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2 要强的太子宇文飞扬/重生之妖娆毒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022

萧紫语其实也不太能确定,也是依着荣成的性格然后做出来的推断。

“这个其实也不太好说吧,不过依着我对荣成的了解,我觉得荣成应该不会再娶了。”原本娶吴玫的时候,也不是发自内心想娶的,结果和吴玫竟然是这么一个结果。

荣成的心只怕也是伤了,所以应该不会再娶了。

“哎,其实看到大哥孤单一个人,我这心里也不大落忍的,大哥人是真好,说起来,和吴玫到底还是欠缺了一些缘分吧。”莫葭叹着气说道。

其实莫葭倒是看的挺明白的,怎么说呢?荣成和吴玫这些年,也真的不能全怪荣成,总之是造化弄人吧。

“你就别担心旁人了,倒是你,我瞧着你气色这几天不大好,可是荣安惹你生气了吗?”萧紫语打量着莫葭,有些关切的问道。

“这怎么可能,荣安怎么可能惹我生气啊,我们现在可是灵魂共鸣了,我想做什么,都不用说出来,荣安就能明白了,反之也是一样的。”莫葭笑着说道。

看着莫葭一脸幸福的样子,萧紫语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

总之莫葭和荣安这两个人,倒也是这能虐死人的。

“哎,不过我也真的是有些担心我那丫头。”莫葭一反常态,有些唉声叹气起来了。

“我说你这变化也太快了吧,刚才还兴高采烈的呢,现在就愁眉苦脸的了,这是为了什么啊?”萧紫语忍不住问道。

“还不是为了我那个不省心的丫头吗?”莫葭说道。

“沁儿,这怎么可能啊?沁儿可是一个最让人省心的孩子了,怎么可能会让你头疼呢?”萧紫语问道。

莫葭叹了口气,说道,:“这沁儿的也快十六了,我越发瞧着她倒是不像我的女儿,倒是跟你这性子挺像的,凡事那个沉稳,老成的样子,根本不像这个年纪的孩子。”莫葭忍不住说道。

在很早的时候,莫葭也总是这么说自己。

萧紫语忍不住说道,:“这也能怪沁儿吗?你如果什么都替沁儿打算好了,沁儿也就不会自己打算了吧,还不是你这性子,被荣安宠坏了,所以沁儿就只好学着替你打算了,然后自然而然就成熟的早了。”

萧紫语的解释自然是最合理的,说起来,还是有点儿伤感呢。

“哎,终归还是我这个母亲太不称职了。”莫葭自责的说道。

“其实也没这么夸张,我很喜欢沁儿的性子,你说的对,沁儿跟我很像,说实话,倾城和菱姐儿,都和我相差甚远,虽然外头的人都说倾城和菱姐儿的相貌随我,但是这脾气性格,却是跟我差距太大,尤其是倾城,我真的觉得这丫头不像是我生的。”萧紫语也忍不住抱怨道。

“倾城多活泼开朗啊,倒是沁儿,每天简直就像个老成人,我在她身边坐着都有压力。”莫葭皱着眉说道。

莫葭真的是有这样的感觉,自己坐在女儿跟前儿,都觉得压力挺大的。

并且有的时候,开口说话的时候,还总是会看荣沁的脸色,生怕自己会说错什么。

当然,每当莫葭做错什么的时候,荣沁总是会孜孜不倦的说给她听,一直到莫葭说下次不会再犯了,荣沁才会罢休的。

这弄的莫葭都不知道,她们俩到底谁是母亲,谁是女儿了。

“你可别在这儿咸吃萝卜淡操心了啊,这都不是什么大问题,沁儿这性子,我看就挺好的,如果不是年纪上不合适,我倒是想给我做儿媳妇了。”萧紫语笑着说道。

其实萧紫语这还真不是说笑的,荣沁这性子,做太子妃是绰绰有余了,但是年纪相差太大了。

太子才只有十岁,荣沁都是十五了,如果不是年岁上不合适,萧紫语肯定是要定了荣沁的。

“这可不是,太子是太小了些,不然给你做儿媳妇,我倒是也放心。”莫葭笑着说道。

“放心吧,沁儿的亲事,我自然是上心的,不过沁儿也的确是该说亲了。”萧紫语不由得说道。

莫葭摇了摇头,说道,:“没用的,这丫头有性格的很,说自己的亲事要自己做主,不让我们做主呢。”

“好丫头,我果然没看错,那既然她心里有主意了,那就不用咱们操心了。”萧紫语倒是不担心荣沁,知道荣沁是个很有主见的孩子。

“连你都这么说了,那我也就老实的别管了吧。”莫葭倒是很听萧紫语的话,其实从过去到现在,一直都是这样。

莫葭很听萧紫语的话,这算是莫葭的一个很大的优点了。

两个人正说着话,秀心进来拱手说道,:“娘娘,太子爷来了。”

刚才还说宇文飞扬呢,现在宇文飞扬来的倒是挺快的。

萧紫语听到宇文飞扬来了,唇角扬起一抹淡淡的笑容,:“赶紧的让太子进来。”

没多久,一个翩翩少年走了进来。

宇文飞扬虽然只有十岁,可是身量却已经不矮了。

而且活脱脱的就是宇文墨的一个翻版,尤其是嘴角上扬,给人一种冷冰冰的感觉。

宇文飞扬穿着明黄色的太子朝服,这大概也是直接从上书房过来的吧。

“儿臣给母后请安。”宇文飞扬行了一个标准的大礼。

“飞扬,快起来,过来让母后瞧瞧。”萧紫语对着宇文飞扬招手。

宇文飞扬站起身,先是对着莫葭微微欠身,:“见过表姨母。”宇文飞扬对莫葭也是十分的尊敬。

果然是好教养。

不亏是太子爷。

宇文飞扬一出生,就被册立为太子了。

虽然一出生就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了。

但是宇文飞扬却没有半点骄矜,一直都是谦虚低调的样子。

这让宇文墨跟萧紫语都非常的欣慰。

宇文飞扬慢慢地走到萧紫语身边,看着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是十分的沉稳。

也十分的老成,不知道为什么,莫葭看着宇文飞扬,莫名的就想到了荣沁,觉得这两个孩子,真的是蛮像的。

“母后。”宇文飞扬安稳的坐在了萧紫语身边。

萧紫语笑意融融的看着宇文飞扬,看了一会儿,禁不住皱眉,:“你这气色不大好啊。”

萧紫语话音刚落,宇文飞扬忍不住重重的咳嗽了几声。

萧紫语忙问道,:“你这是怎么了?”

宇文飞扬笑着说道,:“母后,不碍事的,前几天受了风寒,如今已经好多了,所以前几日也没来给母后请安,怕过了病气给母后。”

“你这孩子,怎么都不肯告诉我呢,真是的。”萧紫语十分心疼的说道。

“儿臣真的不碍事的,儿臣也没告诉父皇,也宣了太医过来瞧了,喝了药,几天就好了,现在不是也生龙活虎起来了吗?”宇文飞扬安慰道。

“你这孩子,以后不许这样了。”萧紫语知道宇文飞扬从小就被册封为太子,其实生活的也很是辛苦。

因为他是太子,所以承受的肯定和普通人是不一样的。

他要事事都做到最好。

虽然宇文飞扬资质本来就是聪颖,但是却更加的努力。

虽然他正宫嫡出,并且还是嫡长子,身份是名正言顺的。

不过依着他的性子,更加需要自己的实力来证明自己。

所以他什么事情都力求完美。

其实这样生活的很累,萧紫语也不止一次的和宇文飞扬谈过心。

只是宇文飞扬这个性子十分的执拗,说什么也听不进去。

也就只能顺其自然了。

“儿臣遵命,儿臣瞧着母后的气色还挺好的,皇姐不在母后身边,母后有没有觉得不习惯啊?”宇文飞扬问道。

“你不说我还不觉得,你这样问的话,我倒是真的是觉得有些不太适应呢,平时这丫头整天赖在我身边,我觉得烦腻的不行,这一走了,我倒是觉得宫里怪安静了,连你弟弟都安静了好多,大概也是想念倾城了吧。”萧紫语忍不住说道。

“皇姐估计也呆不久的,只是儿臣不得空,如果得空的话,实在也该去看看皇祖父和皇祖母了。”

“母后知道你整日都忙着,你现在才十来岁,不要给自己这么大的压力,你可以好好的跟你父皇学习,但是也不要太勉强自己,知道吗?”萧紫语叮嘱道。

“儿臣明白,母后放心吧,儿臣心里知道该怎么做。”

萧紫语仍旧是有些担忧,宇文飞扬也是太有些少年老成了。

才十岁,活生生像二十岁的人。

这一言一行,一举一动,处处透着老成。

“儿臣原本就是过来给母后请安的,上书房还有事情,儿臣就告退了。”宇文飞扬起身说道。

“去吧,记得按时吃药,按时休息。”萧紫语叮嘱道。

“小卓子。”萧紫语唤了一声宇文飞扬身边的小太监。

“奴才在,请娘娘吩咐。”

这小卓子是宇文飞扬的贴身宫人,比宇文飞扬大几岁,虽然年纪不大,但是从小在宇文飞扬身边伺候,也是十分妥帖的人。

“好生的侍候太子爷,明白吗?”

“奴才谨遵教诲。”小卓子低头道。

“表姨母,那孤就先走了。”宇文飞扬打了一个招呼,转身离开了。

莫葭看着宇文飞扬离开的背影,顿了顿,才开口说道,:“语儿啊,飞扬这孩子,看着也太成熟了吧,我总以为沁儿就够少年老成的了,可今日见到太子,我才算是开了眼界了。”莫葭有些惊讶的说道。

“是啊,飞扬这孩子从小就这样,一出生,就被册立为太子,成了储君,从小,陛下对他要求也是格外严格一些,结果弄的这孩子,就变成这样了。”萧紫语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

总觉得飞扬心里的压力有些太大了,再这样下去,未必是好事。

“其实飞扬没必要这样子啊,他是名正言顺的太子爷,陛下后宫没有其他的妃嫔,更是连其他皇子都没有,他不必有这么大的压力的。”莫葭说的十分的直接。

大概这世上,也就莫葭这么口无遮拦吧。

不过萧紫语倒是也不在意,莫葭一向都是如此的,萧紫语都习惯了,而且她们两个之间的友情几十年如一日,并没有因为她现在是皇后了,莫葭就会对她疏远。

莫葭从来没叫过她皇后娘娘,从来都是直呼语儿。

萧紫语也很看重和莫葭的感情。

“我何尝没有这样提点过他,可是飞扬说,正因为如此,他才更要做到最好,让所有人都敬服他这个太子爷,他不愿意做一个名不副实的太子。”萧紫语揉着眉心说道。

“这孩子是有志气啊,这是好事儿啊。”

“从前我也觉得是好事儿,可是现在真的没觉得多好,就是觉得飞扬生活的太累了,你瞧他,连生病了都不让我们知道,生怕让他休息吧。”萧紫语十分担忧的说道。

宇文飞扬离开了凤仪宫,走出去了十几米,转过弯,然后扶着一棵树,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一旁的小卓子忙说道,:“爷,您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您一定要好好的休息几日了,您这原本也不是什么大病,可是您老是休息不够,这病就一直好不起来啊。”

“多嘴,孤的身子,孤知道,你不许到母后面前乱说话,否则孤饶不了你。”宇文飞扬慢慢的缓过了劲儿,才说道。

小卓子一脸的担忧,旁人不知道,他是知道太子爷的身子,虽说一开始是感染了风寒,可这都十几日了,越发的厉害了。

如果不是怕再不去给皇后娘娘请安就瞒不过去,只怕今日太子爷也是不敢去请安的,这是是在憋不住要咳嗽了,太子爷这才从凤仪宫出来的。

宇文飞扬慢慢地往前走,走了几步,终于,眼前一黑,就昏了过去。

事情也是巧了,正巧被路过的秀青给看到了。

“小卓子,太子这是怎么了?”秀青也是吓了一跳,看到昏倒在地的宇文飞扬,更是着急的不得了。

“姑姑,赶紧请太医啊。”

秀青怎么也是练武之人,一下子就把宇文飞扬给抱起来了,直接往凤仪宫走。

小卓子想要拦着,可是也拦不住啊。

宇文飞扬这是刚从凤仪宫出来,结果去而复返,还是被秀青给抱着回来的,秀心看到也是唬了一跳,连通报也没有,直接就陪着秀青一起进去了,当然,还不忘让人去宣太医了。

萧紫语和莫葭都吓了一跳,看着昏死过去的宇文飞扬,萧紫语的心都快要跳出来了。

小卓子就跟在后头。

萧紫语到底是沉稳一些,让秀琴安顿好宇文飞扬,然后指着小卓子,厉声问道,:“小卓子,太子这是怎么了,方才不是说只是偶感风寒,已经好了吗?怎么这会子人都昏迷不醒了。”

小卓子扑通一声就跪倒在,然后哭着说道,:“娘娘,您可一定要劝劝太子爷啊,太子爷实在是太不爱护自己的身子了,前十几天,太子爷是感染了风寒,并且还发了热,当晚请了太医,太子爷不许人惊动陛下和娘娘说只是小毛病,太医也说了,不是什么大病,吃几服药,然后让太子好生休息个几天,也就好了,可是太子爷不听啊,吃了药,第二日仍旧去上书房,去早朝了,结果下午回来又发热了,然后吃了药,仍旧不肯早早的休息,还帮着陛下看折子,陛下也不知道太子爷生病的事,但是太子爷不许东宫任何一个人泄露出去,这样就拖了十几天,竟然还不好,今早晨,又发起热来了,太子爷想着也好几日不曾来给娘娘请安了,又怕不过来,娘娘惦记太子爷,然后太子爷就洗了一个凉水澡,推退了热,才来给娘娘请安的。”小卓子说着,眼圈儿红了,低头抽泣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