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3章 劫持公主/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史曜乾觉得口鼻都被一阵血腥味充斥着。

意识到自己跟这个疯子的实力悬殊,他在心中叹了一口气。

在这世道上混了这么多年,甚少吃亏。

能让他受伤的人不多,除了凤云渺,也就只有眼前这个疯子了。

同时又在庆幸着,幸好不是真的天真被抓来。

南弦把粘稠的血液抹在他脸上,似乎才意识到疼痛,微微抽了一口冷气。

刚才火冒三丈,一时忘了疼痛,此刻反应了过来,不禁眉头大皱。

强行扯下一大块皮,这种疼痛几乎是剧烈的。

可他要是不这么对待自己,恐怕就被良玉打趴下了。

人在面临险境的时候,总是需要取舍,或许从前的他会懦弱一些,但如今的他,已经不是很畏惧皮肉之痛了。

应该感谢黑弦吗?让他的心志变得更坚强了一些。

“良玉,起来帮我包扎。”他开口,语气清清凉凉,“我对你一次又一次的忍让,不是你放纵的理由,你刚才差点要了我的命,我又怎么能对你太客气,起来。”

史曜乾磨了磨牙,从地上缓缓起身。

好汉不吃眼前亏。

坐起来的那一瞬间,感到腹腔之内一阵疼痛,心跳也加快了许多。

南弦刚才那一掌,都把他震出内伤了。

这会儿就觉得有些头晕目眩。

他也没能耐再继续保持清醒,两眼一闭便昏厥了过去。

即将倒地的那一刻,南弦却迅速伸出胳膊捞过了他的身躯。

“良玉,如果你不逼我该有多好……”南弦低头看着眼前昏厥的人,喃喃道,“不要再来挑战我的耐心了,好吗?我怕我忍不住,也把你送到地狱里去陪阿绣,身为阶下囚,你就该安安分分的,不是吗……”

这话倒像是说给他自己听。

他自认为,在对待她的时候,已经给足了耐心。

……

“娘子,小心烫啊。”

副相府内,凤阮媚接过夫君盛好的莲子羹,用汤匙搅了搅,“你今天要是没事的话,就陪我出去踏踏青。”

“抱歉啊娘子,我还有公事呢。”副相道,“这几日没什么时间陪你,等我忙完之后,一定好好陪陪你。”

“好吧,那你吃过饭之后是不是又要出去了?记得把阎罗带上啊,你应该也听说了,皇嫂在大街上就被人掳走了,一定是太子皇兄平时得罪了太多人,所以出门在外绝不能掉以轻心,你出去办事的时候,最好让阎罗寸步不离地跟着你。”

“娘子的嘱咐,我记住了。话说回来,从早上到现在都没见到阎罗,不知又跑哪去了……”说到这,他朝着大堂外大喊了一声,“来人,去把阎罗找来!”

没过多久,便有一道修长的身影跨过了大堂门槛,走到桌前,“大人,您找我。”

“阎罗啊,你这大半天都去哪了?”

“回大人的话,我是嘴馋了,想上街去买点酒喝,结果与人打了一架,受伤了,便又去医馆找大夫包扎,耽误了不少时间。”

阎罗说着,举起了自己的右手,让对面的二人看清自己手上厚厚的纱布。

“呀,严重吗?”凤阮媚好心询问,“为何与人打架?”

“打几个地痞流氓而已,伤口还好,不是很严重,多谢公主关心,大人要是有什么事情吩咐我,我依然可以做。”

“也没什么大事,就是要出门,让你贴身护卫。”副相道,“回头你去药房领上等的金创药吧,有助于伤口恢复,现在先去给我备马车。”

“是。”

……

饭后,阎罗随着副相走出了府邸。

副相上了马车,却没有想到阎罗也突然钻了进来。

“你做甚?”副相顿时疑惑。

“大人,我有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要与您商量。”

“什么事儿?”

“此事与公主有关。”阎罗说着,将头凑到了副相的耳畔,“我要借公主一用。”

“什么?你……”

副相一开口,阎罗便扬起手,一个干脆利落的手刀劈在了副相的脖颈上。

副相两眼一翻,昏了过去。

阎罗将副相在马车上放平,这才又下了马车,走到了府门口,冲着看门的仆人道:“大人说,忽然想起来要去见一位重要的客人,要把公主一起带去,你速速去禀告公主,让她出来。”

仆人见他才从副相的马车里钻出来,自然深信不疑,只当是副相的吩咐,连忙转身跑进了府内。

没过多久,就把凤阮媚扶了出来。

凤阮媚看见站在马车边的阎罗,上前问道:“见什么重要的客人呐,竟然要把我一起带去?”

“属下也不知道,大人是这么吩咐的,公主要是有什么疑问,便上车去询问大人吧。”

凤阮媚被他搀扶着上了马车,一抬头就看见马车内晕倒的副相,顿时惊讶了,“这是怎么……”

疑惑的话还没问出口,便见迎面撒来一阵粉末,嗅进了鼻子里,整个人就晕晕乎乎地,一头倒在了副相的身上。

阎罗勾起了唇角,放下了马车的布帘,这才转过身,自然而然地驾着马车离开了。

看门的仆人完全不知马车内发生的事,阎罗便十分顺利地带走了副相夫妇两人。

副相再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映入眼帘的是一阵杂草。

这什么地方?!

大脑在这一刻瞬间清醒,他想起来了,昏迷之前就是被阎罗给打晕的。

那个家伙……到底什么来头?有什么目的?

“醒了?”身后响起一道清清凉凉的声音,“大人,既然醒了,就该帮我办事了。”

副相迅速坐起了身,转头望向身后的人,同时也看清了此刻所处的地形,是荒郊野外,附近没有一户人家。

“你究竟是什么人?竟敢挟持于我,是我的哪位政敌派来害我的?”

“呵,你的所谓政敌,是哪几位大官?我并没有兴趣知道,因为我压根谁都瞧不上,谁也没有权利来支配我。”阎罗说到这儿,当着副相的面,将手伸到了脸颊的边缘,揭下了薄薄的一层面具。

露出面具下那一张俊秀的脸庞。

“你,你不是阎罗……”副相伸手指着他,目光惊诧,“你不就是通缉令上面挟持太子妃的那个家伙?”

凤云渺把告示贴在大街小巷,已经有无数人记住了这个通缉犯的相貌。

但就算这样又如何?没有人捉得住他,因为他用的压根就不是真面目。

他手上的那张面具……做的还真是逼真啊,近距离压根都看不出那是一张假皮。

“我是阎罗,或者应该说,阎罗只不过是我的一个假身份罢了。记住了,我叫南弦。我之所以接近你们,也不是为了针对你们,你们对我而言,只不过是值得利用的人罢了,你要是愿意听我的,我也不难为你,可你若是不听,那就别怪我让公主殿下一尸两命。”

“你说什么!”副相当即呵斥一声,“你对公主做了什么!你这个忘恩负义的混账东西,公主好心收留你在府中当护卫……”

“这叫笨。”南弦冷嗤一声,“她是挺好心的,可她也愚蠢啊,她若不是公主,就以她这样的头脑,早就不知道被人卖了多少次。”

“住口!你……”

“我什么我,现在是你们受威胁,你还这般对我大呼小叫,很快你就会来求着我了。”南弦面无表情道,“我这个人最不爱听大道理,你可别想着拿道德来指责我,我告诉你,你昏迷之后,我将公主骗出了府,把你们夫妻二人都带出城了,现在,公主被我关在另一个地方,她是死是活,决定权可在你手上。”

副相双目几乎充血,恶狠狠地瞪着南弦。

此人武功高强,以自己的本事跟他硬拼简直就是无稽之谈。

副相意识到,自己确确实实被威胁了,索性平静了下来,努力平复着心情,“你想要什么?直说了吧。”

“爽快。”南弦挑眉,“想要公主和你的孩子平安,就拿凤伶俐来换吧。”

“太子殿下的义子?”副相怔了怔,有些没想到南弦会提出这个要求,“你与他有仇?”

“我跟他有什么仇怨就不劳你关心了。你只需要记住,想要保公主和孩子,就用凤伶俐来换,凤伶俐那小子比不上凤云渺聪明,副相大人动动你的脑子,说不定就能把他骗来。”

“小将军哪里是那么好骗的?再说了他是少年将才,别看他年纪小,一只手就能把我拎到头顶,你让我抓他过来,还真是看得起我。”

“所以我让你动动你的脑子。”南弦冷笑道,“你涉足官场多年,心眼肯定多,一开始你并不欢迎我留在你的府中,后来是为了安抚公主才把我留下,可见你是个聪明人。凤伶俐那个小子跟你比起来肯定太嫩,我相信你可以把这件事情办好,为了公主和你的孩子,你也必须办好。”

他没有提出来,让副相去害凤云渺。

他掂量了一下这副相有几斤几两,本事说小不小,说大也不大,去害凤云渺肯定是害不成,且——这厮应该是个忠臣,迈不过去自己心里的那道坎。

忠臣不会害储君,哪怕家人受到威胁,他也未必就能挣脱忠诚的那道枷锁。

但是算计凤伶俐就不一样了。

凤伶俐对副相而言,就只是一个外人,又不需要对其尽忠,稍微狠狠心便好。

那个有着百毒不侵体质的小子……一身血液都是好东西呢,抓来有不小的利用价值。

“考虑好了吗?”眼见着副相不回答,南弦催促着,“我可不想跟你耗时间了,你干脆点!”

“你武功这么高强,为何不自己亲自去抓人?”

“那小子出门在外带太多人了,下手不方便,他的府邸里更是高手如云,硬闯不划算。我想了想,还是对你和公主下手比较简单,由你来帮我做事,省了我不少精力呢。”

能让旁人完成的事,何必自己亲自动手费那个劲。

“是不是只要我把凤伶俐带来你这里,你就把公主还给我?”

“不错,我说话算数。希望你动作快一点,早点把人带来,早点接公主回去。我的人会随时盯着这个地方,你一来,就会有人跟你接应。”

“好,我答应你。”副相磨了磨牙,转身离开。

“千万不要让我知道你耍花样。”身后响起南弦的警告声,“否则,就别怪我给公主喝堕胎药了。”

副相握紧了拳头,脚下的步伐变得沉重。

南弦满意地看着他离开的身影,也转身走开了。

……

宽敞的庭院内,一片剑光影舞。

女扮男装的颜天真倚靠着树干,望着院子中央练剑的凤伶俐。

难怪这小子年纪轻轻就武艺高强,他勤学苦练,在习武方面从来就没有懈怠。

正看着,余光又瞥见远处有一道人影跑来,朝着凤伶俐喊道——

“小将军,副相大人要见你。”

凤伶俐收起了剑势,“他可有说是为了什么事而来?”

“没,他只说了有很紧急的事。”

“那就请他进来。”

下人转身离开,不一会而就去而复返,把副相带来了。

凤伶俐望着副相的神色,那张年轻的俊颜上满是惆怅,看样子像是真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事。

“副相大人……”

凤伶俐才开口,话都还没说完,就见对面的副相忽然双膝跪下,“小将军,我有一事相求。”

“你这是干什么?”凤伶俐吓了一跳,“你的职位比我高,我可受不起你这一跪啊。”

说着,连忙去搀扶他。

颜天真见事情有些不简单,便走上前去听。

“我本来是要求见太子殿下,可看门的仆人说殿下不在府内,我便来求见你。告示上面的那个通缉犯,不仅抓走了太子妃,还抓走了二公主!此人正是前不久在大街上救了公主,之后顺理成章住进了我的府里当护卫,他挟持公主要挟我,要我拿你去换人,我假意答应下来,这一路上都想不到良策,我只能来求助太子殿下与小将军。”

这番话一出,凤伶俐和颜天真皆是一惊。

“前不久公主的马车在大街上翻了,有一名勇士挺身而出……这个人就是南弦?!”凤伶俐一拍脑门,“这都叫什么事啊,把疯子引进家门了。”

亏得二公主还对那厮千恩万谢的,现在恐怕悔得肠子都要青了。

颜天真很快平静了下来,问道:“副相大人被如此威胁,竟然就直接告诉了我们?”

没有想过直接把凤伶俐骗过去,倒是难得。

云渺平时还是挺相信这个副相的,本来就有亲戚关系,再加上他为人不奸恶……他要是真的动起脑子,伶俐铁定被骗。

毕竟伶俐还没有涉足官场,还是嫩了点。

“我的心里不是没有挣扎过,但……我不想被那个混账牵着鼻子走,这样的小人,说的话怎么能信?要是我把小将军带过去,他出尔反尔,那更是得不偿失,太子妃也在他手里,我若是找太子殿下商量此事,他一定不会不管,我夫人和他夫人,要救便一起救。此事的起因,还是因为公主不听劝把小人引进了家门,我又怎么能让小将军来承担后果,万一那个卑鄙小人赖账,岂不是又多赔进去一个人。”

“副相大人能这么想,我要多谢你了。”凤伶俐道,“义父正在附近的街道搜查犯人,我现在立即就去通知他,与他商议此事。”

……

“皇嫂,我后悔了,我真的后悔了,我当初就应该听你和皇兄的话,你们说得没错,我就是太天真,太轻信他人了,我……真是自作自受啊。”

简洁的小屋内,凤阮媚不断地呢喃着,“我总说皇兄疑神疑鬼,殊不知,他才是对的,他让我对外人多点戒备心,我还当成了耳旁风,我应该听他的话才对,我不该这么单纯的。我……”

“行了行了,别念叨了。”史曜乾有些受不了地翻了个白眼,“我知道你后悔了,现在后悔也没用了。”

他一睁开眼睛,就看见这间屋子里多了个囚犯。

这屋子被南弦从外面给上锁了,用的还都是铁门铁锁铁窗户,这是让人插翅难逃。

新来的这个囚犯,对着他一口一个皇嫂,再看她小腹微隆,一猜就知道是二公主了。

听她念叨了一阵子,大概也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这傻丫头居然把南弦留在家里当护卫,真真正正的引狼入室。

现在被绑过来做人质,才发觉自己太单纯。

说的不好听点,这叫愚蠢,没脑子!

凤云渺竟有个这么蠢的妹妹。

“皇嫂,我好怕。”凤阮媚嘀咕一声,凑到史曜乾边上来,“我们会不会死啊?”

“呸!怀孕的人还说这么不吉利的话,赶紧呸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