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来人/嫡嫁千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青城山上的桃花开的繁盛,盛至极点,就开始大块大块的衰败。即便是衰败的花泥,似乎也是桃粉色的,配合着前些日子鹤林寺艳僧的传言,倒给这山里增添了不少旖旎的色彩。

山里不似山下炎热,清爽极了。姜梨和桐儿再不必同从前一般做无尽的活计,柳夫人临走前留下了足够的吃食和银子,玉香也在一边帮衬着。尼姑庵里没有了那些恶尼,桐儿的笑声都飞扬了许多。

六月初二的时候,尼姑庵外突然有了嘈杂的人声。桐儿正坐在窗前听玉香说燕京城这些年发生的奇闻异事,听见人声便是一怔,奇道:“外面出什么事了?”

坐在下首并着桐儿听玉香说话的姜梨眼眸一动,轻声道:“来了。”

“什么来了?”桐儿不解。

姜梨微微一笑:“接我们的人来了。”

玉香心中思量几分,站起身道:“奴婢先去外面瞧一瞧,二小姐先在此坐一坐。”

“不必。”姜梨笑着站起身:“我也跟着一道去吧。”不等玉香说话,她便率先往屋外走去。桐儿见状,急忙跟着起身追出门,道:“奴婢也去!”

自从出了了悟大师和静安师太一事后,鹤林寺且不说,尼姑庵却差不离是荒废了。本来这里的香火就不旺盛,声名一落千丈后,哪个正经人家愿意主动往这里来,巴不得离这等污秽之地远远地,免得也被人连带着指指点点。

因此,安静了大半月余,突然来了人,便显得格外明显。

刚出了尼姑庵庵堂的大门,便见门口早已陆陆续续的站着一群人,约有二十来人。大半人穿着护卫家丁的衣裳,还有些丫鬟打扮的,为首的是个黑壮的妇人,穿着绸缎小衫,头发上插着晃花人眼的足金钗子,三角眼,因着身材高大,眼神都带了几分居高临下的凶恶。

这些人站在这里,实在格格不入。为首的妇人打量了一下走出门来的三人,目光极快的落定在姜梨身上,上前一步,道:“奴婢见过二姑娘。”

姜梨没有回答,含笑微微侧身,接了这个礼。她并非真正的姜家二小姐,是以也不知道这妇人姓甚名谁,不过也不值得惧怕罢了。

那妇人见姜梨非但不接话,还从容的受了她的礼,不由得有些诧异,忍不住抬头打量姜梨。

事实上,时间过去了六年,整个姜家还记得姜二小姐的人实在不多,便是当初见过姜梨的,只怕如今连这位小姐的容貌也记得模糊。此刻抬眼看去,妇人只觉得眼前的少女陌生至极。当初姜梨送往尼姑庵时尚且只是个稚嫩女童,然而如今眼前的女孩子,衣裙素净,眉眼清澈,亭亭玉立的站在这里,便让人心中说不出的熨帖。

不愧是姜首辅嫡出的姑娘,清落高洁的模样,真是和她父亲如出一辙。妇人的心里没来由的浮起这么一句话。

桐儿眨了眨眼睛,语气古怪道:“孙嬷嬷,您怎么来了?”

原来这妇人姓孙,姜梨心中想着,只听孙嬷嬷笑道:“夫人命奴婢接二小姐回府,二小姐在此呆了几年,夫人心中挂念不已,多次同老爷说起想将二小姐接回府中,前些日子老爷总算答应了,夫人立刻就让奴婢带人来接二小姐。”

只说夫人季淑然想接姜梨,首辅姜元柏反而百般阻挠,听起来她这个女儿的确恨不得生父喜爱。这到底是事实还是挑拨,姜梨当然不会瞧不出来。

她笑着冲孙嬷嬷颔首,道:“多谢母亲挂念,姜梨在尼姑庵里也时时刻刻惦记着母亲,不能侍奉在母亲跟前尽孝,一直颇为自责遗憾。如今总算要回府了,母亲的一片心意,姜梨不敢忘怀,今生今世,一定会想法子报答。”

她说话的声音轻柔温顺,孙嬷嬷听着听着,却觉得自己的胳膊不知为何遍布了一层细细的鸡皮疙瘩。仿佛六月的炎炎夏日,竟也生出点点寒意,不动声色的拂过她的心头。

孙嬷嬷一时哑然。

还是玉香打破了沉默,玉香笑道:“既然如此,姜二小姐能回府是一件再好不过的事情,敢问嬷嬷,打算带二小姐何时动身?”

孙嬷嬷这才注意到玉香,探询的问道:“这位是……”

“奴婢的夫人是承德郎府上的柳夫人,”玉香笑道:“我家夫人心疼姜二小姐,本想当初就带着姜二小姐一道回燕京的,姜二小姐不肯,夫人就让奴婢留下来照顾姜二小姐。”

承德郎府上柳夫人的贴身丫鬟,竟然留在这里给姜梨使唤,姜梨何时与承德郎夫人这般亲近了?孙嬷嬷心中生疑,嘴里却回答道:“夫人当然是希望二小姐越早回府越好,等二小姐收拾好行礼,就即刻动身。”

“如此,”姜梨嘴角一翘,“正好,咱们现在就出发吧。”

此话一出,周围人都愣住,包括那些车马旁的家丁。孙嬷嬷掩住眼中的鄙夷,道:“二小姐不必如此心急,夫人既然说出,就一定会让二小姐回府,何必……”

“不是心急,”姜梨打断了她的话,“而是没什么可收拾的。”

孙嬷嬷一愣。

“我没什么行李,便是当初带过来的那些行李,六年了,嬷嬷该不会以为还剩下什么吧。嬷嬷又不是不知道,我可没带什么金银珠宝,只带了些衣裳,如今那些衣裳我也早已穿不下了,整个尼姑庵里,我唯一有的,就是桐儿,把桐儿带着回去就够了,至于那些木头凳子碗筷……莫非首辅府里还需要么?需要的话,我便让桐儿把它们都收起来。”

孙嬷嬷的脸“腾”的一下红了。

当着玉香的面,姜梨这话,岂不是说首辅府虐待了她这个嫡出的女儿,在山里呆了六年,什么值钱的东西都没用,不名一文,如今要离开了,连行李都收拾不出来一件。她这个下人都还有几件首饰呢!

要知道玉香府上的男主子,承德郎柳元丰可是和夫人季家不对盘,晓得了这些事,谁知道会怎么做文章!

孙嬷嬷看向姜梨,姜梨一脸认真地看着她,仿佛并不明白方才那番话中,包含的深意与讥诮。

一瞬间,孙嬷嬷觉得有些棘手。

这个离开了姜家六年的二小姐,并非如书信中所说的冲动无脑,她温柔客气,却并不能让人轻易讨得了好去。

孙嬷嬷勉强挤出一个笑,道:“那好吧,二小姐,容这些护卫喝口茶歇歇脚,咱们就启程出发。”

姜梨感激的笑笑:“多谢嬷嬷。”

------题外话------

阿狸:走,回京撕逼去。

孙嬷嬷:_(:зゝ∠)_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