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弟弟/嫡嫁千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百姓的议论声听得并不清楚,然而不必听得如何清楚,季淑然也知道他们在说些什么。她看向姜梨,后者正微笑着看着她,神情温顺,模样真诚。

然而到底是和从前不一样。

姜梨不等季淑然继续说话,便看向尚且怔住的姜元柏,道:“父亲,我们进去吧。”

姜元柏这才回过神,看了一眼季淑然,才对姜梨点头道:“好。”率先迈步走了进去。

季淑然袖中的指尖顿时掐入掌心,姜元柏那一眼,分明是对她不满意。可容不得她说什么,姜元柏和姜梨已经往屋里走去。只得按捺下心中情绪,笑盈盈的跟了上去。

姜幼瑶急急地道:“母亲,你看她……”

“闭嘴。”季淑然低声喝道,顿了顿,她才开口道:“方才你父亲已经恼了,等到了厅中,你一句话也不要说。”

见季淑然神情不似作伪,姜幼瑶也有些害怕,纵然心中委屈不满,面上也不敢显露出来。

呆在门外的孙嬷嬷踌躇不安的绞着手里的帕子,倒是一边的玉香,心下一块石头落了地。原本柳夫人将她留在姜梨身边,除了在青城山有所照顾以外,也是为了让姜梨刚回府的时候,不至于被府中的刁奴欺负了去。想来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姑娘,多年不回府,同父亲的感情也不甚深厚,在继母手下讨生活,难免艰辛。

谁知道刚回燕京,连姜家的门都还没进,姜梨便结结实实给了季淑然母女吃了一记暗亏。姜梨这性子倒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竟不是一味容忍,反击也反击的恰到好处,是个聪慧的女孩子。

玉香以为,季淑然要想让姜梨不舒服,也不是那么简单。

另一头,姜梨正随姜元柏走近姜家府邸。

姜府或许是因为有姜元柏这么一位当朝首辅,要显出些文人清流的风骨,倒不是一味极尽奢华,反而布置的颇为风雅。廊院亭桥,花草檐角,以黑白色为主,清雅素净,却又精美奇巧。独特,自然也要花费不少银子,只是相比起大大咧咧的镶金涂银,显得高贵了许多。

姜梨甚至瞧见花园一角还栽有翠竹,看起来真像是隐士之风。

她毕竟不是真正的姜二小姐,甫进姜府,入眼全然陌生。姜梨也并不打算掩饰自己对姜府的陌生,行走之间多有打量。这打量的目光落在宅院里仆妇小厮的眼中,便觉得府里这位二小姐果真是在山野间呆久了,见不得富贵。

可落在姜元柏眼里,却觉得十分不是滋味,自己府上的嫡女,再如何不好,出去这般小家子气,也是打自己姜家的脸。

姜梨不加掩饰,桐儿却是一板一眼走的极为端正,心里惦记着不能给主子丢脸,故意做出一副很熟稔的模样,看的姜梨有些好笑。

待到了“晚凤堂”,门口立着两个身材窈窕的丫鬟,一左一右,穿着嫩黄色水仙裙,模样俊俏,看见姜梨一行人走来,左边那位未近眼前就先笑开了,道:“老爷,夫人,老夫人正等着二小姐回家,总算是回来了。”

姜梨瞧了她们二人一眼,这两个丫鬟穿着打扮皆是富贵,说话也亲切,想来在姜老夫人身边颇为得脸,当下便也大大方方回了二人一个笑容。

两个丫鬟齐齐一愣,二小姐多年不见,如今要回府,府里自然也是各种传言。只是见到了二小姐本人,却觉得十分清和温顺,甚至比三小姐看起来还要舒服一些。

并不是个粗鄙的野丫头。

心中有了计较,两个丫鬟也不再多想,笑着将一行人迎了进去。

炎热的夏日,姜府里却一点也不热,固然是因为庭院里种了不少树木花草的缘故,却也少不了地窖里冰块的功劳。而这“晚凤堂”,比姜府府邸外面还要清凉几分,甫一跨入,只觉得如人间三四月,冷热正好,十分舒适。

厅里正坐着许多人,见姜梨一行人进来,除了最前方的软座,其余人都站起身来。

“娘,梨儿回来了。”姜元柏朝座位上的人拱了拱手。

座位上的人便开口了,沉稳的声音,一时间听不出喜怒,她说:“回来了就好,二丫头,上前来让我瞧瞧。”

姜梨依言上前,慢慢抬头。

座位上的老妇人,大约已过古稀之年,满头银发一丝不苟的梳在脑后,打理的十分干净。她穿着松绿色丝绸薄袍,十分轻便的模样,玉色的盘扣令她看起来又添了几分华贵。一张爬满皱纹的脸,有些苍老,那双眼睛却很有神,威严十足。

这是一个很利落的老妇人,即便是年纪大了,穿着也讲究,大约对自己对他人都挑剔严厉,不显得慈爱,却足够挑起一个府邸的担子。是个聪明,有魄力的妇人。

想来也是,姜老太爷去世的早,姜老夫人未到四十就开始守寡,一介妇人养出了当朝首辅,当然不简单。

姜梨已经从桐儿那处听得,这位姜老夫人性格严苛,但处事还算公平。叶珍珍去世后,季淑然进门,姜老夫人也没有因此忽略姜梨。只是后来姜梨害得季淑然小产,失去姜家长房嫡孙,姜老夫人就对姜梨失望了。姜梨被送往青城山时,姜老夫人也没有说一句阻止的话。

总而言之,如今的姜梨和姜老夫人,祖孙情谊也单薄的算是没有。

正想着,突然听到自外面有人凌乱的脚步声,伴随着孩童稚嫩的呼喊:“娘,祖母!”

姜梨扭头,自门外走来一名仆妇,仆妇手里还牵着个穿金丝小衫的孩童,约莫五六岁,生的也算瓷白可爱。

那孩童一进门,就挣脱了仆妇的手,径自跑向了姜老夫人,姜老夫人忙让身边嬷嬷扶着他,孩童熟门熟路的爬上姜老夫人的膝上,搂着姜老夫人的脖子,突然看向姜梨,然后,他脆生生的道:“你就是害死我哥哥的坏人?”

哥哥?坏人?

此话一出,周围都静了一瞬,季淑然斥道:“吉哥儿,不得胡说!”

那吉哥儿嘴巴一扁,委屈的看向姜老夫人。

姜老夫人没说话,姜元柏轻咳一声,才对姜梨道:“梨儿,这是你的弟弟,丙吉。”

姜丙吉?弟弟?

姜梨看向姜老夫人怀里的孩童,再看看扬起嘴角的姜幼瑶,突然恍然大悟。

被姜老夫人如此宠爱,又称呼季淑然为“娘”,看来当初姜二小姐谋害继母腹中胎儿之事,至少说什么继母再无法有孕是假。

而面前这,就是姜家长房嫡出的孙子,季淑然后来生下的儿子,姜幼瑶的亲弟弟,姜元柏唯一的儿子,姜丙吉了。

一瞬间,很多事情姜梨都不点自通。

难怪姜幼瑶敢明目张胆的抢姜二小姐的亲事,原是季淑然生下了儿子,站稳脚跟,叶珍珍彻底成为过去,长房完全翻篇。

这是有恃无恐啊!

------题外话------

工作日大家都不冒泡/(ㄒo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