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0章 替她冒险/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史曜乾原本在仔细浏览着瓶瓶罐罐上面的批注,乍一听史曜连的惊呼声,连忙转过了头。

“怎么了?”

“你看我的手指。”史曜连将右手举起,“我没想到这什么胶真的这么厉害,我只不过是摸了几粒,竟然真的就死死地粘在一起,这下可怎么办?我分不开。”

史曜连此刻有些后悔了。

真不该质疑凤云渺给的东西。

“我看看。”史曜乾走到了他的面前,观察着他的手指,“你多用些力气。”

“手指能有多大力气,你帮我掰开吧。”

史曜乾只好伸出手,各自握上了史曜连的一只手指,开始施力。

“别掰了别掰了,嘶——”史曜连倒吸了一口冷气,“这是要撕下我一层手指皮啊,我不干,撕下来长回去都得好久,直接去问凤云渺有什么解决办法。”

史曜乾放开了他,“你到底乱动了什么东西?”

史曜连看了一眼桌子上的瓶子。

史曜乾顺着他的视线看了过去,将那瓶子捞起,拿到了面前。

白沙胶,黏性极强,一旦沾染上任何物体,都要撕下一层表皮,否则无法摆脱,于密闭空间中储存,一旦接触到空气,片刻的时间就发挥黏性。

竟然有这么强力的胶……

“我就是觉得上面写得有点夸张,就想试试。”史曜连撇嘴。

“你的好奇心总是这么大。”史曜乾道,“凤云渺送这些瓶瓶罐罐过来,上面全都批注了作用,解法应该也会一并说,你等会儿。”

史曜乾说着,转身去翻包袱,果然在一套折叠好的衣服里面翻出来一张纸。

“果然有解法。”他将那张白纸黑字拿到眼前一看,笑道,“用烈酒化开,越烈越好,你等着。”

说完之后,便走到了房门外,喊来了府内的下人去拿酒。

下人把酒送过来之后,史曜乾将酒倒入杯子里,朝着史曜连道:“你把手指放进来,过一会儿大概就能化开了。”

话音落下,他伸手捞过了那瓶白沙胶,笑道:“这是个好东西,值得带上,如果不是你亲自试验了一遍,我或许还不会注意到它。”

“所以你得谢谢我。”史曜连冷哼了一声,将手指插进了酒水里。

片刻的时间过去,果真感觉粘性渐渐减弱,再稍微用力,粘在一起的手指便分开了。

史曜连呼出了一口气,“我再也不碰这东西了。”

“我已经选好了该带哪几瓶药。”史曜乾笑道,“咱们先离开此地,总不能在这里直接换装打扮,出门会吓到这府里的人。”

全府上下都没有看到颜天真进来,他当然不能直接假扮成颜天真走出去。

“我们去附近找一家客栈歇脚吧。”

史曜乾说着,便将东西都收拾好。

二人离开了凤伶俐的府邸,就近找了一家客栈住了进去。

“易容上妆的步骤我都记住了,接下来,就让我自己来动手吧。”史曜乾伸手抚上了包袱里的两套衣裙。

颜天真……

我一定会尽力帮你铲除隐患,让你安宁。

……

今日是个好天气。

日光照耀着宽敞的东宫庭院,打在绿叶上,绿油油地泛着暖暖的光。

树下,一盆、一虎、一人。

“玲珑啊,别挣扎,乖乖的,很快就洗好了。”颜天真一边哄着眼前的庞然大物,一边拿柔软的刷子蘸着水,给白虎清洗着一身毛发。

白虎并未大力挣扎,好几回试图离开水盆,才把爪子搭在水盆边缘,就又被颜天真给拎起来,放回水里边去。

“你什么都好,就是不爱洗澡,这一点我必须要批评你,你要是再不给我安分,就罚你这一整个月都吃不到鸡……”

颜天真的话音还未落下,就被迎面飞来的水滴给甩了一身。

原来是白虎摇晃了两下脑袋,似乎是在表达自己的不满,将毛发上的水滴朝四周抖开,打湿了颜天真的衣服。

颜天真用手中的刷子狠狠地拍在它身上,“你还跟我较劲了是不是!不就是洗个澡,耍什么脾气?你看看你这矫情劲,还不如隔壁杨妃娘娘的大白,人家大白洗澡的时候,安静乖巧,再看看你,你还瞪我?”

兴许是她的教训起到了作用,白虎安静了许多,一双琥珀色的大眼却还是瞪视着她。

颜天真口中的大白,是只白猫,温顺乖巧。

原本有打算养一只猫,怕玲珑不高兴,最终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能够与玲珑亲近的人太少,一般人可不敢给它洗澡,以往伶俐进宫的时候会顺便帮着洗洗,现在这个任务由她接手,反正她空闲的时间也多。

“洗好了,你可以出来了。”

颜天真将手中的刷子扔到水盆里,站起身,把挂在树上的浴巾一扯,盖在了白虎身上。

一边给白虎擦着皮毛一边哼着小曲,并没有注意到身后有一道人影缓缓靠近。

“是不是给它洗澡的时候,还顺便给自己洗了个头?”一道熟悉的轻笑声在耳畔响起,下一刻,颜天真觉得脸颊一软。

是凤云渺拿着手帕擦拭着她脸上的水珠,而后还要擦拭她湿漉漉的发丝。

“是玲珑太闹腾了。”颜天真道,“你要是能早个一时半刻过来,它铁定不敢跟我闹。”

凤云渺听闻此话,抬手便敲了一下白虎的脑门,“下次要是再敢把女主人弄得一身水,我就让你洗三天三夜的澡。”

白虎瑟缩了一下脖子。

“你这个惩罚方式不错啊,我学到了。通常洗个澡一刻钟就能搞定了,它还不乐意,这要是洗上三天,毛都要掉光了吧。”颜天真幸灾乐祸地瞅了白虎一眼,与它大眼瞪小眼。

“你还是太惯着它了,每回都是恐吓,从来就不曾真正付诸行动,我曾经说过罚它吃素,可不只是说说而已,我是真的做到了,你应该向我看齐。”凤云渺说到这,笑了一声,“我有些担心你以后会不会娇惯孩子了。”

“我才不会。”颜天真白了他一眼,“我一定会十分严格要求,让他样样出色才行,小时候不能惯,等长大懂事了之后,再开始宠。”

“你能这么说我就放心了,对了,我想了几个名字,来听听你的意见。”

“你说。”

“凤恋颜。”

“不行不行,没什么档次。”

“凤思颜。”

“表示你每时每刻都在思念我?寓意是还可以,就是叫起来不太好听,换一个换一个。”

“凤欢颜,喜欢的欢。”

“这个不错,适合女孩,男孩的名字有没有?”

“凤朝颜。”

“还行吧,一定要带你我二人的姓氏吗?其实我想起名叫凤眉楠,凤天仙。”

“土死了!”

“……”

……

雅致的客房内,浅白色衣裙的女子对镜梳头。

将发丝打理好之后,这才把梳子搁到了一边,修长的指腹轻抚过自己的脸颊,带着温柔与眷恋。

“这张脸真是百看不厌啊。”史曜乾望着镜子中的容颜,有些感慨地道了一句。

从易容到上妆,每一步都是亲自完成。

运用缩骨功,缩小了骨之间隙,将体型比例控制到和颜天真相同,换上了凤云渺送来的衣物,将自己彻底包裹成了颜天真之后,这才在梳妆台前坐了下来,静静地欣赏着镜子中的自己。

“摸着自己的脸,还能那么陶醉,不知道的还以为你精神有问题。”冷不丁身后响起一道男声,夹杂着一丝冷哼。

“你明知道,我是在透过这张容颜想天真,还要故意说些不好听的话。”史曜乾慢条斯理道,“是对我有意见吗?”

“我对你有意见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史曜连的声线不冷不热,“以前你为她鞍前马后也就算了,现在还要去替她冒险……你不是说你要放弃她了吗?还要因为她去做这样有风险的事,指望她对你感激涕零,然后心里就能有你?”

“这一回是你想错了。我并不指望她心里有我,感激也不等于喜欢,我既然说了放手,那就不会食言。可——放弃不等于不在意,会威胁到她安全的隐患,我还是会想尽一切办法铲除的。”

“她有凤云渺,你又何必操心?铲除隐患这种事情,交给凤云渺去做就好了。”

“我要是像你这么想,那就只能说明我心里不在意,你我想法不同,你不喜欢她,所以你漠不关心,而我喜欢,就无法坐以待毙。”

“我说不过你,行了吧?反正我也拿你无可奈何,我就问你,我能帮到你什么?”

听着史曜连的问话,史曜乾笑道:“你还真帮不了我什么,哦对了,我想到了,你唯一能帮助我的一件事,就是默默地祈祷我成功,诅咒南弦栽在我手上,那不就皆大欢喜了吗?”

史曜连:“……”

说了这话不等于没说?

“好了,你就不要再抱怨了。”史曜乾站起了身,“南弦应该就在附近这几条街道上活动,皇宫那个地方他又不好进去,所以,他应该会盯紧凤伶俐的府邸,因为这个地方,是天真常去的,我只要在附近打转,没准就能吸引到南弦的注意力,引他过来逮我。”

“那我充当你的护卫。”史曜连道,“说不定我也有机会出手帮到你,你不要反对,你要是不让我跟着,我也不让你去了。”

“好吧,但是你最好换一张脸,不要用本来面目,我不希望南弦记恨你,要是被他记恨上了,恐怕得倒霉。”

“知道了知道了,我现在就去换一张脸。”

史曜连换脸换装完毕之后,二人才走出了客栈,在街道上闲逛着。

“我们就这样一直闲逛么?要是逛到天黑他还不出现……”

“那就明天接着闲逛,我就不信,逛上好几天都见不到他。他要是长了脑子,铁定会关注着凤伶俐的府邸,他至于眼瞎到看不见我吗?既然是我要引他来主动找我,那我就必须有耐心,你要是没耐心陪我闲逛,大可回去。”

“我何时说过我没耐心了?我只是随便问问!”

史曜连一边说着,一边东张西望,目光瞥见不远处的糖人摊,朝着史曜乾道:“咱们买点吃的吧,隔着大老远我就闻到糖人的香味了。”

“你吃吧,我不能吃了,牙口不好。”史曜乾摇了摇头,“最后边两颗牙,一吃甜的就疼,回头要拿药治治了。”

“那我也不吃了,买点咸煎饼吃,行了吧?”

“好。”

史曜乾才应了下来,忽然听见身后响起一道清朗的男子声音——

“良玉!”

史曜乾几乎在一瞬间就反应了过来,自己现在就是‘良玉’。

天真的本名就是良玉,会这么叫她的,都是鸾凤国那边的人。

身后的这道男子声音也不陌生,像是她大哥尹默玄。

“是摄政王在叫你。”史曜连道,“这下子也不能暴露了。”

“当然不能暴露,说不定南弦的眼线就在附近,一旦暴露,功亏一篑,反而会让他更加提防。尹默玄没能把我认出来,这样很好,跟他走在一起,我更像真的。”

二人交谈期间,身后又传来一声‘良玉’。

史曜乾这才转过了身,望着从人群中走来的男子,脸上绽放出一抹淡淡的笑意,“大哥。”

曾几何时,他也是披着天真的皮囊欺骗尹默玄。

能骗过他第一次,就能骗过他第二次。

正好考验考验自己演戏的本事有没有退步,要是连天真的亲兄长都认不出来,便是最好的效果了。

“良玉,为兄刚才叫了你两遍了。”

“我刚才走着,似乎是听见有人在叫我,但是又不确定,大哥叫第二遍,我这才听清楚了。大哥也是随便逛逛吗?”

“在伶俐的府邸里太闷了,总是要出来走走的。”尹默玄叹了一口气,“我真的不适合当个闲人,一闲下来,觉得太过无聊,忽然想念起从前常常帮着女帝陛下打理政务的日子,如今……唉。”

史曜乾:“……”

这话不知道该怎么接。

尹默玄跟女帝之间,发生了什么事?

他身为摄政王,还有闲情逸致在他国逗留,难不成他丢了饭碗?

应该不至于吧。

又或者是和女帝闹矛盾?

史曜乾思虑片刻,道了一句,“大哥,你……如今对女帝陛下是什么想法?”

“还能有什么想法。我一直都在期盼着她接受我,我也听从了你的提议,离开她一段时间,看她是否会想念我,是不是会觉得,没有我在的日子不适应?或许她能适应呢?那么我这个摄政王……也没什么意义了。”

史曜乾垂下了眼。

尹默玄,跟他一样一厢情愿。

但,尹默玄比他幸运,至少有希望。

女帝的身边没有男人称她的心,所以,尹默玄希望还不小呢。

“大哥,我始终相信你们会在一起,只是时间问题。”

史曜乾身后的史曜连闻言,控制住翻白眼的冲动。

他这老弟自己都那么惆怅了,还要再去安慰另一个惆怅的人。

人家比他幸运多了,他安慰个什么劲。

“借妹妹吉言,但愿真的像你说的这样。”尹默玄笑了笑,“对了,前边不远处就是糖人摊子,你不是喜欢吃糖人吗?大哥现在就买给你吃。”

“大哥,我……”

史曜连正想找个借口回绝,又听尹默玄道:“你这丫头的牙口就是好,吃那么多甜的也不坏牙,为兄羡慕啊,为兄的牙口就不太好,甜的吃多了就敏感,只能看着你吃了。”

史曜乾:“……”

他牙疼。

“大哥不吃,我也不吃了。”他连忙道,“咱们去吃咸煎饼吧,那个味道也不错。”

“算了吧,你从来都不吃那东西,何必为了大哥这么勉强?还是去吃你喜欢的甜食吧,我自己买一张咸煎饼吃就好了。”

尹默玄说着,不等史曜乾回答,过他的袖子便走,“这糖人的味道可真香,你看,隔壁还有糖炒栗子和蜜酥甜烧鸡,都给你买。”

------题外话------



宝宝们,这几天就不二更了,我在梳理结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