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猴子/嫡嫁千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张货郎看着姜梨有些发呆。

他认识这两个小姑娘,从几年前就认识了,听说是大户人家的小姐犯了错被送到这庵堂里的。只是瞧着两人的穿着打扮,实在很难让人相信他们出自大户人家,那丫鬟还要活泼些,做小姐的却动辄发火,张货郎每次卖完东西就匆匆走了,还是第一次瞧见姜梨这么和颜悦色的对他说话。

这么一说话,温温柔柔的模样,倒真的像是个大家闺秀,只是首辅家的小姐,这未免就太夸张了。

虽然有疑问,可张货郎还要赶着去另一头,他本以为姜梨是说玩笑话,并不会真的将钱全用来买糕饼,毕竟主仆两在这里的生活,明眼人都能看出来,绝不宽裕,普通富户拿四十串铜板买糕饼自然无妨,但对于两个穿都穿不暖的孩子来说,就不大合理了。

“您买这么多糕饼,吃不完是要坏掉的。”张货郎忍不住提醒道。

“无妨,”姜梨道:“吃的完的。”

话已至此,张货郎便不再多说什么了,铜板是别人家的铜板,姜梨买走了他几乎大半个挑担里的糕饼,他趁早能早些下山回家,高兴都还来不及,又有什么好担心的?

倒是桐儿,虽然对姜梨的话不解,大约从未违抗过姜梨的命令,只得按捺下心中焦急,等抱着一大抽屉的糕饼回去时,惹得路过的灰衣尼姑不时地看向她,桐儿生怕她们来抢,便将糕饼抱得更紧了些。

等回去了那间发潮的屋子,桐儿把装糕饼的篮屉放在桌上,关上门,终于忍不住问:“姑娘怎么买了这么多……这?”

姜梨没有看她,她推开窗户,窗外正对着青城山绵延的山岗,秀峰起伏,冬日的积雪早就化了,漫山遍野的桃花将平日里肃杀的山峰都染上一层粉霞,像温柔绝色的美人。

“你看。”她指着远处让桐儿看。

桐儿走近一看,远处的一株桃树上,蹲着一只巴掌大的卷尾巴猴子,正捧着个果子啃得兴高采烈。

“是猴子啊。”桐儿不解,“猴子有什么可看的?”

青城山上的猴子很多,平日里也淘气,这里的猴子和人相处的都不错,尤其是鹤林寺那头。因着平日里来往的香客络绎不绝,有时候见了这些蹲在树上戏耍的猴子,也会扔些花生糖果一类。冬日食物匮乏,猴子往香客手里讨食物更频繁,春夏猴子们不缺食物,便也不打扰香客,各自玩乐。

不过,如尼姑庵这边,因着本来就冷清,猴子也是鲜少来的——讨不到食物的地方,总是没什么乐趣能吸引。

“你去拿些糕饼来。”姜梨道。

桐儿依言去取了几块核桃糕过来。

姜梨将核桃糕扳成小块,远远地对着树上的猴子挥了挥,许是张货郎家的糕饼是真的香甜,核桃的香气很快吸引了那只卷尾巴小猴,几下窜到窗前,警惕的盯着姜梨手中的核桃糕,跃跃欲试的不敢上前。

姜梨又往前伸了伸手,那猴子终于忍不住核桃糕的诱惑,伸出爪子摸了一块转身就跑,跑到一边的石头后面背对着姜梨吃完了糕饼,又转过头来看姜梨,见姜梨仍笑眯眯的站在窗前,手里拿着一些碎糕饼,胆子越发大了起来,又回头去找姜梨拿吃的。

一来二去,等猴子将姜梨手里的吃的摸完后,姜梨对着这只胆大的卷尾巴猴拍了拍手,示意自己也没有了。猴子恋恋不舍的看了姜梨的手心一会儿,才翘着尾巴离开了。

一直目睹了所有过程的桐儿问:“姑娘是想要喂猴子?为何要用糕饼喂?不如用山里摘的野果,这糕饼可贵哩,不划算。”

别说是首辅家小姐的贴身丫鬟,便是姜梨还是薛芳菲,在桐乡做姑娘时候身边的贴身丫鬟,也断不会为几个糕饼可惜,若是让旁人看到这一幕,不知有多唏嘘。姜梨伸手摸了摸桐儿的脑袋,笑道:“可是比起野果,猴子更喜欢美味呀。”

桐儿还要说什么,就见姜梨转身走到桌前坐下来。屋里只有一个凳子,还是桐儿从外面捡的木头自己做的,凳子腿儿都不稳,姜梨道:“桐儿,明日起,你就拿这些糕饼去喂猴子。”

桐儿瞪大眼睛:“姑娘,这是为什么?奴婢不明白。”

人都吃不饱还要管猴子?这是什么道理?

“我要这些猴子帮我做一件事,”姜梨笑笑,“这些糕饼就当做是买路钱吧。”

“可是……”

“只是几个糕饼而已,”姜梨打断她的话,“等回去了,每日让小厨房给你做,不必在乎这几个。”

桐儿沉默,说起回京,姜梨只怕是心里比她更难过,桐儿不敢说惹姜梨伤心的话。

“这些糕饼,”姜梨伸手敲了敲篮屉,糕饼的香气弥漫的屋里到处都是,主仆俩每日只能吃稀粥和酱菜,香气早就勾的人饥肠辘辘。姜梨按捺下腹中饥饿,只道:“把这些糕饼分成十五分,每日喂这些猴子一份,一直喂到十九,十九日那天,便不用喂了。”

桐儿不解,仍是应了:“奴婢省得。”

“这里离鹤林寺有半个时辰的路,”姜梨道:“我每日不得出庵堂大门,只得你去。你每日亥时出门,子时便拿这些糕饼在鹤林寺寺后的林间喂猴子,一直喂到十九日,十九日的晚上,你便不用去了。”

不知是不是静安师太得了别人的授意,姜梨是不能离开庵堂门外的,每日只能在庵堂里,一举一动都被人看在眼里。而桐儿则能四处走动,因着她白日还要去山里劈柴,桐儿在山上呆了六年,青城山的路熟的不得了,倒不会迷路。

而青城山经常有宅门贵妇来上香,为保证安全,山里也无甚土匪,十分安全,否则桐儿夜里出门,姜梨也会担心。

桐儿听完姜梨的一席吩咐,突然问:“姑娘做这些,是不是在为回京做打算?”

姜梨看着她笑了:“你怕了?”

桐儿闻言,非但没有害怕,反而换了一副跃跃欲试的神情,小丫头胆子倒很大,不知为何也愿意为之,摩拳擦掌道:“不怕!奴婢早就想这么做了!”

“很好。”姜梨点头,“就从今夜开始吧。”

------题外话------

有没有觉得阿狸是个温油的姑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