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芸双/嫡嫁千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原来是香巧贪图财宝,嫁祸于人啊!”

一石激起千层浪,宾客们立刻议论起来。原以为是府上二小姐厌恶三小姐,姐妹龃龉,姜梨诅咒姜幼瑶的恶毒行径。没料到到了最后,竟然是贴身丫鬟见钱眼开,嫁祸于人。

这样事情就很简单了,原是姜梨的贴身丫鬟香巧手脚不干净,想偷姜梨送给姜幼瑶的见面礼,却又怕事情暴露查到自己身上,干脆去寻了一块成色逊色许多的头面掉包。

香巧拼命摇头,抱着姜梨的小腿道:“不是的,不是的!那些首饰都是二小姐赐给奴婢的!不是奴婢偷的,二小姐快替奴婢说句话啊!”

那些首饰发钗的确不是香巧偷的,不过,姜梨也不会承认。

姜梨只是看着她,十分痛惜的开口:“香巧,我待你不薄,你为何如此待我?况且,我自己银钱尚不宽裕,花了所有银子给三妹买了头面后,剩下的首饰便是所有了。这些首饰不菲,我赏你一支两支也就罢了,全都赏你,燕京城能做到这么大方的人,只怕也寥寥无几吧!”

周围的宾客皆是点头,本来就是了,下人做得好,多点赏赐无可厚非。可谁的钱也不是风刮来的,这么大手笔,把一匣子首饰全赏给下人,除非是脑子坏了。况且姜二小姐刚才所说,所有的银子都拿来买姜三小姐的及笄礼了,剩下的首饰更不可能随意赐人,底气不足啊。

香巧怔怔的看着姜梨,姜梨的神情真诚毫无作伪痕迹,让香巧都险些迷惑。

她只顾着眼红姜梨的一匣子财宝,姜梨大大方方的赏赐,她就高高兴兴的收下,可却没想到,主子赐给下人这么多东西,本就太过反常。她只以为是姜梨土包子不懂人情世故,却没想到接的那么爽快的东西,却变成了催命符。

季淑然让她在姜梨送的及笄礼上做手脚,可香巧近来的嘴被养刁了,胆子也大了,看见那副头面,也动了心思。恰好听闻院子里的丫鬟闲谈,说起有个珠宝匠,专做赝品。她便寻了过去,花了些小钱,做了副一模一样的宝石头面。

除了成色不同,表面上却毫无差错。香巧想着,介时姜梨一旦被有口难辩,姜家人惩治姜梨,那副头面自然也会因为不祥被处理,这件事就算过去了。

这样一来,既完成了季淑然的交待陷害了姜梨,自己也能白得一副头面。

香巧没想到的是,姜梨在这样慌乱的情况下,还能一眼发现头面的不对,而那副真头面姜梨也只摸过一回而已,如何能辩清。更没想到的是,那副红宝石头面竟然会出现在自己的房中。

她明明将头面放在匣子里埋在一个安全的地方啊!

是谁做的?香巧抬眼看去,触到姜梨的目光,心中一个寒颤。

莫非姜梨早就知道了自己要做的事,她一直不动声色的看着,现在想想,那些毫不在意大方赏赐的珠宝,到了现在,却仿佛更能证明自己是一个盗窃的贼人。

姜梨从那时候就开始密谋了!

她哪里是什么都不懂的土包子,她什么都知道,却还要装作一无所知!

香巧心中陡然升起一股绝望,她搞砸了季淑然的事情,季淑然自然不会轻易饶她。

恰在这时,姜梨又说话了,她道:“只是我还有一事不明白,香巧,你大可换了我的头面,拿劣等的赝品去应付三妹,三妹收到了,也只会以为是我银钱不多,但你为何要冒着被发现的风险,故意在宝石上多刻刀痕,来嫁祸于我,差点害得我被父母厌弃。”姜梨循循善诱,“我思来想去,你也没有做这件事的理由,是不是,有什么人在背后指点你呢?”

最后一句话一出,宾客们的表情微妙起来。

背后有什么人,姜家继母继女间错综复杂的关系顿时跃然眼前。季淑然心中一跳,恨不得把姜梨撕个粉碎,她微微侧身,暗地里递给香巧一个警告的眼神。

香巧害怕极了,咬了咬牙,心一横,看着姜梨哭道:“二小姐,分明是你让奴婢这么做的,你说三小姐不配用那头面,让奴婢寻一副一样的头面自己刻了刀痕……”

“真是满口谎言。”姜梨叹息的摇摇头,站直身子,俯视着她:“你方才说的话现在自己又反悔,这般说谎都不会说。况且,你也没有解释你如何偷我满匣子的首饰。”

姜梨又看向季淑然道:“母亲赐我这个丫鬟,说她品性俱佳,手脚勤快,平日里我也不敢怠慢与她,没想到这丫头却是个手脚不干净还敢嫁祸主子的,母亲,这回你可是看走眼了。”

季淑然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仿佛被人当众打了一巴掌。方才她还当着满庭宾客的面信誓旦旦的为香巧的人品作证,此刻却不得不收回自己的话。

季淑然勉强笑道:“都是母亲的不是,母亲……识人不清,害得你受了委屈。”

一个当家主母如何会识人不清,却放这么一个可恶的人在继女身边,之前对季淑然还同情的诸位夫人,立刻就心中打了个突。

季淑然将宾客们的神情尽收眼底,心中恼怒极了,也就在这时,她明白了姜梨的用意,姜梨也想借此事将香巧送回去,拔掉一颗她安在芳菲苑的钉子。

姜梨心中一笑,季淑然以为她只是拔掉香巧一颗钉子?不,她并没有太多时间在姜家的琐事上耗费心思,有些事情,一次做的干净,会省去很多麻烦。

“母亲也并非完全识人不清。”姜梨笑道,“这一次的事情,还多亏母亲送我的另一个丫鬟芸双,若非芸双提醒,我也不晓得香巧是这样背主的人。”她一眼就准确的看向站在人群后的芸双,诚心诚意的道:“这次,多谢芸双了。”

地上的香巧一愣,电光石火间想明白了许多事情,可她的嘴已经被婆子拿布堵住,说不出话来。

躲在人群后的芸双呆住了,季淑然望向她的目光,让她觉得心中一片冰凉。

------题外话------

芸双,专业坑队友一百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