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家人/嫡嫁千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姜丙吉的一句话,让姜梨此刻的处境十分尴尬。

桐儿站在姜梨身边,有心想为姜梨争辩几句,可这里没有她一个丫鬟说话的份。

姜丙吉提醒了在场众人,当初姜梨有多心狠手辣,这样一个谋害血脉的女子,到底让人害怕。

姜梨只像是没有听到姜丙吉的话一般,面上的笑容丝毫不减,对着姜丙吉笑道:“这就是弟弟?没想到回来便瞧着这么高了,真是可爱。”

她的称赞不似作伪,可听在季淑然耳中,却是不怀好意。还不等她开口,姜丙吉就高声道:“谁是你弟弟?你是杀人凶手!”

这话说一遍罢了,说两遍便有些刺耳。尤其是姜丙吉还扬高了声音,姜元柏沉下脸,道:“谁教你这么说话的?”

姜丙吉脖子一缩,似乎有些害怕这位父亲,不再说话了。

姜老夫人安抚的拍了拍姜丙吉的后背,瞪了一眼姜元柏:“说话就说话,朝孩子发火算什么?”她又看向姜梨,淡淡道:“二丫头,来见见你叔婶们吧。”

姜梨依言,这才抬眼看向其他人。

除了长房姜元柏以外,姜府还住着二房姜元平一家,三房姜元兴一家。

姜元平是姜元柏嫡出兄弟,如今是燕京城三品通政。夫人是乘务郎嫡女卢氏,门当户对。

姜元平生的大腹便便,和姜元柏玉树临风的模样迥然不同,看着笑眯眯的,倒是对姜梨十分和气。卢氏是典型的燕京贵女,穿着打扮十分讲究,姜梨略略一扫,衣裳发钗多是珠宝,大约不缺银子,也爱打扮。卢氏长得纤细柔美,目光却精明,和姜元平互补,给姜梨褪下腕间一串碧玉珠子做礼,嘴里说着“回来就好”,不住地打量姜梨。

姜梨便从善如流的接了。

至于三房姜元兴,是姜老太爷妾室的儿子,是庶子。虽是庶子,和姜家其余两房倒也相安无事,只是姜老夫人不怎么喜欢三房,对三房总是淡淡的。三房姜元兴生的清秀羸弱,有些腼腆的模样,他的夫人杨氏瞧着却是个泼辣性子,听说是司直郎府上的庶女。虽是庶女,司直郎怎么着也比姜元兴这个校书品极高,大约正因如此,杨氏总认为自己是低嫁,对待姜元兴十分强势。

姜梨与三房见礼的时候,杨氏就给了姜梨一对珍珠耳环。这珍珠耳环还是旧的,也不知是三房窘迫还是杨氏小气,总之和卢氏给的碧玉珠子一比,实在不值一提。

这便是姜梨的二叔二婶和三叔三婶,而卢氏身边,还站着两个少年,年纪大点的十六七岁,长得肖似姜元平,胖乎乎,笑眯眯的。年纪小点的和姜梨差不多大,模样肖似卢氏,仪表堂堂,正盯着姜梨使劲儿瞅,见姜梨看过来,立刻将目光移开。

姜元柏道:“这是你大堂兄景佑和二堂兄景睿。”

原是二房的两位嫡孙。

三房杨氏有两位女儿,看上去和姜梨差不多大。大点的叫姜玉燕,模样平平,穿着也极为普通,看起来有些懦弱。小点的叫姜玉娥,倒是颇有小家碧玉的风情,穿着也比姜玉娥更鲜艳一些,盯着姜梨不知在想什么。

这,就是姜二小姐的家人了。

站在厅中,看着这些全然陌生的脸孔,自己如今名义上的亲人,姜梨的脑中却浮现起桐乡这样的小县,自己和薛怀远,薛昭嬉戏玩闹的情景来。

纵然这里锦衣玉食,金碧辉煌,姜梨叶并不觉得姜府有什么值得留恋的地方。这些家人,看着她的目光里只有试探、打量、或是心怀鬼胎,或是居心不良,便觉得这看似风雅清净的府邸,也是杀机重重。

他们盯着姜梨,也许是因为时间隔得太久,实在亲近不起来,只有姜元平和姜梨说谈了两句,其他人都不怎么说话,姜梨甚至还从两位庶妹,姜玉娥和姜玉棠眼里瞧见了害怕和鄙夷,大约是当初她谋害继母嫡兄的事实在是深入人心,如今人都当她是心狠手辣的恶女,不愿与之为伍。

姜元柏竟没有发现这一点,见姜梨已经与亲人都打过招呼,便对季淑然道:“夫人,你让人带梨儿去她的院子,奔波一路,梨儿也累了,今日就早些休息。”

姜元柏对姜梨还算温和的态度,令晚凤堂里的众人都是面色各异。

季淑然笑着道:“老爷就算不吩咐,妾身也早就安排好了。孙嬷嬷,”她吩咐道:“带二小姐去住的院子。”突然又想起了什么,对姜梨笑着开口,“梨儿方回府,我瞧着你身边只有一个小丫鬟用着也不妥当,便想着给你安排两个丫鬟伺候你。”她又对着高座上的姜老夫人道:“妾身院子里的香巧和芸香不错,勤快又乖巧,想做主给二小姐,娘觉得如何?”

姜老夫人淡道:“你看着办吧。”

季淑然便笑了,询问姜梨道:“梨儿喜不喜欢?”

姜梨瞧着季淑然温柔体贴的模样,只觉好笑。实在想不明白,如今的季淑然有了嫡子,姜元柏的心也在季淑然身上,季淑然为何还是如此不安,甚至连她一个七年不曾回府的,恶名在外的嫡女也不放过?刚回府,便送了自己一双人马在她身边。

姜梨叶笑笑:“母亲一片心意,梨儿自然喜欢,梨儿就却之不恭了。”

季淑然仿佛放心的松了口气,看着妻子和女儿相处和气,姜元柏的表情都轻松了许多。他道:“那便不要耽误了,先带梨儿住下。”

孙嬷嬷就赶紧带姜梨离开。

姜府既然住了三房人,占地自然不小。姜梨随孙嬷嬷走着,姜府的路她并不熟悉,桐儿却是认识的,越是往里走,桐儿的表情就越是古怪。

这一处院子实在很远,等到了的时候,姜梨看着院子门前三个字,目光怔然。

院门口,有个木质的小匾,字迹不算好看,却有种莫名的洒脱可爱。

芳菲苑。

姜梨的心中说不出是什么感受,顿了半晌,才低声喃喃道:“芳菲啊……”

“这是夫人当初养病的院子。”身边,桐儿小声提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