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姜梨/嫡嫁千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风吹得窗户砰砰作响,丫鬟伸手将窗户关上,屋里地上铜做的青牛里,肚腹中盛着沉甸甸的冰块。

燕京每年夏日热的早,冰块得从百里外的地窖中运回,小小一块便值十两银子,勿用提这样完整的,石盘大的一整块,更勿用提屋子里的四角,都放置着一模一样的四只青牛。

屋子里凉爽又清新,靠近小几前的塌上,坐着一名美妇人,美妇人一手支着下巴,懒洋洋的瞧着面前的账本。在这妇人的身边,还有一名十三四岁的娇美少女,一边吃着加了碎冰的冰糖果子酪,一边随手翻着眼前小山一样高的帖子。两个婢子安静的站在身后,轻柔的为她们二人打着扇。

“雨下的真大……”娇美少女看着窗外有些发呆。

美妇人看了她一眼,道:“少吃些凉的,省的晚上你爹回来你又吃不下饭。”说罢对身边的婢子道:“如意,把果子酪端走,这壶茶凉了,换壶热的香茶来。”

少女虽有些不满,却没说什么,如意放下扇子。弯腰将桌上的果子酪端起,正要出门,自外头走进个穿绸布衣衫的嬷嬷,见了她,并未打招呼,直直的往美妇人身边走,显然是有急事。

如意顿了顿,端着果子酪和冷茶出了门,隐隐听到身后有说话的声音传来。

“……说是病的不轻……知道了三小姐的亲事同静安师太狠狠闹了一场……”

“身体不好哩,已经病的下不了床了……”

“大夫说熬不过这个夏日,要不要告诉老爷……”

屋中静寂了一会儿,美妇人温和的声音响起:“老爷最近公务繁忙,这些小事就不必叨扰他了,等空暇的时候,我亲自与他说吧。”

紧接着,少女独有的娇俏声音响起:“管她做什么,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人,什么人家都敢攀扯。”

“别说这个了。”妇人却换了另一个话头,“听说新科状元的妇人前几日病逝了,明日还得登门吊唁。”她的声音听起来十分同情,“年纪轻轻的怎么就病故了,真是个可怜人啊。”

真是个可怜人啊。如意心里这么想着,脚步未停,托着银盘往厨房去了。

屋子里的夫人是当今首辅姜元柏的继室夫人,季淑然。那少女便是首辅千金,季淑然的亲生女儿,姜家三小姐姜幼瑶。

至于她们说的那位“熬不过这个夏日”的人,应当就是姜家二小姐姜梨了。

姜二小姐姜梨五年前因犯错被送到庙里学规矩,五年来,姜家似乎都没这么个人。如今家中做主的是季淑然,姜家嫡出的千金小姐也就只剩下姜幼瑶一个。首辅大人正室嫡出的千金小姐,如今就快要熬不过这个夏日,而府上上上下下却无一人知道。

可就算知道了,似乎也没什么变化。

如意心中叹息一声,看了看手里冷掉的茶,又能如何?先夫人已经去了,姜二小姐又是这么个不惹人爱的名声。

世道就是这样,人走茶凉呢。

……

青城山上的鹤林寺是名寺。

山路虽崎岖,山上松石深秀,茂林修竹,景色倒是很好。尤其是住持通明大师更是远近闻名。据说在松鹤寺祷告也十分灵验,因此许多人不惜跋山涉水来到鹤林寺,只为上一炷香。

离鹤林寺不远,有一处庵堂。比起鹤林寺香客络绎不绝,这庵堂则就看起来冷冷清清,几乎空无一人。

下了一夜的雨,山风更寒,庵堂靠柴房的一间屋子里,有女子的抽泣声不断传来。

“姑娘……姑娘可怎么办呀……”

薛芳菲甫一睁开眼,便觉得耳边嘈杂。她费力的动了动手指,只觉得身子沉得要命,再一动,忽然明白过来,并非身子沉得要命,而是身上盖的被子太沉了。

棉被本来很薄,却因为发了潮变得冰冷沉重,捂在身上难受的要命。她掀开被子,觉得胸口舒服多了,慢慢的坐起身。

身边的哭泣声戛然而止,就着桌上昏暗的烛光,映入眼帘的是一张难掩惊喜的脸,她道:“姑娘醒了!”

姑娘?

薛芳菲一愣,打量着面前人。面前的丫头不过十五六岁的模样,眼睛肿的跟桃核似的,长得倒是可爱,只是瘦骨嶙峋的模样令人看着心酸。她穿着不合身的深蓝布衣,浑身上下没有一件首饰,看着薛芳菲傻兮兮的发笑。

叫她姑娘,莫非是丫鬟?可就算她在桐乡未出嫁时候身边的丫鬟,也不至于穿的这样寒碜。

薛芳菲一个激灵回过神来,不对,重点是,她不记得自己有这么一个丫鬟。她嫁到燕京后,四个贴身丫鬟,两个后来嫁了人,剩下两个,在宴客那一日出事后,沈玉容的亲娘要把两个丫鬟也打死,被薛芳菲苦苦哀求才拦住,给放了出去,后来伺候她的那些人,想来也是永宁公主的眼线了。

永宁公主!眼前突然飞快闪过一些画面,薛芳菲想起来了,分明是永宁公主来挑衅,她被永宁公主的下人勒死,难道她没死么?怎么可能?永宁公主这样斩草除根的人,不可能留下她的性命。

难道……她被人救了?是沈玉容?还是其他?

薛芳菲直直的看着小丫头不说话,小丫头的傻笑停止了,有些害怕,小声道:“姑娘?姑娘?”

“你是谁?”薛芳菲问。话一出口她就愣住了,似乎觉得有什么不对劲,但却又想不起来,究竟是哪里不对劲。

小丫头更着急了,她说:“姑娘,奴婢是桐儿啊!”

桐儿?薛芳菲想不起来有这个人。

“姑娘,”桐儿看起来像是要哭了,她道:“姑娘,奴婢知道您心里不痛快。二小姐他们怎么能抢了您的亲事,那是夫人在的时候为姑娘定下的亲事。宁远侯他们家怎么能干出背信弃义的小人勾当。还有老爷,姑娘,奴婢知道您怨老爷,可是您不能看不开什么都不要了啊,您不为自己想想,也要为夫人想想,夫人在天之灵看到了您这样,该有多难过啊!”

薛芳菲茫然的看着小丫头哭天抢地,心里却想着这和宁远侯有什么关系。薛芳菲知道宁远侯世子,沈玉容的妹妹沈如云,她的小姑子就很爱慕宁远侯世子,燕京城出了名的美男子。可这和她有什么关系?

小丫头兀自哭的出神,外面突然一个惊雷,照亮了屋中,寒屋破旧,被衾冰冷,也照亮了薛芳菲自己。

薛芳菲突然明白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了。

这个声音……娇娇脆脆的,虽然疲惫,却泛着少女特有的软糯。

这不是她的声音。

“我是谁?”薛芳菲问。

桐儿一愣。

“我是谁?”薛芳菲再一次问。

“您在说什么啊,”桐儿还以为她是在不忿,立刻道:“您是当今内阁首辅姜大人府上嫡出的小姐,姜家二小姐。”又补充了一句,“正经的金枝玉叶,首辅千金!”

姜家,首辅千金,姜二小姐,姜梨。

薛芳菲闭了闭眼。

她成了姜梨。

------题外话------

大家好,年过完了,来说说都长了几斤膘哇?

今天开始更新!更新时间和从前一样,每天早上七点!

另外关于年号庙号谥号的问题,本文架空,不考据哈。茶茶脑子不够用,只管剧情逻辑,智商已死_(:зゝ∠)_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