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8章 尽快铲除他/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或许是凤云渺还有什么事要嘱咐副相?

反正都快接近宫门口了,要是等会儿情况不对,应该也来得及跑。

想到这,他便勒马停车。

“怎么停下了?”身后传来副相的问话。

“回大人的话,前边挡着一辆马车,那车夫跳下来挥手示意我停下。”

马车内的副相听闻此话,抬手掀开了车帘。

看见前边儿那朝着他走来的人,笑道:“那是东宫的马车,向你招手的,是太子殿下身边的随从。”

说话时,龙受已经走上前来,朝着他递出了一个只有掌心般大小的锦盒。

“大人,这里边是多种上等药材制成的安胎药丸,是太子妃嘱咐身边的名医肖洁姑娘制成的,殿下原本今天就打算给您,却又忘记提起这件事了,刚才才想起来,我们的马车也正好能追赶上大人你的马车,大人带回去给二公主吧。”

“真是多谢太子妃了。”副相笑着伸长了手,想要去接。

然而,这么一伸手还是没够着。

龙受又迈出了两三步,走得更近些,将盒子递给了副相。

而就是这么一凑近,也就拉近了与阎罗之间的距离。

阎罗原本还想帮忙接过盒子,哪知道龙受的动作那么快,两人之间的距离一拉近,龙受瞥了他一眼。

这一眼倒是没有带着猜疑,有些随意。

“这位兄弟身上似乎有新伤?”

阎罗听闻此话,心中紧了紧,表面上并没有流露出异样的情绪,也随意地笑了笑,“练功摔的,擦破了一大块皮,刚包扎上,就跟着大人来了。”

凤云渺身边的人也长了狗鼻子,嗅觉这么灵敏。

“我闻着味道,就觉得你伤口上的血应该是透出纱布了,你没包扎好,下次应该多缠几圈,你要是不信,撩起来看看。”

阎罗听闻此话,连忙低下了头,撩开衣袖。

为了不表示出心虚,他当然要看一眼。

果然……

伤口的血已经透出纱布了。

“兄台,你真厉害,光是闻着味道就知道了,下次我一定多缠几圈,谢谢兄台提醒。”

“再多缠个三四圈足矣,你这是自个儿包扎的吧?手法不行,应该让大夫帮你。”

“我记住了,谢了。”

龙受转身离开之后,阎罗才松了一口气。

“阎罗,你身上竟然有伤?”身后响起了副相的声音,“你要是早点说,我就不让你跟来了,让你休息。”

“没事的大人,习武之人嘛,身上总会挂彩,也不是什么很严重的伤,不劳大人记挂。”

说着,他再一次驾起了马车。

跟在凤云渺的马车后边,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

行驶了一段路程之后,到了集市上,两辆马车总算去往了不同的方向。

阎罗冷眼瞥了一眼凤云渺离开的方向,很快便收回了视线。

……

凤云渺所乘坐的马车在凤伶俐的府邸外停了下来。

下了马车之后,他便快步走进了府邸内。

远远地,便看见了大堂内的几道人影,其中一抹红影格外熟悉,正是他心里惦记的人。

不等他走近,颜天真也看见了他,起身便踏出了门槛迎接。

“云渺。”她眼见着他走近,双目含笑眯起。

下一刻,就被他张开双臂拥抱住了。

“我早该想到的,南弦那厮逃跑了之后应该会来这帝都内,我真不该让你离开我太远的距离,从今日开始,我会好好看住你的。”

颜天真能听出他语气中的担忧,连忙安慰道:“没事了,今天只是有惊无险,幸好史曜乾他们出现了,他们两人联起手来,还是不可小觑的。”

“这次我的确应该感谢他们。”凤云渺放开了她,目光投进了大堂之内。

史家兄弟那两人就坐在椅子上。

他望向他们的同时,他们也看了过来。

好久不见。

这一次的相见,没有像从前那样的烟火味,大家似乎都很平静。

这要是从前,总要出口互相讥讽几句,一言不合就要大打出手。

如今……

谁也不想跟谁动手了。

史曜乾漫不经心地收回了视线。

早就承诺过了师父,不跟他儿子抢女人,所以……再见凤云渺,就不会像以往那样满腔算计。

虽然心中还是难免会泛起波澜……

放弃颜天真,并不代表就不喜欢颜天真。

每次看到他们之间的举止亲密,心里还是会不舒坦。

空气静默了好片刻,终究是颜天真率先开口打破了静默。

“你们饿不饿?有没有人想吃夜宵?”

三人异口同声——

“不饿。”

“我饿,我想去弄点夜宵来吃。”颜天真干笑了一声,“我就想问问你们,有谁想吃的,可以顺便多煮一点?一起吃。”

“那就一起吃。”凤云渺接过了话。

史曜乾道:“那我也要。”

边上坐着的史曜连抽了抽唇角,“那也别把我落下,难道让我看着你们吃?”

“行,那你们就在这里坐一下,我去一趟厨房。”颜天真说着,便转身走开了。

凤云渺在史家兄弟二人的对面坐了下来,慢条斯理地问了一句,“母亲最近怎么样?”

他知道,这两个家伙之所以还没离开,应该是舍不得他们的师父。

如今他们三个人坐在一起,能谈起来的话题,也就只有这位同时对他们有养育之恩的女子。

“师父一直过得轻松快活,身子骨也好。”史曜乾淡淡道,“哦对了,师父常常念叨一句话,说你不太体贴,连我都比不上。”

“怎么?抢女人抢不过,就要开始跟我攀比谁更孝顺?”凤云渺嗤笑一声,“你是嘴太闲了,又想要来跟我吵?”

“不想跟你吵,怕天真不高兴,我只是就事论事罢了。”史曜乾挑了挑眉,“我只是向你证明一点,我总有比你更强的地方,我可不是要挑事哦。”

“我不否认,你的确有几个地方比我强,比如……像缩骨功和锁阳功这么猥琐的功夫,我就不会。”凤云渺唇角噙着一丝淡淡的笑意,“可以随时变男变女这样的技能,还真没几个人会,这一点,我是服气的。”

史曜乾:“……”

这是在夸他还是在骂他?

变相嘲笑他可男可女,不男不女。

“我还没说完呢,你有好几个地方比我强,可我却有无数个地方比你强。”凤云渺继续道,“你若还要继续攀比,我不介意一样一样地指出来,就怕等会天真回来听到了……”

“行了行了,你们别比了。”史曜连翻了个白眼,“我还以为,如今相见说话能够和谐点,哪知道颜天真一不在,你们就要恢复本性。”

“是你家弟弟先说的,可不是本宫先说。”凤云渺冷哼了一声,“本宫很久没有跟人吵架,但是这吵架的功夫可不会退步呢,谁若是不服气,大可来领教领教。”

“罢了,不跟你耍嘴皮子,还是说正经事吧。”史曜乾唇角的笑意敛起,“那个南弦,说实话,我觉得他跟你打起来未必会输,这个人你最好快点解决,否则一定会威胁到天真。”

“他还是赢不过我的,但……我要击败他也不容易。而且跟这个家伙打架,手中一定要有兵器,还必须得是长兵器,不可跟他有肢体接触,否则要吃大亏。”

“关于这一点,天真早就提醒过了。所以我们在跟他打斗的时候会用上火钳子,他练的这个武功,这么邪门,难道就没有克制之法?他这武功叫什么来着……”

凤云渺道:“噬功法,来自于一本失传很久的武功秘籍,飘渺心经。”

“抢别人的内功来自己用,听起来还真的挺有意思。”史曜连面上浮现好奇之色,“应该很难练吧?我都想去挑战一下了,我要是练成这武功……”

“那你就要失去你的兄弟了。”凤云渺面无表情地打断他的话,“你舍得拿你的弟弟来练功吗?”

“你这话什么意思?我练这武功跟我弟有什么关系?”

“你知道为何这武功秘籍失传很久吗?因为太过丧心病狂,若要练成,就要牺牲至亲之人。”凤云渺斜睨了他一眼,“有些时候,获得某种成就要付出很大的代价,你要斟酌一下,这代价是不是你能承受得起?你以为练这门邪功,光是靠努力就行了吗?练功过程中,要以直系血亲的生命为代价,我就问你,敢不敢?”

史曜连瞪眼,“牺牲我弟弟?”

“不错,正是因为太过没人性,这本秘籍才不会流传于世,南弦机缘巧合能得到这秘籍,并且敢练,只能说他这人不但有运气,连最基本的人性都没有。”

“他娘的,我们兄弟两人就已经够坏的了,想不到还有人比我们更坏,而且坏得不止一点。”史曜连的眼角跳了一下。

牺牲直系血亲练成神功,这种事情,就算拿刀架在他脖子上他都不干。

他如今在这世上只剩下一个直系血亲了。

史曜乾同样摇头,“我自认为是个恶人,对这门功夫也有兴趣,可听你这么一说,我肯定是练不成了。”

他从来不愿意做任何对哥哥不利的事。

天下第一又能如何?没有了至亲之人,做皇帝都没意思。

血脉亲情,大于一切利益,一切诱惑。

“说到恶人,你们哪能比得过南弦呢。”凤云渺冷笑一声,“他连自己的亲妹妹都能当成牺牲品,还有什么是他不能舍弃的。”

“他这般丧失人性,对天真的安全来说实在是个威胁,必须想个办法尽快铲除他。”史曜乾道,“他现在躲在哪里我们不知道,我们找不到他,那就想办法让他来找我们,他不是想抓天真吗?有天真出现的地方,或许就会有他,弄个假天真去糊弄他怎样?”

“这个办法我并不是没有想过,人选却不是那么好找的,首先体型一定要符合,如果连这点都做不到,怎么糊弄他?其次,这个人要够胆量,面对南弦的时候不会被吓破了胆,最好不要有情绪波动,既要伪装天真的身形,又要伪装天真的性格,两样条件缺一不可。”

凤云渺顿了顿,道,“我有几个女下属,光是身形就完全不符合,一看就能看出来不是天真。”

“那你觉得我怎么样。”史曜乾唇角轻扬,“我认为我完全符合你说的这两个条件,首先,我曾经就假扮过她,连她的亲哥哥都认不出来,你们都知道我练过缩骨功,我这身高没办法抽高,想变矮却是很容易的事;其次,我的胆量你们也知道,一个南弦就想让我吓破胆?又不是天塌下来,也不是我哥死了,我怎么会怕。”

“呸,说什么呢你。”史曜连白了他一眼,“你真的决定要去吗?”

“我无所畏惧。我想办法接近他,给他下毒,对付这种人,打不过就只能智取。”史曜乾说到这儿,将目光看向了凤云渺,“你认为我的提议如何?你还能找到比我更合适的人吗?”

凤云渺静静地望着他,“这事挺危险的,若是被南弦发现了,你知道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吗?”

若是可以,他想亲自去,不想欠下任何人的人情。

可他不会缩骨功,他这身高无论如何也改变不了,而缩骨功也速成不了,没个好几年,又怎么能练会。

“我当然知道要承担多大的风险。但你认为,我会惧怕这种风险吗?我什么大场面没见识过?当初假扮天真,面对你们那么多人,我可曾胆怯过?一个南弦,我怎么能怕他。”史曜乾冷哼了一声,“我已经决定了,不管你们同不同意,都无法影响到我的想法,我只是在告诉你们我的主意,不是在征求你们的同意。”

“你……”

史曜连正打算说话,史曜乾连忙转头打断他——

“你别说些丧气话!我不想听!比如说我会倒霉之类的,千万不准说,你这嘴巴开过光,我怕你一说就要灵验,你若是真的为我好,还是多诅咒诅咒南弦吧,每天诅咒他个百八十遍,让上天听到你的祈求,没准就应验了。”

史曜连:“……”

------题外话------



同志们别急,正在收尾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