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5章 烫死你(二更)/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史曜乾的速度快,黑衣男子的速度也丝毫不比他逊色,非但不躲开,反而将颜天真狠狠一拽,扯到了身前,去抵挡史曜乾飞来的那一脚。

因为他打心里清楚,对方在这样的紧急时刻,一定会选择将脚收回去,要是不收回去,可就要踢在颜天真身上了。

颜天真低咒一声,想要反抗,却被黑衣男死死地扣住了手臂,挣脱不开。

事情的发展果真也如同黑衣男子预想的那样,史曜乾一见他把颜天真作为挡箭牌,连忙迅速回收力道,由于没有做好心理准备,踢出去的这一脚再收回来就有些吃力。

落地的那一刻,身体便维持不住平衡,后退了好几步才站稳。

黑衣男子显然不想与他浪费时间,拖拽着颜天真就要走开,余光却又看见旁边紫影一闪,又一个人上前来阻止他。

黑衣男子眉眼间透露出些许不耐烦,转头去看,正要打出一掌,却在看清对方的长相时,有一瞬间愣住了。

要不是因为对方穿的衣服不是粉色,他差点以为刚才那个家伙又冲上来了。

这个穿紫衣服的,和刚才那个穿粉衣服的……长得一样?

来不及多想,眼见着对方一掌就拍了过来,他连忙伸手,用自己的掌心迎接上了对方的掌心。

两人手掌对手掌,没有过于激烈的肢体动作,时间在这一刻仿佛静止。

这是一场内功的比拼。

史曜乾再一次冲了上来。

还不等他有动作,史曜连便仰头喷出一口血,后退几步,站立不稳。

史曜乾连忙伸手去扶,“哥,没事吧?”

“这个家伙的功力好深厚。”史曜连擦拭着嘴角的血迹,磨了磨牙,“他姥姥的,这个人的武功,都可以赶得上凤云渺了,当初我们两个联手,也不能完败凤云渺,这就意味着我们俩也很难摆平他。”

二人说话间,黑衣男子紧扣着颜天真的肩膀,再一次转身走开。

“不行,就算打不过也要拼,绝不能让他带走天真。”

史曜乾冷声道了一句,不依不饶地再一次追了出去。

“真是两个讨厌鬼,看来我不得不开杀戒。”黑衣男子冷哼了一声,目光中有一丝杀气掠过。

他今天的主要目的就是逮颜天真,不想跟其他人浪费时间,浪费精力,可偏偏就有两个不要命的上前来,百般阻挠。

这让他不开杀戒都不行了。

颜天真显然也看出了他的意图,转头冲着史曜乾喊叫——

“别管我了,他不会杀我的,你们打不过他。”

“我不管他是什么想法,我只知道,你被他带走绝对没好处,你也不想被这个人带走,所以,我一定不能袖手旁观。”

“我不想被他带走又如何?你们不是他的对手,冲上来也是白费劲,别管我了。”

“我就要管。”

史曜乾的态度颇为坚决,眼见着就要再冲上来,颜天真只能叹了一口气,提醒道——

“跟他打架一定不能空手!要用兵器!最好是长的兵器,不要跟他肢体接触,逼急了,他会吸人的功力!他练的武功就是专门抢别人的内力,收为己用。”

如果她阻止不了史曜乾,那她也要让史曜乾减少损失。

“有这样的武功?”史曜乾显然也惊住了。

抢别人的功力给自己用?这是怎么做到的。

他也算是见过世面的人了,还真就没听说过有这样的一种功夫。

这样的对手,比凤云渺还要危险。

不过幸好颜天真提醒他了。

他的目光迅速扫了一眼四周,正好就有个卖烤肉的摊子,老板正拿着火钳子夹木炭,他想也不想地就冲上前去,夺过了人家手中的火钳子,身形如风一般,又掠向颜天真所在的方向。

由于多带了一个人,黑衣男子的速度自然不能发挥到最快,片刻的功夫就被史曜乾追了上,史曜乾举着手中还有温度的火钳子,朝着那黑衣男子的脑门就挥了过去!

黑衣男子并没有细看他手里的东西,一直以为是刀剑之类的利器,反手一接,却被烫手的温度灼烧得立即收回了手!

好烫!

史曜乾唇角一勾,趁着黑衣人吃痛,继续拿手中的火钳捅他。

他抢走这火钳子的时候,火钳子的主人正在用它夹燃烧的木炭,可想而知,温度有多灼热。

这黑衣男子看也不看,就想伸手来挡,烫不死他!

不得不说史曜乾找了个好武器,缓过劲来的史曜连也效仿着他,从别人的摊子上抢了个火钳子就追上前来了。

一个火钳子不够,半路上又多顺了两个。

眼见着史曜乾和黑衣男子打在一起,他站在一旁寻找时机,穿着黑衣男子背对着他的时候,火钳子就朝着他砸了过去!

黑衣男子急忙闪躲,避开了他的火钳子,同时又要用鞋子踹开史曜乾手上的那把,被两人前后夹击着,使得他有些气恼。

不仅如此,被他挟持着的颜天真也趁机用手肘往后一顶,狠狠地撞了一下他的腹部。

他吃痛。

而就在下一刻,灼热的温度从大腿上传来,让他倒吸了一口冷气。

哪个狗娘养的用火钳子烫他的大腿!

“真是抱歉,我本来没想攻击你的大腿。”慢条斯理的声音从身后响起,有些欠揍,“我本来想要直接捅你的臀,手一抖,就插大腿上了。”

史曜连打斗之余还不忘搞笑,令颜天真有些忍俊不禁。

“别跟他废话了,烫死他。”史曜乾冷哼了一声,捡起地上掉落的一把火钳子,双手挥舞着火钳,干脆利落地朝着黑衣男子发出一次又一次攻击。

终于给他找准了一个机会,狠狠地烫了一下黑衣男子的手。

那只手正扣着颜天真的胳膊,让颜天真挣脱不开。

经过火钳子这么一烫,不得不松开手,让颜天真挣扎了开。

颜天真获取自由之后,连忙退开了好几步,让史家兄弟两人能够不再有任何顾忌地对付他。

“你们先撑一会儿,我直接去搬木炭过来!”

颜天真说着,便要跑向不远处的摊子。

正好这条街上四处都是烤肉,搬一盘燃烧的木炭过来,看南弦那厮会不会哭爹喊娘。

但是她的如意算盘落空了。

或许是意识到了自己今天要吃亏,黑衣男子不再恋战,迅速从打斗中撤退了出来,身影一闪,背对着三人奔跑。

“追不追?”史曜连问。

“不要追,总感觉追不上。”史曜乾道,“我们两个人联手,才能让他这么狼狈,可他的速度我们确实比不上,单打独斗一定落败。”

“这家伙的功夫,比凤云渺大概差不了多少,要不是有这几把火钳子,还不一定能打跑他。”

史曜连瞅着手中的火钳子,有些感慨。

这要是换成一般的刀枪棍棒,没有任何温度,肯定吓不跑那家伙。

“你们两个受伤了吧?”颜天真上前来询问,“肖梦和肖洁也被打伤了,我们现在就回去找她们,一起去伶俐的府邸,就在离这里不远。”

“好。”

三人往回走。

“刚才那家伙是什么人?为何要抓你?”走在半路上,史曜乾询问着。

“这个家伙你应该也见过的,就是南弦郡王。”

“是他?我有印象。”史曜乾说到这,有些不可思议,“那个家伙,怎么会有这么好的功夫?之前可真没看出来,莫非是深藏不露……”

“他精神有问题,分裂出了两个人格。他有好的一面和坏的一面,坏的那一面练绝世武功,好的那一面一无所知,不过现在,好的也被坏的带偏了,毕竟都是属于自己身体的能力,再怎么不熟练也还是会用的。”颜天真说到这,叹了一口气,“好人把坏人带好,不容易,坏人把好人带坏,却挺容易的。”

“我听了半天没怎么听懂。”史曜连拧起了眉头,“什么好的坏的?不是同一个人吗?好就是好,坏就是坏。”

“你怎么就这么愚笨?都说了他精神有问题,天真的意思,就是一个人脑子里拥有两股意识,一善一恶,本来是一个十分矛盾的人,可现在,善良渐渐快被磨没了,这个人的意识可能要走向统一,最终完全变成一个恶人。”史曜乾解释着。

“还是你聪明,解释得也正确。”颜天真道,“他的善,确实已经快消弥了,仅存着对我的一些喜欢,这才让他在对付我的时候不忍心下重手吧。”

“欲望使人堕落。”史曜乾道,“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由善变恶易,由恶转善难。善良的人内心是比较纯净的,而邪恶的人内心复杂,邪恶的人大多要比善良的人高明些,再加上刻意使手段,这才会把好人带偏。只能说他好的一面不够聪明,要是够聪明,事情又会是另一种局面了。”

“不错。”颜天真点了点头,“今天真是要多谢你们了。”

“他对你动手的时候,我就在你身后不远处,当然不能冷眼旁观,你不需要跟我太客气。”

“还是要谢的。”

“我说句话,我猜你又要不高兴。”史曜连的声音在空气中响起,“每次遇见你都倒霉,我真的不记得这是第几回了,都说事不过三,一次两次或许是凑巧,但是许多次都这样,你说我们是不是命里犯冲?不宜再相见。”

史曜连抱怨着,捂着自己的胸口。

今天还吐了一口血,到现在还觉得胸口疼。

一和颜天真扯上关系,果然就没好事。

“对不住了,我也没想到碰上我会让你倒霉。”颜天真耸了耸肩,“我也不知道这是第几回了。”

“哥,我倒觉得这不是天真的错,而是你的错。”史曜乾不咸不淡道,“你下次能不能不说这句话?你要是不说,兴许就不会倒霉,你老挂在嘴边,上天不让你倒霉都说不过去,谁让你没事老念叨?自个儿衰神附体,就不要怨旁人了。”

“你小子,是不是又想惹我生气?我说的难道有错吗?”

“我说句实话,你也别不爱听。你嘴巴开过光,说什么都要灵验,这就是人们常常传言的乌鸦嘴。”

“我嘴巴开过光,是吧?那我就诅咒你一回,我诅咒你长痔疮。”

“我要是真的长痔疮了,我就找你麻烦。”史曜乾斜睨了身边的人一眼。

史曜连冷哼了一声,“我嘴巴要是真那么灵验,我就诅咒那什么郡王……南弦是吧?我咒他不得好死!要是灵验了怎么办?”

“别吵了,你们都是一个娘生的,怎么就不能和睦点。”

颜天真叹了一口气,目光正视前方,忽然看见人群中的肖梦和肖洁互相搀扶着走,连忙快步走上前去。

“你们俩还好吗?”

她这么一出声,二人齐齐转过了头。

“太子妃你没事?!”

“我们还以为你已经被挟持了,正准备回去找殿下请罪呢。”

“我没事,是他们救了我。”颜天真说着,指了指自己的身后,“你们都受伤了,我们赶紧回伶俐的府邸去,南弦的住处可能就在附近这几条街,他不会以真面目示人的,现在开始,得要小心提防着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