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私情/嫡嫁千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站在柳夫人身后的一众夫人老爷,先是被柳夫人莫名其妙的一番话惊住,姜二小姐可是个毒害嫡母的犯错小姐,虽然看着是很可怜,不过要是公然相助,便是站在季淑然的对立面。副都御使季家如今可是洪孝帝面前的红人,首辅家的家务事也不是人人都能管的,是以大家都打算袖手旁观。

谁知道姜二小姐不过与柳夫人打了两句招呼,柳夫人便立刻提出要带她一起回燕京,居然不惜为了一个只有几面之缘的陌生小姐开罪季家。

更令人没想到的是,这姜二小姐还拒绝了。

所有人都对姜梨的回答诧异极了,桐儿也暗自焦急。柳夫人探询的看向她,问道:“姜二姑娘这是何故?”

姜梨笑道:“父亲送我来家庙,便是让我修身养性,虽然吃苦,却能为一家求得平安康健。我若是半途而废,便是亵渎了菩萨。况且父亲也还没令人接我回去,我怎好自作主张?”

她的话里,丝毫不提当初毒害嫡母犯错被罚一事,只说自己是被送来修身养性,为一家求福。落在旁人耳中,只觉得姜二小姐是避重就轻,落在柳夫人耳中,却是另有深意。

柳夫人和叶珍珍做好友多年,晓得叶珍珍为人敦厚纯善,自然不相信叶珍珍的女儿是那等恶毒之人。只是当初姜梨出事的时候,柳夫人和姜家已经多年未有往来,而姜梨又是当着诸多夫人的面将季淑然推倒小产,证据确凿。柳夫人虽然不信,却也无可奈何。

如今再看到昔日故交的女儿在这里被人欺凌,又生的如此温软纯善,柳夫人心中顿时疑窦丛生,姜梨不提犯错一事,或许本来就没有错,毒害嫡母只是个由头,不过是有心之人想将她打发出去随意折磨的借口罢了。

听听,姜梨说的最后一句话,一切都听从姜元柏,可姜元柏怕是从来没想起这个女儿吧!

柳夫人心中窝火,只见姜梨抬头看向她,有些不解道:“说起来,还不知道夫人为何会出现在这里?还有这些……”她看着柳夫人身后的一众人,问道:“莫非也是要来上香的?平日里来这里上香的人不多,多去旁边的鹤林寺,况且现在也太晚了,诸位夫人大人,并不是来上香的吧。”

此话一出,在场的众人又是面色各异。柳夫人却是突然想到了什么,若有所思了一会儿,突然对姜梨道:“这家庙,却不是好的家庙。你父亲既然将你送过来,也当寻个正经的家庙。也罢,既然你不愿随我离开,我明日便启程回燕京,不过我想,你父亲应当很快就会接你回去了。”

话中暗示的意味颇为明显。

姜梨像是听懂了,又像是没有听懂,只笑着道:“那就多谢夫人了。”

柳夫人又道:“只是你不必如此虔诚,半夜跪在佛堂中,公道自在人心,心有虔诚,佛祖自然会看到。玉香,”她对身边的丫环道:“这几日你便留在这里好好照顾姜二姑娘,姜二姑娘身边只有一个丫头恐是照顾不周。”又看着姜梨开口,“姜二姑娘不必推辞,我与你母亲是故交。玉香这丫头是我的贴身丫鬟,又有点拳脚功夫,她在你身边,我也放心些。等你回到燕京后,再让玉香回我身边。”

竟连贴身丫鬟都给了姜梨,可见柳夫人对姜梨有多看重,也另外说明,或许真过不了多久,姜梨就能回到燕京姜家,做她的姜家小姐了。

姜梨谢过柳夫人,柳夫人带着一众太太小姐都歇在了尼姑庵。玉香果真跟着姜梨,姜梨和桐儿也换了一间平日里其他尼姑住的舒适屋子。而那些尼姑,一个都没见到。

趁着玉香出去倒水的功夫,桐儿小声问姜梨:“姑娘,这是怎么回事啊?那些尼姑怎么都不见了?怎么这里多了这么多人?”

桐儿大约能猜到此事与姜梨有关,却不晓得姜梨到底做了什么,这些日子,姜梨只让她去喂猴子,但喂猴子也不能喂出这么多事呀!

“我不是让你去喂猴子么?”姜梨淡道:“鹤林寺的主持通明大师,底下有个大弟子了悟,同咱们庵堂里的静安师太有染。每月十九在鹤林寺的后林中幽会。这山上的猴子被你大半个月用糕饼喂,每日晚上都守在那里。今夜十九,猴子照常去等你投食,见到静安和了悟,便将他们二人当做投食的人,上前讨要。二人本就做贼心虚,只怕乍惊之下弄出动静,惊动了诸位夫人。这里的夫人小姐非富即贵,怎么能容忍佛门净地的腌臜之事,必然要来讨说法。将尼姑庵里的尼姑们都抓起来。”

桐儿听得惊住,喃喃道:“怎么会……”她复又紧张起来,“这么隐秘之事,姑娘是怎么知道的?”

“我听到的。”姜梨端起桌上的茶抿了一口,“两个小尼姑闲话,被我听到了。”

桐儿还是很不可思议:“这太可怕了。”

姜梨笑了笑,她自然知道。在她还是薛芳菲的时候,永宁公主每日让人用汤药想让她油尽灯枯,她在屋里被软禁出不去,那些仆妇说话不避讳着她,权当她是个死人,她也就晓得了,原来永宁公主和沈玉容幽会的地方,便是离燕京不远的一处寺庙。

那些仆妇就又说起一桩秘闻,鹤林寺的了悟实则是个艳僧。被他糟蹋的女子不少,就连邻近的尼姑庵里的尼姑也不放过。永宁公主就是从了悟这里得了想法,才同沈玉容在寺庙幽会。

等她醒来变成姜二小姐,知道不远就是鹤林寺后,第一个想起的就是这桩秘闻。再看到静安师太的第一眼,姜梨便晓得,静安师太必然有个情郎。一个出家人,生的年轻美貌,若是无情郎,何必用头膏脂粉,何必把自己打扮的香气袭人。

到底是为悦己者容。

姜梨的脑中就浮现起一个完整的计划,当然,这桩计划并不是一定能成。或许那些仆妇说的并不是实话,或许静安师太的情郎并不是了悟,又或许他们幽会的时候,没有惊呼出声,这些事情,便全都统统作废,不得成真。

到那时,姜梨也只有寻其他的法子了。

不过,她的运气不会一直这么糟,就这么巧,就这么成功了。

桐儿双手合十:“多亏姑娘听到了他们的闲话,多亏姑娘想到了这个法子,说起来,不然姑娘怎么能遇到那位柳夫人,说不定,这都是咱们今晚见到的那个花妖……不,花仙显的灵,让那些恶人有恶报!”

花仙?姜梨的眼前,立刻浮现起屋顶上年轻男人的脸来。

“他不是花仙。”姜梨笑了笑。

“他是肃国公。”

------题外话------

哎嘿,祝大家情人节快乐!每天都能睡到男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