,从今往后,一心一意,不再风流,挥别过去,同甘共苦,福祸相依,永生不悔。”

“死鬼忽然变得这么正经,我倒有些不习惯了。”

“不正经的是你,按照我刚才说的,你也宣誓一遍。”

“好好好,我怜花,与花无心正式结为夫妇,从今往后,一心一意,不再风流,挥别过去,同甘共苦,福祸相依,永生不悔。”

颜天真单手托腮,道了一句:“礼成!”

“终于结束了。”怜花呼出了一口气,自己掀开了盖头,“这头纱真的有些闷啊,还有啊,郡主,你在我头顶上压了什么东西?我这个脖子都快僵了。”

“诶,你怎么就自己把头纱掀开了?”花无心顿时怪叫了一声,“这不合规矩,应该是我来掀。”

“我脖子难受啊,还守什么规矩?你是不是还要我头顶这个沉甸甸的东西走出去?你就不能心疼心疼我么?帮我把这头冠拆下来,反正这婚礼上也没有多余的宾客,何必太死板。”

花无心知道怜花一向随意,便也不和她顶嘴,帮她拆写着沉重的头饰。

的花无心拿下头冠之后,怜花撇了撇嘴,“这么沉,得有几斤重啊?”

“这是金子做的,当然重了。”颜天真耸了耸肩,“我知道你随意,但出嫁毕竟是人生大事,总不能太寒酸吧?亲自给你打扮,自然要打扮得漂亮,你问问花无心,你今天好看不好看。”

“好看,实在好看。”花无心颇为赞同。

“真的吗。”怜花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有些半信半疑,“我被打晕了,都没看见自己被打扮成什么样,听你们这么说,我倒真想看看了。”

“打晕你,是为了让你醒过来之后感到惊喜。”颜天真笑道,“你敢说你不惊喜吗?”

“我……是挺惊喜的。但我还是要说一句,郡主你狡猾,你明明答应过我,不把事实告诉这个死鬼,结果你们还合伙把我拐来当新娘。”

“诶,我什么都没说啊,我发誓,不是我透露的。”

“是我告诉花无心的。”凤云渺慢条斯理道,“那天夜里恰好听见了你们的谈话,我可没答应过你任何事。”

怜花顿时就接不上话了。

颜天真与凤云渺这对夫妇……有时候也真是挺无赖的。

她也不能说颜天真失信于她,唉。

说不过他们。

不过,她依然要感谢他们。

“两位都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却要为了我和死鬼的婚事费心,怜花在这里拜谢二位。”

怜花说着,双手合在一起,朝着颜天真与凤云渺的方向鞠了个躬。

“不用如此客气了。”颜天真笑道,“今日的婚礼不算隆重,宾客也有点少,只有咱们自己这几个熟人,等花无心的头发长出来了,你们再办个大婚礼呗。”

要不是因为花无心没头发,婚礼也就不至于如此低调。

“不用风光操办,我要的就只是简简单单,心意到了就行,有人祝福就够了,我和他的朋友也不算多,旧相好倒是特别多,没必要请他们参与,像今天这样的婚礼,我很满意。”怜花笑道,“这死鬼自己也没个府邸,还要借你们的地盘来办,动员你们的人,这也算是欠了个人情了,将来二位要是有什么需要我们的,大可直接开口。”

“我可以现在就开口么。”颜天真挑了挑眉。

怜花怔了怔,“这么快就想到了?”

“一直都想请你帮忙来着,趁着今天你高兴,我就直接跟你提了。我们有个敌人叫做南弦,他曾经从你手上买过一只蛊,并且种在了一个姑娘的头部,她叫白杏,每月都受头痛之苦,现在那姑娘就跟着我们,劳烦你帮她一把,取出那东西,让她不用再痛苦。”

“这个没问题,只要是我下的毒,我养的蛊,我自己都能解。”怜花顿了顿,道,“不过……你说的这个南弦,是什么人?与我做过交易的人太多了,我并不是每个都记得清,我卖蛊,是明码标价的,有些客人是不会留下自己的任何信息,我也不会去问。”

“这么说来……你不认识此人。”

“不认识,只是做过交易罢了,也就只见过那么一次吧。”

“这么说来,又找不到线索了。”颜天真托着下巴,嘀咕了一声,随即抬头道,“好了,不说了,拜堂结束,该入洞房了。怜花,我刚才说的那个白杏姑娘,就是今天掌勺的大厨,她要负责做两桌酒席,明早你就帮她解除烦恼,可好?”

“她现在就在这府里?那何必等明早,叫过来,我可以立即帮她取出蛊。”

“可今天是你大婚,你们应该先去完成洞房大事……”

“我跟死鬼都已经算是老夫老妻了,何必这么急切呢?我还是先去给那姑娘看看吧。”

“那真是多谢你了,她现在可能就在厨房。”

“那行,我们这就去找她,我们的大婚酒席她掌勺,我还得谢谢她呢。”怜花说着,与花无心携手走出了礼堂。

望着二人离开的背影,颜天真感慨地道了一句,“又见证了一对有情人。”

“伶俐他们都在外边吃酒呢,我们也去。”凤云渺起了身,冲颜天真伸出了手。

颜天真握上了他的手,由他牵着走出了礼堂外。

酒席虽然摆上了两桌,人却没有坐满。

“义父义母,坐这吧!”凤伶俐指着旁边的两个空位,冲着二人喊到。

二人走过去坐下了,望着桌上色香味俱全的菜,便都动筷子了。

“白杏做的菜,肯定都会被吃光的。”颜天真说话间,凤云渺已经在她的碗里添了好几块肉。

“多吃些。”凤云渺道,“去寻宝的这些日子,你确实有些消瘦了,有好几天都是走水路,船上没法子做饭,吃的都是干粮,没什么营养。如今回来了,你要大吃特吃,才能把瘦掉的体重补回去。”

颜天真无声地笑了笑,开始低头吃菜。

正吃着,忽听身后响起一声——

“木瓜炖雪蛤来了!”

说话的正是一名丫鬟,手上端着个瓦罐,走到了桌边。

“又有什么好吃的上来的?”凤伶俐抬头去看,“就只有这么一罐吗?这么多人怎么够分?”

“这不是给你吃的。”凤云渺悠悠道,“桌上有这么多菜呢,你吃这些就好了,这是专门给你义母准备的补品。”

凤伶俐一听这话,顿时收回了目光,“原来如此。”

一听是专门给颜天真准备的补品,他就没兴趣了。

同一时刻,颜天真望着眼前那罐热气腾腾的‘木瓜炖雪蛤’,抽了抽唇角。

这补品……

她转头望着凤云渺,“你怎么给我准备了这个?”

“怎么了?难道不好吃?”凤云渺道,“白杏煮出来的东西,味道应该不会差吧,你都还没吃,脸上就写着不高兴了。”

“不是好不好吃的问题。”颜天真低声道,“你给我准备这个,是不是也觉得我身板干瘪,没有二两肉?我告诉你凤云渺,你要是敢嫌弃我的身板,我跟你没完,我就这点料怎么了?你不满意么?”

“你怎么忽然就来了脾气了?”对于颜天真忽然的变脸,凤云渺有些不太能理解,“这道补品,是母亲让我给你准备的,她说,吃这个东西对女子好。既然是好东西,我自然就要准备给你吃,之前我都没想起来,今天走在大街上,无意中看到了木瓜,这才想起母亲的嘱咐,就买了木瓜雪哈回来,让白杏炖给你吃。”

颜天真:“……”

原来是这样……

“这道补品到底有什么问题?”凤云渺追问道,“为何这道补品一端上来,你的脸色就有些不对劲?这与你的身板又有什么关系?”

“这东西是传说中的……丰胸补品。”颜天真小声道,“有没有用?我还真的不知道,我也没试过,据说有些人吃了有作用,有些吃了没作用,因人而异,我一直都懒得尝试,因为我不嫌弃自己的身板,我对自己的体型十分满意,轮不到别人来评判。”

“原来是这样。”凤云渺轻挑眉头,“难怪你不高兴了,是觉得我嫌弃你?我可不知道这补品的来历呢,我也从来不会说你一句不好,不过既然做都做好了,你就吃了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