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打听/嫡嫁千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姜二小姐的生母,叶珍珍嫁进姜家三年无子,一直到了姜元柏的通房都生下庶长女后,叶珍珍才怀上姜梨。可惜叶珍珍命薄,生下姜梨后身子便一日不如一日,半年后就去了。姜元柏正是考虑到幼女需要人照顾,才会不久就娶季淑然进门。

叶珍珍当初养病的院子,就在这芳菲苑。

姜元柏是个文人,虽然是个一心往上爬对权势极有野心的文人,但文人的酸腐脾性多少也沾染了一点儿。比如姜元柏就喜欢标榜清高,不喜欢俗艳。叶珍珍生在商家,历来喜欢繁盛热闹的东西,就连养花也要养娇艳灿烂的,姜元柏却喜欢清荷翠竹一类。

季淑然会投其所好,以文秀婉约为标榜,这芳菲苑,是不屑于进的。如今姜梨回府,有意无意的,却又将生母养病的院子给了她。

往深处坏处想,这院子是长房里最偏远的一间院子,离其他姐妹兄弟都远,更勿用提姜老夫人和姜元柏,这自然是不亲近。而住在生母养病的院子,姜二小姐究竟会不会睹物思情,或许备受刺激,甚至被激怒呢?

桐儿的担忧在看到姜梨的举动时彻底烟消云散了。

姜梨没有忧伤,也没有愤怒,除了一开始看到芳菲苑三个字时有些怔然以后,一直表现的很平静。令孙嬷嬷都十分诧异,匆匆交代了几句,孙嬷嬷就离开了。

屋里只剩下姜梨和桐儿二人。人既然已经回到了姜府,玉香也回承德郎府上柳夫人身边了,临走时,姜梨还托玉香同柳夫人表示感谢,改日定会亲自登门道谢。

房间里收拾的还算干净,就是从前芳菲苑里都是叶珍珍吩咐下人种的各种花卉,如今院子荒废多年,除了被清理的杂草,便是一片荒芜,又因院子太大,显得格外冷清。

桐儿看向姜梨,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问道:“姑娘,心里没有不舒服么?”

“这院子挺好的。”姜梨四处看了看,“很大很清净。”她仿佛没有将桐儿的顾虑放在心上,而是看着荒废的花坛认真思索了一下,才道:“就是没有花草荒芜了些。不过也罢,你我在青城山住了多年,侍弄花草做的很熟,改日你去寻些花种,我们就在院子里种下,过些日子,就热闹了。”

桐儿听着听着,高兴起来,道:“姑娘说的是,咱们在青城山种过粮食,花草也是一样,这院子大,种起花来一定很好看。”她觉得自从姜梨落水惊险过那么一回后,自醒来,就一日比一日过得好,或许真是宁远侯的事情刺激了姜梨,如今的姜梨行事有章法,心志坚强,这或许就是老人常说的“破而后立”吧。

“咱们的日子也会如这院子里开花一样,一日比一日热闹,一日比一日好。”桐儿真心实意的道。

姜梨笑了笑,她在院子里种花,可不是为了应景,也不是为了表示自己对生活充满希望。而是,她总要做些什么事情来吸引别人的注意,让人知道姜家的二小姐,不是可以被人扔在角落里堆满尘埃说遗忘就遗忘的。

种花如此,以后做的事也是如此。

她可不准备做一个默默无闻的千金小姐。

到了晚上,芳菲苑热闹了起来。先是季淑然派的裁缝过来给姜梨做衣裳,白日在姜府门口姜梨当着众人的面说的话,季淑然无论如何都糊弄不过去,为了显示这个继母的大度,挽回破碎的形象,季淑然自然要下血本,给姜梨做几件真正华贵的衣裳。

不仅如此,季淑然还送了一匣子首饰,姜老夫人也让人送了一些银子过来。比起首饰,姜老夫人送的银子倒是更为实用些,姜梨如今手里空空如也,没有银子,在这个姜府,她可无法差遣人做事。

姜元柏也来了一回,瞧见芳菲苑布置的还算妥帖,这才点了头,说了几句话后,父女间都觉得多年不见感情梳淡,姜元柏就离开了。

等再过了一会儿,屋里点起灯时,季淑然送的两个丫鬟,香巧和芸双来了。

这两个季淑然嘴里“懂事乖巧”的丫鬟,就站在姜梨的面前,给姜梨请安。

季淑然送来的丫鬟,只能做姜梨的贴身丫鬟。这二人穿的比桐儿实在金贵多了,尤其是香巧,腕间的一枚金镯子竟是赤金的,色泽鲜亮。

芸双虽然站着请安,眼神却透出些倨傲,礼也行的漫不经心。大约是觉得姜梨只是个失势小姐,即便是回府,在现在季淑然当家的情况下,迟早也没什么好下场,连装都不好好装。

香巧是个精明的,嘴巴也甜,一双眼睛咕噜噜的转个不停,在季淑然送来的首饰匣子上打了个转,毕恭毕敬的同姜梨请安。

无论是什么形态,总归都是季淑然派来盯着她的人。姜梨只看了一眼这二人神情动作,心中大约对这二人的秉性就有了了解。

芸双捧高踩低,目中无人,香巧贪婪拜金,见风使舵。都是小人,虽不是自己人,未必也不可利用。

桐儿对这二人是横看竖看都不顺眼,便将不喜直直白白的摆在脸上。

姜梨就摆了摆手,道:“我这里没什么事了,香巧,你留下替我说说府里如今的情况,芸双,你先下去吧。”

芸双巴不得早点离开,立刻就应了。香巧留了下来,姜梨让她坐下,香巧连称不敢。

等香巧推辞一番坐下后,姜梨打开季淑然给的首饰匣子,从里面挑出一只红宝石蜻蜓发钗,塞到香巧手中,道:“我刚回府不久,还得依仗香巧姐姐提点,香巧姐姐也与我说说府里的情况吧。”

香巧咽了咽口水,她本该推辞的,可手里的宝石发钗沉甸甸的,她就怎么也说不出推辞的话。

姜二小姐不出手则已,一出手便是让人无法拒绝的诱惑!谁能抵抗的了?

思索了一下,香巧便想,看来二小姐是个没脑子的,既然如今她在二小姐身边伺候,只要把二小姐哄高兴了,岂不是日日都能赚的盆满钵翻。要说府里的情况,反正姜梨身边也没什么聪明人,还不是靠自己一张嘴来说?这样也没有背叛夫人,甚至还有两份银子拿。

想到这里,香巧高兴起来,便道:“二小姐万万不可这样说,为您解惑是奴婢的本分,如今这府里……”却再也没把握着钗子的手放开。

桐儿急的抓耳挠腮,这香巧分明是不安好心,姜梨竟还给她这么厚重的打赏,要知道人心不足。可看姜梨眼下,又分明听香巧说的很认真。

香巧直说的唾沫横飞,口干舌燥。眼见姜梨听得仔细,不由得心中得意,她说的这些,看似细致,其实大多都是在讲二房三房,至于长房夫人这边,可是一字也没透露。这二小姐也是傻,竟然听得深信不疑,说些无关紧要的话,就能得一只宝石发钗,可是难得的美差事。

待说了半个时辰,总算是说的没话说时。香巧就道:“回二小姐,这就是府里如今的情况了。”

姜梨听得入神,此刻香巧停住,她似乎有些意犹未尽还想听,想了想,便道:“既然府里没什么可说的,那就说说府外的趣事吧。”

“府外?”香巧一愣。

“对,就是燕京城近几年有什么有趣的事儿么?听闻荣信陵的老太太三年前去世了,我记得我小时候她还给过我一方观音双面绣呢。还有,我听玉香姐姐说起过燕京城第一美人,她的夫君还是新科状元,听说前些日子病逝了,是真的么?”

------题外话------

以往的女主,比如软妹和娘娘,都是从小家庭教育缺失的结果,在成长过程中没有得到正确引导,所以性格会有一点小缺陷。这本的梨子不同在于她的家庭是很完整而且幸福的,上辈子遇到的渣渣也是出嫁后遇到的,因此梨子的性格不是阴暗型,相反,是很睿智、温暖、有正义感的好姑娘。

这本里性格有缺陷的是男主,特别无情无义心狠手辣的阴暗大魔王。

不过这种小辣椒调教起来才特别有劲儿啊对不对?把大灰狼调教成忠犬很有成就感对不对?

对!

来自茶茶的恶趣味[微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