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双雕/嫡嫁千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从姜梨的嘴里突然说出芸双的名字,令人有些诧异。

正在人群中的芸双冷不防被点名,当她听清楚姜梨说的是什么的时候,第一个念头就是去看季淑然的表情。

隔着人群,芸双仍能感觉到季淑然盯着她的目光,仿佛盯着一个死人。

她下意识的想要摇头否认,可姜梨又转向她,很感谢的,似乎还带着欣赏,道:“之前芸双就提醒过我,要提防香巧,那时候我还不大相信,如今想来,是我太过自负,多谢芸双了。”又对季淑然道:“母亲虽然误看了香巧,却送了个贴心的芸双在我身边,姜梨多谢母亲一片苦心。”

季淑然挤出一个笑,心中此刻是什么滋味,却是无人知晓了。

芸双这会儿要说什么也晚了,况且当着诸位宾客的面,她也实在无法反驳这话。香巧的确是将红宝石头面藏好的,可是一直跟着她的芸双,又把头面挖出来,偷偷地放在了香巧房中。

世上之人,大多不患寡患不均。她和香巧都是季淑然安在姜梨身边的眼线,可香巧就凭着一张嘴,愣是从姜梨手中得了许多赏赐。那些赏赐,大约她们跟在季淑然身边十来年也未必能得这么多。

芸双眼红,看香巧越发不顺眼。她偷听到桐儿和姜梨的计划,知道为了反将季淑然一军,桐儿会当着宾客的面证明香巧掉包了头面。芸双就悄悄地将那副头面又放回了香巧房中。

即便这样,季淑然的计划就不成了。那又如何,就算香巧将姜梨的计划告诉季淑然,季淑然重新布局,她也不过是邀功,却并未伤到香巧分毫。可是顺着姜梨的计划,香巧却必死无疑。

一个居心叵测,陷害主子的下人,在姜府里是没有活路的,况且办砸了季淑然交代的差事,香巧怎么可能善终?

本来一切到香巧被识破之前,都很顺利,谁知道就在快要结束时,姜梨的一句话,却把芸双陷于了深渊。

芸双双腿一软,险些跪了下去。

姜梨的笑容更真切了。季淑然大约是个多疑的人,自己的一句话,就会让季淑然真的怀疑起芸双是否起了反心。毕竟看起来万无一失的事,到了这里却突然转圜,除非是有了内奸同姜梨告密。

香巧自然不会自掘坟墓,那就是芸双了。

到了眼下,事情已经水落石出,姜老夫人冷声道:“等什么,把这个祸乱宅院的丫头拖下去,乱棍打死!”

香巧双目一瞪,嘴里被布堵着“呜呜呜”的说不出话来,只得求助的看向季淑然。可这时候,季淑然怎么会为了她扯上不清不楚的关系,甚至还催促着:“快些,没听见母亲的话么?”

香巧挣扎着被拖了下去,宾客们瞧着,心中也生出一丝寒意。姜府家规严苛,不愧是姜元柏,就算平日里看起来和善,手段也不可小觑。

芸双瞧着瞧着,脊背也阵阵发凉。她隐约察觉到,自己顺水推舟陷害香巧,恐怕是做了一件天大的错事。

姜梨双手合十,轻声念了一句“阿弥陀佛”。众人瞧向她,这事件漩涡的中心,整个风波掀起的风眼,此刻正微微低头,仿佛为香巧的下场不忍,却越发显得侧颜美好纯善。

姜老夫人意味不明的看了一眼姜梨,对季淑然道:“既然梨丫头身边的香巧没了,还得给她指新的丫头。明日府里的婆子领人过来,让梨丫头自己挑几个。”

桐儿闻言,心中一动,立刻脆生生的开口:“回老夫人,之前芳菲苑的扫洒丫鬟,也都是香巧给安排的。既然香巧此人德行有失,烦请老夫人也将那些丫鬟一并散去,重新挑人。让芳菲苑里里外外都干干净净的。”

一席话,说的季淑然更是脸上发烫,心中恼火。一个小丫头竟然也敢在话里指责她。只是心中再如何恼怒,面上仍是不显。

姜老夫人道:“依你说的办。”

季淑然忙称是,又朝姜梨笑道:“之前是母亲识人不清,差点误了大事。这样吧,芸双也还是回我身边,梨儿,你的贴身丫鬟,明日就自己亲自挑选,这样可好?”

姜梨露出些许遗憾的神情:“本想着我看芸双挺好,不如继续留在我身边,不过母亲说的也有道理,就全听母亲的。”

芸双听着姜梨说话,吓得魂飞魄散,姜梨这话,可是在把她往火坑中推!季淑然已经对她起了疑心,留自己在身边,无非就是为了折磨。偏偏姜梨还火上浇油!

“今日让诸位看了笑话,”姜老夫人见事情都处理的差不多了,沉声道:“我姜府管教下人无方,生出如此贻笑大方之事,打扰各位兴致,老身代姜府上下给诸位赔个不是。”

宾客们连称不敢,姜元柏也道:“改日再邀诸位同聚。”

今日来观及笄礼的人们,便是看了这样一场好戏,却也收获菲少。只是本该是主角的姜幼瑶,却隐隐被人忽略了。

沈如云和沈母由着姜家下人引着出门,忍不住与沈母低声议论:“我瞧着那姜三小姐也不过如此,那姜二小姐却是个厉害的,三言两语就扭转大局,只怕心机不浅。”

沈如云讨厌姜幼瑶,因为姜幼瑶是周邦彦的未婚妻。今日姜梨扭转大局,表面是责罚了香巧,实则也扫了季淑然的面子,也让姜幼瑶面上无光。姜梨让姜幼瑶失态,沈如云乐见其成,不过,这也不代表沈如云就喜欢姜梨。对沈如云来说,若是姜幼瑶不代替姜梨,如今周彦邦的未婚妻就该是姜梨。

都是情敌,一样讨厌。

正说着,突然听见身边有人喊了一声:“姑娘。”沈如云和沈母回头一看,就看见有二人正往这边走,正是方才大出风头的姜二小姐和她的丫鬟桐儿。

姜二小姐也瞧见了她们,脚步微停,朝她们笑着点了点头,擦身而去了。

本就不熟络,也算不上失礼。

只是那一刻,沈如云猛地觉得,姜二小姐朝她笑着点头的模样,竟然十分眼熟。

在哪里见过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