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指认/嫡嫁千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天啊,这是什么?”

姜幼瑶的一声惊叫,将方才庭中尚且欢乐融融的气氛瞬间打破。离得近的宾客,下意识的就往姜幼瑶手中的匣子里看去。

姜元柏和姜老夫人离得远些,看不清楚匣子里究竟是什么东西。卢氏和杨氏站起身抬头张望,姜景睿站在男客的一头,想上前看清楚,被姜元平拉住。

姜幼瑶还未说话,她身边的丫鬟金花却伸手将匣子里的东西捧起来,抬头怒视着姜梨,喝道:“二小姐,您这是何意?”

众人这才瞧的清楚,丫鬟手里捧着的,正是一套红宝石头面。这红宝石头面乍一看,价值不菲。只是眼下宝石头面上面,斑斑驳驳全是刀痕,刻的极为细密,让人一看便不由得倒吸口凉气。

“二小姐,奴婢们知道您心里不痛快,也不喜欢三小姐,可三小姐的及笄礼,您送这种东西,也实在太过分了吧!”这丫鬟的语气对姜梨实在算不得恭敬,若是在旁人府上,被安上一个不敬主子目中无人的罪名也不为过。不过在这里,她的举动却没人计较,反而被人称赞忠仆护住。

姜梨的目光落在金花手里的红宝石头面上,眼中闪过惊讶之色,眉头随即蹙起,摇头道:“不是的,这红宝石头面自买来后便一直被我收着,从未碰过。我不知道怎么会变成如今模样。”

“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季淑然也走过来,她的面上丝毫没有对姜梨的怀疑,反而像是很关怀似的,问道:“是不是这头面的问题,梨儿上当受骗了?”

“怎么会?”桐儿嘴快,立刻道:“这是姑娘特意去吉祥楼为三小姐挑的及笄礼,整整四百两银子。吉祥楼的珠宝,怎么会有问题?”

竟是吉祥楼买的。

宾客们看向姜梨的神色各异,既然能用四百里银子给姜幼瑶买头面,一来说明姜梨出手大方,二来说明首辅家并未亏待姜梨,姜梨的手头还是很宽松的,御史们弹劾也弹劾不上这事。

“不是头面的问题,头面好端端的也不会自己裂开,再说了,这分明就是刀割开的口子。”姜玉娥突然开口了,她道:“二姐,你不喜欢三姐就算了,何必平白浪费了这么一副头面呢?”

杨氏没料到自己的女儿会突然开口,想要捂姜玉娥的嘴已经来不及了。姜玉燕怯怯的拉了一把姜玉娥的衣角,低着头没说话。姜玉娥心中得意,她知道大房的母女定然不喜欢姜梨,能给姜梨添堵,大房就会开心。一来讨好了大房,二来,姜玉娥也不喜欢姜梨。

姜幼瑶有季家这个靠山,姜梨有什么?自己娘亲都死了,就活该被人践踏,怎么还能好端端的坐着嫡女的位置。姜玉娥恨不得姜梨落到和自己一样的位置,甚至比自己还不如,她心里就高兴了。

姜梨看向姜玉娥,她的神情倒也算不上慌乱,只是有些不解,对姜玉娥道:“五妹何出此言,我并未不喜欢三妹。”

“何出此言?”姜玉娥扫了一眼季淑然,见季淑然的目光里分明透着满意,心中底气更足,接着道:“你若是喜欢三姐,当初也不会推倒大伯母了,害的大伯母小产。你在庵堂里呆了几年,怕是心中对大伯母有恨。你干脆将恨意发泄在头面上,故意送给三姐,这是诅咒三姐呢!”

“玉娥住嘴!”杨氏本就是个害怕生事的性子,见姜玉娥越说越过分,忍不住开口制止她。要知道整个姜家里,三房是最没有地位的。这会儿姜玉娥讨好了姜幼瑶不假,可也把姜梨给得罪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姜梨再怎么落魄,也是姜元柏的亲生女儿,谁知道会不会有一天又得势?

姜玉娥把想说的都说完了,便也不再开口。再看周围的宾客,看姜梨的目光,分明就带着忌惮。

姜梨杀母弑弟的情景,似乎又一次血淋淋的被摆在人的面前,并且这一次,因为姜玉娥的话,众人脑中又浮现起一个画面,便是灯火下,姜梨恶狠狠地用刀一刀一刀的刻刺头面的模样。

蛇蝎心肠,心狠手辣。

柳夫人终于忍不住了,她和叶珍珍交好,在青城山上与姜梨有一面之缘,却莫名的很喜欢姜梨,眼看着好友的孩子成为众矢之的,她道:“姜二小姐心地善良,不是那样的人。”

话音刚落,人群中就不知道是哪位夫人小声说了一句:“看起来心地善良的人才最可怕,知人知面不知心。”

话音虽小,却又能清清楚楚的钻进众人耳朵。柳夫人气的脸色铁青。

姜幼瑶却在这时候小声啜泣起来,她惯来都是天真烂漫的笑容模样,哭起来的时候,泪眼盈盈,倒是十分惹人怜爱。她抽噎着轻声道:“二姐为何如此待我,我本来以为,二姐早已和我们解开心结……”

“我并没有什么心结,也没有破坏这副头面。”姜梨瞧着她,仿佛有些无奈:“只是你们不相信罢了。”

“坏人!坏人!”姜丙吉突然在嬷嬷的手里吵闹起来。

“都闹够了没有!”姜老夫人突然高喝一声,扶着拐杖在丫鬟的搀扶下站起身。她冷冷的环顾了一下周围,宾客们登时噤声。姜老夫人看向姜梨,冷道:“这头面真的不是你刻的?”

姜梨道:“不是。”

“你如何证明?”她问。

姜梨看向姜老夫人的身边,姜元柏瞧着她,目光有些动摇。季淑然却是以袖掩面,仿佛十分伤心。卢氏倒是装也不装,一副看好戏的神情,至于杨氏,瞪着眼睛,正和姜玉娥提醒着什么。

整个姜府,都是作壁上观的人。除了一个桐儿,她的身边似乎没有一个人。

“可以让我的丫鬟香巧来为我证明。”姜梨道:“头面买过后,一直都是香巧替我收着,我没有碰过。”

姜老夫人吩咐身边人:“把香巧叫过来。”

须臾,香巧被人带了过来。姜梨问她:“香巧,那副头面你替我收在匣子里的,你可看清楚了,我并未碰过。”

香巧低着头,身子微微颤抖,久久不见回话,正在众人心中奇怪的时候,香巧突然一下子跪倒在地,哭道:“二小姐,对不起,奴婢不能说谎。”不等姜梨说话,她又面向姜老夫人磕了个头,喊道:“老夫人,奴婢全都说出来,那副头面,就是二小姐拿刀刻坏的,奴婢亲眼所见!”

一片哗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