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回府/嫡嫁千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青城山到燕京城,路途并不算是很遥远,不紧不慢的赶路,十日也就到了。

从山上到山下,变化的不止是天气,还有沿途的风景。

一路渐渐炎热起来,即便是这样的天气,也没能阻挠桐儿好奇又激动的心情。越是临近燕京城,越是不时小心的掀开马车帘一角,偷偷瞧着车窗外的风景。

玉香坐在姜梨身边,孙嬷嬷虽说是来接人,不知有意还是无意,却并未带伺候姜梨的小丫鬟。是以一路走来,还是玉香和桐儿跟在姜梨身边。

马车倒是好马车,车里铺着软软的褥子。桐儿方落下手里的马车帘,回过头看着玉香道:“玉香姐姐,马上就要进京了。我同姑娘多年不曾回京,也不知道京城里如今时兴什么,又是什么情景,玉香姐姐能不能教教我,免得回去闹出了什么笑话。”

桐儿和姜梨的年纪差不多,当初姜梨被送到青城山的时候,桐儿充其量也只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小丫头,对于京城的印象,实在是很模糊了。

玉香失笑,道:“一路上你说这句话没有十句也有八句了,该说的我都与你说了,再者不过是回京而已,这么紧张作甚。瞧二小姐,可一点儿也不担心。”

桐儿瞧了瞧正在看书的姜梨,不知想到什么,忽然又乐了:“那是当然,我们姑娘,不是普通人家的小姐,自然犯不着紧张。”

玉香闻言,也跟着笑了,却又忍不住看了一眼姜梨。一路上,姜梨要么是看书,要么是闭目养神,和桐儿层出不穷的好奇心不同,对于回京这件事,姜梨表现的格外平静,也格外不在意。

玉香不明白,不管当初姜二小姐是因为什么原因被送到青城山去,是被继母设计陷害也好,还是真的谋害继母也好,离开姜府这么多年,甫回京,总要表现出一点情绪吧。激动,紧张,好奇,或者愤怒,不甘,甚至近乡情怯?

不过,什么都没有。姜二小姐只是安静的坐在马车上,安静的赶路,对于即将见到的京城,许久不见的亲人,表现的事不关己,只是那眉目间的温顺和安然,有时候看着,更像是漠然。

马车轮子“咕噜噜”的行驶着,到城门口时,已经快近中午。

城守备瞧过孙嬷嬷一行人的行令放行,一进燕京城,耳朵边似乎都热闹了起来。

孙嬷嬷的声音从外面传来,笑道:“二小姐,这就进城了。”

姜梨挑开马车帘,方一开马车帘,便对上外头民众好奇的眼神。桐儿也没料到外头竟然这么多人,一时怔住了。

玉香笑着解释:“首辅府上的马车华丽精致,百姓们见了多会注意,想来二小姐要回府的事外面已经晓得了,今日这些百姓如此,多是得了消息。”

姜梨笑笑:“多谢玉香姐姐提点。”

玉香忙称不敢当。

外面的日头晒得人实在刺眼,姜梨只匆匆一瞥,便将马车帘放了下来,桐儿还想往外看,只得作罢,又觉得心里有些不安,想安慰姜梨几句,谁知姜梨只是倚着马车垫子,不紧不慢的喝茶。

仿佛一点都不担心。

桐儿扯了扯姜梨的袖子,小声道:“姑娘,等回了府,奴婢一定会好好保护姑娘的。”

这干巴巴的誓言取悦了姜梨,姜梨摇头道:“没什么可怕的。”马车帘子隔绝了外头那些好奇的目光,却让姜梨的心里更加如明镜一般清楚。

青城山出事以后,姜家二小姐被送到妖尼庵中的事人尽皆知,想来柳元丰没有放过这个参季家一本的机会,这其中自然也有柳夫人的帮忙。季淑然既然要证明自己是个贤良的继母,必然就要堵住悠悠众口,不仅要将自己接回来,还要让整个燕京的人都晓得自己被接回来了。

这排场么就不得不阔气,无论是马车亦或是护卫,都是季淑然必然要做的面子。无形之中却给姜梨自己抬高了身家,让燕京城的民众都晓得,即便姜二小姐是个毒害继母嫡兄的蛇蝎心肠,即便又被送到庵堂里消失了七年,可,她仍然是首辅府中嫡出的金枝玉叶,怠慢不得。

只是不晓得如今的元辅夫人,姜梨的继母季淑然,在做这些事的时候,是否闹心了。

姜梨嘴角微微一翘,她并不惧怕首辅府中将要到来的未来,哪怕前方是刀山火海,豺狼虎豹,她也无所畏惧,死过一次的人,连胆气都铸炼成铁。成为姜家二小姐,从此以后,姜二小姐的未来和过去,她都一力承担。

而她最后要走的,便是借助姜家的权势,接近那个人,那一双人的复仇之路。

马车一路行驶,不知过了多久,终于在一处停了下来。

外面的熙熙攘攘似乎安静了下来。

孙嬷嬷的声音从外面响起,道:“二小姐,到家了。”

到家了。

这,就是姜梨的家了。

马车外,宅门口,四处都是看热闹的民众。前几日姜二小姐即将回府的消息整个燕京城都知道了。七年前姜二小姐毒害继母的事可是热闹了好一阵子,而姜元柏又是如今朝廷的肱骨之臣,姜家的事,自然吸引了无数人的眼球。

包括这七年不曾回府的姜二小姐。

姜府大门外,也正站着一大群人。为首的妇人温柔美丽,颇有风韵,而站在她身边的少女,更是娇俏可人,五官精致的如同画中仕女。站在她们二人身边的男子,身材高大,形容清俊,十分儒雅。

这便是姜元柏,以及他的夫人季淑然和女儿姜幼瑶了。

百姓们窃窃私语的声音传进耳朵。

“姜三小姐生的真是貌美极了,不知姜二小姐生的怎么样?”

另一人啐道:“姜三小姐那是肖母,也不看姜夫人是如何仙姿琼态。我听说姜二小姐的生母,先头那位姜夫人可是容貌平平,若是姜二小姐也随母,噫,差之远矣。”

“那也不能这样说,你又没见过。”

“没见过怎么了?且不说容貌,姜二小姐可是在庵堂里呆了七年,规矩礼仪都不懂,怎及得上姜三小姐谈吐修养?再说,那庵堂不干不净,说不准还沾染了什么不得劲,那就更入不得眼了……”说话声音小了下去,似乎是怕被人追究口舌之祸。

姜幼瑶听着这些议论,差点忍不住翘起嘴角,但看一边的季淑然,仍是端庄得体的模样,便隐没了内心的心思。

孙嬷嬷叫了这么久,马车里却没什么动静,这边,姜元柏微微蹙眉,百姓们都有些不耐烦的时候,突然,马车里响起了一个脆生生的声音。

“姑娘,奴婢扶您下车。”

马车帘被掀开,有人搀扶着姜二小姐下来了。

------题外话------

终于回去了,可以撕了ヾ(≧O≦)〃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