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之回忆年少(下)/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从他被紫月魔兰扎到的这一刻起,他也变成了一个吸血的怪物。

这意味着,在将来,他需要靠着吸食人血才能支撑生命。

而这一切,都是他的亲生母亲酿造的。

他本就没有指望母亲给予他该有的关爱,平时被打骂,也都习惯了,却没有想到,母亲会这样折磨他。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大哥成功逃脱了,只愿大哥不会再落进母亲的魔掌。

“小混蛋,老娘今天就看看你们谁能活到最后。”

母亲阴狠的话语在耳边响起,拎着他到了关着父亲的笼子前,把他也扔了进去。

这铁笼子也真是够宽敞,关着三个人都不显得拥挤。

母亲口中的那个狐狸精,毒性已经开始发作了,急需喝人血,眼见着他的加入,便毫不犹豫地朝着他扑了上来。

他自然不愿意屈服,奋力反抗,与‘狐狸精’扭打在一起。

他在那个女人的身上乱掐,那个女人则是用指甲在他的身上乱挠。

父亲在一旁试图劝架。

“你们别打,别打了……”

父亲的劝阻对他们来说自然是毫无用处。

他恨透了眼前的女人,对于年少的他而言,这个女人是一个罪恶的插足者,有机会与她打架,他绝不会手下留情。

可他到底只是个小孩,对方是成年人,扭打了一阵子之后,他就被对方狠狠掐住了脖子,他伸手要打对方的脸,就被对方一口咬住!

那女人咬得狠,将他的手直接咬破了,借此来吸血。

眼见着他呼吸困难,父亲终于伸手上前来帮,“别掐了,快松手,否则这孩子会没命。”

他并不因此而感激父亲。

他与大哥之所以会过得艰难,父亲占了大半原因。

父亲拉开了那个发狂的女人,于是便又被咬伤了。

那女人显然已经神志不清,由于对血液有需求,她便咬着父亲,毫不客气地饮血。

父亲不挣扎,反而拍着她的肩膀,似乎心甘情愿。

父亲的行为落在母亲的眼中,气得母亲暴跳如雷。

“你这个混账东西!就那么喜欢这狐狸精?我告诉你,她每过几天就要喝一次血,在这期间我不会给你吃任何补品,也不会帮你处理伤口,我看看你能坚持多久!看你会不会来求我!”

母亲的执着让他困惑。

这么恨父亲和狐狸精,直接杀了他们解气多省事?

年少的他,还不太理解大人的行为。

等到长大之后才明白,将敌人直接杀了,对敌人来说太痛快,要的就是让敌人生不如死,这样自己才能痛快。

他以为,他逃不出这个笼子。

但他实在没有想到,第二天他就等来了救兵。

从来没有念过书,不懂国法的大哥,竟然会在逃走的第二天,上衙门把母亲给告了。并且,带着大批的官兵前来庄园,强行撞开了大门。

母亲自然更不会想到,从小就被囚禁的儿子,还懂得去报官。

“我们接到了消息,说你养蛇害人,虐待亲子,还要谋杀亲夫,你跟我们去衙门走一趟吧!”

官兵闯进来的时候,看见铁笼子里关着人,便已经算是拿到证据了。

国法上有明文规定,寻常百姓动用私刑,轻则坐牢,重则处死。

官兵没有抓到母亲杀人,母亲便罪不至死,但依旧难逃牢狱之灾。

而母亲的性格一向狂妄,不服国法,自然是拒捕,带着手下的人竟跟官兵打了起来。

公然拒捕殴打官兵,乃是罪加一等。

就在众人打成一团的时候,大哥带着斧子,劈开了铁笼子的锁,打开了门。

那一瞬间,大哥在他眼中是无比高大的。

大哥带着他迅速离开凌乱的现场,并跟他解释了报官的原因。

“我逃走了之后,肚子饿得厉害,只好又去偷东西吃,又被抓了个现行,幸好这次遇上的老板没打我,原来并不是所有人都小气,他非但不打我,还多给了我几个馒头,问我是不是孤儿,我就顺口答了一句,我不是孤儿,我有父母,只不过我和父亲都差点让母亲杀了,那老板吓了一跳,建议我去报官,说是衙门可以解决,我就去了。”

“官府的人会怎么对待母亲?”

“她肯定要坐牢,最好让她坐牢一辈子,我永远都不想再见到她,我甚至希望她死在牢房里,永远别在我眼前晃悠了。”

大哥说这话的时候,是咬牙切齿的。

他正准备接话,就听见身后不远处响起母亲的狞笑声——

“我就是死,也不让你们逍遥!”

他与大哥齐齐回头,就看见母亲夺过了官兵手中的剑,一剑捅穿了……两个人。

那会儿,父亲和‘狐狸精’被官兵从笼子里救了出来,一前一后地走着,母亲一剑刺出,就跟串糖葫芦似的,串了两人。

长剑抽出来的那一刻,两道身影齐齐倒下,父亲临死之前还抓着‘狐狸精’的手。

母亲准备上前去踢开他们二人牵着的手,却被官兵阻拦。

她正准备一剑挥向官兵,就被另一个官兵从她的后背一剑刺穿至前胸。

那官兵也愣了,立马松开了手。

“我,我看她砍人那么厉害,我一急,我就刺出去了……”

“罢了,这个妇人心肠狠毒,她已经犯了命案,就应该血债血偿,你情急之下杀她,就当是行刑了,咱们把现场清理一下吧。”

领头人一声令下,众人便开始清扫现场。

母亲还没有断气,撑着最后一口气爬到了父亲身边,将父亲与‘狐狸精’紧牵着的双手分开,这才咽下最后一口气。

众人唏嘘不已。

如此执着,害人害己。

“走吧。”大哥十分平静,牵着他的手腕离开,“这不是挺好的吗?我们以后再也不用当囚犯了。”

这一日,他们经历了父母双亡。

但,他和大哥都没有哭。

之后的日子里,他们流落街头,时而乞讨,时而偷吃。

直到在一个雨天里,遇上了改变他们命运的贵人。

那一日,他们又偷了些包子,兵分两路,在雨中狼狈逃窜,身后都有人追赶,他把追赶的人甩开了之后回去找大哥,就看见了令他永生难忘的一幕。

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子撑着伞,丝毫不嫌弃一身邋遢的大哥,帮他整理着一头鸡窝似的头发,大哥狼吞虎咽地啃着包子,一抬头看见了他,冲他笑着招手。

他上前,就听大哥道:“这位姐姐说要请我们吃饭,不收钱。”

那女子笑道:“哎呀,叫什么姐姐呀,你们这年纪也没比我儿子大几岁,我没你们想象的那么年轻,这声姐姐还真担待不起。”

“那……大娘?”

“不许这么叫!太老了!”

叫姐姐,她说她受不起,叫大娘,她又嫌太难听。

再三讨论,最终决定叫师父。

“你们这两个小鬼,看上去很灵活嘛,要是学武功,肯定也是好材料,别每天干那些偷鸡摸狗的事了,先跟着为师吧,为师教你们一点生存之道,希望你们将来有出息,长大之后不忘孝敬师父啊。”

“师父,你为什么对我们这么好?”

“大概是缘分吧,看你们觉得亲切,除了我儿之外,我很少看到有小孩长得这么好看的,你们别担心,我不是人贩子!为师是有钱人,不需要做拐卖小孩赚钱的事,嘿嘿嘿……”

这理由还真是让人觉得想笑。

除了她儿子之外,很少有看见小孩长这么好看……

她的语气,那般得意,那般自豪。

她的孩子,日子想必是很舒坦吧。

为何他与大哥,不是投胎在她的腹中。

她有孩子,因此,不管他与大哥多么敬爱她,对她而言始终都是外人。

嘴里叫着师父,心中曾偷偷喊过好几回娘亲。

那一日之后,他们才算是彻底转运了。

师父是他们的贵人,无论他们将来成为什么样的人,都不会忘却这一份恩情。

“师父!我们跑圈跑完了!”

“师父,我们能不能休息会儿啊?”

两道稚嫩的童音,将史曜乾飞远的思绪扯回。

方才……居然又回忆起了多年前的事。

他这一生,跌宕起伏。

好在,他最终解除了紫月魔兰的毒性,如今,大哥依然在身边,身后又多了两个可爱的徒儿。

这么一想,人生也没有什么不知足的。

至于心里的那个她……

如今安好,日子美满,也不需要他再去打扰了。

果然是年纪大了,这心态也越来越好,不像从前那般执着,那般顽固。

“师父,我们能休息吗?”

树下的那对龙凤胎,气喘吁吁。

他唇角轻勾,“休息半个时辰,再去扎马步。”

“又扎马步!”树下的小女孩一听这话,脸垮了下来,“女孩子做扎马步的动作,太丑了。”

他继续笑,“小时候丑点儿无所谓,练好了,长大之后就不用再做这么丑的动作,你会像你母亲一样美丽。”

“真的吗?”女孩脸上写着狐疑。

“当然是真的了,为师的话你都不信吗?”他本着十足的耐心道,“等基本功稳定下来了,你就能学灵活飘逸的轻功,眼下,是在为了你将来能成为仙女而打好基础。”

“那好吧,我去扎马步……”

------题外话------

~史曜乾番外结束。

另:这两天会上传新作品哦~可能明天就会出来,大家可以关注一下,嘿嘿嘿,有活动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