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堂兄/嫡嫁千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凉亭里,坐着的三人姜梨昨日里才见过,姜幼瑶的身边,是三房的两位庶女。

姜幼瑶的身边,两个婢女正为她打着扇,姜府里比外面要凉一些,早晨的时候,在屋外走动也不觉得炎热。

桌上放着一些冰糖丝绒果子酪,姜玉燕和姜玉娥一左一右的坐在姜幼瑶身边,众星拱月一般。

姜幼瑶见了姜梨,并未主动开口打招呼,倒是她身边的姜玉燕,踌躇了一下,怯生生的喊了一声:“二姐姐。”

姜梨在姜家行二,姜元柏娶了叶珍珍三年无子,身边的通房丫鬟却先怀了身子,按规矩这孩子不该生下来,只是叶珍珍心软,不忍心误了一双人命,孩子也就生了下来。生下孩子第二年,姜梨就出生了,那位通房也顺势抬了姨娘。

听闻桐儿说,这位姨娘是个本分的老实人,从前是姜老夫人身边的丫鬟,平日里不争不抢,可惜仍旧是命不好。姜梨三岁的时候,也就是季淑然进门两年后,姜家大小姐在花园里玩耍的时候不慎从假山上掉下来摔死了,这位姨娘失去女儿日日夜夜伤心,不久就没了。

姜梨对着姜玉燕点了点头,道了一声:“四妹。”

姜玉燕容貌平常,似乎胆子也很小,见姜梨竟然对自己点头示意,意外极了,随即又飞快的低下头,好似在惧怕什么。

姜玉娥却是盯着姜梨看了又看,突然笑起来,道:“几年不见,二姐和气了许多,难怪说家庙里磨炼人的性子呢。”

她一笑,颇有些柔弱摇曳的小家碧玉风情,只是话语却是刺人。姜幼瑶闻言,眼中闪过一丝轻蔑。

姜梨了然,三房的两位庶女,只怕是因着身份原因,巴巴的讨好姜幼瑶。姜幼瑶拿这二人当枪使,给自己找不痛快。

姜梨微微一笑,回道:“家庙的确磨炼人的性子,五妹也不必遗憾,说不准日后有机会也能体会一番,来日方长。”

“谁要体会……”姜玉娥气急,正要说话,一直没做声的姜幼瑶却拉了一把她的袖子。

姜梨看向姜幼瑶。

季淑然的亲生女儿,的确长得肖似季淑然,模样十分精致娇美,瓜子脸,琼鼻樱唇,杏眼桃腮,大约是首辅府里锦衣玉食的长养,娇娇嫩嫩,穿着桃粉色的纱裙,就如吉祥楼里最珍贵的珠宝一般,一看就不是凡品。生来就该被人好好呵护在掌心,玉足连地也不必沾染的。而她一扬眉,顿生千娇百媚姿态,和薛芳菲倾城绝艳的容貌不同,姜幼瑶的美,是少女的、完完全全正在盛开的青涩之美。

老实说,生出这样的容貌,被人宠爱也是应该的。姜元柏既是首辅,自然会更加疼爱这个女儿。

姜幼瑶也在打量姜梨,姜梨当年离开的时候才七岁,已经过了八年了,姜幼瑶都快记不住姜梨的模样,在她的脑海中,庵堂里养了八年,姜梨就该是小心翼翼、任人践踏的卑微模样,傲气全无,姿态全无,只是一个下贱的不被人关注的恶女罢了。

谁知道八年过去后,姜梨回府的第一天,就在府门口狠狠的将了自己和母亲一军。姜梨的傲气非但没有被磨去,反而以一种更深沉、更内敛的姿态隐藏了起来。这并不代表一件好事,姜梨变得阴险又狡诈了。

姜幼瑶又仔仔细细的从头到脚的审视了一番姜梨,心中痛恨的发现,即便姜梨穿戴皆不如自己精致,但是,并没有被自己比下去。那种清丽纯洁的样子,却更像是父亲姜元柏最欣赏的一类人。

姜幼瑶搅紧了手里的帕子,深深吸了口气,率先露出一个笑容,道:“二姐。”季淑然叮嘱过她,在姜府里,如今这个关头,外人面前,万万不可表现出对姜梨的敌意。

“三妹。”姜梨也笑道。和姜幼瑶努力挤出来的笑不一样,姜梨的笑容自然而诚挚,任谁看了,也不会怀疑她此刻的友好。

姜幼瑶只觉得恶心极了,她突然道:“二姐已经及笄了吧?”

“是。”

姜幼瑶扬起笑容:“过几日我也要及笄了,二姐可不要忘记送妹妹礼物。”

姜梨怔了怔,回道:“是么?既然三妹要及笄了,我一定会送上贺礼。”

“那就好,我听祖母说,及笄那一日,邀请了许多人前来,二姐刚回京,也好多认识一些人,说不准还会遇见熟人。”她意味深长道。

姜梨没在意姜幼瑶的言外之意,甚至连姜玉娥嘲弄的笑容也没放在心上,只是想着,姜二小姐当初及笄的时候,可是孤零零的被扔在青城山,无一人记起。姜三小姐及笄日,就要大肆操办,明明都是姜府嫡出的女儿,这差别未免也太大了。

思及此,她有些同情那位早逝的姜二小姐。

至少薛芳菲从没感受过被亲人冷落的滋味。

她觉得有些没意思,便转身和桐儿往另个方向走去,没想到才走了两步,迎面就差点撞上了一人。

“你走路没长眼睛啊!”那人没好气的道。

“是你先撞上我家姑娘的!”桐儿忍不住分辨道。

“这哪有你个下人插嘴的份儿。”那声音更怒,一转眼却愣了,道:“姜梨?”

眼前的少年和姜梨年纪相仿,肤色微黑,生的也算俊俏,正是二房卢氏所生的姜景睿。

二房的两位少爷,大少爷姜景佑长得像姜元平,胖乎乎,笑眯眯的。二少爷姜景睿长得像卢氏,英俊些,脾气也坏多了。

此刻,姜景睿手里提着个巴掌大的竹笼子,里面传来蝈蝈的叫声,大约是在外逗蝈蝈来着,衣裳凌乱,额上冒汗,风风火火,姿态又嚣张,十足的纨绔子弟模样。

他看见姜梨,没有像姜幼瑶一般表现出强烈的敌意,也没像姜玉燕一般避之不及,这个态度,似乎还很熟悉。

姜梨斟酌了一下,想了想,才温声道:“堂兄。”

此话一出,姜景睿仿佛吓了一跳,后退一大步,面上露出了嫌恶的表情,嚷道:“你胡乱叫些什么?”

姜梨面上带笑,心里却打着鼓,姜景佑比姜梨大一岁,姜景睿却只比姜梨大十来天,不晓得从前的姜二小姐是如何称呼姜景睿的。

姜梨还没想好接下来应当说些什么,姜景睿又看向她,突然啐了一口道:“你现在怎么这个样子?”

现在?这个样子?

姜梨不解。

那以前是什么样子的?

------题外话------

有木有喜欢这个二少爷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