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9章 与她一模一样/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此事我们自己做主就好,还是不要给天真知道。”此刻大堂之内只有三人,史曜乾说话自然也就不用顾忌,“以天真的性格,要是知道此事,可不一定会同意呢。”

颜天真一向不喜欢欠人情,也不喜欢拉人为她冒险。

因此,还是隐瞒着她为好,省得她想太多。

坐在旁边的史曜连望着他,欲言又止。

其实并不希望他去,但……他做出来的决定,一向是九头牛都拉不回来,单凭自己一番劝说,恐怕也徒劳。

凤云渺静静地注视着史曜乾,“晚些商量商量计划吧。”

这话的意思,便是等于同意了史曜乾的方法。

“嗯,晚些再商量,现在就先不说了,算算时间,天真也快回来了,不要被她察觉到。”

史曜乾的话音落下之后,谁也没再开口说话。

直到大堂外响起了脚步声,轻快而又缓慢,便知道是颜天真过来了。

随着那脚步声走近,众人还能闻见空气里飘荡着的香味。

“怎么像是鸡汤的味道……”史曜连道了一句,“本来还不觉得饿,这么一闻,还就真的饿了。”

“没错,就是鸡汤。”熟悉的笑声响起,颜天真的身影踏进了大堂之内,双手端着托盘,上边摆着四个碗。

“你去了也没多久啊,炖个鸡汤哪能这么快?这汤肯定不是刚炖的,该不会是你们今天晚上吃剩的吧?”史曜连说着,面上浮现了一抹嫌弃之色,“本大爷从来不吃剩饭剩菜。”

现炖一锅鸡汤,至少也要个把时辰,颜天真离开也不过才一刻钟,这么点时间,杀鸡拔毛都不够。

“剩饭你个头。”颜天真白了他一眼,“这个鸡汤就是刚炖的,新鲜的!但不是我炖的,是白杏炖给大哥喝的,我们都是沾光而已,我让她分了半锅给我,我们四个人分也不够,我便下了面条进去,做了这几碗鸡汤面。”

“原来是这样。”史曜连干笑一声,“那我要吃了。”

“天真,其实你刚才可以不用跟他解释的。”史曜乾轻笑一声,“就让他以为是加热的剩饭剩菜,他不吃,我们几个吃,还得吃得津津有味,让他闻香味,到时候看他会不会忍不住打破自己的原则。”

剩饭剩菜加热又如何,只要是颜天真亲手端上来的,他依旧会眼也不眨地吃完。

因为他真的少有机会吃她做的东西,有得吃,无论如何都不嫌弃。

“有道理,我应该不解释的。”颜天真悠悠叹息一声,“可惜我已经解释了,下次,我就应该让他闻着香味,馋死他。”

“你是我兄弟,怎么能这样捉弄我。”史曜连作势要踹史曜乾,但也只是做做样子,并未真的踹下去。

“行了行了,别闹了,快来趁热吃。”

颜天真说话间,已经将四碗面在桌子上摆好,与凤云渺并排坐在一起,拿着筷子捞面,轻轻吹着热气。

空气中的香味似乎更浓郁了。

凤云渺望着碗里的鸡腿,用筷子对着大腿肉轻轻一夹,便轻而易举地夹下了一个肉块。

可见这肉嫩,并且也熟透了。

而就在这时,坐在对面的史曜连叫唤一声,“为什么他吃的是鸡腿?我吃的是鸡翅?”

颜天真轻飘飘地瞅了他一眼,“不都是肉吗?鸡翅也好吃。”

“那为何不把我的跟他的换了?”史曜连撇了撇嘴,“吃东西都要这么偏心,我是伤员,难道不该给我吃好的吗?”

“你这叫胡搅蛮缠,故意找茬。”颜天真冷哼一声,“这汤原本是白杏炖给大哥的,给大哥吃了个腿,剩下的一腿两翅都给我了,你们兄弟俩一人一个翅膀,不挺好的么?我这碗里没有翅膀也没有腿,只有几块肉。我要是早知道你这么挑三拣四,我就给你吃鸡屁股。”

“原来你自己没得吃啊?那行,我不说了。”史曜连耸了耸肩,不再抱怨。

同一时,坐在史曜连身旁的史曜乾已经用筷子夹起了自己碗中的翅膀,原本打算夹给颜天真,抬头时,却看见颜天真身边的人动作比他更快了一步。

凤云渺已经将自己碗中的鸡腿塞给颜天真了。

“你比我瘦,你吃,不要再夹过来了。”

颜天真听着这话,挑眉,“你确定我比你瘦吗?”

“你没比我重。”

“废话。你多高?我多高?比胖瘦不是单纯比体重,是看整体比例的。”

“反正你吃了就是。”

“……”颜天真不再有意见。

史曜乾依然夹着鸡翅,却没有再递出去,而是送到了自己的嘴边。

他们两人之间,果然是没有他能插足的余地。

就算这鸡翅夹过去了,恐怕也要被还回来。

颜天真绝对不会要他的鸡翅。

但她不会拒绝凤云渺给她的鸡腿。

这就是自己人跟外人的差距。

他帮助颜天真,颜天真便总觉得欠了他的人情,不还心里不舒爽。

凤云渺帮颜天真,颜天真便不用记住人情,因为他们之间从来不存在人情债,谁帮谁都是理所当然。

史曜乾咬着鸡翅尖,发怔了片刻才回过神,默不作声地吃着。

身旁的史曜连将他的反应看在眼中,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

他的兄弟,如今有了一种名为“惆怅”的情绪,这是以往不会存在的情绪。

四人吃过夜宵之后,天色已经很晚了。

“云渺,这么晚了,就在伶俐的府邸里暂住吧,明早再回东宫去。”

颜天真的提议一出,凤云渺点头道:“好。”

留在这里,正好。

晚些等颜天真睡熟了,就可以去找史曜乾商议对付南弦一事。

众人离开了大堂,各自回房。

……

“我发现,我有一个谁都无法比拟的特点。我可以把她扮得这么像,除了我之外,还有谁能做得到?就算是跟她最亲近的凤云渺都做不到这一点。”

雅致的房屋内,史曜乾坐在梳妆台前,望着铜镜中的自己。

史曜连在帮他易容上妆,听着他这句话,冷嗤了一声,“你就是欺负凤云渺没练过缩骨功,他要是练过,他扮起来未必会比你差吧?”

“可他不会就是不会。”史曜乾慢条斯理道,“我也绝对不会告诉他缩骨功应该怎么练。在我看来,对一个人喜欢的程度,如果可以达到把自己变成她,是十分难得的,我既然能做到这一点,就不会容许其他人也做到这一点,只有我可以扮成她,别人不行。”

史曜连正帮他画着眉毛,忽然听他道了一句:“天真的眉形不是这样的,你画得太小家子气,把眉尾再往下压一点。”

史曜连:“……”

连她眉毛什么形状都记得住?

“她的睫毛自然卷翘,又纤长,你这个睫毛膏得多弄一些。”

“……”

“不要太鲜艳的口脂,珊瑚红就好,冷艳又很提气色。”

“……”

史曜连忽然便有了一种错觉,他这弟弟比他更懂得上妆,几乎是全程指点。

没理由啊,明明自己才是卖胭脂水粉的,凭什么就轮到他来指手画脚?

“你别嫌这嫌那的,你别忘了,最懂胭脂水粉的是我,我给你画出来的妆容,肯定好看,你以为我有生以来给几个人上过妆?多少贵妇请我帮着画,我还不去呢,你竟然挑三拣四指指点点……”

“我不否认你的技艺,或许天真都不一定比得上你,但我所追求的并不是多么好看的妆,我又不是女人,从来不爱接触这些东西,我所追求的,就是要跟颜天真一模一样,从眉毛到睫毛,从发式到穿戴,都要与她相同。”

这就是所谓的精益求精。

他一向就是个注重细节的人。

“说不过你。”史曜连冷哼了一声,“刚才的步骤记清楚了吧?”

从大堂回来,史曜乾便说要跟他学着上妆,想靠自己装扮成颜天真,最好从易容到上妆都亲自完成,不借助他这个哥哥的手来完成。

“记清楚了,下次我就能自己上手。”史曜乾淡淡道,“凤云渺等会儿应该会过来吧?”

他才这么说着,就听见不远处传来一阵脚步声。

“不用等会儿了,现在就已经过来了。”史曜连说着,要走上前去开门。

史曜乾站起了身,伸出手臂梗在他面前,阻挡他的步伐,“我来开,看看凤云渺什么反应。”

说着,他走到了门后。

听着门外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他打开了门,噙着笑意望向来人。

与凤云渺眼神接触的那一刻,明显看到他的唇角小幅度抽搐了一下。

凤云渺并没有想到,开门的那一瞬间,会看到这样一张容颜。

忽略掉此刻还没有缩短的身高,他几乎都要以为颜天真就站在他的面前。

不过——

从头到脚扫一眼,就会发现充满了违和感,因为这身衣服还没换,除了换了张脸,其他地方都还是史曜乾的特征。

“是不是与她一模一样?很惊讶吧?”史曜乾笑道,“等我把自己的个子缩一缩,再换上天真的衣服,变成了她,与真正的她一起站在你面前,不知你能不能分出真假?”

“我依然可以分出来。”凤云渺不咸不淡道,“不靠触摸,甚至不走近,也能分辨。”

“哦?你倒是说说要怎么分辨?听声音吗?你别忘了,我也是会伪装声音的。”

“我让你们一人唱一句歌,你就暴露了。她的歌声很美,你不会有那种腔调的。”

“……”史曜乾静默片刻,冷哼一声,“这点我确实学不来,但那又如何?南弦总不会有闲情逸致让我给他表演唱歌跳舞吧?就算他真的叫了,我也可以拒绝,总之我不怕自己暴露。”

“我倒也希望你能成功。”

接下来的片刻时间之内,二人商议了大概计划。

“凤云渺,我需要你帮我准备一些东西。”

“你说。”

“厉害的迷药毒药都不可少,还有,别忘了给我准备衣服首饰之类的。”

“好。”凤云渺应了下来,“天真的柜子里还有一些没穿过的新衣服,我拿两套来给你。”

“其实也没必要专程拿新的。”史曜乾唇角挑起一丝淡淡的笑意,“你拿她穿过的给我都行。”

凤云渺凉凉地瞥了他一眼,“你想得美。”

史曜乾耸了耸肩,“明天回宫之后就把东西送过来,我要睡了。”

凤云渺离开之后,史曜乾这才转过身道:“哥,把我脸上的这些妆都给洗了,带妆睡觉可不好。”

……

凤云渺一路回房,轻手轻脚地推开了房门,走到了床榻边上褪下了外衣,这才躺下。

躺下的那一刻,就察觉到身边的人翻了个身,一只纤细的手臂抱了上来,嘟哝一声,“大半夜的,你干什么去了?”

“当然是去方便了,我进来的动作那么轻,还是让你醒了。”凤云渺伸手抚着她的发丝,“继续睡吧。”

说着,在她的额头上轻轻一吻。

很快,空气中又响起了均匀的呼吸声。

凤云渺搂着颜天真,也闭上了眼。

第二日早起,吃过早点之后,二人便乘坐马车回了东宫。

颜天真一回到了寝宫中,就打开了衣柜,挑拣衣服。

“昨天在伶俐府里没有沐浴,因为没带换洗的衣物,我现在就要去马上洗个热水澡,否则浑身不自在。”

“去吧。”凤云渺笑道。

颜天真离去之后,凤云渺才走到了衣柜前,并不去触碰那些挂着的衣服,而是蹲下了身,打开衣柜下的抽屉。

挂起来的衣服是她平时经常穿的,抽屉里的则是还没穿过的新衣。

尚衣司每个月都会给她送新衣裳来,她应该不会记得自己到底有多少衣服。

凤云渺从最底下挑了两件比较淡雅的装进了包袱里,又去另一边的柜子上挑选药品。

百花软筋散、迷罗花粉、白沙胶……

五花八门的药品塞了一大堆,就看他史曜乾高兴怎么用了。

将东西都打包好之后,这才离开了寝殿,把龙受叫到身前来。

“立刻把这个包袱送到伶俐的府上,交给史家兄弟,记住,只有他们俩能接这个包袱,不要让其他人触碰,速去速回。”

“是。”

……

宽敞的庭院之内,一片剑光影舞。

凤伶俐正在练剑,余光瞥见有人影靠近,转头一看,是龙受。

“龙受,你怎么来了?是义父有什么吩咐吗?”

凤伶俐说话时,目光接触到了龙受手中的包袱,顿时好奇问道:“这里面是什么?”

“我的确是奉太子殿下的命令过来的,请小将军告诉我,史家两兄弟此刻在哪?这东西是要交给他们的,殿下有令,其他人不能碰。”

“原来如此。”凤伶俐一向很遵从凤云渺的吩咐,顿时也就不好奇了,转头指了一个方向,“那排房屋的最后一件就是他们的住处,你自己过去吧。”

龙受按照凤伶俐指引的方向,果真找到了史家兄弟,将手中的包袱交给了二人便离开了。

史曜乾拿着沉甸甸的包袱走到了桌边,将包袱打开。

两件质地上好的衣裙,包裹着一堆瓶瓶罐罐。

“这都是些什么啊……”史曜连撇了撇嘴,“这么多,根本不能全带上吧?”

“当然不能全带,最多只能带三四瓶,带多了累赘,临时要用还得翻半天,所以需要挑选。”

女子的衣裙,最多只会有两三个口袋,缝在衣袖的内侧,还有衣领内侧。

一个口袋放上一瓶,要用的时候就知道从哪个口袋里翻。

史曜连随手拿了一瓶到眼前看,“白沙胶,幸好这瓶身有附注,就是字有点小,说什么……粘性奇强无比,一旦沾上,想要摆脱就得撕下一层皮,这么夸张吗?”

史曜连起了点兴趣,便打开了瓶口,倒了一点在桌面上。

“看样子,跟沙子没什么两样,这么散碎,这玩意儿能粘到哪里去,这凤云渺可别拿些没用的东西来……”

他试探般地伸出食指触碰了一下,竟然真的有几粒粘在手指上。

他没有多想,想要蹭下来,便用大拇指去蹭,却没想到,这一蹭,食指和拇指粘在一起,分不开了。

“死要钱!我的手指粘在一起了,快帮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