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之零用钱/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师父,你不回答就是默认了。”凤欢颜的双眼含笑眯起,“师父还没有娶妻吧,您今年年纪是多大了来着?好像和父王差不了多少呢。”

“的确是差不了多少,比他还要年长一点。”对于年纪问题,史曜乾倒是不回避。

“呀,果然不是很年轻了。”凤欢颜摇了摇头,“我刚才还在想着,师父你喜欢母亲,而我的长相也是随了母亲的,我对师父也挺喜欢,师父你要是能小个十岁,十年之后,没准我就给你当媳妇。”

说到这,她叹息了一声,“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

纵然史曜乾内心强大,听她这么说也难免有些眼角抽筋。

童言无忌。

“别以为你学了些诗词,就能拿到为师这边乱用。”

史曜乾说着,忽然目光一凛——

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伸出手,截下飞来的一枚银针!

银针是从大堂外边射进来的,正好从对面两兄妹的距离之中穿过,朝着自己袭击而来。

兄妹二人方才也觉得耳边有凛冽的风声,回过神的时候,史曜乾已经截住了暗器。

“什么人搞偷袭!”凤欢颜喊叫一声,立即双手叉腰转过了头,却在看清门外的那一道人影时,顿时瑟缩了一下脖子,把头低下去了。

门外的那道人影,身形挺拔修长,一身海蓝色的锦衣随风轻拂,可不正是自家父王?

真的被他找到这里来了……

说不准这下要挨骂了。

“看,我说的一点都没错,你们的行踪早就在他那里暴露了。”

面对凤云渺的到来,史曜乾并不感到惊讶,这原本就是他意料之中的事。

这两个小鬼头,就算是满脑子鬼主意,也未必能在凤云渺那边瞒天过海。

“好久不见,你的武功没退步。”凤云渺踩着轻缓的步伐走近,不咸不淡道,“闲到没事干,想做他们的师父了?”

眼见着他走近了,凤欢颜与凤朝言连忙往角落里挪。

父王的语气虽然不凶,但他们能察觉到他的情绪应该是不满的,心中是不爽的。

他们欺瞒了他,少不了要挨罚。

“既然你出现了,那我们不妨就正面讨论一下这个问题。”史曜乾悠然道,“你同意我教他们武功吗?”

“同意啊,为何不同意。”凤云渺的语气十分随意,“不过我倒是想问问你,准备在这南旭国的帝都停留多长时间?是短期还是长期?”

凤云渺的回答,是史曜乾意料之外的。

这态度还真是少见的和善。

“长期停留,应该能有几个年头。”史曜乾道,“北昱国帝都已经呆腻了,我和大哥的性格,是不会在一块土地上永久定居的,我们要游遍各大国,隔几个年头换一个地方,看看不同的风景。所以,离开北昱国之后,我们的下一个落脚点就是这南旭国,要不了多久,这帝都的街道边上,也会开个佳人阁。”

“所以——我可以认为你是闲得慌?”

“你可以这么认为。”史曜乾唇角轻扬,“我只是一介悠闲平民,而你比我忙碌得多,我教这兄妹二人习武,你是给你省了不少时间吧?”

“可以这么说。”凤云渺道,“既然你要做他们的武师父,那我就该给你支付聘金了,这么一来,也不算你白忙活一场。”

史曜乾目光微凉,“你非要将他们拜我为师这件事利益化吗?”

他本是心甘情愿教他们,不索取任何酬劳。

凤云渺却非要支付酬劳,等同于在告诉这两个孩子,自己只是接受他聘请的人,收了钱之后,所做的一切就成了理所当然。

凤云渺的提议,与他的想法是相冲突的。

拜师这一事利益化之后,他与两个孩子之间的师徒情谊,就不是那么纯粹了。

“拿钱办事,天经地义,若是一文钱都不给你,本宫觉得怪不好意思。”凤云渺唇角挂着优雅的笑意,“本宫一向是个公平的人,你耗费了时间和精力,理应得到酬劳,不是吗?你大哥是个生意人,你怎么不跟他学着点。”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史曜乾冷哼了一声,“你是个忙人,而我是个闲人,我武功高强,也不会对他们有企图,所以我教他们,你是放心的,但同时,你又怕这两个小鬼跟我关系太好,将来跟我更亲,你就想拿钱来打发我,想让他们知道,我是因为收了钱才对他们好。你就是想让他们把我当外人。”

一旦收了酬劳,他就真的是个外人了。

只有一文钱都不要,才是纯粹的师徒情。

“他们是我凤云渺的儿女,我自然不怕他们的心向着外人,我只是做我认为正确的事情,你也知道,本宫一向不爱占人便宜,要是你不肯接受本宫的酬劳,他们就没有必要拜你为师了。”

凤云渺的话音落下,凤欢颜立刻起哄道:“师父,你就答应了父王呗,父王想给你钱,你收着就是了,夫子教学生也都是收钱的,这没什么不对呀,你怎么有钱还不要?是不是傻?”

史曜乾无奈一笑。

究竟谁傻。

他没有必要跟凤欢颜解释,只因她如今年纪太小,即使聪明伶俐,也有许多人情世故是她不明白的,待她渐渐成长,自然也就会渐渐明白。

“妹妹,你不懂,师父这不是傻,而是视金钱如粪土。”凤朝言接过话,“这世上有一类人,是不追求财富和利益的,这个词叫做‘清高’,师父应该就是个清高的人,我说的对么?师父。”

史曜乾也不知该如何回答。

清高?

才不。

他本是爱钱之人,哪里有脸说自己清高。

谁的钱都可以赚,唯独凤云渺要给的这一份酬劳,他不想要。

他对这两个小鬼的喜爱,不是金钱能够衡量的。

“师父!钱是好东西呀,干嘛不要?”凤欢颜试图劝说他,“你要是不答应父王,他就不让你教我们了,父王提出的这个条件一点都不过分,比我预想的好多了,我还以为他会刁难我们。”

“他不是在刁难你们,而是在刁难我。”史曜乾挑眉道,“也罢。”

说着,又看向凤云渺,“是不是只要我收下你的酬劳,你就愿意让这两个小鬼拜我为师?”

“不错。”凤云渺慢条斯理道,“给你的工钱,月结。至于他们来找你习武的时间,每隔两天来一次,因为他们还要念书习字,不能全把时间花在习武上。”

“父王就这么同意了吗?”凤欢颜面上一片喜悦,“父王真好!”

凤云渺冲着她淡淡一笑,“那是当然了。”

史曜乾白了他一眼,“那就依你所言。”

和平商议好了之后,凤云渺便离开了。

偌大的地方,只剩下师徒三人。

凤欢颜与凤朝言自然是高兴得很,拉着史曜乾的衣袖有说有笑。

“父王答应了我们跟着你学武功,看来父王还是很信任师父你的。”凤朝言笑道,“我们竟然没有挨骂,真是想不到啊。”

凤欢颜更是开心,“这么一来,我们以后也不用再偷偷摸摸了,师父你还有钱拿,父王对我们三个,可真好啊。”

史曜乾望着兄妹二人开心的模样,一句‘好个屁’哽在了喉咙里,没有说出来。

在这两个小鬼头面前说他们父王的坏话,显然不是明智的。

凤云渺此举,对这两个小鬼来说,自然是值得高兴的,可对自己来说,却是郁闷。

谁稀罕他的那笔酬劳。

接下来的时间之内,史曜乾便教兄妹二人扎马步,先练基本功。

眼见着太阳快落山了,一道黑影出现在了门外,手中抱着一个木质的盒子。

“咦,龙受?”凤欢颜望着突然出现的人,“你来做什么?”

“奉太子殿下的命令前来。”龙受说着,走到了史曜乾的面前,将盒子交给了他之后便离开了。

史曜乾不用猜,都知道盒子里装的是什么。

打开一看,果真是钱。

一大摞银票,一张的面额是五百两。

拿起来数了数,刚好两万两。

月钱两万两银子,比大内侍卫总管还翻了好几倍。

且,兄妹二人隔两天来一次,这一个月开工的时间也就最多十几天。

哼。

史曜乾将银票总数分为两部分,分别塞给了凤欢颜和凤朝言。

“拿着,不要告诉你们的父王,这是为师给你们的零用钱。”

“咦?这难道不是父王给师父的工钱吗?”

“没错,可你们的父王没有说过,我不能给你们零用钱,以后每个月为师都给你们零用钱,你们悄悄私藏起来,不要告诉你们的爹娘。”

“这么一来,师父不就等于没赚了吗?”

“我教你们可不是为了挣钱,是你们父王试图破坏咱们纯洁的师徒情谊。”

“师父不要这么说,父王只是觉得不想占你便宜罢了。”

“好好好,那我就不说了,总之,他给我多少,我全给你们,等你们将来长大之后,自然会明白这其中的道理。”

呵呵。

凤云渺。

老子就是不要你一文钱。

两个小鬼长大之后定会明白,当他们的师父有多么不容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