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1章 快救良玉/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史曜乾:“……”

买那么多甜食给他,这要是全吃下去,牙得疼上几天?

偏偏颜天真就是牙口好爱甜食,既然装扮成了她,那就索性装到底,不要露出半丝破绽。

于是,史曜乾任由尹默玄拉着到了糖人摊边上。

尹默玄买了两根,付过帐之后转身递给了史曜乾。

史曜乾笑着接过,递到嘴边含着。

尹默玄指着旁边的摊子,“还有糖炒栗子呢。”

史曜乾摇头,“不用了大哥,我一点都不饿,再买就吃不下了。”

他这么一说,尹默玄总算不再给他买甜食了。

“良玉,你出门在外,怎么能只带一个护卫?”尹默玄瞥了一眼史曜连,“你这护卫看上去身板也挺单薄,一点都不强壮,你就这样出门逛街,妹夫能放心吗?南弦那厮也躲在这几条街道上,在抓到他之前,你还是少出门,除非有妹夫陪着。”

“大哥别小看了我身边这名护卫,他其实挺有能耐的呢。云渺他也有公务要忙,总不能老陪着我四处溜达。”

“你就是玩心太大了。为兄以为,没有什么是比安全重要的,你别再溜达了,要么就去伶俐的府邸,等妹夫来接你回宫,要么就让为兄把你送回宫里,走。”

尹默玄说着,硬拽上史曜乾。

“大哥,你别拽我,我自己会走。”史曜乾无奈地应着,心中暗暗磨牙。

怎么就遇上了这个摄政王。

他不能去凤伶俐的府邸,更不能进宫。

他主要的目的就是吸引南弦,尹默玄在身边,其实挺妨碍他的。

要么就得把他甩开,要么,就要告诉他真相。

“为兄也是为了你好,你要听话。”尹默玄的声音再一次响起,“由你自己选择要去哪里,是去伶俐那里,还是回宫?”

“大哥,其实我……”

史曜乾正打算简略地解释一番,话还没说完,就看见尹默玄的身后银光一闪。

是暗器!冲着尹默玄去的。

尹默玄本人显然也察觉到了,朝着边上迅速退开一步,还不忘把史曜乾一起拉开。

“小心!”

同时,一根细小的银针划过空气。

史曜连迅速出脚,那银针正好扎在了他的靴底上。

他将那根银针拔了下来,目光迅速看向银针射过来的方向。

他们的目标……应该出现了。

但是这街道上人潮汹涌,这么扫一眼过去,也是人来人往,捕捉不到南弦的身影。

南弦不会以真面目出现,所以——

这一眼扫过去,所见到的每个人都有嫌疑。

“一定是南弦。”尹默玄冷声道,“良玉,安全起见,还是不要在此地逗留,我们立刻掩护你回伶俐的府邸。”

到了此刻,史曜乾也就只能装作听话,跟着尹默玄迅速转身离开,心中却十分期待南弦出现。

躲藏起来有什么意思?打也打不到。

南弦这厮就应该出手。

但是有一点比较值得烦恼,那便是尹默玄的存在,他绝对不会容许南弦把自己带走,却又不能将自己真实的身份直接说出来。

三人在人群中迅速走动,史曜乾忽然听到耳畔风声一紧,目光顿时冷冽。

来了?

来得好!

这街道两侧多得是烤肉摊子,也就不缺少火钳子。

招不在新,管用就行了。

也不知南弦那厮会不会已经有了应对的方法?毕竟在同一个地方跌倒两次显得太愚蠢。

“良玉。”

身后响起一道冰凉的声音。

是南弦!

史曜连最快有了反应,一个箭步冲到了旁边的烤肉摊子上,捞过火钳子,朝着史曜乾身后突然出现的黑衣人投掷了过去!

而就在下一刻,他有些傻眼了。

那黑衣人面对飞来的火钳,不慌不忙地伸手一捞。

原来他的双手不是空着的,而是套上了一副……铁丝手套?

细细密密的铁丝线织在一起,将他的双手很好地保护起来,让他再也不用有任何顾忌就敢伸手抓火钳子。

“这一招,是跟那对孪生兄弟学的吧?头一次对付我倒是挺管用的,但,同样的办法不能用两次。”黑衣人不温不火道,“现在这破玩意儿对我来说,已经造不成任何威胁,反倒是你们,身上没有任何保护措施,怕不怕火钳呢?”

话音落下,他冷笑了一声,身影一闪就逼近了史曜连,手中的火钳狠狠甩向他!

史曜连险险避开,南弦不依不饶地缠了上来,不给他任何喘息的机会。

史曜乾见状就要冲上来,却被尹默玄拉住,“你赶紧走!马上!”

话音落下的同时,将他朝着远处一推!

史曜乾咬牙切齿,想要骂人,心里却明白着不能暴露身份,只能把骂人的话吞了下去。

史曜连与南弦单打独斗,很快就落了下风,眼见着南弦一个拳头挥了过来,连忙伸手拦截。

可就在两人肢体相接触的这一瞬间,史曜连惊愕。

丹田之中的内息忽然变得混乱,南弦轻松地化去了他的力气,他的内力不但伤不到南弦,反而一点一点地从自己的身体里流失。

这就是凤云渺说的——噬功法。

一旦有了身体接触,就要吃大亏的。

史曜连想要挣脱,南弦却笑了,“看不出来,你一个区区护卫,内力还挺浑厚的,练功至少也有十几年了吧?让我吸干算了,给我当补品。”

他说这话自然也只是起些恐吓的作用,因为边上还有两人,这就注定他不能安逸地享受着自己的补品。

“混账东西,当初饶恕你真是千错万错。”熟悉的语气在前方响起,南弦抬头的那一瞬间,又是一个火钳子抡了过来。

他不得不放开史曜连,将其甩到了一边,而后拿着之前史曜连丢过来的火钳子,抡向尹默玄——

“还不都是让你们逼的!”

火钳子和火钳子碰撞在一起,发出清脆响声。

然,南弦还是以绝对的优势压制住了尹默玄手中的火钳子,随即没有任何犹豫地,拿滚烫的尖端刺进尹默玄的腹部。

他的动作快又狠,尹默玄想要退开,只来得及退半步,被火钳子扎入腹部三寸,发出了一声闷哼。

“是你们尹家人对不起我,而不是我对不起你们!尹默玄,我今天就送你上路。”

正要将手中的火钳子深入一分,说时迟那时快,史曜乾的身影迅速闪了过来,一脚踢向他手中的火钳子!

南弦并没有避开这一下,因为映入他眼中的是良玉,因此,想要回击的那一刻,他犹豫了。

尹默玄成功挣脱,却站立不稳,跌在了地上。

腹部如火烧一般,还在往外涌着血。

在场没有任何一个人打得过南弦,哪怕是三人联手……胜算恐怕也不大。

他已经不怕火钳子了。

史曜乾和南弦动上了手,心中盘算着南弦肯定不会尽全力,而事实也真如他预料一样,南弦在面对‘良玉’的时候,下意识会让着,只顾防守,甚少攻击。

史曜连想要上前来帮忙,却被史曜乾呵斥——

“不要管我!你上来也是作死!快带大哥先离开。”

要是放着尹默玄不管,尹默玄恐怕是凶多吉少。

可史曜连并不想听他的话,自家弟弟总是比别人家的大哥重要多了。

“我说的话,你没听见吗!”史曜乾朝他投去冰冷的眼神,“我让你带着大哥走!你敢违抗我的命令?”

他要让南弦深信不疑,自己就是良玉,而身为良玉,必须爱护大哥。

史曜连如今只是扮演一个护卫,应该听从他这个主子的命令。

大概是史曜乾的目光太过冰冷,史曜连的脚步定在了原地。

他现在上去,又能帮上什么忙?

不但帮不上忙,反而会被打趴下,到时候,跟尹默玄一起倒在路边都没人管了。

计划中就有算到一种情况,那就是史曜乾被抓。

这原本就是在猜测中的事,他答应过史曜乾,全盘计划都应该听史曜乾的吩咐,不能自己擅作主张。

咬了咬牙,他只能当机立断,转身迅速扶起地上的尹默玄离开。

“良玉……”尹默玄即将昏过去的那一刻,依旧念着妹妹的名字。

“良玉良玉,良你的头,你们家良玉害死我弟弟了,他要是出个什么事,我跟你们没完!”史曜连这话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史曜乾,你可一定得给我回来。

史曜乾与南弦打斗的过程中,抽空瞥了一眼史曜连和尹默玄离开的方向。

大哥总算是听话了。

“良玉,你的武功是比从前精进了不少,但依然不是我的对手。”南弦淡淡道,“你不要逼我对你动手。”

“假惺惺。”史曜乾冷哼一声,“你现在跟我装什么伟大?害我的事情你做得还少吗?你以为你说一两句怜香惜玉的话,我就会被你打动,做梦吧你。”

“我从来没有想过害你。”南弦脸色一沉,“我针对除了你之外的所有人,我恨你们尹家的人,但是我可以包容你。”

“屁话!如果你喜欢我,又怎么会伤害我的大哥?”

“他想杀我,我怎么就不能杀他?公平一点。”

“我也想杀你,你要杀我吗?”

“你不要逼我。”南弦目光一冷,一掌扣在了史曜乾的肩膀上,“你给我老实点,不然我连你也吸,让你变成一个废物,到时肩不能扛手不能拿,那种日子你想过吗。”

史曜乾顿时不敢再动。

他知道南弦做得出来。

南弦舍不得杀良玉,并不代表南弦会对良玉太客气。

在他面前还是不能太得寸进尺,要是激怒他,也就前功尽弃了。

“这才乖,跟我走。”南弦紧紧地扣着他的肩膀,离开了人潮汹涌的集市。

……

“殿下,神仙水经过再次改良之后,释放出的气味不但奇臭无比,还具有迷香的作用,我全都封存在了小瓶子里,只要把这瓶子在地上摔碎,臭味和迷香混合在一起,一定会让人很受不了,这样双管齐下的作用,可想而知是很妙的。”

东宫大殿之内,肖梦手中拎着一大串荔枝般大小的琉璃瓶,瓶口用木塞塞紧了,挂上了绳子,一大串提在手里,轻轻撞击在一起,如风铃般发出一阵清脆悦耳的响声。

“不错啊,等于是把迷魂香变臭了。”颜天真笑道,“那我们自己在用的时候,需要做怎样的防范措施?”

“用这个有橘子香味的棉花塞住鼻子就好,不影响呼吸。”肖梦的另一只手展示出一团棉花球,“解药都被我融合在这棉花球里面,塞在鼻子里,呼吸会有些不通畅,不过,忍忍就好了,我们闻到的只会是一阵橘子芬芳,完全不会受到神仙水的影响。”

“不错。”凤云渺望着她手中的那一大串,“目前就只有这些吗?”

他要把这东西拿去给史曜乾,这样更方便对付南弦。

起初还不知道肖梦会把神仙水改造成这样,今日忽然就看见了改良品,心里是有些高兴的。

这东西原本就臭得让人受不了,段枫眠当初都呕吐不止,再添加迷药的成分,无疑是雪上加霜,令人更加招架不住。

“殿下,药材短缺,目前也就只有这些了,这瓶子不算结实,一砸到地上就能碎,这样才方便使用啊。不过,在携带的时候务必要小心,可别磕着碰着了,不然碎在衣服里就不好了。”

她的话音才落下,忽然就听见大殿之外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伴随着暗卫焦急的声音——

“太子殿下,不好了!刚从小将军那里得到的消息,说是太子妃的兄长受了重伤,希望殿下立即把肖洁姑娘带过去。”

“什么?!”颜天真顿时惊得从椅子上站起,“怎么会受重伤的?什么原因?”

“没说是什么原因,或许是事出紧急,来不及解释……”

“去了就知道原因了。”颜天真立即扯着凤云渺往外走,“我们马上就去。”

二人带上了肖梦肖洁一同出发,马车行驶到了中途时,凤云渺突然从衣袖中掏出了一张人皮面具,递给颜天真,“我大概猜到原因了,或许是南弦出现了。你把这个戴在脸上,还有,把身上这身衣服也换了,南弦就认不出你了,旁人都只会以为你也是我的手下之一。”

颜天真看了一眼凤云渺递过来的面具以及衣服。

男子的脸和男装。

没有多想,她接过来就换上了。

马车到了凤伶俐的府邸外停了下来,颜天真与凤云渺下了马车,火速奔进了凤伶俐的府邸之内。

远远地,就看见凤伶俐在大堂门口徘徊。

凤伶俐也看见了凤云渺等人,连忙走上前来道:“义父来了,义母没来吗?”

“我在这里,换了个身份而已。”扮成男装的颜天真出了声,“大哥在哪间房间?”

“跟我来。”

……

简洁雅致的房屋内,充斥着血腥味与药味。

“还好伤口不是很深,不过,被烫伤了一大块,皮焦肉烂,需要切除。”

肖洁一边说着,一边用干净的匕首处理尹默玄的伤口。

尹默玄的额头上布满了汗珠,脸上也没有了血色,或许是剧烈的疼痛使得他的脑子清醒了些,他微微睁开了眼,看见站在床榻前的凤云渺,开口道——

“救……救良玉啊……”

“大哥,你在说什么?”此刻边上没有外人,颜天真便把人皮面具揭了下来,走到了床沿边坐着,“我就在这里啊,你是不是做了噩梦了?”

从过来到现在,她紧张地看着肖洁处理尹默玄的伤口,中途问了凤伶俐,尹默玄受伤是什么原因?凤伶俐却说不知道,送尹默玄回来的人并没有说明原因,扔下尹默玄就走了,凤伶俐也没有时间管太多,让人扶着尹默玄进了屋里,再对东宫进行了通知。

“良玉,你没事?”尹默玄望着颜天真道,“你不是被那个混账抓走了吗?”

“被谁?南弦?”颜天真一头雾水,随即很快想到了原因,“大哥,梦该醒了,我没事。”

“他说的不是梦话。”身旁响起了凤云渺的声音,“我真没想到,史曜乾的动作这么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