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6章 疗伤(一更)/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行人迅速回到凤伶俐的府邸内疗伤。

“怎么出去一趟都受伤了?幸好义母没事,不然义父又要大发雷霆了。”

凤伶俐边说着,一边从柜子上翻出了药瓶。

“这个百花活血丹,对治疗内伤很有帮助,你们这几个受伤的,一人一颗。”

凤伶俐给所有人分完了药丸之后,又道:“为了保险起见,肖洁你还是给大家都诊断一遍吧。”

“嗯。”肖洁点了点头,给其余三人都把了脉,最终把目光落在了史曜连身上,“他的内伤最重。”

史曜连冷哼了一声。

“死要脸徒手去接南弦的一掌,内功拼不过,喷了一口血。”颜天真道,“给他的药里面,应该再加点补血的东西。”

“算你还有点良心。”史曜连不咸不淡道,“老子这伤是因为救了你才受的,我等着看凤云渺会给我送什么补品,比如什么千年何首乌啊,千年老山参啊……”

“你看故事书看多了,或者听说书的听多了吧。”颜天真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这些东西哪里是那么容易拿到的?你知道千年的概念吗?有钱也不一定就能得到,这个东西市面上本来就货源少。”

“皇宫那么大,没有千年人参吗?”

“据我所知,是有一两株的。”颜天真顿了顿,道,“不过,陛下最近身体不太好,这东西肯定留不住,总会被他炖了吃了,总不能去跟皇帝抢药吧?”

“算了算了,他一个半老头子,我这年轻人不好意思跟他争。”史曜连淡淡道,“反正你有什么最好的补品都拿来给我,这个要求总不过分了吧?”

“不过分。”颜天真淡淡一笑,“回头我让属下去找找,最高等级的补品是什么,送给你补身体。”

史曜连的性格原本就是这么傲娇的,对于他说出来的话,就算口气不好,她也不会放在心上。

正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她都已经笑脸相对,史曜连也不会好意思再提出诸多意见。

反观史曜乾,倒是安静得很,坐在藤椅之上一言不发。

“伶俐这府里地方大,房间也多,你们可以留在这里安心养伤,想要什么都可以吩咐下人。”颜天真说着,转头看向凤伶俐,“可以吗?伶俐。”

就算是凤伶俐的义母,也要询问凤伶俐本人的意见,毕竟此处是他的地盘。

“自然可以,我现在就去安排一下他们的住处,顺便去库房检查一下,我这里有什么好的补品。”

凤伶俐说着,便走开了。

对于帮助过颜天真的人,他自然也会客气相待。

虽然他一直不太喜欢这两兄弟……

人情总还是要记着的。

“颜天真,听说你们前段时间挖了不少宝贝回来。”史曜连道,“那传说中的九龙窟,大不大?”

“很大,琳琅满目,还有金砖堆成的墙,几百个人一起清点财物,花上一整天的时间都不够。”

“那你们岂不是发达了?”

“还好。”颜天真笑了笑,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你一说九龙窟里的宝贝,我忽然就想起来了,有一些密封保存的干货药品,其中就有几株灵芝,虽然我不知道长达多少年份,但肯定比市面上的更珍贵,你们等着,我这就让人去给你们找。”

颜天真说着,便起了身,到了大堂外喊下人上前来。

“你去一趟库房,跟伶俐说,之前给他的那一车财物里面应该就有灵芝,让他去找一找,把那灵芝拿去炖了。”

吩咐完之后,她这才回到了大堂内坐下,朝着旁边的两人道:“你们现在还干老本行吗?”

她所说的老本行,指的自然是——杀手。

“看心情。”史曜乾道,“从前,只要是价格高的杀单,我基本都接,但是现在,偶尔也会接一些小的单子,我要先看看目标人物,特别不顺眼才会接。”

“如何才能达到特别不顺眼的要求?”

“比如负心人、衣冠禽兽之类的。”史曜乾挑了挑眉,“因为我内心渴望拥有一份特别纯真的感情,我手上虽然沾满鲜血无数,可我的情感是很干净的,所以……我讨厌情感不干不净的人,遇上这样的目标,非接不可,只能怪他们倒霉,碰上我这样有怪癖的杀手。”

颜天真:“……”

比起最初见到的,那个没心没肺的史曜乾,现在的史曜乾,似乎有什么地方不太一样了。

人在有了感情之后,都会有些或多或少的改变。

“我依然在卖胭脂水粉,而且越卖越好。”史曜连慢条斯理道,“年年有新品,月月收成丰盈,你信不信,在将来的某一天,我可能挤身北昱国帝都首富前三甲。”

“信信信。”颜天真点头,“女人的钱的确是最好赚的,胭脂水粉这些东西永远都不会冷门。”

“没错。”

这边的三人聊着,另一边的库房外,凤伶俐手中抓着一只黑鹰,将手中的一小卷纸条绑在了黑鹰脚边,这才把黑鹰放飞了。

眼见着黑鹰展翅飞向远处,他这才走回库房之内。

义母在街道上被南弦袭击一事,应该告知义父。

……

雅致的房屋之内,充斥着淡淡的血腥味。

傍晚的余晖透过纱窗,打在桌上的一盆清水里。

忽然有一把小刀投入清水中,刀尖上沾满了鲜血,血雾很快就在清水中漂散开,把透明的水染红。

“嘶——”

空气中响起一声倒抽冷气的声音。

黑色的人影伏在桌子边上,微微喘息。

要不是那两个该死的家伙,他早就把良玉抓走了。

良玉……

只要我还在这个世上一天,你就迟早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他望着自己手臂上与大腿上的伤口,忍着疼痛撒药。

那对孪生兄弟下手一点都不留情,烧过的火钳子插在他的皮肉里,有一部分的皮肉烫焦了,不仅如此,那火钳子还不干净,之前反复夹过木炭。

伤口又要消炎,又得用刀把焦掉的皮肉割去,实在疼得他直冒冷汗,上等金创药又带着些许微微的刺激性,他只能咬紧牙关。

用纱布将伤口缠上之后,他便要开始收拾屋子。

他处理伤口留下了不少气味,地上也有不少血迹,这些都要他亲自清理。

因为他现在所在的地方,就是副相府。

二公主对他还挺信任,但是副相对他……也就那样,看在公主的面子上留下他,对他肯定还是存在警惕的。

不想让他们知道他受伤的事,以免引起他们的猜忌。

正收拾着,忽然听见屋外响起了脚步声,下一刻,有清脆的女子声音传了进来——

“阎罗,你在里边吧?大人要进宫一趟,这天色都快黑了,你要贴身护卫大人安全,跟着大人一起去。”

“我知道了,这就来。”

“那你快一点啊,别让大人等着你。”外头的人说完之后,转身离开。

屋里的人冷哼了一声。

都快晚上了,还进宫……

他身上的伤才处理好,本来想要好好休息,这下子又休息不了了。

但,还是得跟着去才行。

一刻钟之后,一辆宽敞的马车从副相府内行驶而出。

副相坐在马车之内,阎罗则是充当车夫,驱使着马车。

“大人,都入夜了还要进宫,莫非是陛下召见?说实话,草民从来都不曾见过皇宫,心里好奇呢,平时也没机会进去,今天能见识见识,也是沾了大人的光。”

“最近陛下身体不太舒服,这个时辰通常都已经睡下了,不会召见任何人,是太子殿下召见我跟他议事。”马车内传出淡淡的男子声音,“你从来没去过皇宫,那么,进宫之后就要更加小心翼翼,千万不要胡乱跑,更不能乱说话,你只要安安静静就好。”

阎罗听着这话,握着缰绳的手紧了紧。

进宫见凤云渺?!

倒不是他畏惧凤云渺,只是在皇宫里,他没法子施展身手,那地方高手如云,不是能撒野的。

凤云渺那么敏锐,自己身上这血腥味恐怕会藏不住……

血腥味如果很淡,一般人自然不会察觉到,可武功好的人五识也都很灵敏,嗅觉听觉视觉都比一般人好。

他需避免与凤云渺正面接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