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灵精怪龙凤胎/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哥,你编的这个蚱蜢也太难看了。”

“你编的蝴蝶也不怎么样,还好意思说我呢。”

装潢雅致的书房之内,两个小娃娃凑在一起,双手捏着椰子叶,颇为细心地编织着脑子里所想的事物。

“我记得师父就是这么编的,他编出来的好看极了,怎么到了我的手上,就变得歪七扭八的。”凤欢颜嘀咕一声,“干脆直接叫师父帮我编一只算了。”

“如果你这么想,礼物就不具备意义了。”凤朝言摇了摇头,“自己动手是心意,就算再怎么不好看,也是费了时间和精力的,借了其他人的手,传达的就不是自己的心意了。如果你编这个只是为了追求外表的美观,你还不如直接去街上买,那些手艺人可以给你编出龙凤呢。”

凤朝言的话,让凤欢颜撇了撇嘴,“母妃说得不错,你的大道理总是一套一套的,偏偏还让人无法反驳,跟父王特别像,果然有其父必有其子。”

凤朝言笑了笑,不语。

今日被师父带着去逛街,师父提醒他们,母妃的生辰就快要到了,必须提前准备礼物。

还以为师父会带他们去买些奇珍异宝,但后来想想,皇宫里什么宝贝没有?何必去外头的店铺买。

而师父的想法果然也不庸俗,带他们去买了些椰子叶,看街头巷尾的老手艺人用椰子叶编出各式各样的东西,有蜻蜓蝴蝶,虎狼龙凤。

师父说,母妃曾经夸奖过这些草编织品,将制作这些东西的手艺人称为‘艺术家’。

都说高手在民间,这高手不单单只是包含了武功高强的练家子,还有各方面的人才精英。

既然如此,那他们就要做‘小艺术家’,也学着手艺人的本领,亲手制作工艺品送给母妃。

金银珠宝对母妃来说,已经达不到任何惊喜效果,反倒是这些不太值钱的工艺品,或许能够让她眼前一亮。

兄妹二人一致决定,要编出像样的东西来。

回宫之后便开始了自制礼物的计划。

算算时间,也就只有四五天了。

二人正编得高兴,忽然听见书房外响起了脚步声。

二人几乎是同一时放下了手里的东西,十分有默契地塞进了衣服之内,不需要任何语言交流。

来的人要么就是父亲,要么就是母亲。

不管是谁,都要隐瞒着他们现在做的事。

惊喜,就是不能在展示出来之前,被人提前知道。

藏好东西之后,齐齐拿起了桌面上的书,装作十分用功地在看。

“吱呀——”

身后响起了开门声,紧接着就是轻缓的脚步声。

二人齐齐回头望着来人,异口同声地问候——

“母妃。”

“嗯,难得这么乖巧,都在看书。”颜天真走到了二人的对面坐下,放下了手里端着的一盘点心,“来尝尝母妃给你们做的梅花糕。”

从他们的目光接触到这盘点心时,她就看出了他们的雀跃心情。

爱吃甜食这一点,是随了她了。

眼见兄妹二人吃得开心,她道:“母妃有件事想问你们,希望你们能老实回答。”

“母妃想问什么?”

“龙攻龙受说,你们好几回逛街都把他们给甩开了,让他们一阵好找,之后才跟着他们回宫,那么,你们把他们甩开的这段时间做什么去了?”

颜天真的目光紧盯着兄妹二人,带着审视。

她自然不担心这对兄妹被拐。

他们的衣服口袋里藏着不少药品呢,碰上人贩子,挥手撒上一把迷魂香就成。

再有,连龙攻龙受都能甩开,可见这小小的身子有多灵活了。

龙攻龙受好歹也是云渺身边的高等随从,竟然连这对兄妹都看不住。

只能说这两小家伙鬼主意太多。

不怕他们被人欺负,就怕他们乱欺负别人。

“母妃,我们没去闯祸,你就不用担心了。”凤欢颜边吃边道,“你就是瞎操心,我们只是觉得逗龙攻龙受好玩,就喜欢捉弄他们,跟他们玩躲猫猫。”

“是吗。”颜天真自然不是好糊弄的,慢条斯理道,“躲猫猫这种游戏,对你们来说不是太幼稚了吗?这皇宫里的宫女这么多,也没见你们拉着她们玩,为何偏偏就要捉弄龙攻龙受?他们什么地方惹着你们了?”

说完之后,也不等对面的兄妹俩再编借口,她毫无预警地一掌拍在书桌上,发出一声脆响,“还不跟母妃说实话!”

她故作严厉,却也没唬住对面的兄妹两。

“母妃,我们小孩,也有属于自己的小世界,不喜欢大人掺和进来。”凤朝言一本正经道,“还请母妃不要太过问……”。

“如果我一定要问呢?”颜天真挑眉,“你们不回答是吧?也可以,从今日起,就不要出宫去玩了。”

“母妃,你不能这样!你说过,只要完成功课,剩下的时间就我们自己随意支配,说好的要给我们自由活动的时刻,哪能说话不算数?你是大人啊,更该守信用。”凤欢颜十分不满地抗议。

“我可没有说话不算数啊。”颜天真耸了耸肩,“按时完成功课,你们可以在这皇宫里自由活动,想怎么玩耍都好,我当初可没有答应过你们,不限地点,因此,我还是可以约束你们玩乐的地点。”

“这皇宫里有什么好玩的啊!闷死了!”凤欢颜说不过颜天真,只好妥协,“好啦好啦,我可以把我们的小秘密告诉你,但是你不能告诉父王。”

“妹妹,你怎么这么快就妥协。”凤朝言叹息一声。

“不妥协还能怎样?母妃一定会把我们烦死的。”凤欢颜说着,抬头看颜天真,“其实我们是在皇宫外拜了个师父,我们没有闯祸,母亲可以放心了。”

“拜了个师父?”颜天真怔了怔,“何许人也?是男是女?”

“男的,还是个俊男呢。”凤欢颜嘿嘿一样,“除了父王之外,师父是我见过最俊美的男儿。”

“年纪多大了?”

“应该也有二十好几了吧……反正我也估算不出来。”

“看人家长得好看,就拜人家为师?”

“才不是呢,功夫也是顶好的!他教过我们几套拳法,往后还要教我们轻功内功。”

“原来是个武师父,江湖人士吗?”颜天真继续追问,“什么样的性格?什么样的人品?了解清楚了吗?你们不要忘了自己的身份,你们是太子的儿女,这外边要是有什么心怀不轨的人,企图接近你们,可不能被轻易忽悠了,我要见一见你们的这位师父。”

“不行!师父神出鬼没,行踪不定,而且不喜欢与人结交,我们当初答应过师父,不把他说出去的,如今告诉了母妃,母妃应当帮我们保守秘密。”凤朝言一口回绝颜天真的提议,“人与人之间最重要的是什么?信用。”

颜天真冷哼一声,“你们也真是够奇怪的,自己家里有个武艺卓绝的爹,还要去拜外人为师,我就问你们,你们口中的这一位,武艺有多好?比你们爹还有能耐么?他是练了什么绝世武功?能让你们这两个小捣蛋鬼拜他为师。”

“父王都在忙着教凤旭那个小子,我看他也没什么时间来教我们。”凤欢颜翻了个白眼,“我们就不劳烦父王了,反正我们师父是个闲人,对我们也不差。”

“这话在我面前说说也就算了,要是到你们父王面前去说,小心挨罚。”

颜天真板起了脸,“你们是在埋怨你们父王对凤旭太好?我问你们,他对你们的关心就少了吗?你们可知他心里的想法?他最多再教凤旭七八年,之后把太子之位转交给凤旭,他的头衔从储君转变为逍遥王,我们一家四口就可以逍遥度日,再也不用管什么朝政大事,到时他的眼里心里就只剩你们,他要是不培养凤旭,他怎么退位让贤?!”

原本觉得这对兄妹年纪尚小,不用跟他们解释这么大的道理,反正云渺对他们的好,他们也能感受到。

可她没想到,这两个小家伙居然去皇宫外边拜了个来历不明的师父。

自家爹爹就是高手,何必去拜别人?

万一那人不怀好意……

颜天真觉得十分有必要查一查这位师父的底细。

兄妹二人听着颜天真的解释,都有些愣。

虽然父王对他们也好,但在他们看来,父王对凤旭也没比对他们差。

他们其实有些不太甘心。

父王是他们的,父王对凤旭,至少应该比对他们差一些。

可父王在凤旭身上,真的花了不少时间与精力。

“你们这俩破孩子,什么都不明白,我今天就索性给你们解释清楚,你们的父王偏爱的还是你们,我们四个才是真正的一家人,他在凤旭身上花的精力,是为了给南旭国培养一个合格的储君,他自个儿好逍遥快活,他的做法也让帝后十分满意与感激,他也是为了凤家的江山社稷着想,你们不能觉得他偏爱凤旭。”

兄妹二人将颜天真的一番话消化了,总算是回过神来。

“所以父王在乎我们,远胜于凤旭?”

“废话!”

“哎哟,那可真是太好了,我心甚喜。”

“行了,瞧你们两那德行,我可警告你们了,这话不要在凤旭面前说,省得他胡思乱想,你们比凤旭年长一些,就稍微让着他一点吧。”

“没问题。”

兄妹二人应得十分爽快。

凤旭霸占父王的日子不会太久了。

既然如此,也就不跟他一般见识。

“母妃把这么大的秘密告诉了你们,公平起见,你们也要把你们的小秘密告诉母妃。”颜天真轻咳了一声,“快说,你们那位师父到底什么来头。”

“母妃真是阴险,居然用这一招套话。”凤欢颜冷哼了一声,却还是回答了颜天真的问题,“看母妃这追问到底的态度,我不说都不行了,罢了,告诉母妃吧,我们的这位师父,也是母妃你的熟人啊。”

“我的熟人?”颜天真有些意外,“谁?叫什么名?”

“师父不告诉我们他的大名,不过,我们可以把师父的特征描述给母妃听。”凤欢颜笑道,“他瘦瘦高高,长得很好看。”

颜天真翻了个白眼,“我的熟人里面多得是高富帅,你这么说,我哪能猜得到?”

“师父的穿着,有那么一点儿……骚包。”凤朝言道,“他的衣服只有两种颜色,粉色、或者白色,大多时候的装扮都很粉嫩,而且,寻常男子穿粉色很是难看,他穿起来,还蛮好看的,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是,衣袖和衣摆处,绣着大朵大朵的白莲花。”

“啊,我想起来了,师父虽然没说过自己的大名,却透露过他的外号,他的外号就是——白莲。”凤欢颜补充了一句。

颜天真怔住。

这些特征……

几乎不用去猜,都能知道是谁了。

是他。

“母妃,你想起来是谁了吗?”凤欢颜道,“想起来也别告诉父王,师父说了,最不愿意被父王知道,可能他们曾经有过不太愉快的经历?比如欠钱不还什么的。”

颜天真唇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我没想起来,不过听你们这么一形容,应该不是坏人罢,那你们就跟他学吧,你们父王那边我不说,就看你们自己能不能瞒得住了。”

------题外话------

~小包子番外出炉了~

推荐基友步月浅妆的新文《权宠之仵作医妃》

简介如下:

她是毓秀娇女,却女承父业,一手剖尸验骨之术藏于深闺十七年。

挟恨重生,她只求杀人偿命为父昭雪!

侯门诡异难测,她手起刀落揭开一张张伪善人皮。

边城血案连发,她化身阴司判官让死人开口说话。

还有高高在上的魑魅魍魉想欺她辱她?

正好,她还有一手绝世医术,让曾经害她鄙她的人跪在她脚下。

她神挡杀神佛阻杀佛,却拿一腔深情的他没办法。

魔王世子化身霸道忠犬,要钱给钱,要权给权。

秦莞表示,这么完美的夫君再给我来一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