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璞玉/嫡嫁千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沈如云十分不耐。

她如今地位今非昔比,若是沈玉容并未中状元,也并未做中书舍人,她去年就该出嫁的,嫁给燕京城一户小酒馆的掌柜儿子,就连这样的亲事,都算是高攀。

不过自从沈玉容中状元,又被洪孝帝钦点中书舍人后,水涨船高,沈如云的地位也跟着节节攀升。沈玉容前途无量,又是青年才俊,加之沈如云也晓得,现在沈玉容还得了永宁公主青眼,日后他们沈家更是贵不可言。别说是掌柜儿子,就连普通的官家儿子,沈如云也一并看不上。

沈如云心里有个人,便是燕京城出了名的美男子,宁远侯世子周彦邦。在从前,沈如云只得在心里默默的看着他,周彦邦是天上的云,她沈如云就是地上的泥。可是现在不一样了,身份的改变,让沈如云晓得,自己也是有资格站在周彦邦身边,成为周彦邦的妻。

只是宁远侯周彦邦自小就有了婚约,即是当今首辅千金姜二小姐。只是姜二小姐性情狠毒,小小年纪就干出杀母弑弟的事情。宁远侯家自然不能让这么一个狠毒的小姐进门,可是又不能悔婚,于是亲事仍旧作数,成亲的人选却从姜二小姐变成了姜三小姐。

燕京城的人们津津乐道这件事,但无一人觉得姜二小姐的亲事被替有什么不对,也无一人替姜二小姐鸣不平,因为若是换了自己,也会选择娇美可人的姜三小姐而不是凶狠恶毒的姜二小姐。

今日是姜三小姐姜幼瑶的及笄礼,众人心知肚明。姜幼瑶一旦及笄,和宁远侯世子的亲事也就将近了。

沈如云正是因为心中不甘心,才特意过来跟着沈母一起来瞧瞧周彦邦未过门的妻子是何模样。甚至为了将姜幼瑶比过去,而特意换了鲜艳的衣裳。

来这里观礼的人要么想要巴结姜元柏,要么就是和姜元柏交好,自然不会落了姜幼瑶的面子。贵女们都穿的素淡,好不喧宾夺主,而沈如云这般穿着,在这里就显得十分惹眼。

季淑然也瞧见了沈如云这般作态,心中不悦,不过她曾听姜元柏提过,现在的中书舍人沈玉容日后成就不可小觑,若能拉拢最好。季淑然于是面上仍旧做的欢喜大方,应付着诸位贵夫人的恭维。

一名与季淑然交好的妇人就道:“听闻府上二小姐前些日子也回京了,不知今日会不会观礼。”

“自然会的。”季淑然笑道:“这会儿大约还在梳妆,来的迟了些。”话里却带了些姜梨不听管教的意思。

果然,此话一出,周围的夫人纷纷对季淑然投来同情的目光。有性情直接一些的,便道:“这二小姐许久不回燕京,也不知对燕京的规矩还记得多少。当初年纪还小便难以管教,如今……”话没说完,剩下的意思却不言而喻。

季淑然适时的叹了口气,坐在杨氏身边的姜玉娥眼珠子一转,就道:“本来二姐是赶不上三姐的及笄礼,只是上个月呆的庵堂出事,不知怎的,大伯父就让人将二姐接了回来。”

姜玉娥这话说的有些囫囵,听在旁的贵夫人耳中却又是另一层意思。最初与季淑然说话的那位夫人就轻声道:“我看府上二小姐,是个有本事的。”

暗示姜梨能回燕京,也是自己费了好一番周折,是个有心眼的,不好对付。

柳夫人在一边听着这些夫人说话,有心想为姜梨辩解几句。奈何附和的人实在太多,整个来姜府观礼的人,面子上都与季淑然交好,只怕她就算这头在说话,也无一人听得进去,甚至给姜梨招来麻烦。

姜玉娥见季淑然唇角微翘,内心也得意起来。他们三房自来在姜府不受重视,她是庶子的女儿,只凭杨氏和姜元兴,这辈子也混不出什么名堂。倒不如好好讨好这位大伯母,要知道,季家可还有个在宫中受宠的丽嫔,要是把季淑然哄高兴了,就是吃点残羹冷炙,也是好的。

姜玉燕不如姜玉娥精明,木讷的坐在杨氏身边。杨氏一边愤愤自己的女儿对季淑然的巴结丑态,一边又不得不让姜玉娥这么做。

卢氏离他们远些,也兀自坐在一边,嘴角泛起一丝冷笑,似乎对姜玉娥的这般作态十分瞧不上。

正说着话,及笄礼即将开始了。

姜元柏和季淑然站起身,立在庭中,东面台阶位。客人们立在庭外,有司托着铜盘,立在西面台阶。

姜幼瑶在丫鬟的簇拥下缓缓而来。

今日为了成礼,姜幼瑶穿着绯色大袖长裙礼服,梳着双鬟髻,方便等下挽发。她本就生的娇媚烂漫,少女独有的芬芳令在场的所有人都觉得美好。姜元柏从小娇养着她,更让她精致如珠玉琳琅。而这般鲜艳的颜色,立刻就让她在宾客中十分鲜明。

美人是比出来的,沈如云亦是衣饰鲜艳,然而无论养尊处优的气质,还是美貌,都差得姜幼瑶太多了。

年幼的姜丙吉也来观礼,坐在姜老夫人身边,喊道:“三姐好漂亮!”

姜幼瑶闻言,心情愉悦,霎时间扬起一个笑容。晨光熹微,她一笑,明艳动人,极是娇俏,直教人看直了眼。

众人都看得呆住。

姜幼瑶见此情景,心中得意,更为高兴,正要说话,陡然间察觉出有些不对。那些宾客的目光,隐隐越过了她。

他们在看她身后?

身后有什么?

姜幼瑶疑惑的转身,抬眼,就看见有窈窕少女缓步行来。

那女孩子是从庭院另一侧而来,姜家的庭院里,花木众多。她便一路分花拂柳,却无端让人觉得柔软芬芳。

和姜幼瑶明艳不同,这女孩子,只穿一件浅鸭青色襦裙,衣裙上甚至连朵绣花都没有,素淡之极。更衬得一头长发乌黑如墨,用同色的青玉发簪挽起一小簇。

她脸庞洁白,眼神清澈,唇角含着的温柔笑意,如她长裙颜色一般皎洁。

不够明艳,却灵秀通透,如果姜幼瑶是珠宝,她就是未经雕琢的璞玉。

未经雕琢,也不必再雕琢了。

姜幼瑶呼吸一窒,指甲险些掐进了掌心。

他们在看她身后。

——身后有什么?

——身后是姜梨。

他们看的是姜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