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吓吓她也无妨(含入V公告)/太子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乐声响起之时,最外围五名女子羽扇扬起,高举于头顶之上,在宁子怡周围穿梭缭绕,让宁子怡在人群中翩然独舞。

场上众人大半是看多了颜天真的舞姿,一听今日献舞并非颜天真,原本还不太感兴趣,只想着给这位公主留些面子,随意观赏就好,却没料到,这位怡长公主的舞姿,竟也颇有新意。

琴音渐响,宁子怡的舞步忽然便也加快了一个层次,随着舞动的节奏,手中羽扇一抖一收,挥舞自如,干脆利落,这令原本不太期待的众人觉得颇为惊奇。

怡长公主今日这一舞,竟颇有平日里颜天真舞动时那种畅快利落之美。

颜天真最擅长水袖,甩、勾、扬、收都挥洒自如,宁子怡的舞扇,伴着舞步颇为流畅紧凑,二者相比较,有异曲同工之妙。再说这怡长公主原本也是个秀丽佳人,柳眉杏眼,唇似桃瓣。虽然面戴薄纱,但那层纱当真薄到能令人看清她的轮廓,戴了与没戴没多大差别,倒是多了一丝朦胧之美。众人观看得津津有味。

素闻平日里怡长公主与颜姑娘来往甚多,想必是从颜姑娘哪儿学的?

宁子怡自然是能感受到众人赞赏的目光,心中欢喜,眉眼之间却不流露出来,依旧认真地舞,华美柔软的浅紫色舞衣,摇曳之间裙摆晃动煞是好看。

似是不经意地瞥向凤云渺所在的座位,盼望着能从他的目光中看到赞赏,然而,宁子怡望过去的那一瞬间,却有些失望。

凤云渺此时并未看她,而是与他身边的一名俊俏少年交谈。

那少年便是凤伶俐。

凤伶俐一直便是跟在凤云渺身后,进殿之时却并未获得众人太多关注,只因凤云渺的出现太过扎眼,风伶俐这青涩美少年尚未成熟,众人自然更晚些注意到。

“义父,这位公主舞姿不赖。”凤伶俐一边评价着,一边观赏。

凤云渺道:“我母亲跳得更好看些。”

“嗯?”凤伶俐怔了一瞬,随即道,“我还未曾有幸看见义祖母跳舞。”

“来日方长,总有机会的。你义母跳得应该更不赖,虽然我不曾见过,但我确信我的想法,她是北昱国第一歌姬,今日竟然未出席,倒是让我有些意外。”

“我原本也盼望着见义母一面,可惜,她没来。”

“晚些我去找她,宁子初说她身体不适,也不知是真是假。”

这一边二人聊着天,大殿中央,宁子怡一舞已经接近尾声。

从始至终,凤云渺不曾认真观赏,只随意瞥了几眼,便收回视线,只顾与凤伶俐交谈。

直到宁子怡一舞在掌声中结束,她瞥了一眼凤云渺,凤云渺的视线,却是落在手中的酒杯上。

他漫不经心地把玩着杯盏,与他身边的少年闲谈。

她获得了众人的赞扬,却没有引起他的注意。

宁子怡心中堵得慌。

宁子怡今夜表现颇好,宁子初本项夸这个妹妹一两句,宁子怡却先道了一句,“皇兄,我这会儿忽然觉得有些头晕,便先回宫歇息了,诸位,失陪。”

留下这郁闷的一句话,宁子怡转身离开。

特意走过了凤云渺所在的席位,稍作了一下停留。

凤云渺察觉到桌前停下一道人影,抬眼。

宁子怡心中泛起波澜。

凤云渺一句话未说,收回了视线,仿佛看到的只是平凡无奇的景物,眼神毫无波澜,又转头朝身边的凤伶俐道:“这宫宴上的果酒,味道有点儿淡。”

凤伶俐闻言,附和道:“是啊,感觉就跟喝糖水似的,数十杯下腹都喝不出滋味。”

宁子怡:“……”

她动了动唇,终究什么都没说,转身快步离开。

哼。

凤云渺,迟早要让你关注到我。

“义父,方才那位公主殿下,停在我们桌子前。”凤伶俐望着宁子怡离开的身影,道,“似乎有些刻意。”

“管她作甚。”凤云渺悠悠道,“我们说我们的,她不妨碍就成。”

“义父,这宫宴何时结束?”

“这才开始还未多久,少说得再半个时辰以上,我也很是无趣,可若是太早离场,只怕宁子初那多疑的家伙会让人盯着,还是坐到散场罢。”

“……”

正如凤云渺所言,一坐又是大半个时辰,宴席终于散了。

众人各自回居所休息,凤云渺也不例外。

“义父,你不是要去找义母么?这会儿可以悄悄去了,还回住处作甚?”

“再晚一些,夜深人静时去。”

“那么迟,不会吓着义母么?万一她睡了……”

“吓吓她也无妨,无论是以怎样的方式见面,她都是会惊吓的,这么一想,还挺有趣。”

由磕碜的丑男摇身一变成南旭太子,她又怎会不吃惊?

他有些期待她的表情。

……

子时,夜已深沉。

仙乐宫内,一道大红人影坐在梨花树影下哼着小曲儿,旋律娓娓动听。

词儿也香艳得很。

“除了衫,来做伴,水中喘喘喘~

迷离眼,桃花瓣,情意乱乱乱~

藕臂栏,似欲还,抛下矜持有何难

鸳鸯欢,游乐戏水不愿返——”

她身后不远处,一道海蓝色身影缓缓迈近,由于夜里太寂静,颜天真的嗓音虽不大,却还是能让他听见。

听着她的哼唱,他的眼角略微有些抽搐。

唱的那是什么玩意儿?

淫词艳曲么……

不过还真别说,挺好听的。

她唱曲,从未有难听的时候。

凤云渺的步子迈得轻缓,并未直接上前与颜天真相认,而是——

一个转身,悄悄摸进了她平日里睡觉的寝殿。

这仙乐宫,他虽然只住过短短十几日,却是摸清每个地方了。

偷摸着溜进颜天真的寝殿,简直轻而易举。

他要给她的不仅仅是惊喜,还有惊吓。改容换貌,她能镇定就怪了,终究难免一吓。

再说颜天真,哼完一曲之后,瞅了瞅天色已晚,便伸了个懒腰,从藤椅上起了身,步入寝殿内。

借着纱窗外透进来的月色,能大致看清屋内的景象,她也懒得再点烛火,将门一关,便走向了床榻。

避开了桌椅等障碍物到了榻边,便开始解下衣带。

此刻的颜天真并不知,暗中有一道视线盯着她。

凤云渺站立在书柜边上,黑夜中自然不能看清榻边那人的容颜,借着窗外透近的微弱月光,他能看见她褪下外衣的动作,空气中寂静得只有解衣之声,悉悉索索,无端地有些撩动人心。

褪去了外衣,颜天真着中衣躺下了,扯过一旁的被褥,便闭上了眼。

今夜宁子怡在宫宴上献舞,她虽然不用出面,却也没闲着,在仙乐宫内练了许久的舞,立志要在四国交流会上夺得魁首,自然就不能犯懒。

她夺魁首,不为宁子初,只为她自己。

左右暂时也离不开这皇宫,宁子初喜怒无常,若是她不尽力去比,难保他不会发了疯地真把她关到笼子里。

若是夺不下这魁首,总会有人看扁她,逮着机会笑话她,若是夺下了,她颜天真在宫里的地位只会更高一层,即便她走不开这地方,也得在这地方过得风生水起,张扬恣意。

颜天真这般想着,打了个哈欠,睡意渐起。

今夜练舞练得确实有些乏了,想必能睡个好觉。

人一旦感到疲乏,敏锐程度自然会比平日里降低一些。

因此,渐入梦境之中的颜天真,并未察觉到,一道修长的人影缓缓逼近了榻边,甚至坐在了床沿。

凤云渺的步伐轻盈缓慢,并未惊动颜天真,听着空气中均匀的呼吸声响起,他的唇角悄然勾起一丝笑意。

现在若是叫醒她,是否会挨骂呢?

应该会吧。

几日之前分别的时候,她就在他背后破口大骂,当时他就知道,再次相遇,难免挨骂。

可若是不叫醒她,她睡着,他坐着,似乎很没意思。

或许能有个什么法子能缓一缓她的怒气。

凤云渺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缓缓俯下身。

将双手支撑在颜天真身躯的两侧,听着她的呼吸声,准确捕捉到她的唇瓣。

如记忆中那般柔软。

以往不爱与人接触,如今却是很喜欢与她亲近,不过才分开几日的时光,就不禁开始想念她的音容笑貌,怀念她唇的味道。

凤云渺的动作颇为温和,轻柔缓慢地摩痧着颜天真的唇瓣。

他这番动作,颜天真自然会醒。

颜天真本是在睡梦中,朦胧之间,似是与人亲吻,鼻翼间有熟悉的淡雅气息萦绕,令她丝毫不排斥。

若是在平日里,察觉到陌生气息的靠近,她必然一个鲤鱼打挺坐起身来。

但此刻,莫名有一种被情人萦绕包围的感觉,那感觉很是不赖。

他的吻,细致,轻柔。

这是怎么一回事?

莫非是一场春梦了无痕?

那她梦见的人……一定是云泪吧。

可为何,在梦里都看不清他的模样?

想到这儿,颜天真撑开了眼皮,目光所及却是一片黑暗。

但隐约,可以看见眼前有一道影子晃动。

唇上的触觉,太清晰,太真实。

靠,不是梦?!

颜天真骤然一惊,在没有看清面前那人容貌的情况下,自然是要推开!

颜天真伸手抵上对方的肩——

------题外话------

=

卡!

号外:最后一章公众章节了~

萌编通知入V的具体时间是17号,就是明天,请大家明天中午来刷新哦,大概是中午十二点左右加v,肥肥的万更~

同志们,喜欢本文的请订阅起来~!评论区置顶有首订奖励币活动,根据留言踩楼奖励币,仅供正版读者参与,大家可以关注一下。~\(≧▽≦)/~

对了,网站新出了上架政策,十万字后就开始加V了,所以上架之后,在这之前有十几章也一同从免费章节变成V章节了,特此说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